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总裁的私有宝贝 > Vip544:大结局(4)

章节目录 Vip544:大结局(4)

书名:总裁的私有宝贝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 )

    其他人也是一惊。

    展颜从没误过时间,而且司机去接人,如果会晚回来,肯定会打电话回来的!大家都急了起来,不敢猜测是出了什么事。宛情急忙打电话到书画老师那里,穆天阳则打给司机。

    穆天阳没打通,先挂了电话,对穆天城说:“定位汽车,去找。”

    宛情一听,吓得手一颤,跟老师说:“谢谢,我知道了。”然后挂上电话,“老师说她三点半就走了……”

    “别急。”穆天阳按了按她的肩,站起身就和穆天城一起离开了别墅。

    宛情身子一软,倒在了沙发上,浑身发起抖来。

    天雪急忙说:“比别急,快给你外婆打个电话!”龙焰盟的势力不容小觑,好歹要利用起来。

    宛情猛地坐起来,眼底闪过锐芒。对,她是龙焰盟的大小姐,害怕什么?展颜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她拿起电话,却没打给金老夫人,而是打给了寇冰,并嘱咐寇冰:“先不要让外婆知道,万一是虚惊一场,让她担心不好。”

    龙焰盟总部在c市,a市虽有势力,但却不多,因为这边是义海帮总部。一山不容二虎,两方各有默契,义海帮不在c市搞大动作,龙焰盟也不在a市搞大动作。

    穆天阳自然知道这个道理。以前不知道宛情和龙焰盟的关系,他还敢遇事找欧奇胜,现在身为龙焰盟的女婿,却不敢再胡乱利用那边的势力,不然就有一种吃软饭的感觉。

    且以前义海帮低调得很,总部势力渐渐往外转,龙焰盟在这边有所动作,他们也不管。但自从上次金老夫人和林老大见过面后,义海帮似乎突然回神了,不时和龙焰盟对着干。林老大这几年的曝光率也很高,明显是不让龙焰盟抢他地盘了。

    穆天阳暂且不通知龙焰盟,免得引起两个帮派的火拼,而是打了个电话给林老大,向他借人,准备在城中进行毯式搜索。

    穆天城去年偷偷开了一家侦探公司,里面一应高科技俱全,他直接吩咐下面的人定位汽车,然后自己联系警察,从交通局调取道路监控录像,以备不时之需。

    打完电话,穆天阳说:“先去书画班问问老师。”

    半路上,接到林老大的电话,林老大说:“穆总,你老婆把龙焰盟的人放出来了,差点把我手下弟兄的车撞翻,这怎么算?”

    “林老大海涵了,只要我女儿平安无事,我向义海帮兄弟敬酒道歉。”

    林老大叹了一声:“哎,谁还没个女儿呢?我就帮你了,万一打起来,龙焰盟那边你去解释,我是不负责的。”

    “好,我一力承当!”

    挂上电话,穆天城说:“车找到了,看位置就在下,我们直接过去?”

    “嗯!”穆天阳点头,又打电话问宛情,“老师怎么说的?”

    “他说司机去接的展颜,三点半就出来了……天阳,怎么办?”

    “别担心,没事的。”穆天阳说,“我请义海帮帮忙了,你跟龙焰盟的兄弟说一声,让他们碰到了千万别打架,找人要紧。”

    “好!”

    展颜的书画老师是在自己家开班授课,所以书画班是在一个居民小区里,那个小区有些年头了,保安什么的并不严谨。

    穆天阳他们过去时,看到去接展颜的车安安静静地停在路边。

    穆天城戴上一副特殊的速地检查了一遍,说:“没有异常,没有挣扎和打斗的痕迹,估计接到展颜后,他们没上车。”

    穆天阳猜是司机把展颜带走了,说不定是起了歹心想绑架!他恶狠狠地说:“等我找到他,看我不辞了他!”

    司机是穆家的老司机,平常接送穆老爷进出,穆老爷把他当自家人,不然也不会叫他单独来接展颜。穆天阳也不愿把人想坏了,只想到害他这么担心,就算没事也要把人辞掉!同时在心里道,以后无论如何,他都要亲自接送孩子,绝不假手他人!

    穆天城说:“去楼上看看,书画老师那里要重点问。”

    “嗯。”

    二人上楼,书画老师那里还有学生在。

    穆天阳和老师聊了几句,老师听说展颜没回家,也很担心。展颜是他教的最有天分的孩子,他可不希望她有事。

    穆天阳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反过去安慰道:“估计是司机带她去玩了,这孩子,看我一会儿不好好教训她!”

    穆天城在一边观察房间,又和两个孩子聊了两句,询问展颜的情况。孩子是不会撒谎的,就算撒谎也很容易看出来。

    片刻后,两兄弟告辞。走出门,穆天城说:“这里没问题,去下面找人问问。”

    二人下了楼,路过一个亭子,穆天城发现旁边的植物非常茂盛,以至于这里形成一个死角。他敏感地四处一看,忽地叫道:“别动!”

    穆天阳猛地顿住脚步,见他盯着地面,就慢慢地收回了脚。

    穆天城蹲下身,穆天阳也蹲下去,发现地上好像有一点血迹。

    穆天城伸手摸了摸,放到鼻尖一闻,说:“两到三个小时,希望只是巧合。”

    “你别吓我……”穆天阳站起来,双腿有点打颤。

    二人快步往外走,穆天城仍然沿途观察。快要走出小区时,他突然转弯。

    穆天阳问:“你去哪里?”

    穆天城道:“地上有拖拽的痕迹,不要走中间。”

    穆天阳立即硬生生地拐弯,果然见路上有两道浅浅的印子,而前方是几个巨大的垃圾桶,气味难闻。

    穆天城伸手捂住鼻子,伸手翻了翻桶里的小袋垃圾,然后猛地一惊,转到垃圾桶后,看到了他们家的老司机!

    “程叔!”穆天城立即把人扶出来,探了探鼻息,对穆天阳说,“还活着!报警,打120!”说完把人放在地上,很快将人弄醒。

    程叔睁开眼,痛苦地喊道:“二少爷……”

    穆天城松口气:“记得我就好……”

    “展颜呢?”穆天阳急问。

    程叔一惊,激动地想要爬起来。

    “先别急,慢慢想,我们好去找!”穆天城说。

    程叔静了片刻,说:“我不知道。我记得……我和小小姐从楼上下来,路过那个亭子……就是那边……”

    “我知道你说的哪里。”穆天城说,“然后呢?”

    “有两个人从对面走过来,一个男人,一个女人……然后我后脑勺突然一痛,就不知道了……我好像听到小小姐闷哼了一声,应该是被人捂了嘴。”

    说完,110和120都来了。

    110想找穆天阳了解情况,穆天阳根本没时间细说,他还急着去找女儿!

    警察问:“是不是绑架?”

    “我和家里都没接到电话——”穆天阳一愣,看着穆天城,“不会是打草惊蛇了吧?”

    “先冷静。”穆天城说,“我让他们查附近来往的车辆了,大不了一辆一辆排查、找去处!”

    警察也问了程叔事情的经过,然后问穆天阳:“孩子今天穿的什么衣服、梳的什么头发,大概多高?”

    穆天阳皱起眉:“我不知道……”他昨晚没回家,所以……

    刚要问程叔,程叔已经昏迷过去,被送上救护车了。大家到书画班问了一遍,然后警察去小区外问,问了十来分钟,汇总到一些消息,说是被一个穿白裙子、戴墨镜的女人抱走了。

    “她把那个女孩抱在前面,我们都不知道有问题啦!还以为她是抱女儿呢,我自己就经常那样抱女儿的……”有个四十来岁的女人说。

    另外又有人看见那个女人上了一辆白色奔驰。

    有了目标,就很容易了。穆天城先前就联系了交通局,自己侦探所也很老道地查附近的车辆。一条路从哪里通往哪里,是很明确的,路况监视器一查,很容易就查到了那辆可疑的白色奔驰。

    穆天阳一边往奔驰离开的方向赶,一边跟龙焰盟、义海帮的人说明情况。

    片刻后,林老大打电话来:“那辆车是从车行租的,租车人是个场记。场记是什么知道吧?影视圈的!”

    “影视圈?”穆天阳眼睛一眯。

    “他肯定不是主谋。我正在查,看看他和谁接头了。”林老大顿了一下,“我总有点不好的预感,我这边有个厉害的外科医生,先给你准备好吧!”

    穆天阳愣了一下,怒吼道:“你他妈的瞎说什么!”

    林老大抠抠耳朵,挂了电话。

    穆天阳急得心脏要跳出来,对穆天城说:“开快点!快一点……”

    穆天城咬紧了牙。展颜已经失踪两个多小时了,如果要出事……可能已经出事了。他身上一阵冷汗,不敢想象。

    只过了五分钟,林老大的电话又打来:“查到了,这个人估计和你们关系匪浅。”

    “谁?!”楚维?不可能!

    “崔贞熙。”

    穆天阳一愣:“那是谁?”

    “你老婆后爹的填房。”

    “……”

    “杜远明的老婆。”

    “她?”穆天阳想起来了,“她为什么要绑架展颜?”

    “还只是嫌疑。”林老大说,“你这两年是不是没怎么关注杜远明的事?”

    “我关注他干什么?!快点说!”穆天阳吼了起来。

    “嗯,我就帮你大胆地猜一下吧。崔贞熙和杜远明生了一个女儿,今年四岁。一出生,孩子就被查出有很严重的心脏病。去年开始,在找合适的心脏,想做换心手术……但四岁的孩子,心脏可不好找。”

    穆天阳瞋目裂眦,怕得浑身颤抖:“不……不可能的……”

    “但愿不是。你们现在在xx路上?到路口右转,那辆车停在郊区一个镇上,那附近好像有一个私人诊所……帮人取过肾的。”

    穆天阳愤怒地大吼一声:“林墨玺我[哔——]!”(脏话哔掉。)

    林墨玺突然低沉一笑:“放心,就算取出来了也不会有事的。我这里有个天才外科医生呢,正赶过去。”

    “你……”穆天阳猛地踹穆天城一脚,“右转开快点!”

    右转是绕城高速,穆天城一踩油门,飞了起来。

    不到二十分钟,二人就赶到了林墨玺说的地方,果然在废弃的院子里看到一辆白色奔驰,前方一个破旧的诊所,一个医生被绑在门口的凳子上。

    旁边已经停了几辆别的车,穆天城一看,是龙焰盟和义海帮的人,急忙问:“怎么回事?”

    一群人烦闷地道:“找不到人。”

    穆天城立即看了看四周:“所有的地方都找过了吗?!”

    “找了!”

    穆天城见前方有道围墙,立即纵身跃上去,见后面是一个空旷的院子,好像是一个仓库。

    他瞄了瞄,又见诊所门口那个医生神情有所变化,就朝众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又指了指医生,然后跳了下去。

    立即有人将门口那个医生的嘴堵了。

    穆天阳也立即翻围墙。他以前还没翻过这么高的墙,若在平常,根本翻都不敢翻,因为万一掉下来会很没面子。但现在女儿可能有生命危险,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个冲刺就翻了过去,姿势还很帅,只是落地的时候震得两条腿发麻,脚还差点拐了。

    这边是一个废旧的仓库,前面好像是个什么店。穆天阳也来不及观察,急忙跑向仓库。

    穆天城站在仓库的大铁门下,伸手往外摆,让他不要跑太过去。穆天阳见仓库中间有条缝,明白了他的意思。如果跑过去,里面光线一变,里面的人就会发现。

    后面一群黑社会接二连三地跳过来,除了先前穆天阳落地时发出一点声响,其他人都无比安静。

    待大家走过来,穆天城做了几个手势,然后众人一齐朝着大铁门一踢,大铁门哐当一声就被撞开了。

    穆天阳冲进去,见仓库四周堆着一些麻袋,头顶一盏日光灯,底下一张小床,小床四周还有几盏非常亮的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举着一把手术刀,正要往床上刺,但因为突然起来的响动顿住了。而旁边站着一个女人,赫然就是崔贞熙!她手上还抱着一个小女孩,看起来三四岁的样子……

    穆天阳看见床上躺着一个人,一眼扫到的穿戴,和之前描述展颜的差不多,他立即信了林墨玺的话,发疯一样冲过去,一脚将那个医生踹开。

    “展颜!”穆天阳双眼怒红。

    小床上躺的果然是展颜!

    展颜安静地闭着眼,上半身的衣服已被解开,从她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酒精气息。仔细一看,她胸口的位置,已被酒精消毒过。

    “展颜——”穆天阳嘶吼起来,虽然展颜的肌肤完整无缺,但他不敢想象晚一刻会发生什么事。他猛地将她衣服拉拢,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展颜被打了麻药,整个人安静得宛如一具新生的尸体。

    旁边,两个人将穿白大褂的医生按住,其他人走向崔贞熙。那个医生没有反抗,反而像松了一口气。他其实也不愿意的,虽然他倒卖肾脏,但人取一个肾脏不会死,娶一个心脏就会没命啊!

    崔贞熙抱着孩子退了一步,美眸扫过众人,突然对着穆天城一笑,将手中的孩子抛了出去。

    穆天城一惊,反射性地跳起来接住孩子。

    崔贞熙则飞快地抄起一把手术刀,朝穆天阳冲去:“穆天阳——”

    她的声音,像饱含了三生三世的怨恨,让穆天阳蓦地一震。

    穆天阳下意识地回头,见她手上握着刀,怕她伤了展颜,急忙将展颜密密护住,以自己的身体抵挡。

    嗤地一声,手术刀插在了他腰上。他身体一颤,额上直冒冷汗,但他仍然抱着展颜不松手。

    穆天城见到献血从穆天阳腰上浸出,愤怒染红双眼。他将崔贞熙的孩子扔在一边,冲上去一手刀将崔贞熙砍倒在地,然后扶住穆天阳,看了一眼伤的位置,脸色一白,道:“堂兄你别乱动……”

    这时听到外面有警车的声音,穆天城知道其他人到了,转身踩住欲从地上爬起来的崔贞熙。

    崔贞熙呻吟一声,望着他,眼里闪过复杂的情绪,然后哭了起来。

    “歹毒的女人!”穆天城气得想亲手杀了她。

    崔贞熙凄惨一笑,问:“到底谁歹毒……如果不是你们……呵……我不想理你们的,但老天不放过你们,害我的纤纤生病,我只能娶她的心脏!”她指着展颜,无比后悔。她不该带纤纤出来的,如果不是刚刚纤纤病发耽搁了时间,穆展颜的心脏早就取出来了!

    穆天阳忍着腰上的剧痛看着她,咬牙切齿。他揽着展颜,突然朝她走了一步,伸手指着她。

    就在这时,一大群人从外面进来,有警察,有穆天城侦探公司的职员,更多的是龙焰盟和义海帮的兄弟。

    “呀!”林墨玺叫了一声,“穆总果然好伸手,身上插了一把刀还能走。诶,你们说,右边再插一把,就叫做‘两肋插刀’了吧?”

    他身旁一个清冷的女人道:“这个位置恰好是肾,看手术刀没入的程度,肾脏恐怕已经受伤。”

    “肾脏?”林墨玺一惊,而后笑了,“男人伤了这里可不好。不过穆太太有本事,也有家世,想要改嫁还是很容易的。就算不改嫁,偶尔偷个腥也没什么。”

    女人没理他,提着一个箱子走向穆天阳,把先前的手术用具往地上一挥,打开自己的箱子,里面露出一堆寒光潋滟的刀具来。

    穆天阳想起撞开门看到的那一幕,冒着冷汗将展颜抱紧。

    女人扫他一眼,停下拿手术刀的动作,朝他伸出手,温柔地道:“给我吧,我是医生,让我看看她。”

    穆天阳松开展颜。

    女人将展颜放平,仔细检查了一番,说:“没事,只是麻药打得有点多。这样也好,先让她去休息,别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不然会有心理阴影的。”

    穆天阳一听,突然很庆幸。如果展颜知道有人想取她的心脏,她一定会吓疯。

    见穆天城将展颜抱了过去,他突然松了口气,这才低头去看身上的刀。

    “让他趴下。”对面的女人说。

    旁边立即伸过来几只手,将他按在了床上。

    女人拿出针筒,穆天阳一见,反感地道:“我不打麻药。”他突然很恨麻药!非常恨!

    女人瞄了他一眼:“我怕你一会儿痛得乱动,万一不小心划破你的肾脏就不好了。”说完就给他打针。

    虽然只是局部麻醉,但穆天阳被灯光晃得眼花,突然问:“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女人动作一顿,冷冷地说:“你有家庭了,不要乱泡小护士,何况我不是小护士。”

    穆天阳差点气得吐血,心道:你一定和林墨玺是一对。

    过了一阵,女人清冷的声音响起:“差半寸伤到肾脏。”

    林墨玺凑过来:“让我看看?哎呀这颜色,好想加把辣椒!”

    女人低低地吸了一口气,平静地说:“别挡我缝合。”

    林墨玺抬头看她一眼,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小样,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

    “能不能先顾我哥的伤?”穆天城无奈地问,看着林墨玺,“我看她手术刀耍得挺利索的,你就不怕她反收拾?”

    林墨玺冷笑一声:“她敢?”

    穆天阳趴在临时手术台上的时候,崔贞熙和医生被警察抓走了,龙焰盟和义海帮的人被警察放走了——这算是警民合作,而且警察没黑道多,武器也不如黑道的精良,自然不好为难。

    后来穆天阳被送往市中心的医院,离开那间仓库时,他突然抓住穆天城的手:“回去后教展颜和展辉武功……还有展扬。”最好达到谁敢绑架他们却被反绑架的效果!

    穆天城点头:“嗯!你不让我教,我也要教!”

    宛情听说穆天阳受了伤,一路哭着从家里赶过来,一进病房,就趴到他身上:“天阳……呜呜……”

    “我没事。”穆天阳说。

    “你要有事,我也不活了……”宛情哭得不能自已,紧紧地抱着他,就好像他下一刻会飘走。

    穆天阳吻了文她的头顶:“听到你这句话,我总算是值了。可我们还有孩子,我要真有事,你也不能有事啊。”

    “呜……”宛情狠狠地呜咽一声,忽又放开他,“伤哪里了?我有没有碰到你伤口。”

    “没,在腰上呢。”

    他侧躺着的,宛情立即扒开被子看,哭着问:“疼不疼?呜呜……”

    “没事了。”穆天阳摸着她的脸,“你放心,只是皮外伤,养好了对其他机能没有影响,不会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

    宛情迟钝了好片刻才明白他在说什么,忍不住骂他:“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说这个?”

    “那我不说了,你不要哭了。”

    两人互相劝慰了一会儿,穆老爷和天雪他们走进来。宛情急忙回头问:“展颜怎么样了?”

    “在睡觉,没事的。”天雪说。

    “那我去看看她……”宛情放开穆天阳,“我去看看展颜啊。”

    “嗯,一会儿把她移我房间来。”他害怕展颜有事,让穆天城抱她去全身检查了。

    展颜晚上就醒了,看到宛情坐在身边,飞快地坐起来。

    “颜颜?”宛情急忙看着她。

    “妈妈?”展颜猛地扑进她怀里,睁着大眼睛看了四周片刻,“我在哪里?我好像遇到坏人了……”

    她记得走到亭子里,迎面走过来两个人。她觉得其中一个像电视里的仙女姐姐,就回头去看,却看见仙女姐姐从包里拿出一个扳手,朝着司机爷爷的头砸了下去。她还来不及叫,就被身后的人捂住了嘴巴,奇怪的气味飘进她鼻子里,然后她晕了过去……

    “没事了。”宛情说,“爸爸把坏人打跑了。都是爸爸和妈妈不好,爸爸妈妈应该亲自去接你的……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展颜摇摇头:“没关系,没关系……爸爸呢?”她扭头四处寻找,见穆天阳躺在旁边的床上,立即要下去,“爸爸怎么了?”

    穆天阳没有睡着,微笑着说:“爸爸没事。”

    展颜光着脚跑过去,见他手上打着吊针,不敢碰他:“爸爸你生病啦?是不是因为我?”

    “嗯,爸爸担心你,急出病来了。”

    “是我不好。”展颜愧疚得直掉眼泪,拉着他另一只手说,“爸爸原谅我。”

    “你是爸爸的心肝宝贝,爸爸怎么舍得怪你?”穆天阳摸着她的头,“颜颜没事,爸爸就开心了。”

    “那爸爸你要快点好起来!爸爸没事了,颜颜才能开心。”

    穆天阳一听,高兴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第二天,杜远明来医院,想探望穆天阳。

    穆天阳住的高级病房,穆家人都在病房里,但没人理他。他站了一会儿,把水果放下就离开了。他手上牵着小小的女儿,小女儿倒是漂亮,睁着纯净的眸子看着他:“爸爸?”

    “爸爸带你去看医生。”杜远明抱起她,带她去心脏科。

    病房里,穆天阳问:“崔贞熙的事怎么处理?”

    “她还是韩国国籍,可能会移交给韩国吧。”穆天城说,“我让人去查她以前的事了,看能不能挖出猛料,灭了她!”

    宛情不爱听这些,更不愿孩子听,皱眉说:“吃水果吧。”

    稍后医生来给穆天阳换药,展颜发现穆天阳受了伤,整个人都变得很难过。换好药,她伸出小手在覆着伤口的纱布附近碰了一下。

    穆天阳看着她。

    她也看着穆天阳:“爸爸……”

    “爸爸没事。”

    “爸爸怎么会受伤?”

    “只是不小心。”

    “你骗人。”展颜小声说。

    穆天阳一笑,捧着她的脸说:“好吧,我是为了去救我们的小颜颜。小颜颜被大魔王抓走了,我只能和大魔王搏斗啊。不然颜颜不回家,妈妈、弟弟、太爷爷……所有的人都会伤心。我不是为了颜颜一个人,而是为了大家。”

    展颜点点头,看了他一眼,将他抱住:“爸爸……你好勇敢,颜颜最爱你了。”

    穆天阳看了旁边的宛情一眼,悄声问:“比爱妈妈还爱吗?”

    展颜点头:“嗯,比爱妈妈还爱。”

    穆天阳咧嘴一笑,捧着她脸狠狠地亲了一口。艾玛,这真是太不容易了!再来一刀他也愿意!

    几天后,穆天城果真查到了猛料——真正的崔贞熙已经死了,现在这个崔贞熙是假的!借了那个崔贞熙的身份,照着那个崔贞熙的样子整容。

    穆天城觉得不太对劲,和警察一起到杜家查看,又找了许多娱乐圈的人了解崔贞熙的事,拿到了一些她私下的照片。

    穆天城看着照片,恍恍惚惚想起一个人来,把照片交给穆天阳看。穆天阳一看,猛地从床上坐直身子,问:“确定吗?”

    “她和杜远明那个女儿,就跟姓丁的很像!”

    穆天阳把照片摔在床上,发狠道:“查!查清楚!真是她的话,弄死她!”当年他不该放她走的,他以为,让她活着才是丁家的痛苦,没想到她还有卷土重来的一天!果然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但他绝对不会给她下一次机会了!

    很快,新闻就爆出崔贞熙是丁采妍的事实。丁采妍是谁?报纸和新闻会详细介绍。

    宛情自然也看到了新闻,急忙去问穆天阳和穆天城。

    穆天城说:“是她。当初我还查过丁采妍的,那时候还蛮老实。后来你不是走了吗?我就没关注她了!谁会想到她变成了崔贞熙呢?直接往崔贞熙查过去,还查不到她头上!从她那方查,也联系不到崔贞熙!如果不是她现在的样子还有些原来的影子,谁会想到啊?”

    宛情愣了片刻,问:“那她爸妈呢?”

    穆天城沉默了一下,说:“嫂子你也不用伤心了,她不是你姐姐。”

    “是么?”宛情倒是不怎么惊讶,她早有这样的怀疑,或者说有这样的企盼。

    “他们一家三口在美国的时候,遇到一个在拉斯维加斯开赌场的中国人,你猜怎么着?这个人是薛丽娜之前的丈夫!薛丽娜带着丁采妍去找他,说丁采妍是他的女儿……然后他们去做了亲子鉴定,那个男人就认他们了。”

    “呵……”宛情突然笑了。丁志刚啊丁志刚,他就为了那样一对母女,抛弃了自己的发妻和亲生女儿。

    “后来嘛,你爸……咳,丁志刚很愤怒,就跑去赌场找薛丽娜,结果……”

    “怎样了?”

    “薛丽娜先前的丈夫把他装在麻袋里,绑着石头扔进了海里。”

    宛情愣了一会儿,问:“他死了?”

    穆天城点点头,没说话。

    宛情呆愣着,穆天阳握住她的手,她突然一笑:“报应!这是报应……天阳,我怎么觉得松了一口气呢?”说着,她就哭了起来。

    穆天阳抱着她,没说话。

    “我为什么会难受呢?”宛情哭着问,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

    穆天阳拍拍她的肩,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劝她。她会哭,大概是因为丁志刚的消失,意味着她苦难的结束。不,意味着过去的一切,已经是上辈子的事。

    宛情抓着他的衣袖,狠狠地哭了一场。晚上,穆天阳将她拉到自己床上,她迷迷糊糊地就睡了过去。第二天醒来,发现抢了他病床,她很是过意不去。准备下床,脚一动,碰到了他的……

    她脸色通红,抬头看他,发现早醒了,忍不住埋怨地瞪他一眼。

    穆天阳一笑,拉着她的手往下:“要不要检查一下我的腰力,看有没有受影响?”

    “流氓!”宛情低叱一声,把手收回来,飞快地跳下床。

    拉开窗帘,发现今天阳光明媚,她心情前所未有地轻松,闭上眼深深一吸,幸福地笑了。

    穆天阳出院那天,展颜送给他一幅画:帅爸爸勇斗大魔王!

    只见暗黑风格的背景上,一只顶天立地的大怪物张牙舞爪,一个帅气的背影拎着一把细长的刀,刀锋潋滟,一点也不畏怯地面对着怪物。而他另一只没握刀的手,牵着一个只到他大腿高的小女孩,小女孩手里还抱着一只三条腿的小狗……

    穆天阳眼眶微湿,弯身将展颜抱起:“宝贝画得真好。”

    展颜在他脸上一亲:“因为爸爸好。”

    穆天阳狠狠地亲回去:“为了你,再来十个大魔王,爸爸也会挡住!”

    展颜羞涩地笑了,走了一段,细细地道:“爸爸,你放我下来吧。”

    “嗯?”

    “等你的伤完全好了再抱我。”

    “乖女儿心疼我呢,好!”穆天阳把她放下,走出医院,一大片记者围拢来。

    来自龙焰盟的保镖将人拨开,护送着穆天阳他们上了车。

    崔贞熙虽被抓了,但暂时还没宣判。估计等判下来,怎么样也要三五个月,而且她还会上诉。

    杜远明得知她是丁采妍,看着女儿都觉得恶心,一时间心烦意乱,什么都不想管。

    倒是薛丽娜和她亲爹要回来保人,龙焰盟这边动作奇快,很快就找杀手把她亲爹干掉了。薛丽娜一时间没了靠山,缩在美国不敢回来。

    穆天阳吃了一次亏,自然不再吃第二次,勒令穆天城现在就把丁采妍收拾了。要在牢里弄死一个人太简单,而丁采妍还没正式坐牢,更可以让她畏罪自杀!

    新闻还在满天飞,丁采妍突然就死了,大家有点回不过神来。

    穆天阳又在这时对杜氏步步紧逼,杜远明看到丁采妍死了,反而觉得松了口气,看着女儿,心想就好好养着女儿吧,然后把公司低价转让给方驰,带着小女儿出国治病去了。

    一切仿佛尘埃落定,宛情去给徐可薇上坟,看着坟头的青草,回忆当年,好像已经隔了几个世纪。

    穆天阳握着她的手,低声说:“没事了。”

    “嗯。”宛情点头,突然伸手去摸他腰上的疤。

    穆天阳一个激灵,差点起反应。他看了看旁边的人,压低声音:“干嘛?这是墓地。”

    “我们再生一个孩子吧。”宛情说。

    穆天阳一愣,看着她:“可是……”

    宛情扑进他怀里:“我想生。”

    穆天阳颤巍巍地抱紧她:“好。”

    他知道,她是为了他。自从天雪的孩子出生以来,他无时无刻不盼望再来一个孩子,好让他经历孩子成长的每一刻!他想劝她不要这样,不要为了他而委屈自己,因为她已经不小了、生孩子那么痛、他们已经有两个了……

    可是话到嘴边,他突然发现,或许她需要他答应,因为她爱他,他也爱她,她可能不只是为了他,而是她自己也想生。可无论如何,他想为此说一声谢谢,但话到嘴边,又觉得侮辱了这份爱……

    此时无声胜有声,要生就生,今晚就生!

    (正文大结局)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总裁的私有宝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