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弹窗广告,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赶紧加入收藏夹吧!
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就是超级警察 > 1879、不能说的秘密【二合一章】 阅读设置

1879、不能说的秘密【二合一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徐阳,像个男人一样站起来。”见徐阳此刻心情低落,但顾晨并没有像上次那样给予安慰。

    在渝北镇,初次与徐阳见面的时候,他还是那个泄气的FPV穿越机职业飞手。

    可现在,徐阳的身份让人不寒而栗。

    光从廖军被坠落的长条钢板砸死就不难看出。

    论凶狠程度,面前这个哭哭啼啼的徐阳,  绝对让人无法想到,他就是这一切背后的始作俑者。

    要知道,当时的廖军被砸出脑浆,徐阳都不见得有半点怜悯之心。

    甚至顾晨在现场追问的时候,徐阳的回答却是趾高气昂,似乎压根也不在乎,将自己的试飞行为说出去。

    可徐阳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在众人面前耍的这些小聪明,  骗得了其他人,却唯独骗不了顾晨。

    顾晨更是利用现场的痕迹,就地破案,很快便将设计杀害廖军的凶手给缉拿归案。

    就这办案速度来说,徐阳根本是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似乎,这一切都来得太过突然。

    见徐阳依旧蹲在地上,王警官一把将他从地上提起,并随后将玫瑰金手铐给他戴上。

    要知道,站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名杀人犯,王警官可容不得半点马虎。

    “徐阳,你还有没有其他同伙?”卢薇薇早就想问来着,一直感觉徐阳应该还有一名女同伙。

    但徐阳却是摇摇脑袋,否认道:“这一切都是我干的,我没有同伙。”

    “你……”

    “卢师姐。”见卢薇薇还想再问什么,顾晨立马打断道:“还是先把徐阳带回芙蓉分局再说。”

    “也行。”感觉在这里估计也问不出什么,  卢薇薇索性答应。

    片刻之后,当现场众人还在你一言我一句的各种八卦时,  忽然有一名职业飞手,不由指向远处方向道:

    “诶?你们快看,是徐阳跟警察他们出来了。”

    “哪呢哪呢?”又有人伸长脖子问。

    可当大家齐齐将目光看向远处方位时,所有人顿时目光一怔。

    没错,徐阳是跟顾晨几人一起出来,但是徐阳的双手戴着手铐,这让众人难以相信。

    这刚刚进去的时候,一切似乎还挺正常,可现在出来,徐阳怎么就戴上了手铐?

    这是众人见此情况的第一反应。

    然后此时的大家,却都没有半点动静,只是默默的看着徐阳。

    赵波见此情况,整个人也是目瞪口呆,不由缓缓的站立起身。

    当徐阳被顾晨几人押到跟前时,众人也没多问,只是带着惊恐的目光,纷纷让道两侧,给顾晨几人让出一条离开的通道。

    顾晨几人也没多说,直接押着徐阳往警车方向走去。

    而通道也在顾晨离开之后,瞬间被人群给堵住。

    所有人都争先恐后的跟在后头,  似乎心里一阵问号。

    “徐阳被抓了?”

    好半天,  这才终于有人说了一句。

    刹那间,各种七嘴八舌的杂音再次响起。

    “妈呀,徐阳真是凶手?”

    “不会吧?”

    “啧啧,怎么不会?他徐阳不是凶手,那警察抓他干什么?你没看见徐阳戴着手铐吗?”

    “还真是戴手铐啊?刚才进去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这怎么回事啊这?”

    “合着刚才大家的猜测都是对的?可廖军被砸死的时候,徐阳不是跟我们这些人在一起吗?他……他怎么就成凶手了?”

    “嘘!”

    就在人群议论的同时,一名职业飞手顿时嘘声说道:“小声点,你没看到背后的赵波,他现在脸都绿了吗?”

    “艾玛!还真是?”

    几名职业飞手扭过身躯,这才发现,一直默不作声的赵波,此刻真发出一阵低沉的闷哼。

    整个人双拳紧握,身体也在不由颤抖。

    见此情况,几名讨论的职业飞手,顿时赶紧挪了位置,生怕胖子赵波一发怒,又得伤及无辜,上来就是一记锁喉什么的。

    但此刻的赵波,似乎也没了刚才的冲动,也是攥紧拳头,直接缓步往警车方向走去。

    就在顾晨几人将徐阳押上警车的同时,王警官也通过车上的后视镜,注意到身后的赵波正气势汹汹的朝自己走来。

    王警官顿时扭过身去,顺手便将赵波给拦下:“赵波,你干什么?”

    “我就想问问你徐阳。”赵波此刻满眼的怒火,也是盯着徐阳,怒气冲冲。

    徐阳坐在后排座位,也是扭头问道:“你想问什么?”

    “那个廖军,是不是你杀的?”赵波也没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

    徐阳顿时一脸惭愧,默默的低下脑袋。

    在片刻沉默之后,他这才微微点头,承认了一切。

    “我去你姥姥。”此刻的赵波,压抑在心中已久的怒火,似乎在此刻爆发出来。

    他冲破阻拦,直接冲着徐阳方向就是一拳。

    而这一拳,不偏不倚,正好砸中徐阳的腮帮。

    徐阳当场被砸倒在座椅上,整个人的脸颊顿时红肿起来。

    “干什么?”王警官见赵波在这阻拦办案,随后一个擒拿手,直接就把赵波双手反扣,整个人按在了车门上。

    “赵波,你干什么?”王警官大声呵斥。

    但赵波此刻却是泪流满面,脑袋被按在车门上,却依然大声呵斥:“徐阳,我去你姥姥。”

    “我辛辛苦苦带你来这,让你好好训练,能够把握好这最后一次的机会,可你倒好,杀人?你特么疯了?”

    “你难道忘记了当初的誓言吗?你难道不想赢下这场分站赛的比赛吗?对,你忘了,你全他妈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你个龟孙。”

    赵波说话很难听,在常人看来,似乎感觉不可思议,过于偏激。

    但是顾晨几人却很清楚,赵波跟徐阳之间的关系,那是妥妥的铁哥们。

    就刚才众人在不知道结果的情况下,调侃徐阳是凶手就不难看出,赵波替徐阳出头,那是不带一点犹豫的。

    可见两人之间的关系,那是真好。

    原本还抱着一丝希望,希望能和兄弟一起拿下比赛,抱住职业飞手的资格。

    可现在看来,赵波是完全看走了眼,似乎之前的一切希望,此刻都已经化为云烟,烟消云散。

    拿下前三名?现在已经成了泡影。

    也难怪赵波会瞬间暴走。

    但顾晨清楚,当初自己在渝北镇茶园,第一次见到二人的时候,徐阳就因为一句想放弃,直接把赵波激怒。

    当时也就是一个想法,可现在,似乎却成了事实。

    赵波崩溃的哭泣,骂声也变得越来越大。

    而此时赶来支援的丁亮和黄尊龙团队,也是等待顾晨几人的差遣。

    顾晨瞥瞥下巴,说道:“把他带到你们那辆车上,一起带回芙蓉分局。”

    “没问题。”丁亮也没犹豫,直接一个响指,两名见习警,立马上前,从王警官手里接管了赵波,将他直接带上另一辆警车。

    “你有没有事?”押走了赵波,顾晨这才走到徐阳身边问他。

    “不碍事。”摸着有些浮肿的脸颊,徐阳闭上双眼,也是摇摇脑袋表示没事。

    随后,众人一起启动车辆,开始往芙蓉分局赶去。

    ……

    ……

    下午4点。

    芙蓉分局。

    一号审讯室。

    徐阳喝完第二杯水,却依然闭口不谈,这让审讯忽然陷入僵局。

    王警官紧握双手,此刻也是愤怒不已。

    忽然间,王警官猛的一拍桌子,将桌上的保温杯顿时震飞几毫米,也是怒不可揭道:

    “徐阳,你应该清楚你现在的状况,让你在这接受审讯,本身也是在给你机会。”

    顿了顿,王警官又道:“你现在什么意思?顽抗到底是不是?”

    “徐阳。”见徐阳拒不配合,卢薇薇也是没好气道:“当初在训练基地,我们也是给足你面子。”

    “你没看到赵波为了你,哭成什么样子了吗?难道你还不悔悟?”

    “警察同志,该说的我都已经说过了,廖军是我杀的。”

    “你为什么要杀他?”顾晨问。

    “看他不爽。”徐阳依旧用刚才的回答敷衍道。

    顾晨冷哼两声,又道:“看他不爽?这就是杀他的理由?”

    “干掉廖军难道需要理由吗?我就是看这人不爽,想要干掉他,就这么简单。”

    “徐阳。”见徐阳似乎摆明是破罐子破摔,一旁的袁莎莎也是怒不可揭道:

    “你认为你自己很聪明?你认为把这一切全部往自己身上揽,主动承认杀害廖军的事实就没事了?”

    “那你们还想怎么样?该交代的我都已经交代过了,我就是看他廖军不爽。”面对袁莎莎,徐阳依旧摆出一副老油条的姿态。

    此时此刻,除顾晨之外,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肺都快被这个徐阳给气炸了。

    见徐阳此时是摆明要抵抗调查,顾晨也不跟他硬碰硬。

    徐阳这么做,顾晨当然清楚,他心里还藏着事情。

    可现在,徐阳一旦要坚持扛下去,那即便你用什么方式问他,那基本上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与其如此,顾晨感觉,可以暂时让徐阳在这冷静一下,自己也好跟同事们从长计议。

    想了想,顾晨也是用眼神提醒。

    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顿时秒懂,几人先后起身,准备往门外走去。

    临走前,王警官还站在门口,指着徐阳警告着说道:

    “徐阳,你最好放聪明一些,纸和笔我都给你准备好了,你要是想明白了,就把情况写在上面,不要让自己一错再错,你好自为之吧。”

    话音落下,王警官将审讯室大门关上,这才来到走廊,与顾晨几人汇合。

    “顾师弟,现在怎么办?这个徐阳,摆明就是要抵制审查。”卢薇薇气喘吁吁,感觉刚才肺都快气炸。

    顾晨则是微微点头,淡笑着说道:“卢师姐息怒,为了这点事情,犯不着动怒。”

    “徐阳现在死鸭子嘴硬,在我看来,他是在有意的替其他人揽下责任,而那个人,或许就是他的帮凶。”

    “没错。”这边顾晨话音刚落,王警官也是点头附和:

    “我也感觉到了,这个徐阳设计杀害廖军,绝非这么简单。”

    “如果说,廖军的死跟之前张牧之的死,会不会有某些关联?我想应该是。”

    顿了顿,王警官也是比划双手,解释起来:“首先,两个人都是这次FPV穿越机竞速大赛江南市分站赛的参与者。”

    “这张牧之,是杭城影子俱乐部的队长,而这个廖军,也是一名退役的职业飞手,这次比赛的后勤保障部成员。”

    “说一千道一万,这两人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物,要说没有关联,不太现实。”

    “对呀。”这边王警官话音刚落,卢薇薇也忍不住说道:“而且这个张牧之前脚刚溺水身亡,这个廖军后脚就被高空坠落的长条钢板给砸死。”

    “你说,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前后发生时间这么短?而且从这两个人的死亡情况来看,两人表面上都似乎是死于意外事故。”

    “可细心调查一下就不难发现,意外事故的背后,都是精心策划的谋杀。”

    “张牧之是,廖军也是,可好在我们现在找到了杀害廖军的凶手,也就是徐阳,可这家伙却开始将全部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似乎他就是想为另一个帮凶逃脱责任。”

    卢薇薇一口气说了很多,将自己对这两人的看法全盘托出。

    毕竟大家都清楚,徐阳虽然是杀害廖军的凶手,但肯定不是杀害张牧之的凶手。

    因为张牧之出事的那天晚上,徐阳跟赵波都在光亮区的湖面游泳,岸上不少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而在水下杀害张牧之的真正凶手,或许正是那名在装备店购买潜水装备的女子。

    可现在徐阳越的将所有责任揽在自己身上,大家就越是相信,这背后似乎还有另一名凶手。

    “卢师姐说的很对。”这边卢薇薇话音刚落,顾晨也是双手抱胸,分析着说道:

    “从廖军的死亡上看,我们其实可以看到很多东西。”

    “就比如,徐阳之前曾经提前来这踩过点,对这里的一切地形都很熟悉。”

    “所以,他才能利用地形优势,精准击杀了廖军,但话又说回来,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徐阳作为一个职业飞手,每天都要各种训练,他却能提前知道最后一个比赛场地,难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这边顾晨话音落下,现场忽然安静起来。

    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面面相觑,似乎都感觉,这个徐阳就像个未卜先知的高手一样。

    组委会下一步要做什么?他早就提前知道。

    卢薇薇有些忍不住道:“这个徐阳,能够比大多数人都早知道最后的比赛场地,并且能够提前踩点,完成对廖军的击杀。”

    “可见,这个徐阳跟杀害张牧之的凶手一样,也是对整个江南市分站赛的各种情况了如指掌。”

    目光扫视众人,卢薇薇又道:“之前溺水身亡的张牧之就是这样,凶手还杀害张牧之,显然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甚至连潜水装备都是提前五天就已购买。”

    “可见,组委会和主办方里,必然有凶手的内应,杀害张牧之的凶手,是完全知道组委会和主办方的下一步工作计划。”

    “而大家从徐阳杀害廖军就不难看出,这个徐阳,他也早就知道了整个组委会的下一步安排。”

    “刘静茹。”闻言卢薇薇说辞,袁莎莎也是忍不住提醒:

    “对俱乐部工作安排了如指掌的人,刘静茹算一个。”

    “没错。”王警官也点头默许,这才又道:“之前刘静茹的各种解释,也说明自己只是凑巧。”

    “但如果刘静茹是冤枉的,是被人指使,做了替罪羔羊,那么这个可疑人员必然是徐晓丽。”

    顾晨见众人都统一了一件,这才又问:“你们说完了?”

    “说完了。”众人齐齐点头。

    “那好,我让白小兰来一趟芙蓉分局,这次一定要搞清楚,到底是谁在泄露赛事的工作安排。”顾晨感觉,此时此刻,似乎也只有白小兰能够帮忙。

    于是便掏出手机,拨通了白小兰的电话号码。

    ……

    ……

    下午5点20分。

    芙蓉分局刑侦队办公室。

    就在顾晨几人喝着茶水,围拢在何俊超身边讨论案情的时候,办公室房门突然响起。

    众人扭头一瞧,只见白小兰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

    “小兰,你来了?”见白小兰已经赶到芙蓉分局,卢薇薇立马去饮水机旁倒杯水,递给白小兰道:“喝杯水吧。”

    “谢谢。”白小兰赶紧猛灌一口,这才说道:“顾晨,你们把我叫到这里,到底什么急事啊?我可是……”

    “你可是百忙之中抽空过来的,我懂,辛苦了,请坐吧。”顾晨也主动搬来一张木椅,让白小兰先坐下休息。

    坐下之后,白小兰也是气喘吁吁道:“老娘这几天都快累死了。”

    “老娘?”闻言白小兰说辞,卢薇薇顿时目光一怔,有些惊诧道:“小兰,你现在也变得这么不淑女了?开口就是老娘?”

    “啊?有吗?”或许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说辞,白小兰也是目光一怔。

    但很快便反应过来,也是摆摆手道:“害!别提了,这些天真是累死我了,各种协调工作,这制作人可太难做了。”

    “好几次我都想爆粗口,但我都忍了,要不是有吴老师协助,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扛下来。”

    “是工作的烦心事太多吧?”王警官也是笑脸盈盈的走过来,坐在白小兰对面。

    “可不是吗?”白小兰狠狠点头,也是没好气道:“这些人,让他们办点事情,真是很不靠谱。”

    “很多事情交代下去,如果你不监督着,立马给你出错,这我也不是三头六臂,这些人工作认真一点会死啊?”

    顿了顿,白小兰也是摆摆手道:“算了,不说这个,还是说说你们,你们这次把我叫过来,到底什么事情?”

    “徐阳的事情你知道吗?”顾晨问。

    “徐阳?”白小兰目光一怔,这才努力回想。

    可片刻之后,她这才反应过来,也是狠狠点头道:“知道啊,徐阳不是蓉城眼镜蛇俱乐部的职业飞手吗?”

    “在渝北镇茶园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他这次要是再飞不进前三名,就得原地退役了。”

    “他现在可能真的要退役了。”这边白小兰话音刚落,袁莎莎便补充着说。

    白小兰目光一呆,似乎还没从刘静茹那里得到情报,也是弱弱的问道:“怎……怎么了?这个徐阳又怎么了?”

    顾晨几人面面相觑,随后,顾晨将大家在训练场地,将徐阳捉拿归案的事情,很详细的跟白小兰讲解一遍。

    闻言众人的说辞,白小兰的脸色也是越加的难看,当听见顾晨解释,徐阳利用穿越机杀害了后勤保障部的廖军后,白小兰整个人都懵圈道:

    “不会吧?徐阳是凶手?”

    “没错,他自己已经承认了,而且我们根据现场的痕迹线索,也已经得到验证,他就是利用穿越机,操作陷阱杀害了廖军。”卢薇薇说。

    “怎么会这样?”闻言卢薇薇说辞,白小兰整个人抱着脑袋,也是没好气道:

    “这才几天时间,张牧之溺水身亡的事情还没解决,怎么后勤保障部的廖军也没了?这些FPV穿越机竞速圈里的人之间,到底还有多少仇恨啊?至于吗?”

    摇摇脑袋,白小兰忽然感觉脑瓜子嗡嗡的。

    似乎也能理解,顾晨在自己最忙碌的时刻,却依然要让自己抽空来一趟芙蓉分局。

    可见,现在的情况似乎已经到达不解决不行的地步。

    “小兰,实话跟你说吧,我们现在迫切需要你的帮助。而且是刻不容缓。”

    “如果徐阳身边的同伙无法找到,那么接下来的FPV穿越机竞速大赛江南市分站赛,还会出多少事故,我们无法预判。”

    “下一个殒命的人是谁?我们也判断不了,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尽快找到徐阳的同伙,并且将接下来可能发生的危险事故,扼杀在摇篮里。”

    “只有这样,这场FPV穿越机竞速大赛江南市分站赛,才能平稳安全的举办下去,你明白吗?”

    “我……我明白。”被顾晨这么一说,白小兰瞬间明白,此刻的自己责任重大。

    于是又弱弱的问顾晨:“可是顾晨,你需要我帮你什么?”

    “组委会和你们电视台的主办方,到底有多少人知道这个比赛的训练安排流程?也就是训练计划。”顾晨说。

    “这个啊?”闻言顾晨说辞,白小兰顿时陷入沉思。

    众人也都没有去打扰白小兰,卢薇薇甚至还给白小兰准备了纸笔,供她思考之后写下来。

    片刻之后,白小兰抬头说道:“除了我们项目组,也就是我们部门,我,吴老师,刘静茹,还有其他几个部门同事之外,基本上其他人是不知道的。”

    “除了你,吴老师,还有刘静茹之外,另外几个人靠谱吗?”卢薇薇问。

    白小兰默默点头:“靠谱的,这几个人我们在一起共事好几年,大家都知根知底,人家压根也不了解什么穿越机竞速比赛。”

    “这几天,除了刘静茹被派出去,承担对接各大俱乐部的工作安排之外,我们剩下的人,基本上忙碌起来都是没日没夜的。”

    “可是这些训练计划,又是被谁泄露出去的呢?”王警官双手抱胸,也是若有所思,忙问道:“会不会是刘静茹?”

    “刘静茹?”听王警官这么一说,白小兰也是苦瓜脸道:“王警官,刘静茹我还是比较了解的。”

    “而且顾晨也知道,当初在渝北镇茶园,刘静茹才第一次跟赵波跟徐阳他们这些FPV穿越机职业飞手第一次认识。”

    “如果说刘静茹是跟徐阳一伙的,那当时两人根本就不认识,她刘静茹又怎么会帮助徐阳,一直提供这些线索呢?”

    “她可以不提供,但是如果有人向她打听这些,你觉得可能吗?”顾晨也是提醒着说。

    被顾晨这么一说,白小兰也是努力回想,忽然眼睛一亮,忙道:“还有一个人。”

    “是谁?”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异口同声的问。

    “徐晓丽,我们电视台其他部门的,之前跟我们也不是很熟,我在电视台工作这么久,感觉大家彼此之间都还挺陌生的。”

    “但是很奇怪,从我接手FPV穿越机竞速大赛江南市分站赛的项目以来,徐晓丽似乎跟我就变得熟悉起来。”

    “怎么个熟悉法?”顾晨表示不懂,忙问她。

    白小兰也是抬头思索:“怎么说呢?就是之前跟你压根也不熟,两个人在单位里碰见,也只是点头打招呼而且。”

    “甚至是一起坐上单位里的电梯,都不怎么说话的那种,可是后来,却突然会主动跟你打招呼。”

    “所以……”顾晨问。

    “所以,我以为这个徐晓丽,肯定是想拍我马屁,毕竟我现在接手这么大一个项目,成了制片人,又在袁氏集团这里拉来许多赞助。”

    “就连台领导也已经放话,让台里其他部门,全力配合我工作。”

    “所以,徐晓丽忽然之间,对我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我起先感觉一点都不奇怪。”

    “毕竟这些天来,我走在台里,主动跟我来打招呼的人越来越多,有些人甚至之前都看不惯我,现在都开始厚着脸皮跟我说话,你说,这算不算拍马屁?”

    “算吧?”顾晨也不太了解白小兰身边的事情,只是随口附和,但又问白小兰:“但是,除此之外,你还有没有发现徐晓丽异常的情况?就比如,她忽然对刘静茹开始非常上心?”

    “诶?”被顾晨这么一提醒,白小兰顿时恍然大悟,忙道:

    “你这不说,我都差点把这事给忘记了。”甩了甩右手食指,白小兰也是点头说道:

    “没错,她徐晓丽这段时间,的确对刘静茹特别上心。”

    “你要知道,我们之间都不是一个部门的,平时她对我和我部门的同事都是如此。”

    “可最近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刘静茹经常要忙碌俱乐部工作对接的事情,会很晚返回单位。”

    “但她徐晓丽,竟然开始每天接送刘静茹回家,这起先我还担心刘静茹太晚下班回家,有些不太放心。”

    “可每次打电话给刘静茹,刘静茹都告诉我,有徐晓丽送她回家,我就突然放下心来,感觉有顺风车坐还不错。”

    “但是徐晓丽并不是每天都要忙碌到很晚下班的呀。”袁莎莎也是赶紧提醒。

    白小兰默默点头,又道:“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你要说我们部门,最近这些天,每天都要忙碌到很晚,那很正常,但徐晓丽不用啊。”

    “当时徐晓丽每天让刘静茹搭乘自己的顺风车回家,我还感觉挺奇怪的。”

    “毕竟,她徐晓丽是主动让刘静茹坐自己的车回家的,这在之前,即便她跟刘静茹一起下班,走出办公楼,即便下着大雨,她都不会让刘静茹坐她的车,可现在却非常积极。”

    “嗯。”听闻白小兰说辞,顾晨也是微微点头,不由分说道:

    “这些情况,我们也已经注意到了,尤其是这个徐晓丽最近10天的动态,我们也一直在积极调查。”

    “发现徐晓丽即便在很远的地方,但是却主动绕上一个大弯,开车来到你们单位,然后接送刘静茹回家。”

    “要知道,现在油费这么贵,她徐晓丽还长途跋涉,甚至可以说是成了刘静茹的专职司机。”

    “虽然不知道她自己有没有跟刘静茹说过这些?或者说刘静茹一直以为徐晓丽是因为工作忙碌而很晚回家,正好能送她一程,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徐晓丽这段时间的古怪行为,的确值得警惕。”

    “呃!”见顾晨将怀疑对象开始放在自己的单位同事身上,白小兰也是颇为尴尬,忙问道:

    “顾晨,所以,你们这段时间一直都在调查徐晓丽,那有没有调查出什么问题?”

    “暂时还没有。”王警官摇摇脑袋,也是颇为无奈道:

    “这个徐晓丽行踪不定,有时候光靠监控设备,很难捕捉到她的动向。”

    “尤其是在一些关键路段,她似乎总有一种反侦察意识,反正,就目前为止,我们还无法掌握徐晓丽完整的具体行踪。”

    “这样啊?”听王警官这么一说,白小兰顿时也感觉一阵细思极恐。

    想到之前徐晓丽在自己身边的一些古怪转变,再加上最近张牧之和廖军的死亡,似乎都有十足的证据表明,凶手对于这些俱乐部的训练安排计划早就了如指掌。

    因此凶手才能做好充足的准备。

    张牧之的死,顾晨就跟白小兰通报过消息,白小兰也清楚,张牧之死于窒息,但很有可能是有人穿戴潜水装备,在水下将张牧之溺死。

    但这一切的前提条件,是必须要对整个俱乐部之间的训练计划做到了如指掌。

    而掌握这些关键因素的人,全部都在自己部门。

    可再想到刚才顾晨跟自己通报的廖军之死,也让白小兰忽然意识到,凶手不仅掌握了各大俱乐部之间的训练时间和其他情况。

    凶手甚至还提前掌握了训练场地,就连这种机密的事情,凶手徐阳都能一清二楚。

    可见,要说没有人将这些透露出去,白小兰似乎也不敢相信。

    抬头看着顾晨,白小兰也是表情复杂道:“顾晨,我理解你的想法,我又何尝不是跟你一样?想要尽快帮助你们破解案情。”

    “虽然你们现在已经抓到了谋杀廖军的凶手,但是谋杀张牧之的凶手还没有浮出水面,我知道,这里面或许跟我们部门有些关联。”

    “小兰,跟你们部门有关,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边白小兰话音刚落,卢薇薇也是没好气道:

    “我问过一些俱乐部,还有组委会,他们都说对计划安排不太了解,尤其是场地安排这方面,也不是太清楚。”

    “他们告诉我们,对这一切了如指掌的,只有你们主办方,也就是你们江南电视台。”

    “而江南电视台里,对这一切了如指掌的,也只有你的部门。”

    顿了顿,卢薇薇又道:“当然,我们从来没有怀疑过你,也包括吴老师,还有刘静茹,还有你们部门的其他人,但现在为了案件调查,你必须要对自己部门的人员留个心眼。”

    “尤其要注意,自己的人被他人利用。”

    “我知道。”感觉张牧之和廖军的死,都跟自己部门扯上关系。

    白小兰此刻心慌慌,也是忙问顾晨道:“可是,现在廖军也死了,凶手徐阳也被你们抓获。”

    “我想,如果徐阳一直闭口不说,那真正的凶手便能被他很好的保护起来。”

    “可这样一来,凶手一定会更加谨慎,是不会再给你们露出破绽。”

    顿了顿,白小兰也是一脸焦急道:“可这样一来,你们要想再抓到凶手,那或许就会难上加难。”

    感觉这次大家是遇到了大麻烦。

    前有一名职业俱乐部飞手遇害,后有一名后勤保障部成员遇害。

    而之后还会有谁?没有人知道。

    尤其是徐阳被抓,似乎这一切都本该尘埃落定,但是却在徐阳这里中止。

    感觉帮不上忙的白小兰,此刻也是焦急不已,想出力,却不知道该如何使力。

    顾晨双手抱胸,躺靠在座椅上犹豫片刻,这才抬头说道:

    “我有一个办法,能够让徐阳的同伙自己现身,但是,这需要严格的保密,还有你白小兰的配合。”

    “严格保密没问题,可是……我能怎么配合?”见顾晨也有用得着自己的地方,白小兰顿时一脸疑惑。

    顾晨看看左右。

    卢薇薇秒懂顾晨意思,于是赶紧将房门关闭。

    此时此刻,整个办公室内,也就只有顾晨,卢薇薇,王警官,袁莎莎跟何俊超,再加一个白小兰。

    顾晨也是语重心长道:“这个办法,只有我们在场6个人知道,除此之外,不能再让其他人知道。”

    “否则,这一切都将前功尽弃,不仅如此,可能再想抓到凶手,似乎也会变得不太可能,这可是个不能说的秘密。”

    见顾晨说的如此严重,白小兰也清楚自己此时身上的担子有多重。

    于是白小兰狠狠点头,也是举手发誓说:“我发誓,除我们几个人之外,我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知道。”

    “不用这么紧张。”顾晨将白小兰发誓的右手按下,也是对着几人招招手,示意大家围拢过来。

    顿时,六个脑袋瞬间挨在一起,开始商量下一步计划。

    ……

    ……

    晚上6点。

    FPV穿越机竞速大赛的指定酒店内,所有俱乐部飞手都没精打采的返回酒店。

    夜晚,大家将在酒店房间内,进行模拟器训练。

    接二连三的事故,已经让各大俱乐部之间谣言满天飞。

    大家都在猜测,谁将是那下一个倒霉鬼?

    因此,这段时间的诡异事件,已经让所有人人心惶惶。

    当夜晚降临时,没有人再嚷嚷着要出门训练。

    酒店餐厅里,刘静茹陪着情绪低落的赵波,单独在一处餐桌旁用餐。

    而蓉城眼镜蛇俱乐部的其他两名飞手,却并没有挨着赵波,而是选择在另一处餐桌就餐。

    整个酒店餐厅内,赵波似乎就成了另类的存在。

    似乎没人再愿意挨着赵波,甚至连说话都得躲着他远远的。

    下午在训练场地斗殴闹事,力挺好兄弟徐阳的赵波,大家之前还感觉这家伙能处,为了兄弟的声誉,有事他还真上,够爷们。

    可后来当大家看到顾晨几人,用手铐将徐阳带上警车后,所有人顿时脸色骤变。

    忽然感觉,这下一个被带走的人,会不会就是赵波?

    毕竟赵波跟徐阳的关系,整个FPV穿越机竞速圈子里都清楚,两人是好兄弟,好哥们,情同手足般的存在。

    可现在,徐阳杀人,赵波岂能安生?

    现在没抓赵波,没准待会儿吃完晚饭,赵波就会被一群穿着警服的人给带走。

    这似乎已经成了整个圈子里众人的共识。

    因此,现在能离赵波多远,大家就尽量离他多远。

    生怕多跟赵波说上几句话而受到牵连,甚至连自己蓉城眼镜蛇俱乐部的其他两名飞手也是如此。

    所以,现在的赵波,早已成了孤家寡人,也只有负责对接工作的刘静茹,能够心平气和的跟他坐在同一张餐桌用餐。

    但不过如何,之前热热闹闹的酒店餐厅内,此时早已没了当初的喧哗,有的只是众人吃饭时碗筷的动静,以及那些窃窃私语。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