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弹窗广告,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赶紧加入收藏夹吧!
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就是超级警察 > 1905、女足队员的失联亲人【二合一章】 阅读设置

1905、女足队员的失联亲人【二合一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连日来,江南市普降暴雨,多地出现内涝灾害。

    加上闷热的天气,让出行变得煎熬。

    因此这段时间,每到下午便是狂风暴雨。

    下午3点,赶在暴雨之前,顾晨开车带着卢薇薇,  从市局开会之后,准备返回江南市。

    此时此刻,天空雷声整整,整个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闷热的气息。

    感慨还是狂风不断,可现在却是出奇的安静。

    坐在副驾驶的卢薇薇,不由将车窗落下,  伸手感受着外头的空气,不由好奇说道:“现在一点风都没有。”

    “只是暴风眼前的宁静罢了。”开车的顾晨说。

    也就在两人讨论天气之际,路过一处足球场地。

    此时此刻,不少穿着球服的年轻人,依然在球场上挥洒着汗水。

    旁边还有几道熟悉的身影,卢薇薇立马提醒顾晨说:“顾师弟,先别开那么快,我好像看见老熟人了?”

    “谁?”顾晨好奇的问了一句。

    “还想是电视台的摄影师吴俊,另一个……”

    “白小兰?”顾晨随口一说。

    但卢薇薇却是摇摇脑袋,否认着道:“不是白小兰,是……是刘静茹。”

    “好吧,我差点忘了,现在的白小兰,高低也是個小制片,外头采访的事情,好像她可以不用参与。”

    顾晨也是联想到之前的那段时间,白小兰成功参与制作了FPV穿越机竞速大赛江南市分站赛。

    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让白小兰在电视台的地位直线上升。

    现在制片人的身份是保住了,还抱上了袁氏集团文娱事业部这条大腿,  估计电视台在许多方面,还需要白小兰亲力亲为。

    因此,白小兰或许还在筹备下一个项目,根本也没时间外出采访。

    “顾师弟,靠边,我们过去打个招呼。”卢薇薇提醒顾晨,将车开到一侧。

    由于这处地点为公共足球场,靠近路边,因此顾晨也是将车向右一拐,直接开到了足球场地的一处空余位置。

    此时此刻,被护栏网包围的足球场外头,刘静茹还在各种街头采访。

    出于礼貌,顾晨和卢薇薇,下车之后,便在一旁的自动售货机上,购买了4瓶饮料,直接朝着吴俊和刘静茹走了过去。

    为了不打扰两人,顾晨和卢薇薇走到了两人身后,安静等待两人工作结束。

    而此时的刘静茹,  正手持话筒,将采访人聚集在一起,  并且挨个询问着采访内容。

    “你们都是江南市芙蓉一中的高三学生?”刘静茹问。

    “对呀。”一群接受采访的学生起身应道。

    “那我能采访你们一个问题吗?”刘静茹拿着话筒说。

    “可以,  可以。”

    众人答应的稀稀拉拉,并没有想刚才那样整齐。

    刘静茹首先找到一个高瘦女生,问她:“高考结束那天,你在做什么?”

    女生捂嘴偷笑,努力平复下心情,这才回道:“高考结束那天,我就一个人在操场上发呆,一个人躺了两个小时。”

    “那你呢?”刘静茹又将话筒递给高瘦女生的同伴,一个身材有些偏胖的女生。

    胖女生有些腼腆,也是捂嘴偷笑:“我记得,当时还有五分钟就考完最后一科,外面开始有些喧闹,当时我的双手开始激动到颤抖。”

    “于是,我在英语草稿纸上,写下了喜欢人的名字,毕竟,想到生活再也不会给我一个这样的五分钟了。”

    “还挺浪漫。”刘静茹微微一笑,这才又问另一名戴着眼镜,有些斯文的短发男生:“那你呢?高考结束那天,你在做什么?”

    “呵呵。”眼镜男生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也是笑嘻嘻道:

    “我?我记得当时自己和暗恋的人被分到另外一个学校同一个考场,考完英语的最后一门,我看着她那熟悉的背影,那句喜欢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哇喔……”

    听到眼镜男生的回答,现场不少女生和男生都激动起来,也不乏一些起哄的。

    眼镜男生笑了笑,无奈说道:“别闹,反正那个女生也不在这里。”

    “那你会觉得遗憾吗?”刘静茹又问。

    “遗憾?”眼镜男生思考了几秒,这才缓缓说道:“反正,从离开校园的时候,我在很远的地方看着她消失的背影,说实话,有些后悔,后悔自己没有真正努力过。”

    “我记得,那天下午下了好大好大的雨,其实我有带伞,但我选了一路淋雨走回家。”

    “哦。”听着男生的回答,刘静茹默默点头,有些感慨,也是不由分说道:“那你确实需要勇敢一些,或许还有机会。”

    听见身边一名胖胖的男生笑得格外开心,刘静茹立马又走到胖男生面前。

    而摄影师吴俊也将镜头跟了上去。

    刘静茹笑脸盈盈的问胖男生:“那你呢?高考结束那天,你在做些什么?”

    “我?”胖男生思考几秒,也是平静的说道:

    “那天,我记得我老爸骑着电瓶车来接我,问我考得咋样?也没有考完那种兴奋感吧?就是心里空唠唠的,很难受。”

    “我记得当时一打交卷铃,我就把所有的焦虑扔了,然后很开心的坐着莪爸的电瓶车回家,其他事情我也不记得了。”

    “但是想起那天还下着大雨,并且耳机里放着自己喜欢的歌,想着暑假要做的事,可能这真的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一天吧?”

    “哈哈,不错不错,那你呢?”刘静茹眼看暴雨将至,赶紧加快了采访进度,将话筒递给另一名穿着足球运动服的高个女生。

    高个女生咧嘴一笑,大声回道:“我呀?本来以为那晚会呼呼大睡,却没想到那晚彻夜未眠,也不知道当时为啥很兴奋?”

    想了想,高个女生又道:“哦对了,高考之后,”我们很多同学一起去公园游玩,大晚上的,很多人都聚在公园打牌,跟老师一起。”

    “我感觉,这大概就是高中三年最放松的时刻吧?等到大家收拾东西回家,每个人都非常兴奋,但我们都没意识到,可能再也见不到彼此了。”

    说道这里,高个女生却忽然变得难过起来。

    还不等高个女生再说下去,身边另一名同样穿着足球运动服的女生也是咧嘴一笑,赶紧插嘴说道:

    “我记得我考试结束那天,我和同学们聚在考场外头,一去去逛了花店,我给每人买了一支向日葵,送给他们留作纪念。”

    “那你呢?”刘静茹发现在场女生比较多,于是又将最后一个采访的机会,让给了一名皮肤黝黑的高瘦女生。

    这名女生穿得是足球守门员的服装,也是双手靠背,有些老成的回答道:

    “我记得,我考完第二天的下午,在高中宿舍把所有书搬到楼下,去当废品卖掉。”

    “因为书太多,所有上下楼来回跑了六七趟,以至于几毛钱一斤的价格,竟然被我卖了一百多块钱。”

    “就感觉汗流浃背的,也泪流满面,可能青春就随着这些卖掉的书,一起远去了吧。”

    “好的谢谢你们,也祝你们金榜题名,前程似锦。”见自己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刘静茹也是愉快的结束了今天的采访,转身面向镜头微笑着说道:

    “高考结束,接下来将迎来愉快的暑假,努力拼搏了三年,许多人将站在人生第一个十字路口。”

    “那么我们在这里也祝福他们,祝福他们能够取得一个好成绩,去完成自己接下来的梦想。”

    “好。”这边刘静茹话音刚落,摄影师吴俊便结束了拍摄,不由松上一口气道:“可以的,刘静茹,现在的采访越来越丝滑了,也不紧张了。”

    “那还不是习惯成自然。”刘静茹也是松上一口气道。

    吴俊点点头,也是带着老员工的口吻,不由指点着说:“所以说,工作都是在反复磨炼的过程中,变得熟能生巧,再接再厉,我看好你。”

    “谢谢吴老师。”见吴俊对自己的工作认可,刘静茹也是颇为兴奋,不由对着吴俊点点头,却发现顾晨和卢薇薇站在吴俊身后双手抱胸,似乎已经来了一段时间的样子。

    “顾晨学长?薇薇姐?你们怎么在这里?”刘静茹惊讶着说。

    吴俊闻言,这才赶紧转过身去。

    卢薇薇笑脸盈盈的将手中饮料递了过去,交给吴俊和刘静茹,这才解释说道:“我跟顾师弟去市局开会,这不会已经开完了嘛,就准备回分局。”

    “路过这里,正好看见你们在这里做采访,就过来看看。”

    “原来是这样啊?”一听卢薇薇这话说的,刘静茹也是笑孜孜道:“我跟吴老师,今天的采访任务还不少呢,发现这里有许多学生在踢球,就过来看看。”

    “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踢球的学生,大部分都是江南市芙蓉一中的高三毕业生。”

    “他们高考结束之后,来这里踢球运动,所以想着之前还有采访任务没完成,就跑来这个给他们做采访。”

    “挺好的,采访挺不错。”顾晨是全程看到了刘静茹的进步,也是认可的说。

    刘静茹微微一笑:“谢谢顾晨学长的肯定。”

    “你是顾晨?”

    这边顾晨和刘静茹的对话刚一结束,一群穿着足球运动服的女生们,便相互拥抱着靠在一起,询问起顾晨的身份。

    “没错。”顾晨微微一笑,也是主动介绍自己的身份:“我是芙蓉分局刑侦队的顾晨。”

    “你真是顾晨啊?”一听顾晨如假包换,刚才那名接受采访的守门员女生,顿时也变得激动起来。

    卢薇薇见顾晨在这一带辨识度还是挺高的,也是不由好奇问道:“话说你们都是怎么认识顾晨的?”

    “呐!”守门员女生指了指球场围栏上的一块反诈宣传海报,说道:“他不就是反诈宣传海报上的那个帅警察吗?”

    “我不仅知道他叫顾晨,我还知道你叫卢薇薇,你就是顾晨身边的那个女警官。”

    听闻守门员女生的说辞,卢薇薇又再次仔细看了眼护栏上的反诈宣传海报,这才发现,海报上不仅有顾晨,还有自己,顿时心里美滋滋。

    一群踢球的女生,见来人就是海报上的两名警察,顿时更加激动了,瞬间开始各种交流。

    “诶?你们是情侣吧?感觉挺般配的。”

    “我觉得薇薇姐比海报上的照片要好看多了,起先我还以为是修图修得这么好看呢,没想到真人比照片还好看。”

    “就是呀,还是第一次见到活着的顾晨,我的手机屏保就是你。”

    几名女生嚷嚷着不停,可其中一名戴着眼镜的短发女生,甚至直接将自己的手机掏出,将手机屏幕亮在顾晨跟前。

    此时此刻,顾晨宣传海报上的照片,竟然成了女生的手机屏保。

    见此情况,卢薇薇哭笑不得,顾晨也颇为尴尬。

    而其他男生女生见状,也是噗嗤一下笑出声,都开始跟着起哄。

    一时间,现场好不热闹。

    “轰隆!”

    也就在此时,天空中忽然响起一道惊雷,刘静茹甚至被吓得一哆嗦,也是提醒着说:“就快下暴雨了,你们还不回去吗?”

    “他们还在踢球呢?”守门员女生看了眼球场上的同伴,也是回复着说:“可能用不了多久就能踢完吧?这或许是我们这些人,在江南市踢的最后一场球了,所以大家都很珍惜。”

    听守门员女子这么一说,先前只顾着采访的刘静茹和吴俊,还有后面赶来的顾晨和卢薇薇,这才发现。

    现场踢球的都是女生,而许多男生则在另一处地点打着篮球。

    当然,足球场上也有一些男生,但都是站在一旁观战的。

    “你们是校队的?”顾晨问。

    “嗯。”守门员女子默默点头:“我们是江南市芙蓉一中女子足球队的。”

    “那你们学校的男足呢?”卢薇薇问。

    “都在家里打游戏呢。”又一名穿着运动服的高瘦女生说。

    “啧啧。”闻言高瘦女生说辞,卢薇薇不由“啧啧”两声,转身对着大家无奈道:

    “看看,女足姑娘们冒雨在踢球,男足们窝在家里玩游戏,这样下去,中国男足还怎么雄起?光靠喊口号吗?联赛都快玩不下去了。”

    “哈哈,卢薇薇,这就是现实啊,篮球更受男生欢迎,至于足球嘛?现在踢球的男生少之又少,要是中国男足但凡能踢出点像样的成绩,也不会是今天这种局面。”

    “也是。”这边卢薇薇话音刚落,如黄豆般大小的雨点,便一滴滴的掉落下来,很快,干燥的地面,瞬间被一滴滴雨水浸湿。

    “下雨了,我们得赶紧回去了,你们也赶紧回去吧。”卢薇薇说。

    “知道了。”守门员女生立马将一旁的雨伞拿出,给同伴多余。

    而刘静茹和吴俊,也都跑回自己的采访车。

    顾晨和卢薇薇上车之后,通过车窗与刘静茹和吴俊道别。

    两辆车,顿时打开雨刷,汇入车流。

    等到一个漫长的60秒红灯过去后,卢薇薇扭头看向球场方向,此时此刻,那群女足姑娘们,依然在冒雨挥洒着汗水。

    似乎大雨已经阻止不了她们对足球的热爱。

    “唉!”看到这一幕,卢薇薇也是颇为感慨道:“这是她们高中生涯的最后一场球赛,希望将来中国女足的大名单里,能够看到她们的名字。”

    “或许吧。”顾晨咧嘴一笑,见前方指示灯便绿,于是一个油门开了过去,与刘静茹和吴俊的采访车路口分别。

    ……

    ……

    下午5点。

    狂风夹着暴雨,依然在肆虐着整座城市。

    已经回到分局办公室的卢薇薇,站在窗口看着被雨水模糊的玻璃,不由感慨着说:

    “还好秦局开会效率高,他要是啰里啰嗦的,估计我跟顾师弟肯定得迎着暴雨回来,看这雨下得,感觉白娘子的相公又被法海抓走似的。”

    “哎呀,这都连续下了三天的暴雨,而且看这天气预报,好像还要连续下个十几天的样子。”

    “这整个月都在下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喝着枸杞的王警官,也是不由感慨着说。

    也就在此时,丁警官拿着文件从外头走了进来。

    由于分局办公大楼建筑,走廊并不是封闭的,因此狂风夹杂着暴雨,直接将走廊变成了一条水廊。

    当丁警官一路小跑的冲进办公室时,整个人全身上下已经被雨水浸湿。

    老丁同志也是迅速将门一关,整个人颇为无奈道:“这雨下得,出个办公室都得带把雨伞,我才去赵局办公室一趟,就被连续两次淋成落汤鸡,真是倒霉。”

    “哈哈。”见老丁成了落汤鸡,袁莎莎不由干笑两声,吐槽着说:“话说赵局让丁师兄去趟办公室,估计是有要紧事吧?”

    “对呀。”丁警官也来不及多想,随便用纸巾擦了擦浸湿的衣裳,这才又道:

    “由于连日暴雨,我们江南市许多地方都出现了汛情,现在,驻地的武警部队官兵也是闻令而动,紧急驰援,正在迅速展开转移被困群众、清淤、抢通道路等救援行动,全力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但是毕竟人员有限,而这暴雨的范围又是全方位的,尤其是一些低洼地带的群众,本身之前的暴雨积水还没排除,现在又是暴雨不断。”

    “所以,赵局刚刚接到市局的通知,让我们去望仙谷景区,支援那边的干部群众。”

    “啥?支援望仙谷?”听闻丁警官说辞,卢薇薇颇感好奇道:“我跟顾师弟下午才刚从市局开会回来,怎么没听秦局说起过?”

    “是秦局刚接到市里的通知,说是望仙谷那边人员不足,虽然已经发动了群众,但是水涝严重,许多居民都来不及转移。”

    “而且那边有个水库,也已经是超警戒,正在努力泄洪,由于刚才的这阵暴雨来的突然,让那边的水位暴涨,许多群众都来不及转移,听说还有一些在景区失联的。”

    顿了顿,丁警官也是颇为无奈道:“没办法呀,现在秦局让我们芙蓉分局,也派出一支队伍过去支援,尤其是带上我们芙蓉分局仓库的救援物资,能带多少带多少。”

    “这应该才是秦局的真正目的吧?”顾晨插话说。

    丁警官默默点头:“对,实际上,就是让我们带着之前准备的战略储备物资,一起去望仙谷。”

    “把那些个皮划艇啊,冲锋舟啊,求生圈啊求生衣啊之类的,能带多少就带多少过去,那边现在急需要这些物资。”

    “那需要叫货车啊。”卢薇薇说。

    丁警官摆摆手道:“这个不用你担心,赵局已经联系了一辆重型货车,是准备带着物资跟你们一起过去的,待会儿就到。”

    “所以,赵局让我们抽调人员,去分局仓库待命,什么饮用水啊,面包啊火腿肠啊之类的,也带一些去支援那边。”

    “明白了。”听闻丁警官的一番讲述,顾晨也大概了解了具体情况。

    实际上就是望仙谷景区那边出现紧急险情,需要紧急驰援。

    由于之前顾晨也带队参加过类似的救援行动,因此对于这些工作,还是有着一定的相关经验。

    加上上次顾爸爸顾百川,帮助芙蓉分局建立了救援储备物资,让芙蓉分局能够在关键时刻,派出一支装备精良的救援队。

    想到这里,顾晨也不再纠结,简单安排了一下办公室里的工作之后,便带着大部分刑侦队警员,直接来到了分局仓库门口。

    此时此刻,赵国志联系的重型货车也缓缓开进了芙蓉分局,并且一路开到仓库门口。

    大货车铁门一打开,所有人顿时便开始流水作业,将仓库里的冲锋舟,皮划艇,以及一些便携式水上救援工具装上货车。

    并且将饮用水,火腿肠和小面包等生活物资也装上货车。

    40分钟后,整个货车装得满满当当,而顾晨也带着大家坐上警车,排队开出芙蓉分局。

    这次顾晨带队,总共调集了刑侦队20名民辅警,在加上赵国志协调的治安队和巡逻队等,芙蓉分局总共排出警员共42名。

    可以说,每次大灾来临,芙蓉分局总能和其他救援力量一起,倾其所有的派出大量人员。

    整个车队也是浩浩荡荡,开往望仙谷方向。

    所有警员人手一套救生衣,似乎都感觉这次的任务有些艰巨。

    顾晨开车的同时,坐在副驾驶的卢薇薇也打开高德地图,对望仙谷的情况进行讲解:

    “望仙谷,位于望仙镇20公里远的山区,这里跟兄弟城市交界,由于山峦起伏,风景秀丽,所以被资本开发成重要的旅游景区。”

    “这边的投资还是挺大的。”闻言卢薇薇说辞,坐在后排的袁莎莎也是补充着说道:

    “这个望仙谷,实际上是袁氏集团牵头,跟其他几个国内顶尖的文旅开发集团,共同开发的一个重要的文旅项目,总投资在20多个亿。”

    “全部建成之后,这里也将变成一个集休闲娱乐为一体的商业古镇。”

    “只是现在还没完全建成,因此并不对外开放,只有小部分周边配套在试营业。”

    “对。”听闻袁莎莎说辞,王警官也是认同着说道:“望仙谷的确是很少听见,听说是新开发的,我说怎么这么陌生呢?”

    “现在别说这么多了,抓紧时间赶到那里最重要。”开车的顾晨,也是见雨刷开到最大,但暴雨依然模糊了视线。

    所有车辆只能打着双闪,缓慢前进,因此所有人也都清楚,这次望仙谷的受灾肯定不止一点点,否则赵国志也不会派出这么多警力过去帮忙。

    车队刚离开市区30分钟,领头的顾晨便发现路边停着一辆抛锚的公交,于是顾晨将车辆缓缓靠近,停在路边,示意其他车辆继续前进。

    卢薇薇而已是见车窗微微落下,对着公交车司机大喊道:“师傅,你们这什么情况?”

    “警察同志,我的车抛锚了。”

    光头司机师傅见路过的是辆警车,也是无奈诉苦。

    “那有没有联系救援?”卢薇薇又问。

    “已经联系了,但是这暴雨下得,估计救援车一时半会也来不了,只能等了。”

    “那就祝你好运吧。”见司机师傅已经联系了救援,卢薇薇也不再纠结,直接回头关上车窗,对着顾晨解释说:“司机师傅已经联系好救援,不用我们担心。”

    “行。”见这边的事情已经了解完毕,顾晨刚想启动车辆,但似乎又听见耳边传来一阵叫唤。

    由于顾晨拥有大师级观察力,因此即便是有暴雨的干扰,顾晨还是能够听见一些微弱的动静。

    于是又再次停车,扭头看了眼公交车方向。

    “怎么了顾师弟?”见顾晨将车停下,卢薇薇也是好奇问他。

    “司机师傅好像在说什么?好像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吧?”顾晨说。

    卢薇薇闻言,再次将车窗落下一条缝隙,并见身体向后一缩,躲避溅洒的雨水。

    “警察同志,你们是去哪里呀?”打开车窗的光头司机问。

    “我们去望仙谷救援。”卢薇薇大声说。

    “那正好,能不能帮我带个人过去?有个乘客也是去望仙谷的,现在我车坏在这里,她一时半会儿也没法到达。”

    “这眼看天也快黑了,有些着急,如果你们是去望仙谷,那能不能帮我带她一程?”

    听司机师傅这么一说,卢薇薇扭头看向顾晨,王警官和袁莎莎。

    顾晨则是无所谓道:“正好后排还有个座位,但也只能带一个人。”

    卢薇薇闻言,里么对着窗外大喊道:“还有一个位置,只能带一个人。”

    “正好,正好就是一个人。”司机师傅闻言,也是笑着对车厢内的乘客说了些什么。

    很快,大家听见“呲”的一声,光头司机师傅,直接将公交车前门打开。

    随后,撑着一把雨伞,替一名同样撑伞的女子提着行李,来到警车的后边。

    顾晨和卢薇薇见状,立马拿出雨伞下车。

    先是将女子的行李箱塞在后备箱,又将一个大包硬塞进去。

    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勉强能关上车门。

    坐在后排的袁莎莎往中间挪了挪位置,女子直接从后排上车。

    “谢谢啦警察同志,那就麻烦你们了。”光头司机也是与顾晨和卢薇薇握手感谢。

    几人也是撑伞在雨中寒暄几句,便各自上车。

    可刚一关上车门,顾晨就从车内后视镜发现,坐在后排的女子,似乎有些眼熟的样子,于是扭头一瞧,顿时笑道:“原来是你呀?”

    “啊?顾晨?”一瞧来人是顾晨,女生顿时咧嘴一笑,也是惊喜着说道:“怎么这么巧啊?原来我搭得是你的车呀?”

    “咦?你不就是今天下午在户外球场外头的那个女生吗?”卢薇薇顿时看了看女子的球衣,顿时又肯定道:

    “对,没错,你就是那个守门员。”

    “对,我就是那个接受采访的守门员。”高瘦女生见卢薇薇也是熟人,不由干笑两声,感觉有些缘分。

    坐在后排的王警官和袁莎莎,则是一脸懵逼。

    于是王警官直接问道:“你们认识?”

    “下午刚碰见过。”卢薇薇也是将自己下午跟顾晨,在路边碰见刘静茹和吴俊,以及这些女足姑娘们的事情,简单的跟王警官和袁莎莎复述一遍。

    闻言卢薇薇说辞,王警官也是笑孜孜道:“真看不出来,原来你们是未来的女足啊?”

    “见笑了警察叔叔。”女生有些不好意思,直接咧嘴一笑。

    此时此刻,顾晨再次启动车辆,车辆也开始加快速度,追赶前方的车队。

    由于江南市水系复杂,河流众多,因此每年夏天的防汛工作都颇为繁重,大家也都是见怪不怪。

    而车内的广播,此时也在播报江南市的水灾情况。

    【由于江南市连日来普降暴雨,多地出现内涝,武警支队携带各类抢险救援装备,先后赶赴江南市受灾地点,参与转移受困群众120多名。】

    【冒着滂沱大雨,武警官兵搭乘冲锋舟,将一名突发疾病的幼童转送到附近医院,并妥善安置其他被困群众。】

    【目前,望仙谷景区突发灾情,许多群众来不及转移,被困在望仙谷景区附近,而由江南市芙蓉分局派出的一支救援力量,目前已经携带专业救生装备和生活物资,赶往受灾地点。】日

    【据当地干部之前发来的消,望仙谷景区突发泥石流,多处房屋被冲垮,目前许多当地的干部群众,都在徒步赶赴现场搜救转移被困群众。】

    【根据前方采访记者报道,现在的大型车辆根本进不去,因此只能用手拉、肩扛等方式进行快速搜救,有一些比较大的石块,必须先把它凿碎,然后再一块一块转移,费时费力。】

    【但灾情就是命令,我们期待本台记者能够带来后续消息,也希望当地的群众能够安全转移……】

    随着电台的消息不断传来,车内的气氛忽然变得紧张起来。

    尤其是顾晨发现,这名守门员女生从坐上车辆开始,就一直一言不发的听着广播。

    尤其是电台播报到一些群众下落不明时,守门员女生的表情更是紧张到极点。

    顾晨为了打消车内尴尬的气氛,这才随口问了一句:“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啊?”坐在后排的守门员女生呆滞了一下,这才弱弱的问道:“顾警官,你在跟我说话?”

    “对呀,我在跟你说话。”顾晨看着车内后视镜说。

    “我叫赵萌。”女生说。

    “赵萌,你是望仙谷景区哪里人?”顾晨又问。

    “就……景区里边的。”赵萌说。

    “景区里边?那你家岂不是就住在景区?”一听赵萌是景区内部的,王警官也是好奇问她。

    赵琪微微点头:“对的呀,所以等整个景区建好之后,我凭借身份证,自由进出景区,其实是不用门票的。”

    “那挺好的,家里就是景区,感觉有点意思啊。”王警官尬聊了两句,又道:

    “那你们家风景应该挺不错吧?”

    “噗!”闻言王警官说辞,坐在前排的卢薇薇实在有些没忍住,也是没好气道:

    “我说老王,人家赵萌都说了,她家就住在景区里面,既然是景区,风景能不美吗?你尽问一些废话。”

    “哈哈。”见卢薇薇毫不给自己面子,坐在后排的王警官也是干笑两声。

    而此时的顾晨又问赵萌:“赵萌,从你坐上车开始,我就看你一直神情紧张,怎么了?”

    “也没什么?”赵琪由于了两秒,这才又道:“本来我今天是不想回来的,但是今天踢完球之后,我就一直联系不上家里人。”

    “然后又看见手机新闻说,家里那边突发泥石流,感觉挺严重的,很多当地干部群众都在自救,连救援队也在赶去的路上。”

    “所以,一想到家人都已经联系不上,还有救援队赶过去,我心里不踏实,所以……所以我干脆带着行李,准备提前回家看看。”

    “这时候你还带着这么多行李回家?”见赵萌是带着大包小包往家赶,卢薇薇有些不能理解。

    但赵萌也是一脸尴尬,苦笑一声道:“反正都要回家,干脆把这些东西都带回去。”

    “如果家里没事,那就住在家里,可就不知道家里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长舒一口重气,赵萌又道:“看新闻上说,有群众下落不明,我害怕,害怕那些下落不明的群众是我家人。”

    “你先别紧张,没准是你爸妈正在帮助当地的老弱病残转移呢,一时间没办法跟你联系。”坐在赵萌身边的袁莎莎闻言,也是赶紧安慰几句。

    赵萌“嗯”了一声,也是长舒一口重气道:“但愿如此吧,我只希望家人平平安安,这比什么都重要。”

    袁莎莎见状,直接一把搂住这个高三女生,也是拍拍肩膀,安慰的转移话题道:

    “对了赵萌,你是怎么想到去踢球的?你是体育生?”

    “对呀。”见聊到自己的特长,赵萌立马又变得精神抖擞,赶紧回道:“我就是体育生。”

    “难怪看你身体这么结实?就是皮肤晒得比较黑。”袁莎莎也是打趣着说。

    赵萌微微一笑:“那也没办法呀?我们这些踢球的,几乎每天都要在露天球场上运动。”

    “这一来二去的,皮肤自然就晒黑了,倒是那些校队男足的,皮肤比我们都白,所以我们女足都调侃他们是白豆腐男足。”

    “看看,看来男足出不了成绩是有原因的。”听赵萌这么一说,袁莎莎也是微微点头。

    整个车厢内,顿时气氛又变得轻松起来。

    然后随着车辆缓缓驶入到望仙镇附近,大家这才发现,前方道路,竟然开始出现堵车现象。

    一名交警正在现场维持秩序,各种吵闹声不断。

    而顾晨的车辆是整个车队的最后方,于是顾晨拿起对讲机,开始联系丁亮的领头车:“丁亮,前面什么情况?收到请回复,完毕。”

    随着短暂的停顿之后,对讲机里传来丁亮的回复:“前面出了车祸,有车辆碰撞在一起,把路给堵住了,交警正在维持秩序,完毕。”

    听闻丁亮的讲述之后,顾晨拿起对讲机再次说道:“能不能让交警尽快疏通一条通道?让我们车队先过去?完毕。”

    没过多久,对讲机里再次传来丁亮的回复:“收到,我这就去交涉一下,大家请耐心等待一下,完毕。”

    随着对话结束,大家顿时都停在原地,安静等待。

    大概过去两分钟,顾晨的对讲机里再次传来“呲呲”的电流,很快便有了丁亮的回复:

    “已经搞定了,交警已经让这两辆事故车靠边,已经在疏通,其他车辆也都在靠边,让我们救援车队先过去,完毕。”

    “干得漂亮,完毕。”顾晨话音落下,直接将对讲机放下。

    很快,整个车队又再次开动起来,浩浩荡荡的开进了望仙谷景区。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