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弹窗广告,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赶紧加入收藏夹吧!
首页 > 散文诗词 > 从长空市开始的崩坏生活 > 第26章 众人的心事 阅读设置

第26章 众人的心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从长空市开始的崩坏生活 小说()”查找最新章节!

    六月的一个下午,随着姬子宣布下课后,大家纷纷收拾自己的物品准备离开教室。

    “我有事先走了。”琪亚娜快速的说着,带着自己的东西慌慌张张的离开了。

    芽衣看着琪亚娜离去的背影,心里一阵疑惑,转头看向慢条斯理收拾东西的两人问道:“你们觉不觉得最近琪亚娜有些不对劲?”

    “啊?”明羽打了个哈欠,眼睛转了转,严肃的说道:“芽衣你回想下,上次吃鸡腿是什么时候了?”

    听到明羽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芽衣愣了愣,气道:“不要胡闹了,琪亚娜是真的好像有什么事!”

    明羽无奈的挠挠头,最近他都在忙着跟符华训练呢,哪有空关心这种事。

    布洛妮娅歪了歪头,说道:“或许是布洛妮娅在和琪亚娜的游戏对决中取得了第三百次连胜?”

    这个听起来倒也有些道理,不过琪亚娜是一根筋的生物,不要说游戏了,哪怕是现实里的对战输了三百次,也会元气满满的输第三百零一次吧。

    看到这两个不靠谱的队友,芽衣感到一阵头大,不住的扶额叹息。

    正在这时,两个路过女孩的谈话传入了三人的耳中。

    “你的贺卡做的怎样了?”一个声音说道。

    “快了,今天就可以寄出去了。算算时间,正好可以赶上周日的父亲节呢。”另一个声音说道。

    “这样嘛,我倒是想拍一段视频发过去的,让我爸也看看这所学园呢。”第一个声音说道。

    “那很好啊,我也来帮忙吧。”另一个声音欣喜的说道。

    ......随着声音主人的离去,声音也逐渐变小,终不可闻。

    听到父亲节,明羽和芽衣心里都隐隐有了猜测,不再言语。布洛妮娅看到两人都不说话,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感的缺失加上幼年的经历使得她无法理解父亲节的含义,但直觉告诉她现在不宜开口。一时间,一股诡异的宁静在三人之间蔓延。

    回去的路上,明羽和芽衣都默默想着自己的心事。

    明羽想到了在另一个世界的父母,他们发现自己消失大概会很着急吧,毕竟自己还是第一次失去联系这么久。从小到大,从小学到高中,自己从未离开过他们,哪怕是离开家乡上大学,每个星期都还是会有联系的。

    抬头看了看远方天空惨黄色的夕阳,已经来到这里快一个月了吧,明羽忍不住在心底叹道。脑海中回想起父母的音容笑貌,明羽心中思念愈发汹涌澎湃起来,仿佛整个胸膛都要裂开似的。

    “系统,真的没有回去的路了吗?”明羽忍不住问道。

    “......本系统理解宿主的心情,但还请宿主安心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系统的声音也带上了几分沉重。

    虽然没指望过这个不靠谱的系统,但真的得到回答还是让明羽有些心塞,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和惆怅感从心底升起。

    另一边,芽衣也在想着自己的心事。芽衣自小作为me社的大小姐,一直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但在me社忽然曝出涉嫌经济欺诈弊案的丑闻后,父亲不仅被罢免了社长的职位,还被捕入狱,她几乎失去了一切。

    虽然父亲对自己一直很严厉,但自己也一直能感受到父亲对自己的关心和爱护。如果在遭遇崩坏之前她还相信父亲是冤枉的,事情终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那么在接触天命和逆熵之后,她才明白父亲遇到的到底是什么。me社对逆熵的重要性她已经明白,逆熵的强大她也知道了,在这种情况能对父亲下手的人,该有多么强大的势力,她实在难以想象了。

    隐隐之中,她明白,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自己和父亲大概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了。

    “芽衣,待会去训练场吧。”明羽忽的说道。一直沉沦于过去可不是明羽的风格,他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来发泄自己的悲伤。看了芽衣一路上的沉默,他就知道芽衣大概也明白她父亲的处境了,她也同样需要一个途径来宣泄自己的情绪。

    芽衣有些惊讶,但看到明羽微红的眼睛,她有些明白了。一直以来,明羽都是四人之中最神秘的,很少说过自己的过去,来到圣芙蕾雅后也很努力的训练和学习,几乎和外界没有什么交流。但现在芽衣忽然有些理解明羽了,一定是有很难忘的过去,才会变成这个样子吧。想到这,芽衣郑重地点了点头:“嗯!”

    另一边,在学园漫无目的闲逛的琪亚娜遭遇了醉酒的姬子,喝醉酒的姬子睁着惺忪的双眼,带着踉跄的脚步向琪亚娜走来,那摇晃的身形似乎下一刻就要倒下,吓得琪亚娜赶忙扶住了姬子。

    “有什么心事吗?琪亚娜~”姬子在琪亚娜耳边打了个酒嗝,傻笑着问道。

    “没,没有。”琪亚娜不情愿的将脸移开,眼里带着几分慌乱。

    “诶,没有?你的表情明明不是这么说的,快点老实交代!小孩子就不该有这么多烦恼!”姬子一边伸出一支手揪着琪亚娜的耳朵,一边说道。

    “......哇呜,不要扯我耳朵啦!”琪亚娜拍开姬子在自己耳边搞事的手,气道:“我才不是小孩子呢!”

    “在我十二岁的时候,我那个臭老爸就抛下我一个人跑了。从那个时候,我就在心里对自己说:‘琪亚娜,你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你要学会一个人生活下去!’”琪亚娜郑重地说道。

    “哦,原来是父亲节快到了,没想到笨蛋也有伤感的时候。”姬子在一旁的长椅上坐下,若有所思的说道,“要我说,你可比我幸福多了。毕竟你的父亲很早就让你明白了生活的真面目。”

    “而我......直到十九岁还天真的相信自己的未来一定是玫瑰色的。”姬子缓缓说道,语气中带着掩藏不住的怀念和感伤,“那个时候,我相信自己的人生是条四通八达,有着无限可能的路。

    我想过成为极限冒险家,也想过从事海洋生物摄影,还想满世界的找好男人约会......呵呵。”

    说到这,姬子的语气不免低落了下来,“我什么都想过,最不济,我还可以再毕业后去我父亲的研究所,和他一起研究崩坏能应用相关的课题。”

    “诶?姬子阿姨还想过当科学家吗?”琪亚娜惊讶的说道,“那为什么你最后会选择当女武神呢?”

    “因为生活并不是可以随便我们涂改的剧本。”姬子严肃的说道,“在那一年,我父亲死了...被崩坏能侵蚀,变成了失去理智的怪物,哪怕是面对亲生女儿的哭喊也毫无反应。最后,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消灭,尸体也被销毁。”

    “对不起......我不该问这个问题的。”琪亚娜小声说着。

    “没关系,都过去了。”姬子满不在乎的说道,“或许是我怎么也接受不了这种结局。为了寻找答案,我抛下了一切,加入了天命的女武神部队。其实,以我当时的年龄来说,成为女武神实在是太晚了点。

    不过我遇到了一个人。她对我说,只要是想做的事,无论什么时候去做,都不会晚,重要的是开始去做。”

    顿了顿,姬子继续说道:“于是我就加入了她的部队。那个人总是在战斗以后絮絮叨叨地跟我说一些关于未来的打算。她说想在退役之后当个园艺老师,教孩子们种些花花草草,让他们明白自然的美好。”

    “那那个人后来当老师了吗?”琪亚娜忍不住的问道。

    姬子没有回答,而是继续说道:“她在一次行动中牺牲了。队伍解散之后,我想起了她的话,就申请到这里来了。”

    “有时候我会想,我成为女武神,原本是为了不让更多的女儿失去父亲。但我现在做的事,却会让更多的父亲失去女儿。”姬子自嘲的说道,语气前所未有的落寞,“那些本来可以有一份普通工作,可以恋爱、甚至结婚的女孩,却成了女武神。她们为此放弃了很多,不仅仅是自己的生命,还有自己的家庭。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唔......我也不知道值不值得啦。但是,有些事总得有人去做,不是吗?就像臭老爸说的,每当看到被崩坏伤害的人,体内的卡斯兰娜家的热血就会沸腾,忍不住想要伸出援手。”

    “这都是什么笨蛋父亲啊。”姬子叹息道,“不过,琪亚娜,你的爸爸还是给你留下了一些珍贵的东西。

    说不定,命运让他们离开,是想让我们去更加珍惜身边的人吧?”

    缓了缓,姬子一把搂住琪亚娜,将琪亚娜的脑袋压在自己胸口,说道:“比如说,姬子老师就很疼爱你啊!为了进一步证明对笨蛋琪亚娜的疼爱,我来给你一场单人训练吧!”

    “唔~”琪亚娜挣扎着逃离姬子的魔掌,喘着气说道“不要,现在已经是放学时间,训练什么的,明天再说吧!”

    “呵,哪里跑!”姬子一边说着,一边挣扎着起身,却一头栽倒在地,呼呼大睡起来。

    “真是的,姬子阿姨都喝醉了还这样,最后还不是要我把你带回去。”琪亚娜一边嘀咕着,一边把姬子扛起,向着宿舍慢慢走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