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驯服傲娇特工妃 > 大结局:她思念我!

正文 大结局:她思念我!

书名:驯服傲娇特工妃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一夜的缠绵,让我沉溺在她的沁香中不能自拔。我看着她的睡颜一直到天亮,而这样的亲密,也让我从此再也不想让她离开我半步。

    她是羞涩的,对我的触碰时常带着几分抗拒,但却不如以前那般陌生,而一直伺候我的林安也对我如此依赖她司空见状。

    不过,我即便沉溺在这无法自拔的温柔里,我也明白,如果想要带她入宫,还要经历一番周折,首先就是要过满朝文武那一关,我多年未曾纳妃,如今又没有册立皇后,身边甚至连侍妾都没有,如今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带着一个所谓的山野村姑回宫册封皇后,一定会引来多方猜疑和议论,朝中那些酸腐的大臣也一定会极力反对,所以我需要一个更好的理由让她永远的留在我身边。

    而这个理由我很早就已经想好了,就如同我要利用玉晚柔揭穿慧德贵太妃,让她有功于社稷的棋局一样,我也要让她有功于社稷,于是我故意在林安面前执起她的手放在唇边亲吻,笑道:“这些都是你的功劳,将来若是能够一举铲平这些余党,朕回宫之后一定好好赏你。”

    她疑惑不解的看着我,羞涩中带着几分想猜透我心思的机灵,徐徐的问:“皇上想赏赐我什么?”

    “你会知道的。”我宠溺的捏了捏她小巧高挺的鼻子,指尖抚过她的下颚,她很美,自从那夜的缠绵之后,我越发的不能够控制自己想念她,即便她时时刻刻都待在我身边,可我心里还是装载了满满的思念,甚至不想让她离开我怀中片刻。

    她细密的长睫一颤,如同蝉翼一般美丽,我笑着拥她入怀,告诉她,我准备重用丁旭,她显得有些紧张,觉得丁旭年轻气盛,但是我却告诉她,丁旭是将来的国舅,必须要经受历练。慕容娇娇的身世,与过去的皇城以及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已经不再有任何关系,她需要新的身份,而有了这个功绩和新的身份之后,即便她的长相与当朝皇太后极为相似,那么也不敢有人胡乱猜测,毕竟,她现在是我的人。

    “我听皇上的。”她轻柔的说,呢喃的声音如同在睡梦中的温柔,让我沉醉,我将她紧紧的抱住,任由自己沉沦在她的温暖里,这一次,就赌这一次,我在心里告诉自己,如果这一次我还是失败的话,我宁愿赔上所有与她一同堕入地狱……

    ……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朝廷与汝亲王母子的争斗在徐氏被幽禁的那一刻,便悄然的拉开的序幕,但为了稳住多疑的慧德贵太妃,便夜夜歌舞笙箫,使得整个绯月台和行宫都是说不尽的富贵风流,人间繁华。

    但是在宴席间,我常装露疲态,显得精神不济,因为慧德贵太妃生怕自己的事情败露,也觉得时间紧迫,所以竟然塞了一包药粉给易容后的慕容娇娇,让她在给我递送药膳的事情少许的掺进其中。慕容娇娇应允,让后将药粉交给安太医检验,安太医大惊失色的告知慕容娇娇,那是寒食散和少量用杉树汁水赛干磨粉而制成砒霜,只要加少量,无色无味,食久之后,毒物聚集,才会渐渐发作,早期反应便是精神不济,日倦夜昏,长此便会呕心沥血,但却诊断不出是何病症。

    慧德贵太妃的毒辣使得慕容娇娇起了反击之心,她一方让我装作疲乏之态,并且夜夜笙歌,让我的不济有目共睹,减少她的怀疑,另外,更是收买了膳食房的人,将慧德贵太妃给她的药粉掺杂进了汝亲王的饭菜之中。而汝亲王就算白日怠倦,慧德贵太妃也不会在意,因为他每夜都必会与侍妾欢愉至天明,身子早就大不如从前,若非平日吃喝的好,又正直壮年,只怕早就与先帝一样每况愈下。

    慕容娇娇每天所做的事情,林安都会向我禀报,其实我很痛恨有人在我的眼皮下面玩这种狠辣的手段,可是对于她……就算她这么做不是为了我,我也一样不觉得厌恶,而如今她为了保护我才报复汝亲王,我甚至觉得很甜蜜。

    接下来的事情,就如同我筹划的那般顺利,绯月台日日笙歌夜舞,而另一方面,丁旭已经接受了我派任给他的第一个任务,去联络徐老将军了,三日后,一封飞鸽传书禀报了多有的事情,如今,事情已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我批阅奏章时,她站在我身边为我研磨,多日的朝夕相处,她似乎已经渐渐的习惯了我的存在,这让我欣喜,但我内心深处更多的却是害怕,因为害怕曾经的痛苦再一次重演。我看着手中的奏章,想到那日夜在我梦中出现的零碎画面,突然觉得自己应该有更周详的计划,我必须要用尽一段手段留住她,不能容许曾经的事情再发生,哪怕是一点可能行都不能有。

    她现在最忌惮的是什么?是景亲王,这个答案虽然让我不悦,可是我却不得不承认,于是我随意找了一个话题打破平静:“玉晚柔已经闹了好几日,让朕给她赐婚,不过朕看景王叔的身体也痊愈得差不多了,朝廷也是时候办喜事了。”

    果然,她唇角的笑意渐渐的隐去了,但却没有像以前那样恼怒或者生气,而是淡淡的道:“皇上依旧对景亲王存有忌惮之心么?他无意皇位,那心机颇重的母后也去世了,剩下的,不过只有这一身的皇室名誉和病体残躯,他若不愿意迎娶任何人,皇上何必让他徒增痛苦?更何况玉晚柔并非善类,只怕备受冷落之后,便会吵闹不休,使得王府终日不得安宁,到时候,只怕皇上的赐婚会被视为笑话。”

    她为了景亲王,真的很会给我找借口,我蹙眉,其实玉晚柔最后是死是活,我都不放在心上,我可以让她活着,但我也可以让她死的鞠躬尽瘁。她说的不错,景亲王一定不会接纳玉晚柔,所以他们若是成亲,以玉晚柔的性子将来或许会闹出诸多的笑话,所以不如让她为社稷而死来的更直接。

    “娇娇,你可知道什么叫做‘满目山河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玉晚柔的确不是景亲王所钟爱的女子,但是尘世间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或许,终有一日,那枚软玉与溶化心如磐石的男子。”我心里已经有了决定,但是为了稳住她,让她不担心景亲王的事情,所以便找了一个借口。

    她看着我,似乎有些诧异,但看了我片刻,随后抿了抿唇,口气带着几分凉意的道:“看来这位玉小姐比奴婢更懂得皇上的心,所以才能不费吹灰之力便让皇上一定要赐婚。”

    我看着她那似乎吃醋的模样,心头一阵说不出滋味的酸涩与柔软,我握住她的手拉着她贴近我,笑道:“吃醋了?”

    慕容娇娇眉心一动,别过头,没好气的道:“没有”

    我张开双手环抱住她娇小的身子,将她抱坐在自己的双膝上,带笑的哄着道:“朕只是感动于她所说的话,她说,若是她耗尽一生都不能够使得景亲王接纳她,那么这是她该度的劫。她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子,娇娇,你也是我的劫,所以,无论是否能够得到你的心,我都不会放手。”

    这的确是玉晚柔跟我说过的话,不过我却没有那么感动,但在听到这话的那一瞬间,我却想到了自己,我爱了怀中的女人那么多年,我痴痴地等,疯狂的追逐,甚至费尽心思痛苦的折磨她,也折磨我自己,可是最后我才发现,原来错的不仅是我,还有她。因为玉晚柔都明白的道理,我们却不明白,一直都在相互折磨对方,也消磨辰光。

    她身子微僵,神色有些震惊,我不知道她是错愕于玉晚柔对景亲王的痴恋,还是害怕我永不放手,让她逃脱不了皇城那座金丝笼,但是在这一刻我什么都不在乎了,因为我已决定这一生都要她纠缠,即便是痛苦的。

    我将天下第一玉行的千金小姐玉晚柔赐嫁给当朝最温润尔雅的亲王南宫浩玄的消息在一日内不胫而走,使得整个行宫上下,甚至整个天下终南山的百姓闻之一震,也措手不及。

    自古以来,皇室贵胄之间的联姻,王妃、侧妃无不出身名门,是功臣将相之后,但是玉氏一族除了对大周王朝的商贸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之外,并无丝毫功绩可言,如何能够嫁给当朝的亲王,并且还是帝王的皇叔?但是,这桩惹人议论的婚事,我却是排除众议,册封了玉晚柔为景亲王侧妃,婚事于狩猎回宫之后在景城的王宫府邸中进行。

    为此,南宫浩玄三求见我要退婚,但我全都以身体不适避而不见。这样一来,就算再傻的人也都该明白帝王已经是将这桩婚事敲定了,旁人无可改变,所以也只能无奈回到自己的寝宫,但却每日买醉,与酒度日。而玉晚柔也当真如她对我承诺的一般,有着足够的笃定和恒心,在还未册封成亲之前,竟然不顾世俗的眼光闯进景亲王的宫殿,更甚者,在众人请她离开之时死赖着不离开,非要见到景亲王不可。

    要猎犬忠诚,就必须给她足够的好处。我已下旨册封,这算是给了玉晚柔一颗定心丸,也让她明白我没有食言,所以,在接下来的计划中,她才会更加义无反顾的为我完成该完成的事情。

    当夜,林安禀报我,她乔装出去了,不用多想,我也知道她是要去哪里。她担心景亲王,担心这场赐婚会让那两个人都痛不欲生。

    我独自站在宫殿回廊的夜幕中,冷风肆掠吹冷的我心头,我冷笑起来,不过,我没有下达任何命令,因为死士们会禀报发生的一切,可是我却不由得开始设想她此刻的心情和想法。我可以忍,也刻意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我对自己说,因为我知道得到她的心有多不容易,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浮躁,我应该心平气和的静下来慢慢来,就像让玉晚柔去送死一样,我也可以慢慢的撒网和收拢我想要的……她的心。

    半柱香后,死士来报,说景亲王在宫殿中画了一幅画,但却被玉晚柔给撕毁了。不用多问,我也知道他画的是谁,我第一次感谢这个女人的冲动,她撕得好,因为,他所想念的女人是我的。

    一个多时辰后,她回来了。我听到林安的禀报后,快速踏入内殿,却在屏风后看到了正在更换衣裳的她,她露着光洁的后背,在发现我来时,缓缓的拉上了衣裳。我沉默的走上前,拥抱住她纤柔的后背,觉得自己的心头突然发烫,喉结干涩,甚至连话语都带着某种暗示性的沙哑:“去哪里了?”

    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很害怕,害怕她会骗我,就像我千方百计的想稳住她一样,可是我很清楚,我欺骗她,是因为我太在乎她,太爱她,而她欺骗我却完全是为了逃离我。

    “景王寝殿”她回答的很干脆,不带一丝犹豫,甚至没有思考。

    我一呆,她竟然说了实话,她竟然……我的眼眶有些发涩,将她紧紧的抱拢在怀中,低头将自己的脸埋在她的散发着铃兰花香的发丝中,沙哑道:“放不下他是么?还是你觉得朕将玉晚柔赐嫁给他,委屈了他,所以想要去安慰他?”

    “都不是”她的回答依旧很平静,甚至带着波澜不惊的死寂。

    我立刻扳过她的身子,紧张的看着她:“为什么去?告诉我。”

    什么叫做都不是?如果不是放不下他,也不是觉得他委屈了,所以想要去安慰,那么还能有什么原因能让她离开我身边,冒着危险去刺探?

    她看着我,却沉默不语,但是我却能感觉到她眉宇只见的惆怅,她轻柔的依靠在我的怀中,没有挣扎也没有闪躲,但却用一种犹豫的眼神看着我。

    她为什么这样看着我?难道除了这两个可能性之外还有别的……我的心一瞬间狂跳不止,我不知道是不是害怕,竟然立刻再次拥抱住她,闭上双眼,我告诉自己,什么都不重要,她不挂念他,也不想去与她见面,那么就算她另有目的那也不重要,我也不想知道……

    我不知道自己是惊恐她还有很多秘密我不知道,还是害怕知道了之后就不会再如此亲密,所以我突然害怕知道,也畏惧那即将脱口而出的答案与猜测。

    因为害怕,因为怕她突然会告诉我她去的目的,所以我摸索着捧起了她的脸,吻住了她的红唇。她没有抗拒,而是微微一怔后,慢慢的迎合,这就是我想要的,多少次魂牵梦绕,多少次想象,多少次在心里勾勒的场景……

    她的迎合让我雀跃,我横抱起她压在了床榻上,她娇喘着,面颊嫣红,春情荡漾的模样令我如痴如醉,我不想熄灯,可是她却不适应这样的明亮,所以我无耐之下只能熄灭了等,散下了幔帐,隔绝了月色的偷窥与寒风的偷瞧。

    我吻着她,在她肌肤上留下了一个个印记,我感觉到她的身体也渐渐热情起来,我知道她也是想要我的,她想要我。

    “看着我,娇娇,看着我……”我要她知道此刻与她在一起的人是我,我要她记住每一次我爱她时的感受。

    她婉转承欢,娇喘低吟,她的热情几乎将我泼毙,我想就算我要过她无数次,我都会无数次神魂颠倒,都会因她癫狂。

    她的身体或许也被我唤醒了,那种婉转的妖媚如斯动人,我咬着她的耳珠,而她则诱惑的缠绕着我,我无法控制自己孟浪与激荡癫狂,狠狠的要她,我要她看着我,我要她知道身体的缠绵起伏也包括我对她心的索求,缠绵不休……

    ……

    七日后,丁旭回到了行宫,同时也带来了镇守汝城的徐老将军。徐老将军年过古稀,但是却身强体壮,鹤发童颜,一身墨色战甲威风凛凛,那历经岁月沧桑的眸子也更为精锐凌厉,他一入行宫,先前往了海角阁拜见我,但做的却并非表示忠心,而是出乎意料求我去救自己被慧德贵太妃幽禁的孙女徐氏。

    我并无不悦,但是现在却不能见他,因为我懂得欲擒故纵的道理,如果我现在就答应他,让他觉得这件事其实轻而易举,那么他自然就会怀疑这是一个局,所以,我避而不见,而是放任慕容娇娇去会他。

    她回来告诉我,徐老将军十分精明锐利,但是徐氏的确是她的确也是他最大的软肋,他疼爱这个孙女已经到了可以豁出一切的程度。

    我笑着看她,因为我并不在乎徐老将军的反应,这一切都掌握在我的手中,但是唯独她,她的心思我不能掌控。我让她到我身边来,拥她入怀,告诉她我现在所想的只是与她之间的事情:“一回宫,我们就成亲,娇娇,我一刻都不想等了。”

    她面色一红,立刻闪躲的道:“皇上还是忙政务吧,等徐老将军大闹孔雀殿,我们也由得忙了,这些政务奏章,也会被耽搁……”

    “答应我”我不让她逃避。

    她垂首,羞涩不语,我知道她答应了,欣喜的抱住她:“娇娇,你真好……”

    ……

    接下来的事情,就如同我所预料的那般,在慕容娇娇的推动下,徐老将军寻找了慧德贵太妃索要自己的孙女,而趁着这混乱的间隙,她和林安解决了海角殿内的细作,再后来,便以这些声响惊动圣驾为由,顺理成章的出面询问发生的事情。

    后来发生的,自然也就更为顺理成章,由玉晚柔亲自指证慧德贵太妃的罪行与世子的血统不正,顺利铲除了我的心腹大患,同时也给极为亲王与太后一个最严厉而活生生的例子的警告,让她们明白,这原本就是我策划的一个局,是在敲山震虎。

    但是对于与我有承诺契约关系的玉晚柔,我却在事成之时想杀了她,因为她知道的太多。这也是我当初要稳住慕容娇娇,并且提前将她指婚给景亲王的原因,我要她死得毫无疑点,可是,这个目的别人没有发觉,却被这世界上我最爱和最忌惮的人发觉了……

    景亲王主动的求我立刻下旨让他与玉晚柔成亲,我知道原因,不是因为他心动了,而是他不想让这个深爱他,甚至为了他刻意豁出性命的少女死去,因为这个女人就如同当初他自己。

    而我爱的女人,却因为我最后的一局棋,而再次伤害我。

    “娇娇,别惹我生气,我不想提这些事情,但你应该知道,这是作为一个帝王必须要有的心机,我要防着天下人,亦要防着自己的亲人兄弟和身边的人”我试图去挽回什么,试图去解释什么,但是当我知道她已经明白我用意和手段的那一刻,我却慌乱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心头更多的亦是愤怒。

    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已经掳获了她的一切,她不该再为任何一个男人伤我。而现在,她不仅为了景亲王,更为了玉晚柔来质问我。

    “那我呢?你是否也要防着?”她这样问我,目光中隐匿着咄咄逼人,在没有一丝温柔。

    “娇娇,别惹怒我,特别是为了别人的生死来惹怒我。”我大怒。

    “帝王要防着所有的人,即便是亲伦,那么我这个外人自然也该防着,可是皇上打算要用什么方式处置我?我曾经离开过,又与很多人纠缠不清,如今虽然回来的,却带着别人的诅咒…”她依旧这样的倔强,倔强得不肯接纳我给她的理由,甚至不惜揭开我昔日忍受的伤口。

    我终于被她激怒了,我知道我震怒的时候一定会很可怕,我不想让她看到现在的我,可是这一刻我心里除了愤怒之外什么都没有。我要紧牙关,寒声冷道:“别将我逼疯,娇娇。”

    “如果你要防着所有人,那么我自然也是其中之一,而且我也不会是你唯一的女人。”她的话语十分僵硬。

    “你究竟想说什么?”我已经不能思考她话中的意思,什么叫做不会是我唯一的女人,她是我的女人,是我的一生一世。

    “我只想知道自己的结局是什么,是否跟玉晚柔一样只是一颗棋子,如果是,在你利用完之后,我是否有离开的权利?”她看着我,语气激动。

    我呆住了,心头在听到离开这两个字的时候,似乎一下子就没有了心跳的声音,我突然觉得很悲凉,她从来都不曾在乎过我的感受,在这一刻也是一样。我爱她,为了得到她我几乎活得不像自己,我不敢说错话,不敢做错事,甚至就连梦寐之中都怕看到太幸福的未来而承受不住现在的生分疏离,可是她……

    “为什么?”我觉得自己的声音在打颤,然后不能控制自己的暴怒一般的猛地起身,揪起她的衣襟,暴怒的吼道:“为什么每一次都你都只是不停的索求却吝啬得不肯给予一点?为什么你总是为了别人来伤害我,却在转身之后又要我像个没事的人一样依旧抱你,爱你,要你?为什么多少次我抗拒你,让你离开,可你却依旧留下来,留在我身边,可却在我再次无法控制自己的要了你之后,你又这样残酷的对我?或者,这就是一贯手段,你想要逼疯我,将我的一切都掏空殆尽,然后控制如木偶一样摆布你才甘心?”

    心头的压抑,瞬间如同翻滚的潮水一般全部被我发泄出来,我已经不能顾及这些话会不会伤了她,可是伤了又如何?她从来都不在乎我的感受不是么?我爱她,可是她呢,可曾爱过我?

    我无法压抑心头的疼痛,如果她真的不曾爱过我,那么我们之间或许真的只有伤害,而唯一的牵绊……。我曾经得到过她,可是她还是离开了,所以身体的牵绊根本不能留住她,我脑海里瞬间一阵空白,然后有一个尖锐而痛楚的声音告诉我,我与她之间能够拥有的牵绊,或许就是我们若是能有孩子。

    一瞬间,我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能思考什么,竟然就如同一个禽兽一样抱起她的身体就将她丢在了床榻上,脑海中的旖旎春情让我瞬间情动,如果我们之间已经没有爱的可能,那她让我这么痛苦,我能够索要还有什么?

    “放我走……”她惊恐的尖叫起来。

    “你休想”我暴怒的撕扯她的衣服,吼道:“你给我听着,这一次,是你自己回来的,是你自愿接纳我的,所以,就算以后我们以后只能相互折磨,一辈子痛苦,你也得陪着我。”

    “就算是死,你也要与我同葬皇陵,我不知来生是否还能见到你,但是这一生,你休想逃开,你给我听着,如果我们能够相爱,就会幸福,我会好好的疼爱你,但如果你选择恨我或者还想逃离,那么我们就会痛苦,但是,除了纠缠到死之外,你什么都别妄想……”

    可是当我看到她眼中晶莹的泪珠时,当我看到她抗拒的眼神时,当我看到她恐惧的娇容与被我凌虐一般的残破衣裳我,我的心突然开始颤抖。我都做了什么?我再不能承受这样的痛楚,愤怒的抽身离去……

    ……

    将行宫的一切事情处理好后,已经过了半个月,又是半个月的舟车劳顿,我带着慕容娇娇回到了皇城。但这一个月来,我不曾召见她,她也同样没来见我。

    一回宫,我就吩咐人诏告天下,赞许她在行宫救驾有功之事,肆意的宣扬,并且册封她为后,紧接着,筹办婚礼。

    不过这一切我都没有让她知道,她也不会知道,因为我为了防止别人找到她,也不允许她逃走,所以加派人手将她幽禁在灵虚宫。她入住灵虚宫的第三日,深宫就洋洋洒洒的下起了初冬的第一场大雪,不足半个时辰,就已经是万物银装素裹,穹天竟是雪色,苍白明亮。

    婚礼的筹备如火如荼,而这一个月来的思念,也同样如火燎一样吞噬着我的心。我知道我已经不能再忍下来去,我想见她,我想要她,我想念她的气息和一切。可是,每一次这种念头升起的时候,我就逼迫自己站在风雨中来冷却自己心头的渴望,可是今夜,我却就像中蛊了一样,无法克制那蚀骨的思念。

    于是,我将自己灌得酩酊大醉,可是即便是醉了,我还是鬼使神差的跑到了灵虚宫,推开了她寝室的门。

    只要隔着幔帐看她就好,我这样警告自己,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再往前走一步,也许就不能控制自己。可是,她明明已经睡熟了,却在这个时候醒了,轻柔的叫唤我的名字。

    我的心一动,一股热浪在心头流窜,竟然不能控制的一把掀开幔帐冲上了前去。皎洁的月色下,她清澈的眸子带着惺忪看着我,娇美的面容白皙光滑,身上的香气让我迷醉……这是我思念了多久的容颜?是我想念了多久的气息?

    理智一下子就崩溃,我俯身掠夺了她的唇,然后在她的芬芳与甘甜中沉沦了下去。

    她娇喘着,告诉我这样的激烈她不能承受,可是我却什么都不能想,只能凭借自己的意识,遵从自己心头所想的欲望探入了被褥下我朝思暮想的娇躯,然后抱起她的身子,让我长久的思念瞬间在她的身体中爆发。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醉了,如果是真的,为何这一刻竟然还可以这样的清醒,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销魂蚀骨的沉醉,可以感觉到她同样沉沦在与我的缠绵中。

    她是爱我的,至少她要我,也渴望我。在极致的欢愉中,她的迎合与主动告诉我,这一个月来,她亦是思念我的,她想我……

    ------题外话------

    番外到这里就结束了。因为成亲的画面后面有哦,再写就重复加重复啦。不要贪心的跟影子说意犹未尽哦,嘿嘿,虽然影子也觉得有点…意犹未尽!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驯服傲娇特工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