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总裁的7日恋人 > 一辈子绑只能绑在一起?必须的

正文 一辈子绑只能绑在一起?必须的

书名:总裁的7日恋人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温静心中大痛。殢殩獍晓

    遇见你,却是我的劫数。

    “不管我说什么,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不打算放开我,是吗?”温静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问,“哪怕我说我要嫁给小五,哪怕我说我一辈子都不想见你,你是不是也忽略我心底最真实的愿望,永远抓着我不放?一直到我们死去的那一天,你就是这么打算的是吗?”

    “是!”叶天宇的声音义无反顾,声音有力且坚定,他放不开温静。

    这么说话,太过暧昧,温静也睡不到,她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我想出去散散步。”

    “我陪你?”

    “好!”温静点头答应,他陪她出去散散步,总好过他们在房间里,纠缠不休,叶天宇打开柜子,把他的一件米白色外套拿过来,让温静穿上,温静穿上,欲言又止,最终什么都没说。她很想说,叶天宇,你知道吗?我都快没有知觉了,再冷的天气,对我都构不成伤害。

    只是,说出这些话,伤人伤己,他们做过彼此伤害的事情,够多了,没必要再多一项。

    叶天宇固执地牵着她的手不放开,温静睁不开,索性也就没再挣扎,沙滩外,一片灰白,岛屿上的夜色很美丽,温静仰着头,看着天上繁星,有一种天长地久的感觉。世事变迁,三年一个样子,唯独天生的月亮星星,千年不变,永远是这么璀璨,令人羡慕。

    两人脱了鞋,踩在沙滩上,孩子们经常在沙滩上玩,所以沙滩收拾得很干净,平时容颜和宝宝很注意,绝对不会有什么垃圾弄伤孩子。

    踩着白沙,感觉很舒服,温静不知道怎么面对,来自于叶天宇灼热的目光。

    “我想和你谈一谈。”温静终于停下脚步,示意叶天宇放开,他漆黑的眉目,掠过一抹慌乱,最终,缓缓地放开温静的手,他爱的人说,我想和你谈一谈,谈什么,他知道,这是无解的话题,他太执着,温静太伤痛,永远都谈不出一个结果来,可他不能不让温静谈。

    温静说,“叶天宇,我曾经爱过你,我不否认这一点,我也承认,我只爱过你,你看过我的日记,你也应该知道,你如今给予我的,是我过去曾经心心念念所想要的。我渴望过,在我们青春年少的时候,谈一场浪漫的恋爱,谈一场我心动的恋爱,然后,结婚,生孩子,平平淡淡地过这一生,不管你做什么工作,我都支持你。哪怕我觉得,很危险,我也打算站在你身边,陪伴你走完剩下的人生。”

    “然而,事情变化得太快,可岚出了事,我被你冤枉,我想过要解释,你却不由分说地把我关起来,那时候,我不恨你,真的,你不信我,我并不恨你,你让他们加注在我身上的酷刑,我也承受得住,我只想见你一面,亲自向你说清楚这件事,我那么盼着你来见我一面。出事后,你一直避而不见,我知道你在找为我脱罪的证据,我还天真地想,你一定会为我讨回一个公道,在我被折磨得快要死的时候,你来了。你都没看到你进来那一瞬间,我的眼睛多亮,充满希望,我以为,我不需要解释,你就能懂我。然而,我没想到的是,我还没有解释,等待我的就是你的判决,你听都不耐烦听我的供词,就判了我的罪,我恨你,当第一枪打在我身上的时候,那种痛苦好像子弹穿透我的骨头,再骨头里狠狠地磨,如要我把的骨髓都磨干净。”

    “我痛的,并不是这枪伤,而是心伤,我痛的是,我那么爱你,可惜,你不相信我,出了事后,亲疏立分,你单方面的判决,也判决了我们的感情死刑,你求我给你一个缓刑,让你表现。可是,叶天宇,当年你给我过一个缓刑吗?你没有,你最后一枪,穿过我的胰脏,我看到消化液往外流,我至今都记得那场景,这三年在丛林里,我不管在黑夜中睡觉,就是因为,我总是反复地响起这一幕,令我很痛苦。”

    “当时我想,我一定会死。”温静苦笑,像在说别人的故事,那么平静,脸色在月光下,白得透明,能看到脸色的血管,“我想我活不了了,那一瞬间,我有很多想法,我甚至恶毒地想,我可以立刻死去,然后你马上查出谁是叛徒,我是冤枉的,你可以痛苦一生。我想过很多和你玉石俱焚的办法,可最后,我只想安静地死去,就让我自我了结吧,你永远都不要知道叛徒是谁,就当是我背叛了你,也总比你知道了真相,却亲手打死我来得好。”

    “你如今想和我要一个缓刑,你有没有想过,当年的我是斩立决,我根本没有缓刑。我和圆圆很亲近,刚加入组织没多久,那时候你还不是我的教官,亚洲支部带我去一趟美国参加武器设计的展会,我认识了圆圆。然后,我们遇到袭击,我昏迷了整整七天,亚洲支部说,圆圆救了我们。也造成了我们被绑架的假象,那时候你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自然也不会关心我的事情,后来我做梦,总是梦到一些奇怪的场景,手术台,穿白袍的医生,还有各种仪器的声音,我以为,那是一场梦,我总是做这样心神不定的梦。圆圆救了我后,我很信任她,也把这个梦说给她听,她说,她有一种安定心神的药可以给我,只要我按时服用就不会有这样的梦境,我信了她,服用那些药。那时候我单纯地以为,你们都是好人,我也没有戒心,她对我的确好,谁会对自己的救命恩人有戒心,从那7天失踪开始,我就被卷入人体机器的阴谋中,圆圆就在我身边,一直在我身上用这些东西。后来,你当我的教官,你总说我进步很神速。”

    “我半途加入第一恐怖组织,却有这么神速的进步,全靠那些药,可以提高人体的体能,我就这么参与他们的人体武器计划,长达两年,身体一旦出现不适,都是圆圆给我提供的药剂。也怪我那时候蠢,有一次我跟着你训练,关节抽痛得厉害,好像被人打碎了重新组合一样,你问我怎么了,我刚和你吵过架,不想被你看扁了,竟然忍着剧痛两个小时,直到我回房,昏迷了两天,你恰好到南美出任务,也没注意到……这样断断续续地给我注射那些东西,再加上我一直在训练,竟然奇迹般的适应了他们的药剂。”

    “后来我被他们带到华盛顿实验室才知道,同一批和我一起参加研究的大兵,全都是死了,唯独我命大,活了下来,也适应了下来。当年,你在我身上打了四枪,换成其他人,必死无疑,我去没死,因为我的身体已是半人体,且储藏了力量,能够减少我身体大面积裂伤的速度,也减缓我失血的速度,我才侥幸活下来,若不然我早死了。我这条命,是捡回来的,你当年没给过我机会,我活下来,和你的判决无关,你早就判了我死刑,在你的世界里,我就是那具尸体。”

    “这就是你我之间的结局,如今,你想要我给你一个缓刑,我做不到。”温静微微摇头,泛红的眸全是泪光,却没有落下眼泪,“我不知道该和你如何重新开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你,那些往事太深刻,我忘不了,我只想远远地离开你,平静地生活。”

    温静的态度是平和的,不怨不怒,诉说着她的往事,这些事情藏在她心中很多年,三年前,她还是愤怒憎恨,三年后,心境却有了变化。

    只求平淡,平静,不再沉浸于过去的恩恩怨怨之中。

    叶天宇如被抽去了力量,他知道,温静说的是实情,所以当年她的死,他才快疯了,他知道是自己逼死的她,就算她不跳下来,她也活不了。

    他的枪,失去了准头。

    他只是想把她弄成重伤,没想到让她送了命。

    “当年出事后,我告诉了家人,我本来有时间去查这件事,最后我自己把时间给抹去,当我知道爹地妈咪要来的时候,我慌了手脚,我只想把你打成重伤,逃过这一劫,说不定,我会找到证据,证明你的清白。当年,谁都不知道还有克隆人这回事,阿静,你不能否认了,我看到你的克隆人出现在画面中,我以为是你,我以为是……我没想到对方有这么高的科技,以假乱真,所以我才会如此极端。”

    “我那么爱你,你却背叛了我,我又失去了可岚,我无限放大我的痛苦,却忽略了你的痛苦,做了错误的决定。我甚至买好了戒指,买好的鲜花,准备好了生日歌,就等着你点头嫁给我。阿静,弄成这副局面,我的痛苦不下于你。所以,给我一辈子的时间,让我好好修补这个错误。”

    温静不看叶天宇的眼睛,他的眼神太专注,太渴望,她不忍去看,远处,海面墨黑,带着微微的光亮,如她的生命,到处一片浓黑,只有那么一点点光亮。

    “你还恨我吗?”叶天宇悲伤的问。

    温静摇了摇头,“恨一个人太耗费力气,我耗不起,在我心力交瘁后,我只想平静地生活,并不想去恨任何人,并不想去报复。我又该如何报复你?杀了你,何必呢?我姐姐还是你的二婶,我们相杀,她如何自处,此事又平静那么多年,我又何必因为个人的仇恨,去伤害我的家人。所以,我一直在说服自己,不去恨你,当你是我的生命中,曾经错爱的人。我姐告诉我,很多女孩子在自己情窦初开的时候,都会错爱一个人,才会和真正该爱的人生活在一起。”

    叶天宇情绪绷紧,“你什么意思?你要嫁给费狄吗?”

    温静见他神色紧张,目光阴鸷,微微冷了脸色,“不管我嫁给谁,你都无权干涉。”

    “阿静,在你眼里,我早就疯了,我不妨疯得更彻底一些,若你嫁给费狄,我们三个人一起下地狱去,到时候,谁都解脱了。”叶天宇笑起来,像一神经病,如他所言的疯了。

    温静闭上眼睛,遮住眼里的寒冰,“你还没靠近我们,我就能把你杀了。”

    “你可以试一试,只要你舍得把我杀了,你随时可以杀我。”这的确是一个无解的话题,沉重得每个人心头都喘不过气来,叶天宇阴鸷得令人害怕。

    “这就是你所说的爱吗?你爱我?”温静讽刺,“爱我,却来伤害我,叶天宇,你这是哪门子的爱,我承受不起。世上多少男女朋友分手了,若都有你这样的想法,岂不是天天都有命案发生。”

    “你就当我疯了吧,反正,我早就疯了这么多年。”叶天宇又笑起来,灿烂如花,站在海风里,如缓缓走来的昔日少年,英姿飒爽。

    温静气恼地别开了脸,其实,她并非一定要嫁给费狄,只是,叶天宇这态度,也着实令她恼火。

    “我可以不嫁费狄。”温静说,叶天宇眼睛一亮,漆黑的眸如浓彩重抹起来,有太多温静不熟悉的渴望,温静残忍地打碎他所有的渴望,“但我也不会嫁给你。”

    “叶天宇,你放过我,让我一个人静静地生活,我谁都不会打扰,不打扰你,也不打扰费狄,行吗?”

    “不行!”

    温暖勃然大怒,“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是不是我真的死了,你才消停?”

    “你死了,我也活得差不多了。”叶天宇一点都不在乎温静是如何勃然大怒,“你活着,我也活着,你死了,我也会死去。”

    温静想扇他一巴掌,总算意识到,她和叶天宇谈简直就是对牛弹琴,她理解不了叶天宇,叶天宇也理解不了她,各自悲哀,只怪他们青春年少时太惨烈。

    “我要嫁给费狄,你暴怒,你嗜血我可以理解,我想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生活,你也不允许,我温静这辈子就只能和你绑在一起,你就是这意思吗?”温静讽刺问。

    叶天宇理所当然地回答,“必须的。”

    *

    话说,这一更两张了哦,不想断开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总裁的7日恋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