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光灵行传 > 第2090章 烬灭之于黎明 (二十二)

正文 第2090章 烬灭之于黎明 (二十二)

书名:光灵行传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第2090章  烬灭之于黎明 二十二

    那是......人?

    那是,被火焰包围着的,隐约有着人的形体的物事。

    那个火中人型从巷的转角处出现的时候,贝迪维尔就感觉到它有多么的不妙,他于是警觉地又后跳了好几步。

    原本是受到刺激之后自然而然地发出的、威胁般的红色火焰,那个火焰中的人型身上的火光却渐渐转变成别的颜色,一种看起来更为柔和淡蓝色。

    那个人型身上没有散发出热度。咒术之火本身并不算是真正在燃烧,任何咒术师手中还没有发动咒术的咒术之火都不具备灼伤人的热度,那火光应该只是光子在激烈流动的过程中产生的过剩光。

    然后狼人青年隐隐约约地从那个开始变得不怎么刺眼的淡紫色火焰人形之中看到了它的内在。

    那根本不是人,而是一个类似骷髅的东西。

    那是一具死去已久的人的骸骨!

    一具白骨,在咒术之火的驱动之下,正慢慢地朝贝迪维尔走来?!

    这到底是怎样一副怪异的光景!

    恐惧让狼人青年退缩,然而他手中的咒术之火却在跳跃,温和而镇定地跳跃着,根本没有进攻或是防守的意图。贝迪维尔手中的咒术之火,按道理,是最能察觉到周围敌人的敌意的一种灵体,然而它却似乎并没有察觉到狼人青年眼前这具被紫色火光包围着的骷髅身上流露出的敌意。

    也就是,这骷髅根本没有敌意?它不是为了找茬而来的......?贝迪维尔试图冷静下来分析了一下。

    "快停下来!"狼人青年于是开口警告道:"你是谁?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只是在找人,刚好路过这个地方而已,我并没有恶意!你可以收起你的咒术之火了吗?"

    呼------------------

    然而贝迪维尔的话并没有影响到对方的行动,骷髅还是继续朝狼人青年走来,不快不慢正好是人类平常走路的速度。

    "老大?老大?你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快回答我啊?"劳伦斯的呼叫声从贝迪维尔的通信器中传出:"你成功逃掉了吗?为什么那个咒术的反应反而越来越大??"

    "我......我不明白......"那个骷髅在一步步地逼近,即使它看似没有敌意,贝迪维尔还是按着骷髅的前进的步伐来一步步后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到底想要什么?!"

    "混沌......之化身......"连番的发问之下,那个骷髅才总算开口话了。虽然它根本不是用嘴巴在话,而更像是用了某种传心术在和贝迪维尔沟通:"绯红之......使徒......"

    "你在什么?"贝迪维尔压低声音回道。劳伦斯的叫喊声在狼人青年的耳朵中回荡,但此刻的他却根本连一个字都听不进去,满脑尽是一阵空寂,唯有那个骷髅的声音能够传达到他脑海中。

    "吾之命为伽尔南,咒术师伽尔南。吾历三百七十二个年月窥视混沌,参悟真理。按照约定,吾之所悟,吾之所得,如今再次,归于混沌。"

    着,那个骷髅便开始发动咒术,自己焚烧起来。那看似是人畜无害的淡紫色火焰实际上温度极高,而且那惊人的热度不往外扩散,所以贝迪维尔身前不仅没能感觉到什么热力,甚至可以感觉到一丝瘆人的清凉。

    那具森森白骨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焚毁成灰,再也不复存在了。但本应飞散的骨灰却和它原本控制的那个咒术之火一起收缩,聚敛,凝结成一块白色的东西,跌落在地上。

    贝迪维尔下意识地走过去把那颗白色珠子捡了起来。不。与其那是珠子,好像也不对。那块白色的、只有指甲般大的东西形状有点不规则,只能大致是一个圆形。其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东西,不知道算是字体还是符文,看起来和埃及人的楔形文字有点相似,但那些图形和符号似乎又微妙地有点儿不同。

    然后就是魔力。巨大的魔力。又或者那是一种巨大的思念。就连贝迪维尔这种根本不算是法师的人也能感觉到这颗白色石头之中蕴含的魔力的大。仅仅是握在手中,贝迪维尔就能感觉石头之中到那份有生命在鼓动般的温热。

    "这到底是什么鬼?"贝迪维尔隐约觉得这石头是一个很危险的东西,想要马上把它丢掉。但他也隐约觉得并不能就这样把它丢弃,如果丢掉了它的话,仿佛就会把某些人倾尽一生的研究成果舍弃掉。他开始理解到刚才那个骷髅应该是很久以前的某位咒术师,而且可能是一位伟大的咒术师。这人在死之前,或是意识彻底消失之前,把什么东西托付给了贝迪维尔。

    ------又或者是托付给了"混沌"。尽管贝迪维尔现在还不清楚这个混沌是什么意思。

    "老大?老大??你还活着吗???"到了这个时候,劳伦斯通过对讲机一直的呼叫才总算传达到狼人青年的耳中。

    "还活着......别吼那么大声,我的耳膜都快穿了。"狼人青年抱怨道。

    "哈......太好了,你还没死。"劳伦斯那边似乎是松了一口气,歇了几秒,才拖着略带沙哑的声音继续追问:"所以......你逃出来了?那个强烈的咒术的反应也消失了,危险应该过去了吧?还是那个咒术师还在到处找你?你有好好躲起来吗?"

    "不,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子。"贝迪维尔搔了搔头,"这有点难解释......看样子我遇到的那个根本不是什么咒术师,至少不是活着的咒术师。那是一具被咒术之火包裹着、死了依然继续在行动的骷髅。然后它走了几步就自己烧成了灰。我不是很肯定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烧成了灰?"

    "嗯嗯......"狼人青年继续向前走,走过了那个他刚才无论如何都不敢穿越过去的巷转角处,向骷髅最初出现的地方探了一眼。

    那里的情况和贝迪维尔预想之中的大致相同,只是更夸张而已。

    那个巷的尽头里是一个接近半个世纪无人问的、用铁皮胡乱搭建成的破屋,似乎曾经有什么流浪汉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流浪汉最终却因为某种原因而被驱逐,就留下了这间破屋。

    破屋的地板似乎本来被某种木板封起来过,却又因为某种东西的出土而被敲破,看来那骷髅是从地里冒出来的,而且出土的时候力量极大,连三寸厚的木板地面都撞开了。贝迪维尔再走进一看,那地洞是一个极其深的深坑。埃及人都有把死者遗体深埋地里的习惯,有些数百年前的古坟甚至可以被深埋在地里上百英尺深。也真亏那骷髅能够穿过重重泥土的阻隔,爬出来跟贝迪维尔见面啊?

    那个骷髅反复念叨着的[混沌之化身]、[绯红之使徒]都是些什么?

    "劳伦斯......人在死之前给自己下咒,让自己的尸骨在自己死后还能继续活动,种事情有可能办到吗?"

    "是可以办到。但这已经不仅仅是咒术的范畴了,应该算是死灵术的范畴了。"劳伦斯答道:"修习咒术就已经被认为是异类了,同时修习死灵术这种东西的人估计是异类中的异类吧。

    我倒是听过有一些孤高的咒术师毕生都无法找到自己中意的徒弟,把所学传承下去,于是就在自己死之前利用咒术和死灵术在自己的骨髓内刻下令咒,让自己的毕生所学伴随他们的咒术之火一直沉睡在坟墓之中。等时机成熟了,咒术之火感应到了条件合适的人,这些死去已久的咒术师的尸骨就会从坟墓中爬出,把自己的令咒传承给后人。不过这种都是些都市传之类的东西啦,从没有人真正遇到过,而且咒术师们之间也没有形成特定的相互交流的圈子,即使有人遇到过这种事,也不可能把自己遇到的奇闻异事与其他咒术师分享吧。"

    "我现在遇到的好像就是你的这个耶......"贝迪维尔低声吐槽道:"这算是不心挖到了一个大宝藏吗?"

    "挖到的是宝藏还是*......就只有知道了。"劳伦斯低声嘀咕道,"老大,不管你捡到的令咒是什么,在彻底查明它的用途之前千万别用。那有可能很危险的禁术哦。......话你遇到的那具骷髅有向你交代过他的身份吗?"

    "好像是叫做咒术师......伽尔南什么的。"狼人青年答道。

    "是吗。"劳伦斯突然之间就沉默了:"怪不得。"

    "啥?"

    "你的这位咒术师伽尔南是几个世纪前的人了,而且他并不是以咒术师的身份而出名......他本来是以为很有名的死灵术士,操纵尸体杀人才是他最擅长的分野。伽尔南的成名绝技好像是叫做[尸体*]什么的......简而言之就是一种把战场上的尸体重新召唤起来成为不死人军团,让这些尸体冲向敌人进行自爆的邪门术法。是吗,怪不得尸体能够爆炸,原来是在操纵尸体的死灵术之中又加入了咒术的操作吗。"

    听得贝迪维尔头皮发麻。他到底都捡了个什么东西。

    "以前大老师过,不管是看上去怎样邪恶的术法,只要用途得当的话,不仅能用于杀人,也能用于救人。"劳伦斯又道:"所以没有什么好羞愧的,老大。挺起胸膛吧。即使是死灵咒术师伽尔南的传承,他的术也必然存在有用之处。该用的时候就用吧。"

    "嗯......"狼人青年不去管那个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的古坟,转身走着:"哦,不好!没有时间浪费在这种地方了,还得继续去找两个鬼呢。"

    话筒那头传来劳伦斯带着无奈的一声轻笑。

    贝迪维尔重新摊开手掌,放出咒术之火进行追踪,试着找到身上有咒术痕迹的两个孩子。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他手中的咒术之火的火苗突然窜起了一下。

    远处巷角的更深处,也同时传来了叮叮咚咚的打斗声。

    贝迪维尔一皱眉头,他知道两个鬼可能遇上了麻烦,便加快脚步飞奔过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光灵行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