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二章 回到过去

第二章 回到过去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一声呻吟,包飞扬从昏迷中醒来,只感觉到头痛欲裂。他张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粉白的屋顶,然后就是淡青色的墙壁,以及一扇挂着天蓝色窗帘的玻璃窗。紧接着鼻端就传来一股特别的味道,包飞扬嗅了一嗅,很快就判断出,这是医院特有的来苏水味。

    一阵冰凉从额头上传来,让包飞扬头疼减轻了不少。他这时才发觉,自己额头上放置一个冰袋,那阵阵凉意,正一丝丝地将疼痛眩晕的感觉从他脑袋中祛除出去。

    包飞扬手捂着冰袋坐了起来,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只剩下一条短裤。除了额头上这个冰袋外,另外还有四个冰袋,其中两个放在他的腹股沟;另外两块散落在病床上,从位置上判断,应该是放在他的腋窝附近。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那辆渣土车没有撞死自己,自己被人送到了医院?

    可是被车撞了,怎么会用冰袋来治疗?再说他浑身上下完好无损,哪里像是被车撞过?他又不是超人,怎么可能被那种重型渣土车撞飞出十几米连块皮都没有蹭破呢?

    一个中年护士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

    “醒了?”她对包飞扬说道:“感觉有哪里不舒服吗?来,量一下体温。”伸手递给包飞扬一个体温计。

    “啊,他醒了?”听到病房里的动静,门外传来一声惊喜的呼叫。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女子一阵风似的从门外冲到包飞扬的床头。随即发出一声尖叫,双手捂着脸转过身去:“你……你……穿上裤子!”

    “病人的体温还没有完全降下来,这时候最好不要穿裤子。我拿条床单给他吧。”中年护士对这个一直守护在病房外的女孩子很有好感,拿了一条床单,为包飞扬盖住了下半身。

    “飞扬,你总算醒了。刚才可把我急死了!”女子这才转过身来,羞红的俏脸上写满欢喜和关切,“感觉怎么样?还难受吗?”

    包飞扬凝神望着眼前的女子。两道弯弯柳叶眉,一双的大眼睛如湖水一般透明清澈,长长的睫毛弯弯地往上翘着,随着两只大眼睛的忽闪扑朔迷离地跳动着,仿佛会说话一般。端庄秀美的鼻子下面,那色泽红润的小嘴如同两瓣玫瑰花一般,再加上两腮上那两只时隐时现的酒窝,真是迷人诱人之极。

    孟爽!

    这不是自己的大学同学、中天工业大学的校花孟爽吗?

    当初在读大学的时候,孟爽几乎是中天工大所有男生的梦中情人,追求者排起来几乎能够组成一个加强团。可是孟爽对所有追求者都看不上眼,只对包飞扬有感觉。包飞扬虽然也对孟爽有感觉,可是碍于和担任中天土木工程系主任的老爸定下的上大学期间不能谈恋爱的约法三章,一直把对孟爽的爱意埋在心里,准备等毕业时再向孟爽表白。可是随着那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伯父入狱,父亲和母亲先后病死。包飞扬的内心被仇恨占满,一门心思地想着怎么为父母和伯父伸冤报仇,关上了那扇通往爱情道路的大门。

    孟爽毕业后屡次表白被拒,在苦等了十一年之后,终于在二零零二年她三十二岁选择赴美留学。在那之后,包飞扬就再也没有见过孟爽。

    她不是去美国留学了吗?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包飞扬记得自己八年前最后一次见到孟爽的时候,她的外表虽然经过了精心修饰,但是包飞扬仍然能够看出那掩盖不住的憔悴。怎么八年过去了,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孟爽竟然恢复到大学时代清纯靓丽的学生妹模样?

    “孟爽,你怎么在这里?”包飞扬下意识喊了出来。

    “我不在这里还能在哪儿?”听到包飞扬亲切的称呼,孟爽宜喜宜嗔,含笑埋怨道,“你也真是的。一个实习生,怎么比生产线的工人还拼命?这大热天往窑炉前面凑什么凑?把自己弄得中了暑,这下可开心了吧?”

    实习、窑炉、中暑、生产线……

    包飞扬一下子想了起来。当初读大学时,在大四下半学期实习时,他曾和孟爽一起被学校安排到了中天市新优美陶瓷有限公司实习。新优美陶瓷公司新上了一条从意大利引进的当时处于国际领先水平的瓷砖生产线。作为硅酸盐专业的的学生,包飞扬还是第一次直接接触国际水平的瓷砖生产线,在室外气温已经高达三十多度的情况下,包飞扬不顾灼热的高温,站在自动窑炉前面几个小时观察生产线运行情况,直到中暑晕倒……

    包飞扬记得,那是一九九二年五月份的事情。难道说那辆渣土车没有把他撞死,而是把他送回到了一九九二年?

    想到这里,包飞扬心脏不由得一阵紧缩。

    “孟爽,现在是什么时候?”包飞扬一把抓住孟爽的手。

    感受到包飞扬大手传来的力度和温暖,孟爽内心中泛起一股奇异而又甜蜜的感觉。她双颊一红,低头看了一下手表,说道:“中午十二点半。”

    “我不是问你时间,我是问你日期!”见孟爽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包飞扬急得喊叫起来,“现在是几几年几月几日?”

    “几月几日?五月十一日啊!一九九二年。”孟爽小心翼翼地望着包飞扬,心中很是担心。

    “护士大姐,”她把中年护士拉到一边,低声说道:“他中暑中的连现在几月几日都不知道了。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啊!”

    “一般不会。”中年护士经验很丰富,她说道:“一般中暑病人刚醒来后都会有短时间的思维混乱,休息一下就好,不用担心。”

    “哦。”听到中年护士这么说,孟爽用小手拍了拍胸口,长长地嘘了一口气,那颗悬到嗓子眼儿的心这才放到肚子里去。

    五月十一日?

    包飞扬呆了半天,冲孟爽喊道:“真的是五月十一日?”

    “当然是五月十一日!”这次回答包飞扬的是中年护士,她伸手把护士查房记录本递给包飞扬,说道:“诺,记录本上不是清清楚楚地写着日期吗?你是今天上午十一点五十送进来的。”

    包飞扬看着查房记录本,住院日期一栏中清清楚楚地写着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一日。

    原来真的,真的是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一日。

    在上一世的时候,包飞扬当时并不知道这个日子的重要性。而是事后堤旎断追溯,让包飞扬牢记了这个特殊的日子、这个让他伯父、父母、乃至整个包氏家族滑向深渊的命运转折点。只是他没有想到,原来这个日子竟然也自己中暑晕厥的日子。看来上一世,这个日子的确是个黑色地灾难日。

    包飞扬的思绪回到了过去:

    在上一世的时候,包飞扬本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他父亲包国胜是中江省知名的建筑专家、中天工业大学土木工程系的系主任。母亲周晓芳则是中江省实验中学的副校长。更重要的是,包飞扬还有一位身居高位的伯父——担任中江省省会中天市代市长的包国强。这样的家世,虽然省委省政府那些高官子弟比起来还有些差距,但是放在中天市官宦子弟圈子里,已经算得上显赫。

    一九九二年三月份,省委正式决定,推荐包国强为中天市市长的唯一候选人,参加当年五月十六日开始的政府换届选举。

    包国强的政治对手、中天市委副书记包国强为了争夺市长的位置。阴谋设下了圈套。让儿子路卫国指使人在包国强曾担任过总指挥长的中天石化五万吨乙烯扩建工程中制造事故,造成农民工两死三伤。

    工地上的农民工都是中天石化工程所在地附近的村民,他们的家属来到工程指挥部讨说法,指挥部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得了路卫国的好处,打着维护包国强声誉的名义,抓了几个家属,一下子就激化了矛盾,再加上路卫国安排人在暗中煽动,数千村民就浩浩荡荡地去堵了铁路,致使宁海铁路中断。

    其时恰逢长江中游发生水灾,宁海大动脉的中断迫使一辆运送紧急调拨往灾区的救灾物资专列紧急停车,造成了恶劣的政治影响。中央领导十分震惊,当即做出批示,派中J委常委兼第八督查室赵根红率领专案组到中天省进行调查。

    路忠诚趁此机会偷偷安排人写了很多匿名告状信,诬告包国强在中天石化五万吨乙烯工程中有严重**行为。在中J委专案组抵达中天省的当天就送了上去。专案组对举报信中反应的情况非常重视,专门找市里领导和老干部们进行谈话,了解他们对包国强的看法。

    由于包国强为人正直,在负责市里重点工程项目的时候得罪过很多人。所以在中J委找市里老干部和领导们谈话的时候,有部分人趁机落井下石,说了一些对包国强很不利的看法。

    一九九二年五月八日,省委领导收到了中J委专案组的情况通报,觉得情况很棘手很严重。由于此刻距离中天市换届只有七天的时间了,已经没有充足的时间让省委和中J委专案组去核实举报信反应问题的真伪,又加上中天市部分领导和老同志对包国强的反映很不好,这个时候继续让包国强担任中天市市长候选人显然有不小的风险。到时候包国强能不能顺利当选;又或者包国强当选之后,那些举报信反应的问题被查证如实,那时候情况就非常被盗了。到时候该怎么处理,都将是非常棘手的问题,搞不好会闹出政治笑话。

    中江省委常委会于五月八日晚上连夜召开了紧急常委会,重新研究了中天市的换届工作问题。处于慎重考虑,省委常委会通过决议,决定撤销包国强中天市市长候选人的提名,改由中天市委副书记路忠诚出任省长候选人参加换届选举。

    五月九日,在省委组织部门找路忠诚谈话,宣布省委的决定,并问路忠诚有什么要求。路忠诚就向省委提出要求,说为了避免中天市的换届选举受到不必要的干扰,保证换届选举的顺利举行,包国强同志在换届选举期间不宜留在中江省。

    省委领导们交换了意见,觉得路忠诚的顾虑有一定道理。正好五月十一日中江省有一个商贸代表团要赴日*本考察,要半个月之后才会回国。省里领导就临时决定,让包国强担任商贸代表团的副团长,于五月十一日启程前往日*本考察。这就避免了包国强留在中江省可能对中天市换届选举造成的不必要的干扰和影响。

    五月十一日,包国强和中江省商贸代表团一起到中天机场乘坐飞机,到京城机场转机,然后飞往日*本东京。

    五月十六日,中天市两会正式开幕。

    五月十八日,路忠诚在中天市人大会议上正式当选为市长。

    ……

    记忆不断在包飞扬脑海中闪回。当时间重新定格为五月十一日的时候,包飞扬心中充满了遗憾。这个贼老天,既然让他重生的机会,为什么不多给他几天时间,让他在路忠诚的阴谋尚未展开之前重生回来,这样他就可以从容布置,破坏掉路忠诚的阴谋。而重生到现在这个节点,路忠诚的阴谋大部分已经实现,要想挽回命运的结局,事情可就变得无比棘手!

    不过这不是才五月十一日吗?包飞扬想道,一切还来得及,前提是他必须到赶到机场,在商贸代表团上飞机前截住伯父!

    想到这里,包飞扬一把扯开床单站了起来,说道:“我马上要出院!”

    孟爽正端着一杯淡盐水准备让包飞扬喝下去补充体内流失的盐分。包飞扬一扯开床单,内裤中包裹几乎要胀破内裤的鼓鼓囊囊的那一大坨东西就暴露在孟爽眼前。

    “啊!臭流氓,不要脸!”

    孟爽连忙转过身去,脸羞红的如同一块红布,小心脏更是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怎么会那么大?把内裤都胀成那样,太恐怖了!想到自己以后很可能要和那一大坨恐怖的东西打交道,孟爽心中就又羞又怕。可是与此同时,她心中却也悄悄的燃起一股异样的感觉,连白嫩的耳根也被烧得通红……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