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五章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第五章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包飞扬伸手从屁股兜里摸出半盒皱巴巴的软中华,这还是五一节在包国强的书房里踅摸来的,包飞扬虽然装在兜里,却一直没怎么舍得吸。这个时候拿出来,倒是颇有“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味道。

    “来,抽烟。”包飞扬伸手先递给闫红发一支,然后又摸出一支塞进自己嘴里,这才小心翼翼地把皱巴巴的烟盒重新塞回屁股兜。

    闫红发虽然年龄不大,却是个标准的老烟枪,刚才因为一直忧虑包国强的事情,一时间竟然忘记了抽烟。此时见包飞扬把香烟递了过来,立即勾起了他嗓子眼儿里的烟虫。他一把夺过包飞扬递过来的烟,也不理会包飞扬,自顾自地抓起打火机点燃香烟,狠狠地抽了一口,几乎燃掉了大半截香烟。屏住呼吸良久,这才靠在椅背上,吐出长长地一股烟柱。

    包飞扬烟瘾没有那么重,抽烟大半是为了好玩儿。他夹着香烟,慢慢腾腾地吸着,也不说话。等闫红发把整根香烟抽完了,这才忽然开口道:“闫哥,你说句真话,我伯父对你怎么样?”

    听包飞扬首次郑重其事地称呼他为闫哥,闫红发不由得也严肃起来:“市长对我恩重如山,如果没有市长,我不被人整死,也会被关进监狱。”

    关于闫红发的情况,包飞扬以前听父母在闲聊时讲过。知道闫红发说这些话不是乱拍马屁,而是确有其事。

    当时包国强和路忠诚都在中天市任副市长,唯一区别的是包国强是常务副市长,还是市委常委,路忠诚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副市长,而闫红发原来是市政府小车班值班车的司机。

    闫红发有一个妹妹叫闫小蕾,长得特别漂亮。有一次,闫红发老家的院墙塌了,他父亲就让闫小蕾到到市政府小车班办公室去找闫红发拿钱修院墙。恰好闫红发出车去了,于是闫小蕾就在小车班办公室等闫红发回来。

    到了晚上八点多的时候,闫红发还没有回来,小车班办公室的司机都走完了,只留下闫小蕾一个人在等。这个时候路卫国喝得醉醺醺来到市政府,不知道怎么就走到小车班值班室了。他一眼就被闫小蕾的美貌吸引了,醉醺醺地就上前调戏闫小蕾,闫小蕾吓得尖叫着想往门外跑,却不想到被路卫国一把抓住,扯到了怀里。

    眼看着闫小蕾就要吃亏的时候,闫红发出车回来了。还没有走到小车班办公室门口,就听到了闫小蕾的尖叫。闫红发连忙奔进小车班办公室,正看到路卫国抱着闫小蕾就要强吻。闫红发不由得气炸了肺,一个箭步上前,抓住路卫国就一顿老拳,打得路卫国嗷嗷乱叫。就在这时,保卫处的人赶到,才把路卫国从闫红发的手底下救了出来。

    路卫国吃了大亏,怎肯罢休,他硬污蔑着闫小蕾是小偷,在小车班偷东西。他是看到闫小蕾在行窃,这才上去抓现行。谁知道却遭到藏在一旁的小偷同伙儿闫红发冲上来报复。他要求保卫处必须严肃处理现行盗窃犯闫小蕾和包庇犯以及行凶者闫红发。

    保卫处人虽然知道路卫国这是在无理取闹,奈何路卫国有一个当副市长的老爸。闫红发只是一名普通的小车班司机。为了一名普通的小车司机去得罪副市长的公子显然是得不偿失。于是只好先把闫红发和闫小蕾扣在保卫处。闫红发此时才知道自己揍的是副市长路忠诚的公子,闯下来大祸。他自己遭受什么样的惩罚无所谓,他妹妹清清白白的一个小姑娘,如果被当做盗贼移送到公安局,那一辈子的名声可就全毁了。

    于是闫红发对保卫处的人说不管什么罪他都认了,只要把妹妹闫小蕾放了就行。

    一位保卫处的老同志动了恻隐之心,指点闫红发去找常务副市长包国强。包国强听了闫红发的诉说之后,又侧面派人了解了情况,知道闫红发说的情况确实是事实。于是就指示保卫处的人马上把闫小蕾放出来,不要再追究这个事情。

    可是路卫国知道保卫处把闫小蕾兄妹都放了之后,本不肯罢休,后来听说是常务副市长包国强的指示,这才作罢。

    之后不久,包国强的小车司机老冯到年龄退休,包国强亲自点名,让闫红发当他的小车司机。有了前面的经历,闫红发自然是对包国强忠心耿耿,再加办事能力也不错,遂和秘书周书刚一起,成为包国强得力心腹。

    “……市长不仅救了我,也救了我妹妹!”

    包飞扬点了点头,望着闫红发说道:“闫哥,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路忠诚当上市长,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闫红发不由得心头一颤。这是他这些天一直不愿意去考虑的问题,别人不提,他也暂时装着糊涂,心中却祈祷着路忠诚人品不够,在几天后的换届选举中落选。现在包飞扬既然提了出来,就不由得闫红发不认真去思考。

    “唉,还能有什么结果?”闫红发叹了一口气,“惹不起还躲不起?我紧紧跟着市长走,尽量不在路家父子面前出现就是。”

    “可是如果连我伯父都自身难保的话,你又怎么办呢?”

    “包市长自身难保?不可能吧?”闫红发瞪大了眼睛,“就算路忠诚能够当上市长,包市长即使在市政府做不下去,也可以卸掉副市长的职位,只在市委担任常委吧?再说路忠诚就算是市长,也不过仅仅比包市长高半级而已。想要对包市长怎么样,恐怕很难吧?”

    “你想得太善良。”包飞扬摇了摇头,“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我伯父作为老资格的市委常委、市委副书记,又担任代市长这么久,级别和资格都在路忠诚之上,在这种情况下,都能莫名其妙地掉进泥沼,丢掉市长候选人的资格。现在情况即将倒过来,路忠诚几天后很可能就会当上市长,地位超过我伯父。如果路忠诚处心积虑要陷害我伯父,会出现什么结果,还不是一目了然吗?”

    “是啊!”一经包飞扬点破,闫红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路忠诚睚眦必报,又老奸巨猾。以市长耿直的性格,如果路忠诚真要对他下手,肯定要吃大亏的。”

    “什么‘如果路忠诚真要对他下手’?”包飞扬冷笑一声,“路忠诚这边早就下手了!闫哥,我问你,我伯父这边刚被免去市长候选人的资格,那边路忠诚就冒出来了。如果说中天石化的事情不是路忠诚搞的鬼,你相信吗?路忠诚既然已经是撕破脸了,那么他当选市长之后,肯定会继续对我伯父下手,绝对没有收手的可能性。”

    “对啊!”闫红发一下子想了起来,“飞扬,包市长让你去查的那件事情是不是中天石化的事情?是不是市长他也察觉的了什么?你是不是已经查清楚,这件事情就是路忠诚在背后捣的鬼?”

    “如果是路忠诚背后捣的鬼,你想怎么办?”包飞扬没有回答闫红发的话,而是反问了一句。

    “怎么办?咱们就想办法揭破路忠诚的阴谋啊!”闫红发挥了一下拳头。

    “闫哥,这你可要考虑清楚。跟路忠诚斗,一旦失败了,下场肯定会很惨的。”林远方故意板着脸说道。

    “靠!”闫红发反手给了包飞扬胸膛一拳,“你小子懂得对我用激将法了啊?这个我比你明白,即使我不跟路忠诚斗,一旦包市长被他们拉下来,我的下场照样很惨。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拽了一句文,闫红发又正色说道:“我闫红发也是带把的种。别的不说,就冲当初包市长救了我妹妹,我也得豁出命来,帮助包市长把路忠诚的阴谋揭破!”

    “闫哥不错,我果然没看错人。”包飞扬一边揉着生疼的胸膛,一边嘿嘿笑着。

    “别跟我来这个虚头巴脑的东西。”闫红发哼了一声,对包飞扬道:“那你说说,咱们该怎么帮市长?市长要去日*本半个月,我们现在又无法和市长联系……难道说我们要等半个月后市长回来再做打算?到时候黄瓜菜恐怕也凉了!”

    “没办法跟伯父联系,并不代表我们不可以做一些事情。”包飞扬伸手递给闫红发一根香烟,“从我掌握的情报来看,中天石化发生的工程事故和宁海铁路事件背后是有着密切联系的,基本上可以确定都是路忠诚的儿子路卫国在背后指使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在两会召开之前找到确凿的证据递上去,把路忠诚通过欺骗手段获得的市长候选人资格再夺回来!”

    “说的倒是很有道理。”闫红发一边抽着烟一边苦笑,“距离两会只有不到六天时间。就凭我们两个人,即使知道是路卫国指使的,又能够去哪里找到证据呢?”

    “谁说就我们两个人?”包飞扬笑了起来,伸手指了指着闫红发的摩托罗拉数字汉显,“李局长不是说马上就要到了。”

    “你是说,让我们向李局长求助?”闫红发眼睛亮了一下,旋即熄灭,“以李局长的身份,又岂是我们两个能指挥得动的?”

    “我们虽然指挥不动,可是我伯父能够指挥的动啊!”

    “可是包市长他在去日*本的飞机上啊……”

    说了半句,闫红发忽然间停了下来,望着包飞扬道:“你不是想让我对李局长假传圣旨吧?”

    “什么假传圣旨。是我来晚了,没有来得及向伯父汇报我这边掌握的情况。如果伯父听完我汇报的情况,肯定会留下话,让李局长去查办的。”

    “李局长不会不办吧?”闫红发想了一下,说道。

    “你比我了解李局长,你说呢?”包飞扬反问道。

    “这个……我也说不好……”闫红发迟疑了一下,说道,“我只不过是一个小车司机而已,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情况最坏,也就是赔上一个行政编制。可是李局长是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刑侦支队支队长,又不是包市长亲自向他交代,他能够下这个决心吗?”

    “呵呵!我可以明确地回答你,能,他能!”包飞扬笑了起来,“还记得前年的红茶歌舞厅特大**案吗?”

    “记得!”

    “那个被判死刑的**案主犯文慕白就是路卫国的小舅子。”

    “啊,还有这一层关系啊?”闫红发吃了一惊。

    “对!”包飞扬说道,“这是李局长亲自督办的案子,他顶住了各方压力,把这件案子办成了铁案,可以说是李局长一手把文慕白送上断头台的。假如我伯父这次垮了,路忠诚当上了市长,会出现什么情况,你明白吗?”

    “李局长肯定会被秋后算账?h!”闫红发挠了挠头额头,问包飞扬道,“你不是整天窝在大学读书吗?又是从哪里得到这些消息的?我和李局长也算是老熟人了,怎么从来没有听他提过一句呢?”

    包飞扬神秘的一笑,不肯回答闫红发这个问题。

    其实他能知道这件事情的内幕,完全是因为上辈子的经验。上辈子在伯父被陷害入狱不久,李逸风也被撤掉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被弄到中天市渔业局副局长的位置上去养老去了。包飞扬临去粤东前,到渔业局去看望过李逸风。李逸风向他谈起了这段秘辛,也是禁不住长吁短叹。

    正在说着,就看到远处一辆白色的桑塔纳警车向这边驶来。闫红发眼尖,一眼就看清楚了车的牌照。

    “是李局长的专车,他过来了。”说着就要下车。

    “闫哥。”包飞扬一把拽着闫红发,在他耳边交代道:“一会儿见了李局长,说我伯父只让你转告给李局长两句话。第一句是,村民们为什么忽然会闹事?第二句话是,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之后的事情,就由我来说!”

    “好!我明白了!”

    闫红发点了点头,和包飞扬一起下车,冲着那辆桑塔纳警车挥手。

    桑塔纳警车就向他们十来,车还没有挺稳,一个身材干练的中年警察就从车上跳了下来,劈头就问闫红发:“小闫,市长呢?”

    “李局长,您来晚了一步。市长乘坐的飞机四十多分钟前就已经飞走了。”

    “怎么会这样?”李逸风刀削一般的眉毛紧紧一缩,身上自然散发出一种气势,“我不是给你打了传呼,让市长迟一点上飞机,等我过来吗?”

    “你给我打传呼的时候,市长的飞机已经起飞了!”闫红发小声辩解道。

    “不说这个!”李逸风大手一挥,说道:“中天石化的事情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闫红发摇了摇头,“不过有一点我可以保证,那就是市长在中天石化工程中绝对没有收一分钱贿赂,也绝对没有贪污一分钱!”

    “哦?”

    听闫红发这么说,李逸风点了点头。闫红发和周书刚是包国强最信任的心腹。既然闫红发说包国强没有在中天石化工程中贪污受贿,那么有很大的可能说明包国强是被人诬陷的。

    “那市长上飞机上之前,有什么话让你交代我吗?”李逸风叉腰问道。

    他这些天一直率领一个抓捕小队在塞上大草原上追捕一个逃犯。茫茫大草原上什么通讯设施也没有。等抓到逃犯回到鄂尔浩特,和家里一通电话,才知道这些天来,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作为刑侦工作的老手,李逸风强忍着跟包国强打电话的冲动,而是选择了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中天。可惜的是,从鄂尔浩特到中天并没有飞机航班,他只有乘坐火车回来。可是即使他这样紧赶慢赶,还是晚了近一个小时,没有能够和包国强见上面。

    实际上包国强并不知道李逸风赶了过来,所以并没有给李逸风留下只言片语。但是闫红发这边有了林远方的交代,自然不会这么讲。

    “市长让我转告你两句话,第一句,村民们为什么忽然会闹事?第二句话是,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