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六章 市长的打算

第六章 市长的打算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村民为什么会闹事?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李逸风浑身一震,心里正欲咀嚼这两句包国强“留给”他的话,目光却扫到了站在一旁的包飞扬。

    “这是谁?”李逸风刀锋一般的目光就看向闫红发。

    “李叔叔,你不记得我了?我是飞扬。今年过年的时候,咱们在我伯伯的书房里见过。”

    不等闫红发介绍,包飞扬就笑吟吟地说道。

    在上一世的时候,包飞扬这个时候和李逸风并不熟悉。而是在后面包国强出事之后,李逸风到包家跑前跑后的帮忙疏通,才和包飞扬逐渐熟悉起来。

    “哦,包飞扬。包教授家的老二。”经包飞扬这么一提,李逸风也想起来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逸风一边说着,一边有意无意地用目光扫了一下闫红发。意思是即使包飞扬不是外人,闫红发也不能把包市长这么重要的留言让包飞扬听到。一个还在读书的年轻人知道什么轻重好歹,万一一时嘴快把包市长这两句留言讲了出去,不知道会平添多大麻烦!

    以包飞扬两世的人生历练,又如何读不懂李逸风目光里的意思?所以他给了李逸风一句最简单的也是信息量最大的回答:“是伯父让我来的。”

    李逸风如刀的双眉一皱,琢磨着包飞扬这句话的意思。以市长沉稳的做事风格,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让包飞扬过来,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又想起刚才闫红发转述包国强两句“留言”时并没有避讳包飞扬,难道说包国强让包飞扬过来,于中天石化的事件有关?

    李逸风皱着眉头不说话,包飞扬却不能容他多想,时间紧迫,必须把李逸风拉进来。

    “李叔叔,对于我伯父的话,你怎么想?”

    李逸风没有想到问自己是包飞扬而不是闫红发,看来他前面推测的没错,包飞扬果然是知道一些事情的。不然包国强也不会让他掺和进来。虽然在李逸风看来,包飞扬还过于年轻,参与进这么重要的事情里有些不妥。但是素来信服包国强的做事能力和判断能力,既然是包国强决定了让包飞扬参与进这件事情,那么就绝对没问题!可怜的李逸风又哪里知道,包国强对现在发生的事情是一点都不知情,眼下的一切,完全是闫红发受了包飞扬的教唆,打着包国强的旗号在贩卖包飞扬的私货。

    “这还用说吗?”李逸风轻蔑地扫了包飞扬一眼,“如果我不站在市长这一边,这个时候跑过来干啥?”

    在李逸风给出这句肯定的回答之前,闫红发的心一直是悬着的。虽然前面包飞扬向他保证过,但是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李逸风会选择站在失势包国强这一边,去跟眼下正红得发紫的路忠诚作对。

    “李局长,难怪市长一直夸你立场最坚定,关键时刻,还是你最靠得住!”

    说这句话时,闫红发看见包飞扬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似乎在笑他也活学活用地扯起虎皮当大旗。他不由得微微一哂,暗道这话可不是他编造出来的。包市长以前确实这样评价过李逸风,他这个时候不过是复述出来而已。

    “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李逸风大手一挥,打断闫红发的话,“走,咱们找个地方说话。”

    对李逸风来说,他毫不犹豫选择站在包国强一边绝对不是一时冲动,而是他一路上深思熟虑之后才做出的决定。首先,以李逸风嫉恶如仇的个性,是非常瞧不起路忠诚这样只会搞阴谋诡计,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人。他更无法忍受在这样领导手底下工作,因为那就意味着他要放弃他一贯的做人原则。可是,如果李逸风真的能够放弃原则的话,他也就不会是现在李逸风了。其次,一朝天子一朝臣。即使李逸风能够放弃自己的做人原则,毫无廉耻地去迎合路忠诚,也不可能在路忠诚那里讨到好,最多是自取其辱罢了。路忠诚如果当上市长,有一大批自己的心腹手下需要提拔,怎么可能去重用李逸风这个包系干将?无论李逸风怎么努力,最起码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他额头上这个包字是不可能去掉的。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李逸风在侦办文慕白特大强奸案时,已经彻底得罪了路卫国。这已经是不可调和的死仇。如果包国强一直在台上,有包国强的庇护,路卫国还怎么不了李逸风。可是如果包国强下台,路忠诚当上市长。那么路卫国必定会寻找一切机会对李逸风展开报复。

    这些东西,李逸风早已经在自己心头掰开揉碎,反复咀嚼了不知道多少遍。他知道,在这次中天市政局大动荡中,他要么站在包国强一边帮助包国强来寻找扳回来机会,要么就等待着路忠诚上台之后秋后算账。即使他想置身事外,路卫国也不会给他任何机会的。所以他才会十万火急地从鄂尔浩特赶回来,让司机在火车站等着他,一下火车就坐车直奔机场而来,准备找包国强商量对策。

    这一幕情景,其实在上一世的时候已经发生过一次。只不过上一世的时候,包国强在飞机起飞时并没有留下什么话。所以闫红发见李逸风赶过来也不知道怎么办。等半个月之后包国强从日本回来,一切都成了定局,他们再也寻找不到任何的反击机会。

    可是到了这一世,随着包飞扬的重生,这一切都得到了改变。包飞扬捏造出来的两句包国强的“留言”,把李逸风心头的斗志点燃——既然包市长已经留下了嘱咐,那么自己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去完成好包市长的嘱托,和路忠诚斗到底。

    *********************************

    虽然说在一九九二年的时候,中天市还没有出现像后世的私人会所之类的隐秘场所,但是李逸风作为省会城市的公安局副局长,寻找一个方便谈话的地方还是非常容易的。

    半个小时后,李逸风就带着包飞扬和闫红发来到黄河边的一家私人承包的鱼塘,鱼塘的主人搬出三把竹椅放在鱼塘边的大柳树下,又送来三支鱼竿,就知趣地消失了。

    包飞扬拿着一把钓竿坐在竹椅上,目光绕着四周打量了一圈。心中不得不承认,李逸风不愧是搞了几十年刑侦工作的技术型干部,单从他选择的这个谈话地点,就是一个安全隐秘的地方。两辆引人注目的专车停在远处的芦苇荡中,鱼塘周围又非常空旷,无论哪个方向有人过来,他们都能立刻看到。

    “小闫,”李逸风抓起一条蚯蚓穿在鱼钩上,熟练地把鱼线抛了出去,“关于中天石油的事件,你把你知道的情况给我讲一遍,越详细越好!”

    从火车站赶往机场的途中,李逸风已经听他的司机讲述过一遍中天石化的事件。可是这个时候他还是要再听闫红发讲述一遍。以闫红发的身份和位置,又处在事件漩涡的中心,必然掌握着很多外人并不了解的细节和情况。

    “五月二日早上,中天石化五万吨乙烯扩建工程的办公楼配套项目发生一起事故,起降机的吊篮钢缆断裂,从五楼摔下来。吊篮里的五名农民工两个当场死亡,三个重伤。”

    “当天下午,两名死者的家属带了很多人就到工程指挥部来讨说法。指挥部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祝山河就命令保卫处的人把这些人驱散,还把几个为首的人抓了起来……”

    “什么?”李逸风不由得是眉头一皱,“祝山河这是搞什么名堂?这个时候怎么能抓人呢?这不是火上浇油,激化矛盾吗?”

    “是啊!祝山河这么一搞,事情就向不可收拾的方向发展。”闫红发说道,“第二天上午,两名死者所在的红星村的两千多名村民就去堵了宁海铁路,救灾专列被逼停。到这个时候,市长才知道这件事情,可是已经晚了。救灾专列被迫停运的影响太大,已经惊动了中央领导……”

    “市长责问祝山河,这件事情为什么不向上面汇报,又为什么擅自做主,抓死者的家属。祝山河痛哭流涕地向市长承认错误,说是因为马上要开始换届选举了。乙烯扩建工程又是市长亲自负责的工程,他担心事情一旦传出来,会影响到市长的声誉和选情。所以想暂时压下来,等换届之后再做处理。他绝对没有想到,红星村的村民竟然敢去堵了宁海铁路大动脉,他这是好心办了错事啊!”

    “好心办了错事?我看事情没那么简单!”李逸风冷哼了一下。

    “接下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中J委派专案组下来,收到多封匿名举报信,说市长在中天石化乙烯扩建工程中有贪腐行为,一些以前向市长要工程被拒绝的老干部又趁机说了很多对市长不利的话。情势就急转直下。五月八日,省委领导把市长叫过去谈话,说鉴于目前特殊的情况,为了保证换届选举的顺利进行,同时也是为了保护市长本人,决定让他退出这次市长选举。市长问谁将取代他成为中天市长的候选人,省委领导说是路忠诚……”

    “事情很明显了,肯定是路忠诚搞的鬼。”听闫红发讲完,李逸风说道,“那个祝山河也逃不脱干系。如果不是他愚蠢的举动,村民们又怎么会去闹事?”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望着闫红发:“市长让我去查村民去闹事,不会是让我去查祝山河吧?”

    “当然不是。”回答李逸风的是包飞扬,“祝山河作为副处级干部,立案必须要经过市委的同意。另外,作为乙烯扩建工程指挥部的常务副主任,祝山河也是中J委专案组的重点关注对象。这个时候去查他,肯定会惊动中J委专案组!”

    听包飞扬说的如此内行老道,李逸风不由得诧异地看了他两眼。这个年轻人哪里像是还在大学读书的学生,分明是一个在官场磨练多年的老手啊!再想起包飞扬前面所说的是包国强让他过来的那句话,他心中不由得一动,问包飞扬道:“那你说,市长是什么打算?”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