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十七章 以利诱之

第十七章 以利诱之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中天商品期货交易所是国务院批准成立的国内首批期货市场试点单位之一。在一九九二年这个时候,中天商品期货交易所运行的并不是真正的期货交易,而是现货远期交易。中天商品期货交易所正式开展期货交易,要等到一年以后。

    现货远期交易和期货交易有很多相同的地方,比如可以套期保值、都采用最低保证金制度、都可以采取双向操作既可以买多卖多,也可以买空卖空。当账面浮亏超过最低保证金时必须补仓,否则期货交易所将会强行平仓以避免损失。

    当然,现货远期和期货交易也有一些不同的地方。其中最大的不同就是现货远期交易的标的是商品现货仓单,合约到期之后,必须进行现货交割。而期货交易交易对象则是标准化商品合约,到期之后可以通过对冲来了结利润或者亏损。

    中天商品期货交易所现货远期交易品种有玉米、小麦和绿豆三种,其中又以绿豆最为火爆,商品期货交易所内百分之九十的交易仓单都集中在绿豆上。之所以出现这种特殊的情况,主要是因为中江省是全国绿豆的主产地。在九十年代初期,中江省以一省之地生产了全国绿豆产量的百分之六十以上。中江省绿豆产量的高低,直接决定了全国绿豆价格的走势。

    自然,昌盛投资有限公司也把宝押在绿豆上了,通过买卖绿豆现货仓单,前期很是赚了不少钱,给客户分了不少红,在中天市委市政府的县处级干部之中声誉很好。

    一时间吴伟民就有些飘飘然,头脑开始发热。去年十一月份的时候,他通过省农业厅的关系获知一个消息,中江省农科院培育出了一个绿豆新品种。这个新品种绿豆具有耐旱高产的新特性。根据相关的实验数据,这个绿豆高产新品种可以把绿豆原来的亩产五十公斤左右提高到亩产一百五十公斤左右,产量几乎提高了百分之两百。根据农业厅的计划,一九九二年将在中江省全省范围内大规模推广这个绿豆高产新品种。根据这个消息,吴伟民判断到一九九二年九月新绿豆上市的时候,绿豆的价格将会大幅度下跌。在这种情况下,吴伟民就在九一年年底的时候,一次性投入了六百万资金,作了九二年十月份绿豆现货合约的空单。

    可是吴伟民时运不济,从一九九二年二月开始,国内经济就出现了过热的苗头,投资急剧膨胀,受此影响,所有原材料农产品的价格都开始急剧上升,绿豆自然也不例外。短短的两个月,粮食批发市场的上绿豆现货价格已经由每吨两千四百元上涨到每吨三千三百多元,几乎是上涨了百分四十。于此同时,商品期货交易所十月份合约的价格也上涨了百分之三十五左右。

    由于现货远期交易使用的是十倍的金融杠杆,也就是说,当合约价格出现百分之十正增长时,投资者可以获得十倍的利润。但是当合约价格出现百分之十的负增长时,投资者就会全军覆没,血本无归。

    面对着这急转而下的情况,吴伟民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是任由商品期货交易所平仓,那么他先期投入的六百万就全部亏掉;要么就必须追加资金投入,维持住最低保证金的规定比例,等待市场好转时再平仓,减轻或者挽回损失。

    可是刚开始的时候,吴伟民并没有预料到绿豆的价格会上涨这么迅猛,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又连续投入了两个六百万资金进去了。此时昌盛投资有限公司投在九月份绿豆现货合约的资金已经高达一千八百万,这几乎已经是昌盛投资公司所能筹措的资金的极限了。可是绿豆的价格仍然在上涨,很快就从百分之二十跳到百分之三十,很快又跳到百分之三十五。

    “在绿豆价格上涨了百分之三十的时候,也就是四月二十七日,吴伟民私下里来找我,说他实在是拿不出更多资金了,求我找一个通融的办法。”常学宏说道,“可是我哪里有什么通融的办法?更何况中天商品期货交易所是国务院确定下来的试点单位,不光是省里,国务院那边也有无数眼睛在盯着中天商品期货交易所的试运行情况。即使我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搞什么小动作。我告诉吴伟民,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可通融的地方。按照商品期货交易所制定的制度,吴伟民还有三天时间来筹集资金来补仓,以维持最低保证金的比例。如果超过了三天,那么商品期货交易所只有按照相关规定,选择平仓昌盛投资有限公司十月份的绿豆现货合约。”

    “四月二十九日,也就是约定昌盛投资公司补仓的最后一天,眼看着距离期货交易大厅停止营业只有一个小时了,吴伟民还没有出现。当时我心中估计,吴伟民估计是筹措不到资金了,那么等到四月三十日开市的时候,昌盛投资公司的十月份现货空仓合约将会被强行平仓。计算下来,在这笔合约上,昌盛投资公司的亏损额高达一千八百万之多。吴伟民不但把前期帮客户赚的钱完全赔了进去,而且还把客户的老本都赔光了。消息一旦传出去,不但吴伟民要跳楼,那些在昌盛投资公司有投资的市委市政府的县处级干部恐怕也要乱成一锅粥了。”

    “还好,这种可怕的局面没有出现。在营业厅停止营业前十分钟,吴伟民匆匆赶了过来,交给柜台上一张六百万的支票,暂时避免了被强行平仓的悲剧。”常学宏说道,“不过呢,从那个时候到现在,十月份的绿豆合约价格又上涨了百分之五,并且还有继续上涨的趋势。也许过不了几天,又到了百分之十的门槛。到时候吴伟民如果不能再筹集到六百万的保证金,还是逃脱不了被强行平仓的命运!”

    “飞扬,如果你爸妈把钱交给吴伟民,他的目的恐怕也是用来凑合约的最低保证金。可是按照眼下的趋势,哪怕是绿豆价格再上涨百分之几,吴伟民即使再凑够六百万也会被吞噬。到时候你爸妈辛辛苦苦攒了一辈子想辛苦钱,岂不是被吴伟民拿过来打了水漂?”

    包飞扬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他上一世的二零零七、二零零八年的时候,他也经历“蒜”你狠、“豆”你玩儿的时代,本以为这是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特色。却没有想到,原来在一九九二年的时候,在中天期货交易市场上,“豆”你玩儿已经开始兴风作浪了。

    “常叔叔,真的是太谢谢你!”包飞扬从常学宏这里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一切,起身向常学宏告辞,“如果不知道这些,我爸和李叔叔肯定会被吴伟民坑了。”

    “和我还客气什么?都是自家人嘛!”常学宏笑呵呵地站起来身来把包飞扬送到办公室门口,又压低声音嘱咐了一句,“你千万要记得,这些情况除了你父母和李叔叔外,不能告诉任何人。否则一旦被昌盛投资公司的客户们知道了,很可能会影响到中天市安定团结的局面。”

    “我知道。您放心吧!”包飞扬点了点头,心中暗道,常学宏也真是煞费苦心,明明是怕消息传出去影响到中天市两会的召开,却硬是换了一个说法,说是怕影响到中天市安定团结的局面。估计也是怕提到两会,会刺激到自己的父母吧?

    出了宏源大厦,看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从昨天也到现在包飞扬都没吃东西,这时候不免有些饥肠辘辘。他找了一家小饭馆坐下,要了一份大碗的羊肉烩面,一边吃着,一边在心中消化常学宏说的那些信息。

    包飞扬觉得其他方面都可以放开,最重要的信息就是吴伟民极度需要资金。包飞扬脑海里掠过一个想法,如果能找人冒充粤城市的大老板,想要在昌盛投资有限公司开户炒作期货,那么是不是有可能把吴伟民骗到粤城市去呢?

    ------------------

    第二更送到。

    新书冲榜,求推荐票,求会员点击,求收藏,各种求!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