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六十章 无耻父子

第六十章 无耻父子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怎么碰到这个狗屎?

    包飞扬目光就阴沉下来了。

    原来,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正是薛寒梅亲哥哥、中天工大大学校办主任薛寒江的儿子薛明祖。在包飞扬眼里,这个薛明祖和他老子薛寒江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先说薛寒江,在上一世的时候,包国胜为了替包国强讨还公道,陪着薛寒梅一起闯了路忠诚的市长办公室,质问路忠诚为什么要陷害包国强。因而就被路忠诚记恨在心。在路忠诚的授意下,路卫国找到中天工业大学的校领导,威逼利诱之下,中天工大学校领导不得不在明知道包国胜有心脏病的情况下,硬把包国胜安排进了援藏工作队,从而导致了包国胜高原病发,病死在青藏高原之上。

    薛寒江原来只是中天工大教务处的普通教职工,后来能够一跃成为校办副主任乃至主任,主要原因还不是因为他有一位担任中天市代市长的妹夫吗?虽然说在薛寒江的升迁过程中,包国强并不知情,跟没有主动为薛寒江说过一句好话。但是他处在那个位置上,自然有一些自以为善于揣测“上意”的马屁精主动干一些拍马屁之举,薛寒江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从一名普通的教职员工,被中天工大某些爱拍马屁的领导提拔为中天工大校办主任,这其中除了拍包国强的马屁外,也未尝没有让薛寒江打着代市长大舅子的名义为中天工大多讨要一些好处的意思。总而言之,一句话,如果包国强不是中天市代市长,以薛寒江的水平,肯定还在中天工大教务处打杂,怎么能爬到校办主任这么重要的位置呢?

    吃水不忘打井人。薛寒江既然从包国强身上得到这么多好处,那么包国强丢掉了代市长,又被路忠诚陷害入狱,总要前后奔波,想着如何营救一下吧?即使说能力浅薄,在这样重要的事情上搭不上手,可是包国强家里的事情,总该照应一下吧?

    可是偏不!包国强出事之后,薛寒江翻脸比翻书都快,非但不到薛寒梅那里关怀问候一下,反而迫不及待地和薛寒梅划清了立场,断绝了这门亲戚关系。

    更恶劣的是,薛寒江为了保住自己校办主任的位置。在校务会议上讨论是否要把包国胜列入援藏工作队的名单时,他第一个跳出来表态,坚决支持把包国胜列入援藏工作队。本来他只是一个校办主任,在校务会议上主要任务就是服务好各位校领导,并负责做记录工作,除非是领导主动征询他的意见,否则他是没有表态资格的。

    把包国胜安排到青藏高原去做援藏工作,这本来就是路忠诚父子为了报复包国胜特意定好的事情。包飞扬也并没有指望薛寒江一个小小的校办主任,就可以拧过路忠诚父子的大腿,把这件事情给阻拦下来。可是至少薛寒江可以做个旁观者,不发表意见总可以吧?就好比在校务会议上,虽然有来自路忠诚父子的强大压力,但是还是有不少中天工大的校领导放弃发表意见,甚至中天工大的谈副校长还明确对这个安排表示了质疑,认为包国胜有心脏病,根本不适宜到高寒地区那种恶劣的环境中去工作。包飞扬并没有要求薛寒江像谈副校长那样高尚,出于自保的原因在这件事情上袖手旁观,包飞扬都完全可以理解,可是让包飞扬无法容忍的就是薛寒江不据理力争,帮助包国胜说话也就罢了,反而是为了向路忠诚父子献媚,第一个跳出来对包国胜落井下石,坚决要求把包国胜安排进援藏工作队。甚至可以说,薛寒江一个人就改变了整个校务会议的局面。

    本来不管来自于路忠诚父子的压力再大,中天工大这些校领导还都是文化人,要顾及一点脸皮的。明知道包国胜患有心脏病的前提下,硬派包国胜去参加援藏工作,那跟让包国胜直接去送死差不多。如果做出这样的事情,当面人家可能不说,但是背后是要被人戳烂脊梁骨的。

    因此校务会议刚开始讨论这个问题时,会场上一片沉默,谁都不愿意先开口当这个恶人。差点把领了路忠诚这个任务的中天工大一把手急出心脏病来。可是就在这个紧要关头,薛寒江这个谁也想不到人主动站出来表态支持包国胜进援藏工作队,打破了会议的僵局。别的人一看,得了,薛寒江是包国胜的亲戚,都能撕破脸皮,要把包国胜推进火坑,他们和包国胜非亲非故,干嘛要冒着激怒路忠诚的巨大风险呢?昧着良心表个态,总比以后被踢到冷板凳上好吧?

    在这种情况下,这个议题才进行了下去。虽然有一些有良知的校领导依旧拒绝表态,谈副校长也明确表示了反对,但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校务会议上还是形成了任命包国胜担任中天工大援藏工作队队长的决定。包国胜无奈之下只能率领工作队奔赴青藏高原,不久,就因为急性高原病发作,病死在医院,如果不是梅立峰出面帮忙,甚至连骨灰也带不回中天。

    虽然自此之后,薛寒江在中天工大教职工中名声极臭,很多人都不齿于和他交往,但是因为在这件事情上立了功,路忠诚父子也就没有为难他,而是让他稳稳地在中天工大校办主任的位置上坐了下去,快退休时,还捞了一个中天工大二级学院的党委副书记,算是解决了副厅级待遇。

    再说薛寒江的儿子薛明祖,行为就更是恶劣,薛寒山在校务会议上反戈一击,投靠了路忠诚之后,他也跟着他那个无耻的老爹投靠在路卫国门下,整日里跟在路卫国屁股后鞍前马后地服侍着,完全是一副认贼作父的嘴脸。

    有一次,薛明祖跟着路卫国身后到市政府家属院办事,正好撞见薛寒梅在家属院里咒骂路忠诚。薛明祖看见路卫国很不高兴地皱起了眉头,当时就冲了上去,照着薛寒梅狠狠扇了两个嘴巴。薛寒梅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对薛明祖这个亲侄子就像是亲儿子一样疼爱,没有想到今天却被薛明祖当众扇了两个大巴掌,不由得又气又急,当时就昏了过去。

    可是薛明祖并不罢休,还狠狠地踢了薛寒梅两脚,嘴里叫嚣着:你这个老妖婆以后如果再敢乱骂人,让老子撞见了,就往你嘴里抹屎!

    这件事情包飞扬从堂姐那里听到后,当时就要去找薛明祖拼命,把薛寒梅急得差点给他当场跪下,说那个混蛋贱命一条不值钱,可是老包家就你一条根了,如果你出了三长两短,让我怎么向你死去的父亲交代,让我怎么向还在监狱中含冤负屈的伯父交代?

    这些上一世亲身经历过的场景,包飞扬都历历在目,怎么能够忘记薛寒江薛祖明这一对无耻父子的精彩表演?只是他重生之后,最急迫的任务就是想办法扳倒路忠诚父子,至于说薛寒江薛祖明这对无耻之尤,暂时还没有空理会。可是包飞扬没有想到,今天会在这样的场合下,撞见薛祖明。

    包飞扬本想拍案而起,转念又一想,这一世和上一世不同,这一世他已经扳倒了路忠诚,上一世曾经发生的那些事情,这一世必然不会发生。自己如果和薛祖明翻脸,怎么说啊?就说你小子上一辈子干了一些缺德带冒烟的事情,所以老子这一世要收拾你?不像话嘛!

    算了,还是暂时忍下这口气,以后慢慢想办法再收拾这对无耻父子也不完,

    想到这里,包飞扬就低下头,把目光投在菜单上面。

    可是麻烦这东西,不是说你想躲就能躲的。他不想理睬薛祖明,并不代表薛祖明就不想不理睬他。

    薛祖明一群人的簇拥下兴高采烈地踏入餐厅,目光一下子被孟爽靓丽的身影吸引了。哟,这个小丫头,模样挺清纯,挺惹人待见的嘛!嘿嘿,自己得上去套一套近乎,只要亮一亮自己的身世,这个小丫头还不乖乖地投怀送抱吗?

    这个时候,薛祖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包飞扬,他的眼里只有孟爽一个人。于是他也不理睬旁边迎宾小姐的指引,迈着轻佻的步伐,径直向孟爽那边走去。

    “小姐,我叫薛祖明,中天市宏达贸易商行的总经理,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知道小姐的芳名呢?”

    这时候的小姐,还是一种尊称,并没有像后来那样,成为一种特种行业的专用称呼。

    孟爽并不知道包国强认识薛明祖,只是觉得这个青年举止轻佻,很让人厌恶,她看也没有看薛明祖一眼,只是皱着眉头说了一声,“讨厌!”

    一时间薛明祖就觉得自己被打脸了。往日里只要他搬出中天宏达贸易商行的名头,可以说是无坚不摧,无往不利。虽然说前一段时间,由于姑父包国强被取消了市长候选人的资格,自己不得不夹着尾巴做人,偃旗息鼓老实了半个多月。可是今天姑父强势回归,出现在市人大会议上,市委副书记路忠诚被中J委当场双规。自己这个中天宏达贸易商行总经理的名头,可就又恢复了往日的荣光。难道说这个漂亮的小丫头是一只没见过世面的土鳖,并不知道中天宏达贸易商行总经理代表着什么意义?但是有些不可能啊,这个小丫头既然能够到中天国际饭店餐厅来用餐,肯定是有些家世背景的人,这样的人,又怎么不知道宏达贸易商行呢?

    嗯!肯定是小丫头不知道天高地厚,故意想落本少爷的面子!真他妈的不开眼!看本少爷如何收拾你!

    薛明祖正想发作,却又忽然间想起,今天时机不对,姑父马上就要过来召开招待宴会,在这个重要的时刻,如果自己在这里闹了起来,不用姑父发话,就是自己老爹恐怕也不会轻饶自己。

    那怎么办呢?薛祖明这时才注意到孟爽对面还坐了一个人。嗯,原来小丫头带了男伴儿过来啊!

    好好好,本少爷就从你这个男伴儿下手。

    薛祖明目光一转,就落在包飞扬脸上,这么一看不要紧,薛祖明当时就愣了。

    “哈哈,原来是你这个狗东西!”愣了有半秒多钟,薛祖明反应了过来,他神情变得狰狞之极,指着包飞扬的鼻子说道,“你竟然还有脸出现在这里啊?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你是想自己滚出去,还是想被我扔出去?”

    -----------------

    第二更送到。还有两更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