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七十八章 原因不详

第七十八章 原因不详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离开了看守所,吴小龙暂时还由蒋亚芳带着,约好了到星期天送到包飞扬家里。小保姆本来担心吴伟民被抓了之后,自己会失去这份工作。现在听说可以跟着吴小龙一起到包飞扬家里继续干保姆,心中自然是非常高兴。除了开心自己没有丢掉保姆的工作外,也开心自己可以继续和吴小龙一起。这小丫头心眼儿实诚,照顾吴小龙久了,心里有了感情,实在是也不得吴小龙。

    昌盛投资公司的事情既然已经搞定,包飞扬也就不在西郊区公安分局久留。李逸风和方学文这边的事情多着呢,除了提审熊大磊外,还要审问路卫国和他的一帮子手下,以及路忠诚的那个小蜜、黄河大饭店的老板莫红雪。这个案子涉案人数之多,牵连之广,在中天市近几年的案件中几乎可以排在首位,可以想见担任专案组组长的李逸风究竟会有多忙。再加上包飞扬也要回去准备毕业论文,所以和李逸风方学文打过招呼之后,就让梅立峰直接送他回中天工大。

    回到寝室楼,就看见同学们三五成群地围在走廊里窃窃私语。

    “怎么回事?”包飞扬好奇地问道。

    “嗨,还不是对门寝室的徐强均。”回答包飞扬的是陈老大,他本名叫陈二洲,和包飞扬同一个寝室,虽然名字带一个二字,但是在同寝室里年龄最大,故此被称为陈老大,“也不知道强均犯了什么浑,竟然用望远镜偷看对面的女寝室楼,被人发现了告到保卫处,刚刚被保卫处的人带走。”

    我靠!包飞扬心中暗叫,他果然是没有看错人。这薛明祖还真的是睚眦必报,仇不隔夜。这报复行动来的真他娘的快啊!

    虽然还没有了解到事情的具体经过,但是包飞扬一听这件事情绝对就是薛明祖搞得鬼。徐强均用望远镜偷看对面的女寝楼?包飞扬能相信才怪呢!徐强均或许有这个**,也或许有这个胆子,可是问题就在于,徐强均没钱啊!这时候的望远镜可是个奢侈品,徐强均他自己吃饭都成问题,又哪里有钱去买望远镜呢?更何况上午的时候,徐强均刚刚被薛明祖的狐朋狗友揍的跟猪头似的。这时候如果还有心情去偷看对面的女生寝室,哪得多大的**啊?就是一条狗被打成这样,恐怕也会老老实实地躲窝里去疗伤,而不是想着去干那事吧?

    很明显,这是薛明祖下的手。包飞扬既然如此“护着”这个徐强均“铁杆”朋友,那么薛明祖怎么能放过能够报复包飞扬的机会呢?收拾不了你包飞扬,收拾你的朋友总可以吧?更何况那个可恶的王八羔子,还摸了老子女朋友的屁股呢!老子如果不给你的教训,你还真的一位老子是一摊橡皮泥,任你包飞扬拿捏呢!

    心里猜出了是怎么回事,包飞扬脸上却装出十分惊讶地的表情:“啊?不会吧?强均可是很老实的人啊!绝对不会干这样的事情啊!”

    “哎,飞扬,难说啊!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说话的是徐强均寝室里的老四,“保卫处的人说,接到女生的报告就立刻赶过来了。当时寝室里只有徐强均一个人在,望远镜又是在他的被子里面搜出来的,不是他还是谁?”

    也怨不得老四这么激动。既然在寝室里搜出了望远镜,那么就说明对面寝室楼的女生报告是真的,肯定有人用望远镜偷看了对面女生寝室。如果不是徐强均的话,那么寝室里其他人不都成了怀疑对象?辛辛苦苦读了四年大学,马上就要毕业了,谁愿意摊上这样的事情啊?查清楚罪魁祸首还好,如果查不清罪魁祸首,整个寝室里的兄弟不是都要跟着吃挂落?学校领导一旦戴上了有色眼镜,还能给他们分配什么好单位?说不定会把他们扔到某个水泥厂陶瓷厂之类的企业去做苦力。这样的事情放在谁身上,谁不激动啊?

    “真的是从徐强均被子里搜出的望远镜?”包飞扬问道。

    “哪还有假?保卫处三四个人都在现场看着呢!”

    包飞扬点了点头,基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薛明祖的小女朋友就住在对面女生寝室楼,薛明祖让她收买一个女生到保卫处告状,不算什么太难的事情。甚至是干脆就是薛明祖的小女朋友亲自出面到保卫处告状,反正徐强均在公交车上也摸了她的屁股,她告起状来可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至于望远镜嘛,当时寝室里只有徐强均一个人,应该不是同寝室里的同学被薛明祖收买了陷害徐强均,很可能是保卫处的人带过来的。保卫处来了三四个保卫干事,一个人引开徐强均的视线,另外一个人在其他人的遮挡下往被子里藏一个望远镜,不算什么难事。看来薛明祖为了报复自己,真的是下了大本,一次性收买保卫处三四个保卫干事,即使薛明祖的老爸是校办主任,薛明祖也得拿出点实惠的东西不是?

    “哎,这都是什么事儿啊!”包飞扬摇了摇头,惋惜地说道,“这马上就要毕业,你看看,你看看……”

    强忍着要笑出来的冲动,包飞扬转身进了寝室,翻身爬到上铺自己的位置,双手枕在脑后望着天花板,心中暗道,以薛明祖的行事作风,既然下这么大本钱,徐强均即使不被开除学籍,至少也得背个留校察看的处分吧?至少在留校察看期满之前,甭想拿到毕业证了,至于说工作,那更是想到别想了。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包飞扬拿着饭盒,正考虑要不要去女生寝室楼喊孟爽一起吃饭的时候,徐强均手里拿着一页纸冲了进来。

    “飞扬,你要帮帮我,一定要帮帮我!”徐强均几乎是嚎啕大哭,“学校要开除我的学籍。”

    “什么,要开除你的学籍?”

    “是啊,处分决定已经下来了。”徐强均把手里的那页纸递给包飞扬,“你看看,你看看,这是开除学籍的通知书。”

    他娘的,这个薛明祖行动还真他娘的快,竟然是一条龙的快速服务。

    即使徐强均真的偷看了女生宿舍,按照正常程序,应该是学校保卫处核查清楚事实之后通报给教务处,教务处根据学校相关规定,做出处罚决定之后上报校办批准。整个过程一般需要三到五天,最短也得两个工作日。可是薛明祖可倒好,干脆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一条龙全包,显然是怕自己知道了,让老爸包国胜去说清。薛明祖啊薛明祖,这你可误会我了!我包飞扬岂是那样的人?徐强均是我的“铁杆”好友,但是我还是会坚决支持学校这种清除害群之马的行动滴!

    读着处罚通知书,包飞扬心中暗爽。徐强均啊徐强均,你上一世出卖我的时候,没有想到我会穿越回来报仇吧?虽然历史进程已经被我改写,但是对于你这种忘恩负义的王八蛋老子是怎么都不会让你翻身的!

    “唉,我说强均啊,你干点啥不好,怎么会想着去偷看女生寝室呢?”包飞扬叹了一口气,连连摇头。

    “飞扬,我是被冤枉的,我真的没有干啊!”徐强均哭天抹泪地说道。

    “没有干,怎么会从你的被子里发现望远镜呢?”

    “我真不知道啊!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在陷害我!”

    “唉,”包飞扬摇了摇头,“强均,我是相信你的。”——说这句话是,包飞扬绝对是无比真诚的,他确确实实是相信徐强均在这件事情上说的是真话,没有偷看女生寝室——“也愿意帮你找人求情。可是太晚了,学校的处分决定已经下来了,我就是再找人说情也没有用了。让学校领导改变决定,不是打他们的脸吗?不可能啊!你应该早点过来找我,在处分决定没有下来之前,就找我,说不定还能挽回来。现在,一切都晚了。”

    “我也想早点来找你来着,可是保卫处的人根本不让我走啊!”徐强均只觉得天旋地转,一下子瘫倒的地上。包飞扬是他唯一的希望,现在连包飞扬都这样说,那就根本没有什么希望了。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在喊:“徐强均呢,徐强均在哪里?”

    包飞扬拉开寝室门一看,外面站着两个保卫处的干事。

    “徐强均在我们寝室,什么事?”

    保卫干事就径直走进包飞扬的寝室,对徐强均说道:“徐强均,因为你已经被正式开除学籍,现在通知你,在二十四小时内收拾完个人物品,离开学校。否则一旦被保卫处发现你长时间在学校滞留,将会认为你扰乱学校正常教学秩序,移交给派出所处理!”

    保卫干事声色俱厉地宣读过通知之后,就离开了,只留下徐强均瘫坐在地上,泪流满面地望着包飞扬:“飞扬,我怎么办,我可怎么办啊?”

    “强均,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包飞扬把徐强均扶起来,倒了一杯水给他,“学校这一连串动作太快了,明显是违反常规啊!就算是你真的偷看了女生寝室,也不该这么快就处理啊。如果有个三五天时间,我不是还要可以帮你活动活动?”

    “得罪什么人?我最近什么人都没有得罪啊!”徐强均被包飞扬一提醒,顿时想了起来,“除了今天你认识的那个薛什么祖。”

    “薛明祖?”包飞扬摸了摸下巴,点了点头,“有可能。他父亲就是咱们校办主任薛寒江。”

    “原来如此啊!”徐强均目露凶光,几乎要把后槽牙给咬碎了!他奶奶的,老子不就是摸了你女朋友屁股一下,又没有少一块肉,薛明祖你这个小鳖孙就这样整老子?老子东挪西借,辛辛苦苦读了四年大学容易么?眼看要熬出头毕业了,有了正式的单位,再也不用为吃饭发愁了,你这个小鳖孙却设下圈套,整的老子被开除,让老子的城市户口重新变成农村户口。他奶奶的,你不给老子活路,老子也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就是这个小鳖孙,一定是这个鳖孙!”徐强均咬牙切齿地对包飞扬说道,“如果不是他在后面用劲儿,校办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作出开除我的决定!这个小鳖孙,老子绝对不会让他好过的!”

    “强均,你千万要干傻事啊!”包飞扬连忙拉着徐强均的手,说道:“虽然没了大学文凭,但是你毕竟是上了四年大学,应该比普通进城务工农民好找工作。我有个亲戚在凤凰山开了一家石料厂,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介绍你去当一个仓库保管员。如果你不愿意打工,凭你上大学四年学的知识,去农贸市场摆个水果摊蔬菜摊日子也比那些普通农民强啊!”

    包飞扬不说还好,一说徐强均眼里更是冒火。他奶奶的,老子读了四年大学,就算不能进到省市一级的硅酸盐研究所陶瓷研究所,找个大专学校教书也总是可以的吧?最差也能进大型国有水泥厂当个工程师吧?可是现在呢?就因为摸了薛明祖狗日的女朋友屁股一下,老子就要去山旮旯的小石料厂当仓库保管员,要到农贸市场摆水果摊蔬菜摊和小商小贩抢饭吃。这样狗逼的人生,绝对不是我徐强均奋斗的目标!薛明祖你这个小鳖孙,别以为俺好欺负,你就等着吧!

    “飞扬,那就谢谢你。如果我真的要当仓库保管员,到时候还需要你帮忙给你亲戚打个招呼呢!”徐强均下定决心之后,内心反而平静下来,“好了,就不耽误你吃饭了,我也该回寝室收拾收拾行李。”

    “咱们一起去吃饭吧,其他事情,吃过饭再办。”

    “不了,我想一个人冷静冷静。”徐强均谢绝了包飞扬的邀请。

    拿着饭盒下去的时候,包飞扬心中忽然有一丝不忍。可是当他想起上一世他被渣土车撞飞时看到徐强均和路卫国坐在一起狞笑的画面时,那一丝不忍就消失了。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一饮一啄,皆有定数啊!徐强均自己造下的孽,必须自己来承担后果。

    当天晚上,中天市发生一起重度伤害案,宏达贸易商行总经理薛明祖被人捅了三刀,生殖器官被割掉。行凶者当场被抓获,是中天工大一名被开除的大四学生。凶案发生原因不详,警方正在抓紧时间调查之中。

    ----------------------

    这一章四千多字,就算是第三更第四更合在一起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