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意想不到的解决方案

第二百一十四章 意想不到的解决方案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老领导,您看我像是跟你儿戏的样子吗?”包飞扬捧着茶杯反问道。

    孟德海仔细地打量着包飞扬,看着他态度非常坚定,心中就不由得一动,暗道这小子莫非又有什么新奇的想法,所以才有恃无恐地要去旧河煤矿任职?

    想到这里,孟德海的心情就轻松起来他问道:“飞扬,你说说吧,为什么要非要到旧河煤矿不可能?”

    包飞扬笑了笑,说道:“如果换一个人担任矿务局一把手,这旧河煤矿我去不去都无所谓,但是既然市长把你派到矿务局担任一把手,这旧河煤矿我必须得去啊!如果我不去,这旧河煤矿早晚都要变成一个火药桶,到时候一旦爆炸,问题就大条了!”

    听包飞扬这么说,孟德海就明白了包飞扬的意思,包飞扬下到旧河煤矿去,为的还是替他解决麻烦。和包飞扬是从外地分到天源市工作的不同,孟德海可是土生土长的天源市地人,对于旧河煤矿的情况可以了解的非常清楚。

    在天源市矿务局所属的五大矿中,旧河煤矿最近几年才上马的煤矿,虽然它虽然生产规模最小,但是查明煤炭地质储量却是五大矿中最大的,规模达到了二十二亿吨,几乎相当于其他四大矿的总和。

    之所以矿区的煤炭地质储量最大,但是生产规模却是矿务局五大矿最小的,主要的问题就是因为旧河煤矿的地质情况复杂,煤层的瓦斯以吸附性瓦斯为主,传统的治理瓦斯危害问题的技术手段都不起作用,所以旧河煤矿才无法大规模开采,只能采取边治理边开采的手段,产量十分低下。可是当初上马旧河煤矿的时候。天源还归天阳市代管,为了迎合天阳市领导好大喜功的要求,天源矿务局老局长信服承虽然明知道旧河煤矿矿区煤层存在瓦斯危害治理手段非常复杂的情况下,还是把旧河煤矿按照年产一百万吨的生产规模进行设计,这样等旧河煤矿投产之后,天源矿务局的煤炭总产量就可以顺利突破年产六百万吨大关。可是实际投产之后,由于瓦斯危害非常严重,旧河煤矿的矿井生产只能是断断续续的,实际年产量还不足十万吨。还比不上地方上一个私人小矿井。

    由于生产规模达不到设计要求,从矿井抽调到旧河煤矿的工人后来又陆陆续续地返回到原来的矿井,可是即使这样,最后留在旧河煤矿的职工也有八百多名。这八百多名工人的工资,即使按照最低数额计算。一年也要将近两百万。而旧河煤矿年产十万吨煤,即使不计提固定资产折旧和不计算矿井建设投入的巨额资金利息,毛利还不到一百万, 连职工的基工资都无法发放出来。由于工资长期被拖欠,旧河煤矿的职工们早已经是怨声载道,甚至时不时有旧河煤矿的工人到矿务局机关来讨要说法。如果说原来的向阳坡高岭土矿是天源市的不安定因素的话,那么旧河煤矿就是矿务局的不稳定因素。孟德海既然到矿务局来担任一把手。旧河煤矿的问题究竟该如何解决,是首当其冲的问题。而且孟德海还不比信服承和胡福才这两个出身于矿务局系统的一把手,有心腹嫡系可以帮他弹压旧河煤矿那些闹事的矿工,不用他们亲自出面。而对于孟德海来说。到时候如果旧河煤矿的工人到矿务局来讨说法,下边的说不定直接就会把问题推到孟德海这里,让孟德海这个局一把手到时候和旧河煤矿的矿工来个面对面。

    自从知道钟严明要把自己安排的天源市矿务局来当一把手的时候,以上这些问题孟德海也都考虑过。他也非常头痛该如何解决旧河煤矿这个老大难的问题。但是即使这样,他也不希望让包飞扬到旧河煤矿去任职。作为包飞扬的老领导。孟德海可不会干那种把烫手山芋扔给老部下,让老部下站出去替他当挡箭牌这种没格调的事情。再者说来,如果包飞扬仅仅是替他当一当挡箭牌还不算是什么大问题。旧河煤矿的瓦斯危害那么严重,虽然说断断续续的也能够开工,可是这种情况总是让人提心吊胆,万一哪天忽然间发生一个瓦斯突发事故,包飞扬作为旧河煤矿的一把手,这个前途岂不是完全断送进去了吗?当初胡福才为什么要调包飞扬到旧河煤矿担任一把手,也不正是打这个主意?只要很小的一起生产事故,胡福才也完全有接口把包飞扬一路到底。

    “飞扬,旧河煤矿的问题虽然棘手,但是毕竟是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可以慢慢的解决。”孟德海语重心长地说道,“我不能为了自己个儿轻松,就让你下去替我堵炸药包。”

    “老领导,堵炸药包那种傻事,我可是不会干滴。”包飞扬笑了起来,“我现在既然主动要求到旧河煤矿去,肯定是想好了如何解决旧河煤矿的问题?”

    “哈哈,我就说嘛!”孟德海不由得大笑了起来,“飞扬,你是不是找到了解决旧河煤矿瓦斯危害的办法了?快说说看。”

    “老领导,”包飞扬却摊了摊手,说道:“老领导,解决煤层存在的吸附性瓦斯的问题,可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我一个采煤的门外汉,又怎么可能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答案呢?”

    “这么说,旧河煤矿矿区的煤层吸附性瓦斯的问题,还是解决无望了?”孟德海心中一沉。

    “也不是解决无望,严格的说来,还是有几种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包飞扬回答道。这一个多月来,孟德海跟着钟严明和商山峦忙着处理高峻岭倒台带来的连锁问题,而包飞扬基上全身心地投入到旧河煤矿煤层里吸附性瓦斯这个世界性难题当中去了。他甚至乘坐飞机到华夏矿业大学去请教国内最顶尖的技术专家。经过咨询他了解到,对于煤层吸附性瓦斯的难题也不是没有解决方案。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对于煤层中高应力、高吸附性、低渗透的吸附性瓦斯都提出了若干种实验性的解决方案。之所以没有在生产中大规模的推广,主要难题就是因为这些解决方案费用太高,会大幅度的推高采煤成,造成采煤成远远高于市场售价这种情况。得不偿失。

    了解到这些情况,包飞扬才知道,吸附性瓦斯之所以成为世界难题,并不是没有解决方案,只是解决方案成高而已。以后随着煤炭市场售价的提高,当煤炭市场售价高于这些解决方案的成时,这些解决方案就具备了在生产中大规模推广的基础。所以旧河煤矿二十多亿吨的煤炭储量目前虽然还不能开采,但是当了将来的某一天,这些含有高吸附性瓦斯的煤层就会成为香饽饽。给天源矿务局和天源市带来巨大的利润。根据包飞扬的记忆,这还需要再等十年左右,等时间进入了二零零二年之后,华夏煤炭行业就会迎来井喷式发展的黄金十年。到时候,目前售价仅仅四五十元一吨的动力煤。将会涨到百元一吨,甚至在二零零八年雪灾的时候,一吨煤的售价会轻松突破一千元。到了那个时候,那些解决方案额外增加的每吨百十来元的开采成就不算什么了。

    “……不过呢,这些解决方案目前成太高,暂时没有什么实用价值。”包飞扬说到这里,看见孟德海脸上的笑容僵在那里。就又连忙说道:“我所说的解决旧河煤矿的问题,并不是指的采煤。相反,我还想把旧河煤矿的采煤工作完全停下来。毕竟旧河煤矿目前的瓦斯问题非常复杂,即使是小规模开采。也不能完全杜绝瓦斯的危害。”

    这个时候,孟德海才明白包飞扬的意思,不过他眉毛还是微微一皱,说道:“飞扬。旧河煤矿如果不采煤,又找什么门路去养活八百多号干部职工呢?”

    “加工煤矸石啊!”包飞扬轻声说出自己的答案。

    煤矸石是采煤中产出的废物。非但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煤矿上还要费尽心思地去考虑找场地把这些煤矸石堆放起来。就天源矿务局来说,四大矿煤矸石早就堆积的跟大山一样,加起来至少有五六千万吨了,即使是旧河煤矿,产煤量这么低,矿场也堆放了有几十万吨煤矸石。尤其是春天刮风的时候,这些煤矸石就变成了天源市的污染源,把整个天源市的空气弄得脏乎乎,市民几乎不敢开窗,一开窗家里就是一层黑乎乎的煤灰,该怎么处理这些煤矸石,不仅是天源矿务局领导所考虑的问题,也是让天源市领导烦心的问题。

    “加工煤矸石?”孟德海一下子就有些蒙了,他问道,“你是说用煤矸石烧砖的项目吗?”

    煤矸石烧砖,天源市虽然没有这个项目,但是同样受煤矸石堆放和污染之苦的天阳市上马了两个这样的项目。只是煤矸石烧砖消化的煤矸石有限,项目的收益也非常低。如果想要养活旧河煤矿百名矿工,靠煤矸石烧砖的项目,可不怎么靠谱。

    “不是烧砖,而是烧制高岭土。”包飞扬微笑起来。

    “烧制高岭土?”孟德海有点反应不过来。煤矸石外表黑乎乎的,和白色的高岭土完全是两样。怎么可能用这种黑乎乎的东西去烧制高岭土呢?

    “对,是烧制高岭土!”包飞扬回答道:“煤矸石可不是废物,而是一种于煤炭紧密相伴生的非金属矿产资源,学名叫煤系硬质高岭岩……”

    什么?煤矸石竟然是一种非金属矿产资源,学名叫煤系硬质高岭岩?

    孟德海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东西,一时间就像是听天书一般。但是他知道包飞扬是学硅酸盐专业出身的,对高岭土很有研究,向阳坡高岭土矿的老矿长陶茂德就非常佩服包飞扬在高岭土方面的专业学问。包飞扬既然说煤矸石能够烧制高岭土,那肯定能够烧制。

    只是,连向阳坡高岭土矿的高岭土就很难卖出去,如果不是包飞扬的姐姐正好是粤东的大老板,向阳坡高岭土矿这个时候恐怕就要垮台了。这用黑乎乎煤矸石烧制出来的高岭土,能有销路和市场吗?

    孟德海望着包飞扬,期待他的进一步解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