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拍板

第二百一十五章 拍板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

    高岭土是一种分布范围非常广泛的非金属矿产资源,全世界有流失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高岭土资源,其中又以美国、英国、巴西、乌克兰和华夏国为世界最主要的高岭土生产国,这几个国家高岭土的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百分之八十左右。

    但是呢,世界高岭土储量虽然不小,但大多只适合于制造陶瓷或填料,真正适合用于纸和纸板涂布颜料的天然单片状优质高岭土资源并不多见,在全世界范围内,适合造纸涂料用高岭土资源一直十分紧缺,原最著名的英国ecc公司在英国本土康沃尔郡已基本无矿可采。

    至于说华夏国,虽然高岭土储量和产量都非常大,但是真正适用用造纸、纸板涂布的优质高岭土的产量却几乎是个空白,以至于国内企业不得不每年花费大量的外汇从国际市场上购进优质高岭土填料。

    在上一世的时候,包飞扬虽然是一直研究陶瓷化工产品,这并不代表他对陶瓷化工范围之外的事务就不关注。尤其是高岭土这种原料既可以用于陶瓷化工,也可以用于造纸、油漆、橡胶、电缆塑料等行业,对于高岭土行业的最新技术动态,包飞扬一直保持着比较密切的跟踪。就拿向阳坡高岭土矿的瘠性高岭土来说,再加入负离子胚体增强剂之后,产品的粘合度和结合度不仅大大提高了,而且加工之后的细度和白度也有显著的提升,从只能用于陶瓷行业的劣质高岭土一跃提升为可以用于造纸、油漆、橡胶、电缆以及塑料等领域的优质高岭土。

    但是。像向阳坡高岭土矿这种情况毕竟只是特例,单单凭借向阳坡高岭土矿高岭土储量。也无法满足国内对优质高岭土的需要。而且在上一世的时候,包飞扬并没有和向阳坡高岭土矿有什么交集,所以也没有发现向阳坡高岭土矿瘠性高岭土矿这个可以改良的特性。所以当时在国内,研究替代国际上优质高岭土资源的主攻方向就是煤系高岭土,而且已经研发出成熟的开发技术。

    煤系高岭土就是看似无用的采煤的副产品煤矸石。国内的研究技术人员发现,把煤矸石经过煅烧之后,再经过粉碎和超细研磨,就可以变成优质高岭土。完全可以替代进口的优质高岭土。所以从二零零零年之后,国内许多地方陆续开始上马煤系高岭土的加工项目,开始代替昂贵的进口优质高岭土。有一段时间,包飞扬甚至也打算涉猎煤系高岭土的加工项目,一度还在公司内部启动了项目的筹备工作,只是后来公司有更好的发展项目,才放弃了煤系高岭土的加工项目。

    矿务局党委会任命包飞扬为旧河煤矿矿长的命令下来之后。包飞扬就开始考虑该如何去应对旧河煤矿棘手的局面。由于对于吸附型瓦斯处理的技术成本很高,目前状况下尚不具备在生产中实际应用的可能,所以包飞扬就直接放弃了提高旧河煤矿煤炭产量这个想法,转而寻找替代的办法,看能不能替旧河煤矿寻找出一条可行的道路,养活旧河煤矿这**百名干部职工。

    这个时候。包飞扬把目光放在矿务局堆积如山的煤矸石上面,他自然知道,这煤矸石就是煤系高岭土,如果经过加工,能够代替进口高岭土的话。那么养活旧河煤矿这**百名工人根本不算是什么问题。而且还可以替国家节约大量的外汇,甚至还有可能打入国际市场。替国家赚取外汇呢!

    问题是,虽然说煤矸石就是煤系高岭土,但是也存在一个质量的差异问题。并不是所以的煤矸石经过加工之后都能变成高岭土。只有那些二氧化硅和氧化铝含量达到一定比例,同时其他杂质含量又非常低的煤矸石才能加工出优质高岭土。

    于是包飞扬就到矿务局几大煤矸石堆放场,包括旧河煤矿的煤矸石堆放场,偷偷地采取了煤矸石样品,发到了粤海市方夏陶瓷化工公司的实验室,让孟爽在实验室里进行化验。孟爽对几个样品进行化验之后,发现包飞扬寄过来的这些煤矸石中高岭土品位非常高,含量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可以说是最优质的煤系高岭土。

    这个结果看起来有点出乎意料,仔细想一想又在情理之中。天源市本身就存在着丰富的高岭土资源,否则就不会有向阳坡这个大型的高岭土矿。只是相对于向阳坡高岭土矿这独立成矿的高岭土资源来说,天源市其他的高岭土资源都和煤矿伴生在一起,最后就以煤矸石的展现在世人面前。

    随后孟爽又按照包飞扬所说的技术流程,对这几个煤矸石样品进行了高温煅烧加工,然后又通过粉碎机、球磨机和雷蒙磨、气流磨进行了加工研磨。孟爽发现,最后得到的产品完全达到了造纸涂料级产品的要求,甚至和从美国英国两国进口的高档水洗高岭土相比,天源市矿务局煤矸石加工出来的煅烧优质高岭土在洁白度、细度和稳定度方面都轻松胜出,完全可以替代英国美国高档水洗高岭土产品。而且加工成本也十分低劣,还不到美英两国产品售价的十分之一。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包飞扬才长出了一口气,有煤系高岭土煅烧项目做后盾,他就完全有把握解决旧河煤矿的棘手局面。而这个时候,又恰巧孟德海被调到了天源市矿务局来当一把,就又坚定了包飞扬到旧河煤矿任职的决心。

    这个时间见孟德海问他,包飞扬就对孟德海做出了详细的解释,最后说道:“煤系高岭土因为独特的物理性能,在造纸、橡胶、颠连、塑料和医药行业应用效果非常好,这一部分市场。目前主要是由美英两国进口的优质高岭土占据着。而我们天源矿务局的煤矸石经过煅烧加工之后,产品性能大大优于美国英国等进口优质高岭土。应用前景十分广泛,不仅能够占领国内市场,而且还可以出口到国际市场上,赚取宝贵的外汇。”

    孟德海听了包飞扬详细的解释,不由得两眼发亮,尤其是当包飞扬听到煤矸石经过加工之后还可以出口到国际市场上赚取外汇,更是欣喜异常。在九十年代初期的时候,国家整体经济实力还没有后来那么强大。外汇储备也十分有限,所以无论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都一直很热衷于能够出口创汇的企业项目,甚至一些政策比较激进的地区,还有创汇指标之说。倘若天源矿务局每年能够赚取大量的外汇,那么孟德海必然会成为天源市的政治明星,今后的仕途发展必定是一片光明。

    “想不到啊想不到。真是隔行如隔山啊!”孟德海连连感慨道:“飞扬,如果不是听你讲出来,我还真不知道煤矸石这种看似无用的废物,甚至是被我们遗弃的垃圾,竟然有这么宝贵的用途。你这个提议非常好,煤矸石一直是矿务局乃至天源市领导头痛的问题。它的堆放需要占用大量的土地。又存在一个自燃和污染环境的问题,是一个超级大麻烦。但是你现在说的这个煤矸石加工项目,竟然可以把煤矸石这个超级大麻烦变成宝贵的资源,成为许多行业的生产原料,延长了我们煤炭生产工业的产业链。这样既解决了环保问题,又创造了巨额利润。真是一个了不起的想法啊!”

    “不过呢,”说到这里,孟德海停顿了一下,望着包飞扬说道:“上马这个项目,需要多少投资?”

    “我初步估算了一下,大约需要一千五百万左右。”包飞扬说道,“如果说投资额度低一些,也是可以建成一条比较简单的煅烧高岭土加工生产线,但是产品的品质就会降低很多,反而不如一步到位,直接按照最高标准建造一条高质量的生产线,这样生产出来的产品就可以直接打入国际市场。”

    孟德海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咱们矿务局的经济情况你也清楚,连干部职工的工资发放都很困难,想筹集到煤矸石项目深加工的资金,怕不乐观啊!”

    “这个问题我已经考虑过了。”包飞扬成竹在胸地说道:“单凭着旧河煤矿或者咱们矿务局,想完成这个项目确实力有未逮。所以我建议还是采取合资经营的方式。”

    “合资经营?”

    “对啊!”包飞扬望着孟德海说道,“我姐姐在粤海开一个公司,您也知道。这个项目我也跟她本人谈过了,她非常感兴趣,如果咱们矿务局同意合作的话,方夏陶瓷化工公司可以负责解决资金设备和技术的问题。咱们矿务局只要负责解决项目用地、原料和工人问题就行!”

    孟德海莞尔一笑,对包飞扬说道:“这个问题,我看还是放在旧河煤矿的层面解决比较好!作为旧河煤矿的负责人,自身就有权利决定和其他企业开展项目合作。”

    孟德海本身还是愿意尽快推进这个项目的进行,只是他刚到矿务局来任职,有很多事情需要理顺,这时候以矿务局的名义和包飞扬的姐姐谈项目合作,反而不如包飞扬直接以旧河煤矿的名义推进来的快一些。毕竟旧河煤矿自身就存在巨大的发展压力,仅仅是为了解决干部职工的工资问题,矿上的其他领导也得配合着包飞扬推进这个合作项目吧?再加上孟德海在局里为包飞扬撑撑腰,这个项目必然会很顺利地进行。

    相反,如果放在矿务局这个层面上,孟德海就要去说服其他矿务局领导同意这个项目,在这个时候,要说服别人,就意味着条件交换,就需要孟德海满足别的领导一些条件。否则这些领导可能就要唱反调。所以孟德海宁愿把这个项目放在旧河煤矿这个层面上处理。

    听孟德海这样说,包飞扬不由得笑了起来,“那你是同意我到旧河煤矿任职了?”

    “臭小子,就知道挤兑我!”孟德海也禁不住笑了起来,“你这么好的苦力,我不用岂不是白不用?我一会儿就通知人事科科长过来,让他明天送你到旧河煤矿去。”

    “老领导,还有一件事情,我要跟您说一下。”包飞扬说道。

    “哦?”孟德海望着包飞扬,眼里充满了警惕,“我都答应你去旧河煤矿了,你小子还想打什么鬼主意?”

    “老领导,是关于运销科负责人的问题。”包飞扬说道,“运销科原来的负责人辛雄健被免职了,我又要调到旧河煤矿去,这运销科的负责人就空出来了。不知道您心目中有没有什么人选?”

    “我刚刚上任,情况都不熟悉,两眼一抹黑,能有什么人选?”孟德海说道。

    “既然您没有人选,我就向您推荐一位。”包飞扬说道,“运销科的老业务骨干范爱华,人非常可靠,业务能力也非常突出,又是工作了十几年的老运销,我觉得可以把他往上面提一提。”

    孟德海不由得沉吟了起来。运销科可是矿务局非常重要的部门,矿务局百分之八十的煤炭都是通过运销科发售出去的,这么重要的部门,只有掌握在自己人手中才能够放心。这个范爱华孟德海虽然不了解,但是包飞扬既然推荐了,那说明他还是值得信任的。

    想到这里,孟德海就说道:“今天晚上,你让范爱华到我那里去一趟,我和他谈一谈。”

    既然孟德海愿意见范爱华,就说明这件事情**不离十了,剩下的就要靠范爱华自己去争取了。至于范爱华能不能把握住这个机会,取得孟德海的信任,就看范爱华自己的本事了。

    但是话又说回来,这又考验到孟德海识人本事,就目前来说,范爱华确实是运销科负责人的最合适人选。倘若孟德海相不中范爱华,也是孟德海自己的损失,对范爱华是影响并不大,毕竟范爱华已经成立了一家私营煤炭运销公司,一年下来也有十万八万的收入。

    不过呢,在包飞扬看来,这一切问题都不大,以他对孟德海和范爱华的了解,两个人见上一面,谈上一谈,这个事情基本上就可以拍板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