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圆满解决

第二百二十三章 圆满解决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虽然恨死了刘大宝,但是张淑君知道现在还不是跟刘大宝算账的时候。眼下最当紧的,就是想办法弥补刘大宝捅下的大窟窿,修好与包飞扬的关系,只有包飞扬开心,孟总手上这笔高达四千万的巨款才有可能继续留在城南支行。

    短短片刻的功夫,张淑君已经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满面春风地向孟爽和包飞扬走了过去,嘴里笑盈盈地说道:“孟总,这位靓仔系边位呀?点解唔介绍我知?”说起来张淑君还是很有一点语言天分,仅仅去过粤东省几次,就学会了不少简单的粤语对话,虽然发言不怎么标准。这时候为了拉近和孟爽的关系,张淑君把这一点压箱底的功夫都拿出来了。

    却不想孟爽虽然公司在粤海,却是地道的中江人,到粤海的时间也不过五个来月,大部分时间还都在实验室里搞研究,和外面的人接触的次数有限,还没有学会粤东话。此时孟爽虽然听得出张淑君讲的是粤语,却不知道意思是什么,于是就求援地望着包飞扬。

    包飞扬上一世在粤东呆了十几年,早就操练出一口地道的粤东话,见孟爽望着他,就笑着低声在孟爽耳边说道:“她是问你,我这个帅哥是谁,为什么不介绍给她认识。”他的声音虽然压低了下来,却又恰好能够让张淑君听的清楚。

    张淑君看着包飞扬可以如此亲昵地和孟爽咬耳朵,不由得又进一步肯定了自己心中的判断,这个包飞扬绝对和孟爽这个美女老总关系不一般,即便是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也差不了太远了。而且更奇怪的是,包飞扬明明是天源矿务局下面旧河煤矿的矿长。却能够听懂自己的粤东话,而孟爽这个货真价实的粤海市方夏陶瓷化工公司的副总裁,却压根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这真是一对奇怪的组合啊!

    天源市这个时候的气温有些低,孟爽从开了热风的出租车里才出来一小会儿,耳朵就冻得有些发痛,这时候感觉包飞扬嘴里呵出的热气喷在自己耳垂上,竟然有些麻麻酥酥痒痒的感觉,一时间就有些忍不住想笑。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就强忍着笑意。风情万种的白了包飞扬一眼,这才落落大方地对张淑君介绍道:“张行长,他是我男朋友,叫包飞扬。”

    “原来是孟总的男朋友啊,怪不得这么靓仔呢!”张淑君嫣然一笑。伸出手对包飞扬说道:“包先生仪表不凡,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之辈,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高就啊?”

    包飞扬知道张淑君这多半儿是明知故问,刘大宝应该早把自己的身份介绍给她了,当下也不揭破,只是伸出手和张淑君轻轻一握,笑着说道:“张行长。你这次可是看走眼了。我不过是一个小煤矿的矿长,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小煤矿?请问是哪一家煤矿呢?”

    “旧河煤矿。”

    “包矿长你还真会开玩笑。”张淑君抿嘴笑道,“旧河煤矿可是咱们天源市矿务局的五大国有煤矿之一,矿长可是正儿八经的正科级干部。看你的年纪。也不过就比我家孩子大几岁而已,就已经是堂堂的正科级国家干部了。怨不得能找到孟总这么出色的女朋友呢!”

    包飞扬笑笑,也不说话,只是转头望了孟爽一眼。

    孟爽心领神会。往前斜跨了一小步,微笑着对张淑君说道:“张行长。真不好意思,公司里有点紧急状况,需要调动资金,我现在就要把四千万元转走,请你让人帮我办一下手续吧。”

    张淑君知道根子还是出在包飞扬身上。孟爽之所以不松口,必然是包飞扬的意思。她这个时候唯有指望能够做通包飞扬的工作了。

    “孟总啊,请你给我几分钟时间好吗?我想跟包矿长先谈一谈,可能刚才我们行里的员工不懂事,可能让包矿长产生了什么误会……”

    孟爽当然知道张淑君是天源市委书记的爱人的身份,她也知道,包飞扬既然在天源市工作,必然不能无视张淑君的影响力。见张淑君态度诚恳,于是就顺势让开一步,让张淑君直接面对包飞扬。当然,最后该如何办,还得取决于包飞扬意思,倘若包飞扬真的决定不给张淑君这个市委书记夫人的面子,孟爽也不会太诧异。毕竟作为方夏陶瓷化工的副总裁,她可是真正了解公司的实力究竟庞大的如何地步。而包飞扬作为一个庞大的商业公司的实际拥有人,也完全有资不把内地一个市委书记的夫人放在眼里。更不用替包飞扬的大伯还是中江省会城市的市长,即使在天源市混不下去,也可以调回到中天市去嘛!

    孟爽让开一步之后,张淑君就直接面对着包飞扬了,她上前一步,微笑着正想开口。就听到一阵脚步声,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短发女职员从营业大厅门口跑了出来,正是那个阻挡包飞扬见张淑君的那个小跟班。她叫黄玉荣,名义上是城南支行办公室的秘,但是实际上只为张淑君服务,差不多相当于张淑君的专职秘书。

    刚才张淑君离开办公室下来迎接孟爽的时候,安排了黄玉荣打电话跟向阳坡高岭土矿矿长陶茂德联系,让陶茂德尽快赶到城南支行来,帮着张淑君一起做说服孟爽的工作。黄玉荣打电话到向阳坡高岭土矿上,矿上的办公室人员也不知道陶茂德的去向,只是把陶茂德的传呼号码给了黄玉荣。黄玉荣打了几个传呼,陶茂德那边才回了电话过来,说自己在天阳市办事,即使要赶回来,也要几个小时之后。黄玉荣一遍催促陶茂德尽快从天阳市赶回来,一边慌里慌张地赶下来给张淑君报信。

    可是当黄玉荣从营业大厅跑出来的时候,赫然发现旧河煤矿矿长包飞扬就站在张行长对面。她心中顿时就来了脾气,心中暗道这个包飞扬还真的是阴魂不散,竟然没有离开,躲在外面来堵着张行长来了。如果是平时。包飞扬真的是堵着了张行长,那也算是他的事,黄玉荣也就不说什么了。可是现在,张行长正急着大客户要把四千万存款转走的问题,哪里有空为了五十万元这样屁大的小事和你磨叽?平时遇到这种不开眼的客户,张淑君不好说话,都是黄玉荣这个小跟班出面扮恶人把这些不开眼的家伙挡下的。这时候黄玉荣自然不会忘记自己的职责,她先冲上去对包飞扬厉声喝道:“你这个人怎么回事?不是告诉你我们行长很忙,没有空见你嘛?怎么还死皮赖脸地等在这里啊?还是旧河煤矿的矿长呢。怎么就这么一副德行啊?到一边去到一边去!”

    她一边呵斥着,一边伸手把包飞扬往后推,一直把包飞扬往后推了三四步,拉开了和张淑君的局里,这才转过身来。毕恭毕敬地对张淑君说道:“行长,陶矿长回过来电话了,他人还在天阳,怕……”

    黄玉荣话还没有说完,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她小心地抬起头,就看见张淑君板着铁青的俏脸恶狠狠地盯着她,一时间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是因为陶茂德人在天阳,来不及赶过来吗?

    这个陶茂德,也真真是该死,你早不去天阳市。晚不去天阳市,怎么偏偏赶在张行长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你去了天阳市呢?连带着张行长看我也不顺眼。陶茂德啊陶茂德,等你回来一定要好好宰你一顿。不能平白无故让你害得姑娘吃挂落!

    心中想着,黄玉荣的态度就越发小心翼翼。连喘气声音都不敢太大,语调愈发轻柔地继续说道:“我已经告诉他,不管在天阳办什么事情,都必须马上赶回天源来,越快越好……”

    可是不知道怎么得,黄玉荣觉得张淑君的目光比刀子还要锐利,就那样无遮无挡扎了过来,几乎要生生地把她的脸上扎出两道血洞来,一股寒气从黄玉荣的心底冒了出来,虽然还不知道那里出了问题,可是黄玉荣还是感觉到浑身发冷,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低,最后就完全停了下……

    “说呀,你怎么不说了呢?”张淑君冷声笑道,“我看你刚才威风很大嘛,黄玉荣,你怎么不继续说了呢?你完全应该拿着刚才训斥客户的态度和我说话嘛!”

    黄玉荣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张行长是对自己刚才训斥包飞扬赶到不满?可是为什么呢?自己以前不都是这样干吗?遇到那些不知道好歹过来纠缠张行长的客户,自己都是像刚才那样疾声厉色地把他们训斥走,今天自己不过是重复以前的做法,怎么张行长会不满意呢?

    “行长……我……我……”黄玉荣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知道该说什么。

    “黄玉荣,我问你,咱们行里的服务方针是什么?”张淑君面如寒霜,她这边刚想着怎么讨好包飞扬,黄玉荣就跑出来添乱,这让她如何不气愤?

    “笑容甜美,态度和蔼,说话轻柔,服务贴心!”黄玉荣小声地背出了城南支行的服务方针。

    “既然你记得这么清楚,刚才为什么对客户又是一个什么态度?”张淑君冷冷地扫了黄玉荣一眼,说道:“你马上去给包矿长口头道歉,然后停职反省,回家写书面检查送到包矿长那里,包矿长什么时候原谅你了,你什么时候回银行上班!”

    啊?

    黄玉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即使张淑君再对自己刚才的态度不满,也不至于如此吧?包飞扬不过是一个旧河煤矿的破矿长,值得张行长如此讨好他吗?要知道,张行长可是市委书记的爱人,自己作为她的秘书,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是代表张行长人,即使对待客户的态度有些不对,也不至于要低三下四到如此程度呀!

    黄玉荣这边疑神疑鬼地正要开口向包飞扬道歉,却不想包飞扬那边已经摆手拦着张淑君了。

    “张行长,你可别这样,我可当不起你这个部下的道歉,也没有这个功夫!”包飞扬摆了摆手,对孟爽说道:“孟爽。你不是要办理转款手续吗?还不抓紧时间去办!”

    包飞扬这句话穿到黄玉荣耳朵里,她不由得惊吓的魂飞魄散。这时候她才知道,原来站在包飞扬旁边那个靓丽的女子竟然是粤海方夏陶瓷化工的孟爽副总裁。怨不得张行长会呵斥自己,埋怨自己对包飞扬态度不恭敬。说起来这可实在是怪不得自己啊,谁又能够想到,旧河煤矿这样连工资都发不下来的破煤矿矿长,竟然有一位可以调动数千万巨资的美女朋友呢?

    这个时候,黄玉荣不敢再有丝毫侥幸之心,她深深知道。即使现在自己不主动交代出来,包飞扬一旦让孟爽把那四千万巨款转走,张淑君照样可以查出来自己究竟做了那些事情。到了那个时候,自己这个罪魁祸首肯定会被张淑君开刀示众,那可不是做不做张淑君秘书的问题。而是还能不能在工行这个系统干下去的问题了。

    能够跟在张淑君身边当跟班,黄玉荣也是脑子转得非常快的人,她这个时候已经想明白了,自己唯一的机会就是取得包飞扬的原谅,让包飞扬说服孟爽不要把四千万元巨款转走,否则的话,自己就准备收拾好个人物品滚回家里去吧!

    “包矿长。包矿长,”黄玉荣快步跑到包飞扬的面前,冲着包飞扬低下头去,深深地鞠了一个超过九十度的大躬。头都快触到地上了,嘴里惶恐地说道:“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今天说了一些很恶劣的话。也做一些过分的举动,不该拦着你去见我们行长。以至于影响到您对我们行里的印象。我现在深刻地向您表示道歉,不管您打我骂我都可以,只要您能够消了气就成。”

    刘大宝看到黄玉荣都这样做了,知道自己要逃不掉,于是也走过来,跟着黄玉荣站成一排,深深地向包飞扬鞠躬,只是他的腰没有黄玉荣那么柔韧,勉强躬成了一个九十度,嘴里也深刻地道歉道:“包矿长,千错万错都是我和小黄的错,扣掉你们账户上五十万元资金的错误决定是我个人做出的,和我们张行长无关,你不管怎么责罚我们都行,千万不要怪到我们张行长身上。只要您不让孟总把钱转走,我跟小黄哪怕是到你家做保姆,天天替您刷马桶都成!”

    这个时候,张淑君才明白,原来一开始的肇事者不仅有刘大宝,还有黄玉荣。听黄玉荣说话的意思,似乎是包飞扬前面来找自己来着,只是被黄玉荣拦下了,再加上刘大宝那里又不肯通融,最后才触怒了包飞扬,让他叫孟爽过来转走四千万存款。

    “包矿长,”张淑君也迈步上前,对包飞扬说道:“这个事情也不能都怪他俩,我作为他们的领导,肯定也有错。扣你们旧河煤矿的款,这件事情我也清楚,甚至我也当时也支持刘大宝这个决定,要说责任,我比刘大宝的责任更大。”

    “可是呢,包矿长,作为银行,我们也有不得已的苦衷。你们旧河煤矿刚开建的时候,就是我们城南支行的主力客户,截止到去年底,我们城南工行的总放贷规模不过三千八百万,你们旧河煤矿一家就占了七百多万,几乎相当于我们城南支行总放贷规模五分之一。可以说在天源市所有金融机构中,我们城南支行是对你们旧河煤矿支持力度最大的。”

    “可是呢,你们旧河煤矿的生产经营一直上不去,到现在为止,金一分钱没有偿还不说,甚至连贷款利息也偿还不了。包矿长,请你设身处地的为我们想一想,这种情况下,假如你是城南支行的负责人,你会做出什么决定?”

    “当然,这次冻结你们账户资金的决定,我们银行方面做得也有些欠考虑,应该事先和你们沟通一下,达成一个可以相互谅解的共识,这点工作我们没有做,是我的不对,我代表城南工行向你道歉。”

    说着张淑君就双手贴在身侧,准备向包飞扬鞠躬。包飞扬又怎么可能让张淑君鞠下躬来?即使不说张淑君这个市委书记爱人的身份,单是张淑君前面说的话,包飞扬也不能让张淑君给他鞠这个躬。因为总得来说,理亏的是旧河煤矿啊!当初旧河煤矿建矿的时候,贷款基上工行城南支行一家出的,而旧河煤矿生产效益不好,不仅仅是影响到旧河煤矿,也严重影响到了城南支行,在这方面,张淑君作为城南支行的行长,应该受到不少拖累。所以即使她做出了冻结旧河煤矿账户资金的决定,也没有什么大错。

    “张行长,您不要这样,我可当不起。”包飞扬伸出双手拦着张淑君,笑着说道:“要说错,你们城南支行基上没有什么错,是我们旧河煤矿错的更多,辜负了你们城南支行对我们旧河煤矿的信任和支持!”

    张淑君听到包飞扬说这一句话,不由得心里一松,感慨道:“多谢包矿长的理解!怨不得孟总会找你做男朋友,这样通情达理的男朋友,谁不想要呢?”

    孟爽不由得俏脸一红,甜滋滋地瞥了包飞扬一眼。虽然知道张淑君这话有讨好包飞扬的嫌疑,但是还是感觉到非常甜蜜。

    “刘主任,黄小姐,你们也起来吧。”既然决定继续和城南支行合作,包飞扬当然要好人做到底,想来刘大宝和黄玉荣两个人,今天受到的教训已经足够多了,绝对会深深地记在脑子里,以后对旧河煤矿的业务再也不敢不配合了。

    刘大宝和黄玉荣又怎么敢起来?低垂着身子,耳朵却竖着听张淑君的动静。

    “好了,既然包矿长大人有大量,原谅了你们,你们就起来吧!”张淑君挥手说道,“不过这件事情也不能就这么算了。鉴于你们两个今天对客户的恶劣态度,我决定取消你们今年年终评先进工作者的资格,并且年终奖减半发放!”

    刘大宝和黄玉荣听说张淑君让他们起来,脸上刚刚路出一丝轻松的笑容,可是转眼又听到张淑君的后半句话,脸色不由得又苦了起来。不能参评先进工作者还不算什么大问题,也就是一百元的奖金而已。可是以他们两个的级别,年终奖至少有一千元,这减半发放,可是少了五百大元啊!不过相比起被开除的危险,这个处罚也算是比较轻的了,最起码工作岗位保住了。

    熊红芳远远地站在一边,看着这一幕幕的变化,早已经惊得目瞪口呆。怪不得包矿长过来的时候这么有底气呢!有这么一个美女大款做女朋友,连成书记的爱人张淑君都要陪着笑脸跟包矿长说话。刘大宝和黄玉荣前面态度那么嚣张,最后也不是得狼狈地跑过来向包矿长道歉,即使这样,年终奖还被扣了一半。假如自己回矿上财务科跟手下那些财务人员说起这件事情,他们会不会认为自己在瞎吹牛呢?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接下来就简单多了。在张淑君的亲自指挥下,旧河煤矿的资金账户立即解封,刘大宝亲自上到会计柜上担任柜员,给熊红芳办理了五十万元提现的手续。然后张淑君又担心包飞扬带着这五十万元现金回旧河煤矿上不安全,又亲自安排支行的运钞车过来,派了四个武装押送人员,陪着包飞扬一起,把这五十万元现金安全送达旧河煤矿。

    当城南支行的运钞车出现在旧河煤矿的大门口的时候,等候已久的矿工们不由得沸腾起来,他们发出一阵阵响亮的欢呼声,那欢呼声直冲云霄,连遮挡夕阳的乌云都被震开,露出一抹鲜红的笑脸……

    PS:  六千字的大章节,就不分成两章发了,算是今天两更吧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