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怎么不等我

第二百二十六章 怎么不等我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对于龙电力几个人的埋怨,包飞扬只是笑笑,也没有多做解释。至于说张淑君可能回来参加宴会的事情,包飞扬更是提都没有提。这件事情啊,还是等张淑君真的到了之后再说吧,这个时候如果说出来,到时候张淑君倘若临时改变主意没有去,岂不是显得他包飞扬在吹牛皮?

    几个人刚走出门,就看到矿上十几个中层干部都聚集在楼道里,笑嘻嘻地望着包飞扬和龙电力,“包矿长,我们听到消息,说龙书记、和矿长和童矿长要请喝酒,我们也想去凑一个热闹,行不行啊?”

    龙电力就把目光扫向身旁的管健民,管健民连忙表白道:“龙书记,这个绝对不是我泄露出去的。你刚才也看到了,我就在矿长办公室,压根儿就没有出去。”

    龙电力想一想也是,管健民刚才确实没有离开过包飞扬的办公室。看来一起是自己刚才自己给老婆打电话说晚上要到市里请包飞扬吃饭的时候不知道被中层的哪个坏小子听到了,他这么一广播,这些中层们都凑了过来……

    “你们这些家伙啊,耳朵倒是挺尖的!”龙电力笑骂了一句,问包飞扬道:“矿长,你看呢?”

    本来龙电力一开始也是想让这些中层干部都过去,这样才像是一个为包飞扬接风的模样,可是后来考虑到旧河煤矿目前低迷的经营状况,一开始搞出这么大动静,怕被有心人看到眼里对包飞扬影响不好,所以才和童宏哥、和桨平商量,只是他们三个加上一个办公室主任管健民一起过去,算是一个非正式的小范围的为包飞扬接接风。但是现在这些中层干部既然都赶过来了,自然也不好再轰他们回去。

    包飞扬也知道,矿上这些中层干部赶过来凑热闹,本身就是对他这个新矿长的一种认可,看来自己这次出马到城南支行把五十万元工资款要回来的效果非常明显啊,连这些桀骜不驯的中层干部们这时候也都服帖了——要知道,上午召开会议宣布包飞扬上任的命令时,这些个中层干部眼里流露的可都是麻木和冷漠。这也倒不是一定是针对着包飞扬,更多的恐怕是这些中层干部对旧河煤矿这个企业本身感到绝望了吧?而现在,包飞扬硬是能够从市委书记爱人担任行长的城南支行手里把扣下来的五十万元工资款给夺回来,这展现的气魄和能力,让这些中层干部在麻木和绝望中又对前途看到了一丝希望。以旧河煤矿这种现状,也必须有一位有魄力有霸气的新领导,才能带领旧河煤矿走出泥潭啊!

    以包飞扬两世的人生经验,对旧河煤矿这些中层干部的微妙心理揣测的即使不是百分百精确,至少也要对上个百分之**十。他听到龙电力问他的意思,就笑着说道:“龙书记,这个啊,不要问我,应该问和矿长、童矿长啊!一下子又去这么多人,你们三个人的钱包厚度够不够,准备的酒水够不够喝啊?”

    龙电力与和桨平还无所谓,无非就是一个钱字,反正补发了三个月工资,再加上各自都有点私房钱,多十来个人过去,也不至于付不起账。

    童宏哥可就有点着急了,笑着骂道:“老子就从老爷子那里弄了四瓶茅台酒,用来招待包矿长正好。如果你们这些兔崽子也要去,到时候一个人还分不到一口酒!”

    机电科科长王如褔是童宏哥的直属手下,不怕自己这位顶头上司,笑嘻嘻地说道:“我爱人的哥哥在百货大楼工作,我跟他打个招呼,去弄两箱西凤酒过来不就得了?虽然没有童矿长您的茅台那么好,但是保证是货真价实的真酒!”

    王如褔话都说成这样了,童宏哥还能说什么?他无奈地望着包飞扬道:“矿长,我看就让这些兔崽子们也跟去吧!”

    矿上这些中层干部基本上都是大老粗出身,见童宏哥骂他们兔崽子也不着恼,反而笑嘻嘻的一脸兴奋,看来很吃童宏哥这一套。

    包飞扬哈哈一笑,说道:“既然龙书记、和矿长和童矿长都没有意见,那我今天就慷他人之慨了,大家伙儿就一道去吧!”

    于是这些中层干部嘴里就兴奋地发出一阵嗷嗷叫声,连声叫道:“矿长万岁,矿长英明!”

    包飞扬扫了一眼,看到财务科科长熊红芳并没有在这些中层干部队伍中,就问道:“熊科长呢?怎么没见她?”

    “矿长,”管健民就连忙汇报道:“熊科长那在财务科那边给工人发工资,没有这么快结束!”

    包飞扬点了点头,这**百人的工资全部用现金发放,而且都集中在这个时间段,这财务科的工作量确实太大了。看来应该尽快采取转账的方式给工人发放工资,即使现在银行这边还推行办工资卡业务,但是每个工人办一本存折,总是可以的吧?到时候财务科只要把转账单交给银行让银行把工资转入每个工人的存折里就行了,熊红芳就不会有现在这么大压力了。

    于是除了熊红芳之外,矿上所有的中层干部,还有龙电力、和桨平和童宏哥等领导班子成员,一起坐上车,浩浩荡荡地杀奔市里的四海大酒店。其中龙电力是领导班子中年龄最大的成员,就和包飞扬同乘一辆上海轿车,办公室主任管健民则和童宏哥、和桨平三人坐上矿上那辆北京212吉普。其余的十几个中层干部,则上了矿上的通勤中巴车。

    三辆车组成的小型车队用了三十多分钟时间,赶到了四海大酒店。四海大酒店的老板接到了龙电力的电话,早早的就等候在酒店大门口。包飞扬和龙电力一下车,他就快步迎了过身来。龙电力拉着他的手向包飞扬介绍道:“矿长,这位就是我的标的,四海大酒店的岳老板。他曾经在粤东深川市港资四星级酒店当过三年行政大厨,今天咱们所有的菜式,都是他亲手操办的!”

    “表哥,是行政总厨。”岳老板微笑着纠正道。

    听说岳老板竟然在深川市港资四星级酒店当过三年行政总厨,包飞扬对眼前这位其貌不扬的中年人不由得刮目相看。九二年的时候,一个西北小城市的人能够到深川特区港资四星级酒店当行政总厨,那可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甚至在这个年代,全国绝大多数人连行政总厨这个名词还没有听说过呢!

    包飞扬客气地握着岳老板肥厚多肉的手,笑着说道:“实在是太感谢岳老板了,今天我们过来,给你添不少麻烦吧?”

    “包矿长您太客气了!”岳老板发音虽然还是标准的天源话,但是相比起天源方言的硬朗,他的天源话就柔和许多,显然是受了在南方工作多年的影响,“您是我表哥的同事,你们能够选择我们四海大酒店用餐,是我岳某人的荣幸!”

    “包矿长是我的领导!”龙电力特意在一边纠正道。

    “对对对,是我表哥的领导。”岳老板连忙改口道,他在深川特区那边接触的都是商场上的生意人,回到了西北内地,对官场上的礼数还不怎么习惯。

    这时候和桨平和童宏哥也都下了车,汇合着中巴车上下来的中层干部们,簇拥到包飞扬身后。于是在岳老板殷勤地引领下,一群人说说笑笑地进入了院内,绕过一个照壁,进入了后面一座外表簇新,看样子是新盖了不久的小楼。

    走进了小楼,包飞扬感觉到岳老板不愧是在深川特区四星级酒店当过行政总厨的人,这小楼的装饰就绝非一般,不时像时下内地那些高档酒店装饰的那样如暴发户的感觉,反而是静淡素雅,在华夏古国的传统神韵有穿插了现代流行时尚的元素,看起来让人不由得耳目一新。

    在一楼前厅的中间,是一座长满绿色苔藓的假山,假山通体是用天然石块垒成,看起来别有气势。假山下面是一方浅浅的水池,水池旁边还有一架古色古香的水车,随着水流的缓缓转动,水车的竹筒里就带起一筒筒清流,均匀地轻洒在假山上,然后再沿着假山错落有致地流淌下来,缓缓地注入水池。水池里点缀着几株睡莲,由于室内气温高的缘故,这个时节莲叶竟然还没有枯萎,像一枚枚黄绿色的巨钱一样漂浮在水面上。一群五颜六色的锦鲤,在睡莲之间游弋穿梭着,构成了一副别具情趣的中国山水画。

    穿过前厅,沿着古色古香的木楼梯上到二楼,看到二楼的走廊故意设计成曲曲折折的形状,加上两边的仿古装饰,行走在里边,很有一点梦回汉唐的感觉。走廊两边的包厢门设计的很有讲究,流露出一股浓浓的传统文化气息,门楣上的房间名字也让人很有感觉,安西、北庭、楼兰、龟兹、朔方等等,都是以汉唐西域的地名命名的。

    岳老板给安排的是安西包间。包飞扬领着众人进了包间,一扫外面曲折走廊里曲径通幽的感觉。包间里宽敞明亮,对着房门的一面是宽大的玻璃窗,用金丝绒布窗帘遮挡着,外面还有一层精致的竹帘。包间的其余三面墙壁上,都悬挂着雕刻精湛木质工艺品,造型略带夸张和抽象。天花板上是一盏巨大的水晶吊灯,把房间照射的异常明亮。再加上两张大餐桌上豪华的桌饰和往外吹出热烘烘的暖风的柜式空调,整个房间的布置完全是现代化的气息,和包间外那些显露出古朴中华传统文化的布置反差是如此巨大,简直如同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即使包飞扬见识多广,这时候也不得不为岳老板的手笔感到惊叹。如果他没有来过四海大酒店,还真不知道这里竟然是如此精妙的所在,即使是腾飞大厦的餐饮部,虽然豪华要略略领先这里,但是论起文化和品味,显然要比四海大酒店欠缺不少。就包飞扬重生之后所见,恐怕京城里计委的定点饭店,也差这里不少,也只有中天市的黄河大饭店,在文化品位上不次于四海大酒店。

    能在天源市这个西北小城市撑起这个大场面,岳老板绝对不是一个简单人物啊!怨不得他能够在深川特区港资四星级大酒店当行政总厨,而且还是一干就三年呢!

    加上中层干部,一共来了二十一个人,正好分成两桌。包飞扬作为旧河煤矿的矿长兼党委书记,自然是要被众人推举到主桌的首位去坐的。

    包飞扬摆手,表示不同意众人的安排,他说道:“今天是私下里聚会,没有什么矿长书记的,我们还是按照年龄来排序吧!”

    按照年龄来排序,这么多人中,龙电力的年龄最长,应该坐到首席。可是龙电力又怎么会干这种出风头的事情呢?他既然已经下决心靠拢包飞扬,就绝对不会干这种抢风头的事情。

    “矿长,这怎么能成?”龙电力坚决不同意,反而拉着包飞扬的手把他往首席上让,“咱们旧河煤矿又不是敬老院,跟年龄大小有什么关系?哪里有一把手不坐首席,反而让我们这当副手的去坐的道理?”

    众人也跟着起哄,硬生生地把包飞扬按到首席的位置上。包飞扬拗不过众人,也就随着他们去了。

    包飞扬坐到首席后,其他人则按照次序入座。虽然说旧河煤矿是企业的编制,但是国企的身份注定这就是一个小官场,在座的人早已经参加过多次矿上聚餐,都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该坐什么位置。所以虽然两张桌子上都没有写名牌,但是各人却都知道各位该在什么位置,二十个人坐下的时候井然有序,丝毫不乱,默契到跟事先经过多次演练的一样。

    包飞扬抬起手表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七点半了,这时候还没有见张淑君过来,那么张淑君多半是不来了。毕竟,张淑君不单单是城南支行的行长,更是市委书记成平原的爱人,她的一举一动,需要顾忌的问题太多。

    想到这里,包飞扬就扭头问身旁的龙电力:“龙书记,菜都安排好了?”龙电力没有回答,而是把目光投向一直陪坐在一边的岳老板。

    岳老板一边拿着红塔山香烟给众人散着,一边笑着说道:“包矿长,我那边都已经准备妥当了,就等您一句命令,我们随时就可以上菜!”

    包飞扬就又冲龙电力微微点头。龙电力就笑着说道:“那咱们就开席吧?”

    岳老板站起来,准备到外面吩咐安西包间开席,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见听到外面传来一个女人的笑声,听起来十分地干练:“包矿长,你这可不对啊!我还没有到呢,你们就要开席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