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费人思量的背景

第二百二十七章 费人思量的背景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众人视线不由得同时往门口望过,赫然发现一位穿着羊绒大衣的中年贵妇出现在包间门口,一个三十出头的身穿浅蓝色羽绒服的女子拎着一个坤包恭敬地站在她的身后。

    包飞扬自然认得,这位雍容华贵的中年贵妇就是城南支行行长张淑君,至于身后那个三十出头穿羽绒服的女子,却是不认的。他心中暗叹一声,张淑君竟然真的来参加宴会了。早知道这样,刚才他就把宴会往后再拖一拖了,作为市委书记的夫人,参加宴会迟到个一二十分钟,还不是很正常吗?

    包飞扬这边还没有站起来话,这边龙电力已经失声叫出声来:“张行长!”他急惶惶地要站起身来,却没有想到动作太急,一下子讲桌边的茶杯碰倒了,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响声,茶杯已经在在地面上摔得粉碎。

    于此同时,和桨平和童宏哥两个人也认出了张淑君,两个人也急忙站了起来。和桨平还好,只是膝盖撞到了桌脚,虽然很疼,但是倒是可以强自忍耐,外人也看不穿端倪,显不出他的失态。可是童宏哥相比之下就没有和桨平这么幸运了,他噗通一声带倒了椅子,人也滑了一个趔趄,狼狈的状态甚至比龙电力更甚。

    旧河煤矿的这些中层干部由于地位的问题,几乎都没有见过张淑君。但是对于这位担任城南支行行长的市委书记成平原的夫人的大名,他们耳朵里早已经听出茧子了。也不是这些煤矿的大老粗们关心政治,实乃是城南支行是旧河煤矿最大的金主,旧河煤矿的贷款百分之八十五都是从城南支行放出来的,包括旧河煤矿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的工资,都是从城南支行贷款发放的。尤其是在旧河煤矿生产经营不力。完全依靠贷款才能生存下的情况下,张淑君的一喜一怒甚至都可以左右旧河煤矿的矿工们明天家里能不能揭开锅,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如果还不关注城南支行这位张大行长,那才是奇了怪了。

    不过关注归关注,以张淑君的地位,连旧河煤矿的矿领导们想见她一面也不容易,更何况他们这些旧河煤矿的小小中层了?可以除了矿办公室主任管健民之外,其他中层干部只是听过张淑君的大名。至于张淑君长的是什么样子,却没有一个人见过。

    纵然是如此,这时候这些中层干部听到龙电力喊出“张行长”三个字,又看到龙电力、童宏哥着急失态的模样,其中一些脑子转得比较快的人已经敏锐的意识到。这位张行长恐怕就是城南支行的行长,市委书记成平原的夫人张淑君了。

    于是那些反应过来的人纷纷站起来,主动向张淑君问好。

    “张行长,您好!”

    “张行长,欢迎欢迎!”

    那些反应慢的人,则面面相觑,互相打听着:“张行长?哪个张行长?”

    “你真是猪脑子啊。你还有哪个张行长?城南支行的张大行长呗!”

    “啊?你是她是市委……”

    “对对对!”另外一位连忙阻止这位来,“就是这位张行长!”

    “啊啊啊!”

    这位吓了一跳,感情是市委书记夫人来了啊,怪不得龙书记、童矿长、和矿长他们都慌张成那样。他也赶紧站起来。连声地向张淑君问好:“张行长好!”

    一时间包间内像是刚烧开锅的开水一般,翻滚沸腾的热气冲天,几乎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脸上含着热情的笑意。恭敬有加地向张淑君打着招呼。

    如果换做别的市领导的夫人过来,这些煤矿的大老粗们也不见得有这么热情。但是现在是张淑君过来。情况就又不同。张淑君这个城南支行的行长,现在可是掐着旧河煤矿的经济命门,给不给贷款,全在张淑君一念之间。虽然这次包矿长下来,是局里拨了五十万元款项补发了三个月工资,但是局里不可能一直养着旧河煤矿这个包袱。旧河煤矿要想生产发展,还是离不开城南支行贷款的帮助。

    张淑君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包飞扬身上,面容平静地迈着优雅的步伐往包间里走着,根没有注意这些脸上洋溢着热情笑容的煤黑子出身的大老粗。

    机电科科长王如褔正坐在上菜位置的旁边,看着雍容华贵的市委书记夫人直接朝着自己的位置走了过来,纵使他平日里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这时候心里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慌张成了一团,仿佛心里一下子钻进几百只小耗子一般,乱糟糟的不知道是什么一种情绪,脑海里更像是断了信号的电视机一样,没有任何图像任何声音,只有不断闪烁的雪花点。

    他下意识地想让开脚步,却不想脚下一个拌蒜,噗通一声就往地面上栽。幸亏坐在一旁的管健民眼疾快,一把将他拉起,还不忘轻声在他耳边取笑:“老王,还没有到过年呢,你就这么急着给张行长拜年?”

    张淑君却根看都不看狼狈不堪的王如褔一眼,踩着优雅的步点绕过他的身边,冲着包飞扬伸出了白皙的小,笑着道:“不好意思啊!行里刚才有点急事,耽误了我一些功夫,晚到了二十分钟,希望你不要见怪啊!”

    “啊……”

    “哟呵……”

    “咦……”

    包厢里又响起一片声音各异的惊叹声。眼前的这位是谁啊?堂堂的市委书记成平原的夫人,天源市最大的二级金融机构城南支行的行长,她竟然开口向包矿长道歉,仅仅是因为迟到了二十来分钟?要知道,她能够赏脸赴宴已经是无上荣光了,即使迟到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谁还敢个什么?不都得规规矩矩地坐在桌子上等着她的大驾?可是咱们包矿长倒好,市委书记夫人仅仅迟到了不到二十分钟,竟然就不等了,要宣布开席。而且更神奇的是,市委书记夫人到了之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要为自己的迟到向包矿长道歉。苍天啊,大地啊,这个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了?难道太阳真格从西边出来了不成么?

    旧河煤矿这些大老粗们心中惊奇,龙电力、和桨平和童宏哥这三个矿领导心中就更是惊奇了。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在包飞扬拒绝了张淑君的邀请之后,张淑君竟然提出了主动过来参加包飞扬的接风宴。包飞扬和张淑君究竟是什么关系,竟然能够让张淑君这么给面子?而且包飞扬的表现也出乎他们的意料,明明张淑君要来参加晚上的宴会,竟然一丝口风也不露出来,把他们几个瞒得好苦。更过分的是,既然已经答应了张淑君过来,却根不等张淑君,到了时间就直接宣布开席。换做一般人,敢这样对待市委书记夫人吗?这简直就是把张淑君往死里得罪,换一句话,就是他妈的作死的节奏啊!可是张淑君过来了之后,竟然也不愠不恼,还要笑盈盈地向包飞扬赔罪。这包飞扬究竟得多大的面子啊?甚至龙电力心情激荡之下,狠狠地掐了自己大腿上的肉一下,以验证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他是一个老党务工作者,正因为这样,他才比一般人更深刻地认识到,作为天源市的一把,市委书记成平原里掌握着多么巨大的权力。虽然张淑君仅仅是成平原的夫人,而不是成平原人,可是在夫妻一体的情况下,张淑君其实就代表着成平原人,或者是在大多数情况下可以相当于成平原人。

    包飞扬莞尔一笑,轻轻握了握张淑君柔软细腻的掌,道:“张行长到的不早不晚,正是时候。”然后又解释道:“我下这些大老粗们,都是干力气活的,能吃能喝的主儿。从矿上一路颠簸赶过来,中午那点吃食儿早就消化光了。所以我就提前了一点开席,这起来啊,是我不对……”

    张淑君却大度一摆,道:“你就别替我遮羞了,我迟到了就是迟到了,怎么变成你不对了。”

    包间里更是一片哗然,不仅仅是龙电力、和桨平和童宏哥,十几个矿上中层干部也全部把目光集中在包飞扬身上。放在整个天源市范围来,也找不出几个可以让张淑君如此话的大人物吧?

    这十几个中层干部是大老粗,接触的层面有限,虽然对张淑君的表现很惊奇,可是想的却没有那么深。但是龙电力、童宏哥和和桨平却又不同,矿务局虽然算是企业,但是实际上就是内地官场的缩影,他们能够当上副书记副矿长,都是经过一番厮杀奋斗上来的,对官场体会之深不是下面这些个中层干部能够达到的。他们心下自然要琢磨,张淑君为什么要对包飞扬格外的客气,包飞扬身上究竟有什么样的背景,值得张淑君如此做呢?真是费人思量啊!

    精彩推荐: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