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二百三十八章 陈雅丽的朋友

第二百三十八章 陈雅丽的朋友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第一更献给《长》的盟幸福微笑着书友,感谢您的慷慨打赏,让《长》实现了盟主零的突破。(请搜索八 一 中 文 网,更 新 最 快的 小说网站!).

    ----------------------------------

    高个子乘警虽然心中紧张,表面上却看不穿丝毫慌乱,作为一个老资格乘警,他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保持镇定和冷静,才能够压住场面。

    “不要慌,有我呢!”高个子乘警威严地喝了一声,问中年男人和他儿子,“打伤你们的人呢?在哪儿呢?给我指出来!”

    魁梧的中年人和他的混蛋小子不约而同地把手指向一脸淡定地站在一旁的包飞扬,异口同声地冲乘警喊道:“是他,就是他打伤我们的!快点把他抓起来!”

    看着这对父子指的是一个人,高个子乘警不由得心中暗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感觉到分外好笑。这对父子体型都比正常男人大两三号,两个加起来却抵不过对方一个人,真是典型的外强中干的大草包啊!

    一边想着,高个子乘警一边把目光顺着魁梧的中年人和他儿子的手指方向望去,当他把目光落到包飞扬那张清秀英俊的脸上的时候,不由得心中大吃了一惊,暗中叫道,怎么会是他啊?他是什么时候上的火车?怎么下面火车站的人都没有现呢?

    原来,这名乘警叫张翼飞,是西京铁路局客运段的乘警。上次赵丽萍到天源市来考察三江口多味萝卜的时候,在鹰涧山崴伤了脚。后来回京城的时候,乘坐的就是张翼飞执勤的这趟列车。

    因为卧铺紧张,当时赵丽萍让林曼青向在铁道部工作的陈雅丽打了一个招呼,然后陈雅丽一个电话直接打到天源火车站。然后包飞扬送赵丽萍到火车站的时候。火车站的站长谢筑城亲自出来接待,一直把包飞扬和赵丽萍送到了列车上的软卧车厢里。并且谢筑城还偷偷向列车长闫冉冉和乘警张翼飞做了特别交代,说赵丽萍是铁道部政治部办公室陈雅丽主任的朋友,要求闫冉冉和张翼飞他们路上要给予特别的照顾。

    铁道部政治部办公室,还有一个名称叫做铁道部办公厅,陈雅丽在里面担任副主任,那可是相当的位高权重,她的一句话,即使是西京铁路局一把手。也是必须要给予高度的重视的,更别说是谢筑城、闫冉冉和张翼飞他们了。更何况若不是这次恰好是赵丽萍受伤要乘坐回京城火车的卧铺,以闫冉冉、张翼飞等人的地位,根本不可能和陈雅丽生任何交集的,所以难得有一次替陈雅丽主任服务的机会。即使服务对象只是陈雅丽主任的朋友,他们也都要提足了精神,给予百倍细致耐心的照顾。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连带着让乘警张翼飞把送赵丽萍到软卧车厢的包飞扬也记住了,并且印象相当的深刻。这个时候,张翼飞忽然间又在火车上看到包飞扬,并且还被一对父子指为打人凶手。如何能够不吃惊呢?

    不过显然,这位包飞扬包先生并没有记住自己,因为张翼飞和他目光碰触的时候,明显可以看出包飞扬的目光没有任何波动。又或许是。这位包先生已经认出了自己,因为要避嫌,这个时候故意要装出一副陌生的样子?

    不过呢,张翼飞这样想。实在是有点冤枉包飞扬了。包飞扬上次送赵丽萍上火车的时候,只在列车上呆了短短的十几分钟时间。他心思都放在赵丽萍的身上,根本没有功夫去注意到这些殷勤地围绕在他们周围的乘务人员。所以他是根本就不记得见过张翼飞,并不是为了避嫌,故意做成不认识的模样。

    张翼飞既然认出了包飞扬是铁道部办公厅副主任陈雅丽朋友的朋友,心中自然有了计较。不管是不是包飞扬真的殴打了这个魁梧的中年人和他同样魁梧的儿子,张翼飞都不会去对包飞扬怎么样,相反,他还要那这对魁梧的父子来开开刀,替包飞扬出出气——敢在火车上得罪陈雅丽主任朋友的朋友,那不是提着灯笼捡大粪——成心找死(屎)嘛~!

    “什么?他是打伤你们的凶手?”张翼飞两道浓眉一挑,望着魁梧中年人和他的混蛋儿子问道:“你们不是开玩笑吧?你们两个任意一个人个头都比他大两号,我真的想象不出来,他一个人怎么能打伤你们两个!”

    “警察同志,真的是他打伤我们的,我怎么敢骗你呢!不信你问问他,是不是他打伤了我们!”

    “对啊,警察叔叔,别看这家伙身体这么瘦,实际上他力气可大了,揍人也特别狠,我和我爹被他打惨了!”混蛋儿子也跟着哭诉。

    “真的吗?”张翼飞眉毛又是挑了一挑,傻瓜也能够看得出来,他对这对父子的说话根本不相信。在确定了自己已经向包飞扬传达了明确的信号之后,张翼飞这才转过脸问包飞扬道:“他们俩说是你把他俩打成这样的,到底是不是这样呢?你只管放心大胆的说出实情,我会替你主持公道的。”

    魁梧的中年人在旁边听着,眼泪又快下来了。尼玛这是什么世道啊?明明是自己挨打了,警察却对打人凶手说要替他主持公道。难道说长得魁梧高大也是一种罪过吗?

    包飞扬自然更听出张翼飞话中释放出来的维护自己的意思,他心中也不由得大为惊奇,为什么这个高个子乘警要维护他呢?难道说这个高个子乘警在过来之前,已经大致了解到事情的起因,对这对混账父子看不过眼,才故意来偏向他吗?这个时候,包飞扬是一点都想不起他和张翼飞见过面的。

    “警察同志,他们胡说八道,我根本就没有打他们,是他们自己弄伤自己的。”包飞扬说道。

    “放屁!”

    “你胡说,我们怎么自己弄伤自己啊?”

    魁梧的中年人和他混蛋儿子听包飞扬这样说,顿时都急红了眼。不由自主地开口争辩起来。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请保持安静!”张翼飞扭过头了,厉声呵斥魁梧的中年人和他的混蛋儿子,“你俩是警察还是我是警察?没有看到我正在问话吗?我问你们的时候,你们才可以开口,没有问你们的时候,你俩都给我闭上嘴巴!再乱插话,小心我把你俩都拷起来!”

    这对混蛋父子被张翼飞劈头盖脸地一顿训斥,立刻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蔫儿了下来。虽然眼神中还有不忿之色,却不敢和张翼飞顶撞。和包飞扬起冲突,最多也就是挨一顿打,可是如果得罪了张翼飞,说不定真的会被拷起来呢!铁路上的警察和地方的警察可是不一个系统。到时候吃了亏也找不到地方讲理去啊!

    看见这对父子老实了下来,张翼飞这才继续对包飞扬说道:“你说是他们自己弄伤了自己是吧?那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能够简单讲一讲吗?”他打定主意要让包飞扬先开口讲一下所谓的“经过”,真实不真实倒无所谓,关键是要让包飞扬先讲,这样就可以先入为主,后面无论旁边这对父子讲什么。都可以不予采信。

    “警察同志,是这样的。”包飞扬伸手拿出自己的两张车票,递到张翼飞手中,说道:“我和我女朋友要到西京去出差。这是我和我女朋友的两张车票,座号分别是八十八号和八十九号,就是这两个座位。”

    包飞扬用手指了指老太太和她小孙女坐的那两个座位。

    “我和我女朋友上车之后,却现这两个座位被他们两个占去了。”他又伸手指着指旁边这对倒霉而又混蛋的父子。

    “我和我女朋友很客气地请他们起来把座位还给我们。可是他们两个却蛮横不讲理,说什么自己不认字什么的。不知道自己坐的是多少号座位,又说什么他们也出了同样的钱,凭什么他们站着我们坐着,总之,就一句话,不肯把座位还给我们!”包飞扬说道,“这个情况你可以问一问周围的旅客们,看看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嗯!”张翼飞点了点头,问周围的旅客道,“这位同志讲的是不是真的?是不是他们两个占着人家的座位不肯让开呢?”

    “是啊,人家这位小同志好言好语的说,他俩就是不肯让呢!”

    “对,不但不肯让出来,还恶言恶语的骂人呢!”

    周围的旅客早就看不惯这对混蛋父子,这时候听张翼飞询问,都七嘴八舌地指责这对混蛋父子不对。

    张翼飞听到这里,知道包飞扬占了理,心中不由得一喜。本来没有理都要偏袒包飞扬呢,更别说包飞扬先占了理了!

    他把严厉的目光投向魁梧的中年人,严肃地问道:“你们俩是不是占了人家的座位,不肯让出来?”

    魁梧的中年人的目光躲躲闪闪地不敢和张翼飞的目光接触,小声地为自己分辨道:“警察同志,其实这里面吧……”

    “你不需要说其他的,只需要回答我是还是不是就可以了!”张翼飞冷声逼问道,“是,还是不是?”

    “是……”魁梧中年人被逼问的额头上的虚汗一层层地冒了出来。

    张翼飞这才把冷厉的目光从魁梧中年人身上收回来,侧过脸对着包飞扬,目光立刻变得如春风一般和煦温柔:“其他还有什么情况吗?”

    “嗯,我还没有说完呢!”包飞扬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他们不肯让座位,还骂人,我们本来想让乘务人员过来帮着解决,可是车厢拥挤,乘务员人也一直没有过来,我们就决定暂时先站在过道里再说。”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呢,”包飞扬指着坐在八十八号座位上的老太太说道,“这位老奶奶由于身体虚弱,又没有座位,站在过道上受不了人群的拥挤和车厢里的闷热空气,晕倒了过去。我去把老人家救醒过来之后,怕她再继续站着身体又出问题,就过来让他俩把原本就属于我俩的座位让出来给这位老人家和她的小孙女坐。可是他们俩个还是不让,并且恶言恶语辱骂的非常难听。我没有办法,就伸手想先把外边这个年轻人先拉起来,可是没有想到他的父亲竟然突然间向我动手,由于我闪避及时,他没有打中我,反而打中了他的儿子。接下来他又恼羞成怒地冲出来想抓我,却不知道怎么的自己滑倒了,摔倒的座位上,把他自己的手也弄伤成这样。”

    说到这里,包飞扬顿了一顿,看着周围的旅客,问道:“你们也都在旁边看着刚才的情况,你们说我说的有没有一句假话呢?”

    “没有!”

    “对,是真的,就是这样!”

    “这个小伙子救了老太太,想让自己的座位,是这对父子在耍横!”

    “对,他儿子的脸是被他打伤的,他的胳膊是自己摔倒时弄伤的!”

    周围的旅客七嘴八舌地说道。也倒不是说他们都成心帮着包飞扬撒谎,实在是包飞扬把魁梧中年人胳膊肘弄脱臼的手法太快太隐蔽,在旁边这些旅客看来,那个魁梧中年人的胳膊确实是他自己不小心摔倒时弄伤的呢!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老太太也因为在座位上歇息了很久,积攒了一些力气上来,她按着座位前的固定小茶几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冲着张翼飞激动地说道:“警察同志,这位年轻人可是个大好人啊,他为了救我,差点挨打,你可要替他做主啊!”

    “对,警察叔叔,这位大哥哥真是个大好人,是这两个坏人占了他的座位,还要欺负他!”那个小姑娘也很机灵地跟着奶奶为包飞扬说好话。

    张翼飞本来还以为包飞扬是仗势欺人,没有想到包飞扬是见义勇为,为了帮助老太太而和这对父子起了冲突。而这对混蛋父子抢占了别人的座位不说,竟然还敢先动手打人,这样的人渣,即使不是为了帮助包飞扬,张翼飞也很想收拾收拾!他伸手摘下腰间手铐,厉声冲魁梧的中年人吼道:“把手给我伸出来!”

    ps:推荐老夏铁杆粉丝俺是张飞的一本新书《洪荒古纪》,书号:3o17148,希望大家都过去支持一下!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