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政坛缓冲带

第二百八十五章 政坛缓冲带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接下来,李东方用很大的篇幅,高度评价了包飞扬在天源市任上,为党和人民作出的巨大的贡献。(请搜索八 一 中 文 网,更 新 最 快的 小说网站!).

    会场上一片寂静,有些事先知道内情的人,倒没有多少惊讶。而另一拨不知底细的科级干部。则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敢情坐在第一排位置上的小年轻,就是总队组织委员、第一监察室主任包飞扬。

    “万年同志,给大家讲几句吧?”一直沉默不语的秦新生,突然插话进来。

    既然知道了包飞扬是涂书记亲自点的将,环保厅谁不巴结三分。按照一般的规律,类似刚才那些赞美的话语,本应由秦新生出面说明,李东方只是宣布一下厅里的任命就可以了。没想到李东方不但宣布了任命,还捎带着把包飞扬的工作简历介绍了一番,难道是一向滑头的车李东方一时失误?还是他有意跟包飞扬套近乎,以示自己对包飞扬的亲近程度。不管怎样,今天李东方确实有点出了格,也就是有点越权。可是,秦新生却没有抢到这个风头,也不好拉下脸在主席台上就开始问,怎能让他不怀恨在心。

    人家跑在了前面,自己再跟到后面说些不疼不痒的话,只会让下面的人看笑话,所以秦新生也没打算再出风头,就把话语权交给了总队长齐万年。

    “同志们,包飞扬同志年轻有为,充满活力,我们他的加入,必将对我们环保厅的工作注入新的活力。大家刚才也听到李部长刚才的溢美之词,但我要强调一点,飞扬同志的这些成绩才是冰山一角,据我说知……”齐万年活了小五十年,其他本事没有,这溜须拍马的本事还真不含糊。

    听着齐万年那肉麻的赞扬,包飞扬都不知道他那句“请包主任到台上和大家认识一下”之后,自己是不是有脸面再去台上跟大家见面。

    最具实权的监察一室主任这个肥差,在听到齐万年夸张式的介绍之后,大家还算能接受,但是李东方在宣布任命时,前面明明还带着总队党总支组织委员的头衔,这可是要以总队领导论处了,也就是说一般的总队下面五个监察室和五个稽查中队都要比这个总队组织委员矮上半截。

    “哗”尽管台下的众人已经有所准备,却还是禁不住一片大哗,有人心里暗道,“典型的火箭干部,官运可真是亨通呐!”

    会议还宣布了其他几个科室的人事变动情况,包飞扬知道,那些变动无疑是各科室、处室相互之间的平调,唯有对自己的任命,才是整个会议的**部分。

    大家有序地走出会议室,包飞扬自然也不甘落后,他怕自己走到最后落单,会被一些人上来讨酒喝。

    “包飞扬、韩非云,你俩一会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本想溜之大吉的包飞扬一回头,看见齐万年正面带桃花地盯着他。

    韩非云心里有一百二十个不愿意,可他没有一个说不去的胆儿。

    “……以后你俩要精诚团结,韩非云你是老人了,飞扬初来乍到,在业务上多帮帮飞扬。”齐万年心平气和的样子,是参加工作五年的韩非云第一次见到。

    齐万年亲自为监察一室分工,更让韩非云把包飞扬祖宗十八代都艹了个遍。他娘的,原来自己全面负责,罚多少交多少都是自己说了算,现在可好,让韩非云主管案件整理,怎能不让他七窍生烟。

    看来,任何一个单位,分工虽然是领导的事情。一般情况下领导为了平衡的关系,在分工问题上真可以说煞费苦心,会在综合考虑后让分管人员各有所得,现在倒好,齐万年直接来了个一边倒,把露脸光彩捞油水的活全给了包飞扬,他韩非云就一个出力不讨好的整理案件。也太欺负人了吧,自己这几年也没得罪过齐老虎,他凭什么给自己小鞋穿,不仅没有提拔,还连主管稽查队的权利也给收了去。心里这股恶气实在难咽。

    看韩非云现在,真应了某位官场哲人说过的话“分工其实就是分赃”,动了谁的权益都不行。

    两个人从齐万年的办公室出来,韩非云的身子有点颤抖,黑着脸就钻进了总队长办公室对面的案件分理处。包飞扬想追上去给这位搭档解释,韩非云愣是没给他机会。望着韩副主任的背影,包飞扬知道今天这兄弟受打击太大,已经开始跟自己甩脸,不用说,梁子已经结下,能不能解开就看自己的造化了。不过现在包飞扬也确实没什么好招,只能是走一步说一步了。

    *********************************************************

    西北省环保厅环境监察总队第一监察室主任室,包飞扬正沉浸在书海中。说实在的,对于他这个陶瓷专业的学生来说,业务上和环境监察确实有点风马牛不相及。要说包飞扬对于环境监察是个门外汉,也确实有点言过其实,不说陶瓷专业对环境带来的污染,单说煤矿粉尘,也是环境监察的一项重头戏。

    但是,煤矿、陶瓷企业带来的污染都属于现场环境监理范畴,而现在从事专业的环境监察,所涉猎的范围就大了去了。这不但涉及西北省地市的排污费征收方面的一系列问题,还包括污染源的监督检查、排污口的规范整治、以及污染事故、纠纷和信访的调查处理工作。

    对于这些专业知识,包飞扬还不能完全精通,这就意味着在今后的工作中要吃暗亏。你想想,一个监察室主任,下面还领导着一只专项检查小分队,而且这个小分队成员个个都是专业对口的大学毕业生,有的还在环境监察岗位上工作了十几年,撇开他们的人际关系不说,单是业务上就相当纯属,并且他们对辖区内各个行业、企业排污情况了如指掌,作为新上任的主任,一是业务不熟,二是关系不顺,天时地利不占一项,包飞扬自然就得低调做人,抓紧时间对环境监察业务知识进行熟悉。

    想想还真是世事难料,半个多月前他还在天源市矿务局担任煤矿矿长,先现如今被西北省第一夫人苏青梅暗箱艹作了一次,成为西北省环保厅环境监察总队的第一监察室主任。说实话,担任这个职务他还真有点被赶鸭子上架的感觉。不像是到旧河煤矿当矿长,他虽然不是煤炭专业毕业,到煤矿当矿长有点专业不对口,但是煤矿毕竟是企业,他上一世在粤海市商海里拼搏成为亿万富翁的经历让他可以轻而易举地驾驭旧河煤矿这个企业。不懂采煤不要紧,只要能够让煤矿营运起来赚到利润就行。可是这个环境监察总队监察室主任呢?如果没有过硬的环保方面的专业知识,还真的抓不起监察室的业务来。他总不能拿出自己企业家的天赋,让第一监察室去搞创收吧?

    从苏青梅来说,之所以调包飞扬进省城,一来是看中包飞扬的医术,自己的儿子涂小明的不治之症到他手里有了意外的效果,这是她没有想到的,当初涂小明自杀,完全是忍受不了病痛的折磨,包飞扬的出现,不但挽救了涂小明的姓命,也挽救了她们这个家。倘若是没有包飞扬,涂小明很可能会寻短见,这样一来,她和涂延安将会老无所依,依照涂小明在涂延安心中的地位,她担心这种结果会给看似坚强的涂延安一个致命的打击,这比他在政界面临的风雨要猛烈百倍,况且老年伤子的灾难,苏青梅自己也是一百个不愿意接受。不说自己两口子,就连柳建功也会悲伤过度,为政斧辛劳了一生的老人,最疼爱的外孙遭此劫难,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这些结果,她就是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出来。所以,出于私心,她为了儿子的未来,为了巩固涂晓明的病情,和涂延安商量过之后,调包飞扬进省城,只是她稍微动动关系而已,还有就是包飞扬也是正科级矿长,到西京市机关单位做一个科长,这也符合正常的调动程序,也是清理之中的事。

    另一方面,苏青梅和涂延安夫妇也看中了包飞扬的人品和能力。就涂延安从通过侧面掌握的情况来看,包飞扬到天源市政斧后,接二连三地证明了自己非凡的能力,临危说服陶茂德;京城搞定小微水工程;旧河煤矿转危为安。这一切都证明,包飞扬的能力和为人处事决不可等闲视之。军委领导亲自接见,就连部委那些领导都奉若神明的举动,着实让苏青梅吃惊不小,她也知道包飞扬曰后绝非池中之物。有这样一尊大神,不能为政斧所用,岂不是一种严重浪费?再说了,小明跟着这样一个人,就等于找到了一位好老师、好榜样,眼下两兄弟不分彼此、惺惺相惜,于是苏青梅也就动了举贤不避亲的念头。

    但是苏青梅没有想到,她把包飞扬调到省环保厅之后通过一个偶然的机会竟然现,包飞扬竟然会是西京市新任市委书记包国强是亲侄子。也就是说,如果包飞扬要想到西京市来工作的话,根本用不了她这个省委书记的夫人出马,只要包国强说一句话,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把这件事情解决。可是包飞扬这个孩子口风竟然这般严实,丝毫没有透露出和包国强这一层关系,而是任由自己出面把他调到省环保厅,这不仅让苏青梅对包飞扬更加好奇。

    随之,苏青梅就想办法到中江省中天市找熟人打听一下。毕竟自己的父亲柳建功曾经是中江省的省委一把手,虽然退下来多年,但是破船还有三千钉,更何况柳建功这个曾经的中江一号领导?虽然说中江省高层里现在并没有哪一个领导顶着柳字号的大旗,但是实际上还是有不少人是在柳建功当政的时候被提拔起来的,或多或少都受过柳建功的恩惠,现在苏青梅想要打听一点中江省省会原市长包国强的事情,还不是轻而易举吗?

    果然,苏青梅很快就打听出包国强以及他的这个侄子包飞扬的情况,只是打听出来的结果吓了苏青梅一跳,她完全没有想到,现在看起来如此风光的包国强也曾经差一点就身陷囹圄,葬送掉大好的政治前途。更没有想到的是,把包国强从政治对手的陷害中挽救出来的竟然是包飞扬。这个年轻人当时还在读大学,就硬生生地凭借着自己的聪明智慧以及胆略一步一步地扳倒了当时在中天政坛如曰中天的路忠诚,让政治上基本上被判了死刑的包国强起死回生,重新回到中天市政治大舞台的中央,乃至于现在成了西京市的市委书记。

    就冲包飞扬这一点,苏青梅就知道自己这笔投资做的物所值。即使包飞扬什么身份背景都没有,单凭他的这份聪明智慧,曰后绝非是池中之物,自己儿子涂小明能有这样的朋友,实在是大好的福气,更何况包飞扬还医治好了涂小明的幻肢痛呢?

    知道了包国强和包飞扬的关系,苏青梅又想起了包国强和省委副书记、新任省长田刚强缘分。在西北省官场高层来讲,谁都知道,包国强能够从中天市来到西京市接替龙林桂的西京市市委书记一职,就是田刚强亲自向中央领导做的推荐,相应的,包国强身上不可避免地打上了田派干部的标签。

    在华夏官场,党政一把手分开设置,主要目的是各司其职,党管干部人事,政斧管财政经济。可是由于种种原因,这种本来各司其职职务分工在许多地方都变了味,两位一把手互相牵制相互拆台的现象并不少见,严重的甚至会惊动中央领导。所以就苏青梅本人来说,也是十分讨厌官场上那一套争权夺利的白刃战。虽然说苏青梅相信以丈夫涂延安的老成持重,不会刻意去打压田刚强什么,而田刚强假如想虎口拔牙,向涂延安叫板,也得掂量一下柳家在天朝政治版图上的势力。倒不是说田刚强身后的背景就一定弱于柳家,只是田刚强在西北省时间尚短,三两年之内,这位新任地方大员应该不会做出太出格的举动。

    话虽然如此,可是实际的情况却很难说,毕竟无论是涂延安还是田刚强两个人姓格中都有一些强势的一面,强势对强势的碰撞,难免会有一些误会。现在有了包飞扬出现,可以作为一道沟通的桥梁,,即使将来有什么误会,也可以通过包飞扬缓冲一下,通过来私下里沟通获得对方的体谅,这对西北省政坛的稳定和团结还是非常有好处的。(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