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二百九十六章 献字(二) (初二第一更)

第二百九十六章 献字(二) (初二第一更)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由于前面疏忽,漏编了第288章,所以这一章编号为第296章之二,特此声明。(请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

    “飞扬的隶书,要比寻常隶书厚重深涩,写出《龟虽寿》,更能写出雄浑苍茫的意境”。柳老也兴致勃勃地评论起来,端详这肆意苍茫的隶书半晌,他才释怀地说道,“我八十大寿得飞扬这副赠字足矣,其他礼物,也就不值一提了……”

    《龟虽寿》为三国魏国丞相曹操做诗,在建安十三年一月北征乌桓获胜返邺县时,其时五十四岁。这正是南征孙权(赤壁之战)的前夕。此时的曹孟德雄心勃勃、意气风,大有一扫天下之豪气。《龟虽寿》是极富哲理意味的咏怀诗。诗中表现了乐观自信、顽强进取的精神,对后人有很大的激励作用。用此诗比喻柳建功现在,可谓是相当贴切。

    涂小明站在包飞扬身后,恨恨地在他肩头拍了一巴掌,伸出大拇指在他眼前晃了晃。苏青梅没忘看落款,见确实是包飞扬作,也不禁暗暗惊叹。刚才包飞扬在门外挤兑赵成斌的那一丝不快,也在这满堂喝彩中烟消云散了。

    看来这一宝,包飞扬押的恰到好处,效果也是十分明显。

    下午一点,柳建功看大家也已尽兴,就让苏青梅叫来司机,准备回去。当然,包飞扬也将与刘成器生的不睦如实地说了出来,并及时承认错误,让柳老原谅。

    事情的本身,包飞扬没有一点错误。无非就是有点扯虎皮做大衣,拿着柳老爷子的面子压了刘成器一头。但念及他是为了工作,柳建功也没往心里去,反而说包飞扬鬼机灵,知道动脑子做工作,还让涂小明学着点儿。

    柳建功不生气。苏青梅也就没了生气的理由,事情说清楚了,包飞扬心底也就开朗了。倒是柳建功离席时,没有让苏青梅替他拿包飞扬送他的那幅字,而是自己紧紧抓在手中,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在涂小明和包飞扬的搀扶下离开了包间。

    将涂家人送上车,包飞扬这才叫上王涛声转身往自己的车边走。

    “包主任,我今天算是开眼了,就连柳老这样的顽固之人,在你面前也是兴致盎然,有点忘形了。”王涛声边走边由衷地佩服包飞扬。

    “你在这里干什么?某非是后悔了刚才的签字?”王涛声只顾得低头走路。猛然看见一人影挡住去路,本能地抬头,现刘成器正微弯着腰、一团和气地站在面前,就忍不住问道。

    “我来跟包老弟道歉的。”刘成器见包飞扬走在后面,赶紧绕过王涛声,来到包飞扬面前,一躬到底:“兄弟。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在这里给您赔不是了。”

    “你不是已经道过谦了吗?我也没说揪住不放吧。倒是你这样穷追猛打的,还真让我怀疑你是不是真心的。”包飞扬知道这个道歉是赵成斌的授意,说不准现在那个赵市长还眼巴巴等着刘成器的回话呢,亏得自己没有痛打落水狗的心思,要不然就现在刘成斌这个熊样儿,上去赏他两个耳光,估计他也得忍着。

    “不是,我是说您在柳老面前……”

    “哦,你是担心这个呀。我已经跟柳老说了,他也不生你的气,不过你记着,以后千万不要再放狗咬人,小心我这种专门打狗的主儿。一不小心打死一两条,可别怪我。”包飞扬看不惯的是刘成器自己没本事,却硬充好汉拉人来撑面子。还有那个副局长的儿子,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好像自己到哪里都是老大一样。

    “是是是,包兄弟,这是我们酒店的金卡,你要是有时间就过来,我们酒店的大门始终为你开着。”刘成器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金卡塞到包飞扬手里,丧家狗一样跑了回去。

    “这人,还贿赂领导。王队长,归你了。”包飞扬将那张金卡扔给王涛声,直接上车。

    王涛声这次出来收获不小,以往到一个地方执法,守候蹲点、死缠烂打,事件责任人还是软磨硬抗得让人没脾气。今天这事儿,想着就来劲儿,一向在西京飞扬跋扈的天元楼总经理刘成器挨了打,还得乖乖交罚款办手续,就连副市长赵成斌,也被包主任当猴耍了一次,真是过瘾。还有就是,自己跟着也占了不小光,不但见了柳老和涂书记的家人,混了顿饭,落了个脸熟,还来了笔意外之财,他看过那张金卡,上面标有价,一万元啊,奶奶地,半年的工资,就这么被包主任随手就扔给了自己,意外的馅饼咋能不让人心动。这以后的日子,只要有包主任在,还能少得了好处?

    王涛声现在感觉倒是浑身都是劲儿,好像跟着包飞扬就一定能飞黄腾达、盆满钵满一样。

    回到单位,包飞扬接到伯父的电话,他问你怎么把赵成斌给算计了,大中午就跑到我办公室,要我给你打电话,好像是欠你几万块钱似的。

    包飞扬如实地汇报了上午生的事儿,包国强也没做过多的评价,得知侄儿早就跟跟涂延安搭上了关系,他心里也是一阵狂喜。田建刚是自己的老上级,再加上这层关系,就等于给自己上了个双保险。但是,官场最忌讳的就是脚踏两只船,现在明面上飞扬和自己不在一个阵营,但也不能说这不是一件好事。他清楚飞扬的能量和处事能力,他也相信在这一点上连自己也只能望其项背,也会处理好这件事。

    最后,包国强还是郑重地教育他,以后不能在干这种冒险的事儿,也不能扛着省委书记的大旗到处炫耀,万一出点差错,不但省委书记没面子,他们爷俩儿也承担不了责任。

    从包国强的话里听得出来,他对包飞扬与涂家亲近还是挺感兴趣,也对这个侄儿的掌控能力深信不疑,但是作为长辈,总是要说些不能翘尾巴,要脚踏实地干工作等一些教育意义的大道理来。

    赵成斌也在第一时间得知了包飞扬在柳建功面前替他美言的事情,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上午他在求包国强时,也是有意无意暗示了以后站在同一战线的心事,这倒不是他惧怕包国强这个正职,他主要是看中了包飞扬手上的那条线,那是一根牵着他政治前途的线,前进还是后退,都要跟这根线的伸缩来决定,有了包飞扬这个站在线边的人,他的希望就能在这根线的带动下早点实现。身边的包国强,又是能决定包飞扬意识的关键人物,这种曲线救国的策略,也算是他仕途上的一个最好选择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