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三百章 误解

第三百章 误解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环保厅副厅长乐功成这两天有点走背运。(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先是在党委会上的案件督办责任分工,被迫将八一造纸厂这个烫手山芋接到怀里,接着就是老婆娘家找上门来,说要在新区买房,要从他这里借十万元钱。

    乐功成没把家里的情绪带到单位来,一上班,他就让开始让秘书联系八一造纸厂。

    “萧秘书啊?就这事啊,好说,好说,等我有时间咱们一定到环保厅找乐厅长汇报!”八一造纸厂厂长申奇钟坐在那张一动就咯吱咯吱作响的藤椅里,跟乐功成打了一个哈哈之后,懒洋洋地放下电话。

    西北省环保厅副厅长秘书萧明放下电话,当即走进乐功成办公室,如实向乐功成汇报与申奇钟沟通的结果。

    乐功成暗叹了一口气,冲着萧明微微摇头,心中很是不满意。这个萧明也是文秘专业毕业,也在秘书科混了五六个年头了,也算是老机关了,可是跟在自己身边之后进步一直不大,遇到这种碰钉子的事情只管把矛盾上交,一点都没有啃硬骨头的精神。不过话再说回来,这事情也不能怪萧明,即使他那边再尽心尽力,恐怕申奇钟这根硬骨头也啃不下来啊!就申奇钟来说,他这样做这是受了楼天涯的指使,故意让我乐功成难堪。看来呢,楼天涯对当年的事情还是耿耿于怀啊!

    挥手让萧明先退出去,乐功成靠着皮转椅,陷进了无尽的沉思中。

    十年前,西北省驻军某团,楼天涯为团参谋长。乐功成是副团长。中**队的军衔跟职务挂钩,每级职务对应两级军衔,分别称为主要军衔和辅助军衔。职务提不上去,军衔就算到了年限也还是原地踏步。副团职以上领导职务的军官,其职务晋升正常年限为四年。最低任职年限为两年,但通常情况下,副团职以上军官的晋升,更多地要受拟晋升职务的空缺限制,同时,本人不能过规定的最高晋升年龄限制。比如。正团职军官的最高晋升年龄为45岁,一名副团职军官只有任本级满两年,而且本人年龄不能过45岁,同时有正团级职务空缺时,才有晋升职务的可能。

    这一年,乐功成43岁。楼天涯4o岁,两人都已在副团职务上干满两年,由于军区要进行一场大比武,师部为了加强军事素质的训练,老团长康万青被调到师部任副师长,也就是说,团部正职出现一个空缺。对于这个难得的机会。楼天涯早就蠢蠢欲动了,

    两个人都是副团级级别!按照部队军事分工,参谋长是协助该部队的军事主官进行指挥。主要职责是整理战斗信息,为军事长提供资料并提出一定的建议。团长是一个团的军事主官,主管日常训练、后勤等各种工作。一般副团长主要抓日常训练!

    自康团长调走后,乐功成则是担起了全团军事训练的重担。

    正是备战比武的关键时期,乐功成也就一门心事地扑到了参赛战士的训练上。

    党委会议室里灯火通明,乐功成带着一干营职干部彻夜研究参加军区大比武的方案。尽管这支被誉为“飞虎团”的部队,战争年代战功赫赫,和平时期也在历次大型演习和重大活动中屡创佳绩。但是,对于这次比武活动,乐功成志在必得,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这次,军区要求全员额参与、全专业覆盖、各层次争夺。也就是说,这次大比武自始至终贯穿一个“全”字,不允许有一人当“看客”,不允许有一项科目被冷遇。团党委在出台的方案中着重强调:无论是强项弱项,好兵孬兵,都要在这次比武中拉出来遛遛。

    4oo米障碍赛场,各连队参赛选手正在一决高下。在低桩网处,铺设着布满荆棘的铁丝网,一名选手顾头不顾尾,把臀部撅得老高,裤子被铁丝网划出一条条口子,度虽快,却被乐功成毫不客气地亮了黄牌。随地构设的铁丝网、地雷、独木桥、水泊,还有不时引爆的炸点和施放的烟雾,模拟比武现场,一处处逼真的设置,让人感觉犹如身临真实战场。几名四零火箭筒射手因为提前到场校准星和熟悉靶场环境,被乐功成狠狠批了一顿。即便是风平浪静的话务专业比武,他们也通过模拟手段营造出战场和各种复杂环境,让话务员在嘈杂的音响环境下辨音识人,听清号令。

    军交运输专业根据战场特点,设置岸滩路、错位巷道等11个课目,既有弹坑路、错位小巷等险要地方,又有“s”形路、双直角转弯等复杂路面。

    乐功成一直现场组织,并吹毛求疵地要求各连队参赛选手精益求精。团部作战室,乐功成还亲手绘制了一张“训练成绩曲线图”,详细记录了每个队员和每项科目每天的训练进展情况。这是他们利用铅笔和直尺绘制的,通过这个曲线图,可以及时查看训练走势,分析查找原因,不断总结和改进训练方法,从而使参赛人员的训练成绩获得提升。

    想起当年沙场练兵的一幕,乐功成的嘴角透出一丝自豪的微笑。那时候,自己一心扑在训练上,天天跟一群年轻人较劲,每天都过得那么充实。

    他拿起桌上的一盒烟,抽出一支叼在嘴里。下意识地拿起打火机,砰地一声,火苗弹了起来。“年轻的生命像火,时时都有燃烧的勇气。”乐功成眼里闪烁着满足。

    “乐厅长,您的烟反了。”看到乐功成在回忆中如痴如醉的样子,萧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来给乐功成加水,见状忙提醒乐功成。

    “哦。”乐功成这才现,手里的火苗马上就凑到了过滤嘴上,赶紧调换过头。

    那年,精确化训练让一大批“枪王”、“技术能手”、“级战士”脱颖而出,尤其在最后的角逐中。天天都有军区训练纪录被刷新:某型自动步枪分解结合,标准成绩是1分3o秒,此次最好成绩是24秒,提高了1分零6秒;某型反坦克自行火炮抢修作业,最好成绩提高到45分钟。其中,拆卸诱导轮的单项成绩由过去的3人协同3分钟,刷新为1个人1分钟……

    乐功成抽着烟,如数家珍地向萧明讲起当年辉煌的成绩。

    “最后呢?最后军区比武成绩怎样?”萧明羡慕地问。

    “那还用说?十五个参赛战士,就拿了一个第三名、一个第二名。”乐功成喷出一口烟,有点如释负重的轻松感。

    “乐厅长。果然了不起,十五个战士参赛,就夺得一个第二名一个第三名,果然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啊!”萧明嘴上拍着马屁,心中却有些不屑,派出去十五个人只拿一个第二名一个第三名还得瑟什么?乐厅长也真好意思拿出来炫耀啊!身为乐副厅长秘书的萧明有点虎头蛇尾。刚提起来劲儿等着听好消息的他顿时瘪了。

    “小鬼头,恐怕你说话口不对心吧?告诉你,剩下的全是冠军,够你惊掉大牙的吧!”乐功成突然站起身,伸出一只巴掌在空中滑了一下,做出了一个打人的姿势。

    “啊!厅长,您怎么来个大喘气。人家以为其余的全挂了呢!”萧明一缩脖子。装出一副可怜样儿,满腹委屈地说。他心里却很是高兴,知道成功的帮着乐功成走出刚才郁闷的情绪。因为乐功成只要一高兴,就会拿出当年在部队里的口吻,喊他“小鬼头”。

    “这个成绩让军区长高兴得差点没蹦起来,军区打电话问我们团政委,这一段的训练谁抓的。政委当然不敢隐瞒了,就如实向上报告,没想到军区长们一高兴,就为我们团颁了一个集体二等功。我个人也被授予三等功。”

    “呀!这么说您要高升了?”萧明这才明白乐功成讲了半天话里的意思。在部队,立功者可以提前晋升,这点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是啊,我高兴了,有人就生气了。”乐功成两只手指夹着烟。按住额头,一副苦瓜脸。“要不是因为那两个月的训练,楼参谋长很有可能升为团长,就因为我这块军功章,挡住了他的升迁之路,你说说,他能高兴吗?”

    “一个参谋长,不至于会因为这点小事耿耿于怀吧,还是不是男人?还是不是军人?大不了下次机会让给他。这次是军区长的意思,又不是你故意跟他过不去。”萧明听得明白,自然也为自家领导鸣不平。

    “老楼到没有那么小心眼,巧的是,就在我被军区政治部郊区谈话的那天,有人向军区政治部告了楼参谋长的黑状,说他在营连职干部的晋升上有吃拿卡要之嫌。当时我正在军区政治部,你说这个时候有人告状,明摆着就是挑拨离间吗。”乐功成脸上满是无奈和委屈。

    那次谈话后,乐功成顺利成章地登上了团军事主管的宝座。更让人不可置信的是,那个任命文件上,同时还有楼天涯调至省军区参谋处的任命。

    乐功成的升迁是有目共睹的成绩,那么楼天涯的调离呢?就有点耐人寻味了。在野战部队,除非犯了严重错误,否者是不会被调离原部队的。现在楼天涯从一个野战部队调到有职无权的部门,一定是那个小报告起了作用。

    本来乐功成还想过几天找个机会和楼天涯说道说道,把自己从打小报告的阴影中给摘出来,还自己一个清白,也让楼天涯把心结解开,可没想到军区长竟然不合时宜地下了这个任命。

    你说这事儿搞的,乐功成想找个解释的机会也没有了,本来两个人就是竞争对手,现在一个晋升已成定局,一个却调离,还是个明升暗降。乐功成这是黄泥巴掉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成屎了。

    “厅长,您这不已经转业了,还怕那个楼天涯做什么?”萧明见乐功成一脸沮丧,不解地问。

    “你小子,说你什么好呢,一会儿装疯卖傻,一会儿大智若愚。你知不知道,申奇钟的上级是谁?”乐功成苦笑着问。

    “他们是省军区后勤部的企业,当然他的上级就是军区后勤部了呗。”萧明确实不笨,看了一眼乐功成,突然想到了乐厅长说的那个任命,啊!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这个弯到底是转过来了“您说楼天涯在您今生的那天调至省军区参谋处,某非后来又到了后勤处?”

    “不但调到了军区后勤处,现在还是军区后勤处副处长,主管三产,你这下知道申奇钟为什么不阴不阳地说让我去见他了吧?”乐功成掐掉烟,萧明赶紧递过去一杯水。

    “原来是这样,厅长,我看您就别去触那个霉头了,要不让环境监察总队那边想想办法?”

    “这是我的任务,还没有和申奇钟正面交锋,就丢盔弃甲逃跑?你叫其他同志怎么看我?”

    楼天涯乐功成两个人结下的心结,已经有十年之久,说是平时也就罢了,这种时候就是去负荆请罪,楼天涯也不可能给他这个冤家面子。军人出身的乐功成虽然直率了些,但他并不愚鲁,要是用他的面子去换回八一造纸厂的罚款,还真有点悬。

    申奇钟不是软柿子,知道乐功成和楼天涯有过节,就是乐功成到了八一造纸厂,他也会毫不客气地把乐功成推到楼天涯面前。到时候事办不成不说,乐功成铁定还得让楼天涯奚落一番。

    左思右想,乐功成还是一筹莫展。“小萧,你去把82版的《国务院征收排污费暂行办法》和9o版《中国人民解放军环境保护条例》给我找一份,我看看有没有什么突破口。也只能以法律手段逼他们就犯了。”

    “好,我这就去。”萧明见乐功成情绪不高,也不敢再留下惹领导心烦,就退出厅长办公室,找资料去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