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三百零六章 奸夫

第三百零六章 奸夫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论起对于女人的形容,华夏自然是词汇丰富。(请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妖的叫美女,刁的叫才女,木的叫淑女,蔫的叫温柔,凶的叫直爽,傻的叫阳光,狠的叫冷艳,土的叫端庄,洋的叫气质,怪的叫个性,匪的叫干练,疯的叫有味道,嫩的叫靓丽,老的叫风韵犹存,牛的叫傲雪凌风,闲的叫追求自我,弱不禁风叫小鸟依人,可是对于眼前的这个女人,包飞扬倒是没能想出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

    陈媛媛从后视镜里看到包飞扬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盯着自己,知道是刚才对杨文浩的态度让他有了不良看法,但她不好意思在自己老公面前示弱,也只好悻悻闭口,双眼平视前方。

    顺着来时的路,杨文浩边开车边和包飞扬搭讪。正走间,包飞扬就看到前面的路上围了一圈人,好像是在看什么热闹。

    路被挡了个严严实实的,杨文浩不得不将车靠着马路牙子停了下来,前面是一群起早的大姑娘小媳妇,大伙正指指点点,透过他们之间的缝隙,三人也看到,人群之中,一个女人正披头散,穿着真空的吊带,好像是刚从被窝里出来,还赤着脚,由于路面上存有一滩积水,这样一来,污水飞溅之中,显得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包飞扬凝神一看,不由得吃了一惊,这个被人围观的看起来非常狼狈的女人外貌竟然如此漂亮精致,即使在如此狼狈的情况下还让人不由得在心中生起一股惊艳的感觉。在这个漂亮女人身边,还站着一位横眉竖目的汉子。

    “那个男人叫王新军,是西江纸浆厂的业务员,常驻西京,主要是负责八一造纸厂、新兴造纸厂和威远造纸厂等西京造纸企业的原料供应。这小子仗着是厂长的小舅子。低价从厂里购出纸浆,高价卖给造纸厂,这几年也没少捞钱。男人有钱就变坏,这小子手里有了几个臭钱,心就不安分了起来。撇下老婆孩子到西京金屋藏娇,包养了一个酒店服务员,喏,就是那个衣冠不整的女人。”杨文浩指着里面低声向包飞扬介绍道。他不愧是环保厅办公室主任,消息灵通,对厅家属院的家家户户的情况都了如指掌。

    “西江纸浆厂业务员?”包飞扬眉毛微微一皱。不解地问道,“哪这个王新军怎么在咱们环保厅家属院住呢?”

    杨文浩眼睛往两边扫了扫,低声对包飞扬说道:“这个说起来就话长了,由于咱们西北省环保厅的领导每过三五年就要调整一次,那些调走的领导因为到外省或者其他地市去工作,原来分到的房子就空了下来。按照厅里的住房管理制度。厅办公室就按照人员调出名单,将这些领导的房子收了回来进行重新分配。可是有些领导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人虽然离开了,但是却没有把房子交出来,其中还有一些领导甚至让人将房子租了出来收房租。”

    包飞扬点了点头,说道:“这种情况下边也是如此。我在天源市的时候,住房相当紧张。但是也有某些领导调走了之后不肯交出住房,不过市府办每年都要组织一次房屋清查活动,到时候对于没有人住的空房子或者出租给外边人的房子都会收回来的。”

    “咱们环保厅办公室也会定时组织房屋清查。不过厅里的情况比你们原来在的天源市复杂一些,这些住户们租房子的时候都得到过交代,工作人员出清查的时候,搬进来的住户口口声声说是原来领导的亲戚,临时在房子里照看一下房子,搞得办公室里那些工作人员也没有办法,这种情况下不好强行收回房子,万一住户真的是原来领导的亲戚呢?”杨文浩向包飞扬大吐苦水。“所以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包飞扬点了点头,这种情况确实不好办。不过呢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不过站在他的这个角度,就不好对这种事情多说什么。、

    杨文浩往里指了指,继续说道:“这个王新军就是钻了这个空子。以每月2oo元的租金租下了原环保厅监察总队副总队长周德兴的房子,顺便把自己的小蜜安排这里来住。”

    “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字?”包飞扬见被这群人堵住了去路,一时也过不去,就靠在车座上问杨文浩。

    “好像叫廖青青。”杨文浩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坐在副驾上的陈媛媛斜了他一眼,杨文浩只得住口没再往下说。

    看来陈媛媛仍在为杨文浩说不清昨晚的行踪窝了一肚子的火。只是碍于包飞扬在车上,不好意思大其威。

    这是人家两口子的事,包飞扬不了解陈媛媛,怕说错话,也没往深处开玩笑,怕呆在车上碍着陈媛媛向杨文浩继续飙,于是就往场子里看了一眼,推门走下了车。

    人群里的战斗还在继续,那个叫做廖青青的美丽女人吐了一口口水,望着眼前的男人,恨声道:“王新军,你有种今天就将老娘给打死了,妈的,不就是一个破业务员吗,你捂着良心想一想,老娘跟了你几年,得到了什么?现在你他妈的换了心肝宝贝,想踢了老娘,哼,妄想……”

    叫王新军兵的男子上去一巴掌甩在廖青青的脸上,骂道:“小婊子,吃老子的,用老子的,居然还敢将老子的钱给别的男人花,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说完他又上前一步,正欲再次抬手要打廖青青。

    却不想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身子却不受控制的腾空而起,随之“哎哟”一声,扑到一旁的水沟中,呛了一嘴的污水不说,整个人也被弄得跟从泥塘捞上来一般。

    看好戏的闲人们想不到半路居然杀出来一个程咬金,而且出手还那么厉害,只是抬抬左手,就将一个七八十公斤的成年男子就如同丢沙包一样扔到了臭水沟中,太不可思议了。

    出手的正是包飞扬。他下了车在人群中一听,才知道廖青青将钱给自己表弟交学费时被王新军撞见了,王新军也不听廖青青解释,硬说廖青青的钱是送给了她的姘头,再养小白脸。。实在是看不下去,这时又见王新军这彪形大汉对一个羸弱女人下手这么狠毒,就有意给这他一点教训,是以,甫一出手,轻轻一碰王新军。就将王新军撂了一个跟头,栽到水塘里去了。

    这个污水沟是个下水道,可能是由于车辆的碾压,下水道的盖板折了,露出了里面的污水,王新军被包飞扬扔了出去。恰巧就落在那半块盖板上,也该着王新军倒霉,因为惯性大,他竟然一个骨碌给滑进了下水沟。

    家属院的下水沟会有什么?洗澡洗衣等生活用水、馊的饭菜、还有那些夜里人体排出来的垃圾,几种参杂在一起,那个味儿可想而知。

    王新军虽然不是什么豪门公子,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吃了这么一个大亏。还落了一身屎尿味儿,也觉得脸上挂不住。从水沟里爬出来,他一双眼睛都红了,抹了一把泥水,骂咧咧的站起,燃着滔天的怒火,冲着包飞扬叫唤道:“我要杀了你这个奸夫——”

    包飞扬没想到这个王新军如此知道好歹,自己也就是想制止他们在大庭广众之下当众出丑,没想到这小子非但不知道收敛,而且还对他破口大骂。把他当成了廖青青的“奸夫”。

    包飞扬本来不想多事,出手纯粹是看不过王新军一个大老爷们儿欺负弱小女子,可这个王新军却错把他当成了和廖青青有一腿的男人。不过这个误解不冤枉,谁让他不分青红皂白出手,一般人遇到这种事情要不就是看看热闹。要不就是绕着道走躲过去,可是他倒是好,还主动参与了进来,也不怪王新军以为他是“奸夫”。

    不过包飞扬也懒得解释什么,他走上前去,准备扶起地上的廖青青,可是就在这时,却突然听到身后有一股凌厉的风声。

    是王新军!包飞扬的脑海里已经想象到王新军张牙舞爪的样子------

    包飞扬背后就像长了眼睛一般,在王新军冲过来,还没有及身之前,他一伸腿,一脚就将对方给踢倒在地,然后踩在背上,喝道:“小子,对一个女人下狠手算什么好汉?”

    真他妈邪了门了,背后偷袭还落了个自取其辱,这小子莫非是九眼金刚?连身后都长着三只眼睛?

    王新军想死的心都有了,沙哑地撕叫道:“你这个奸夫,奸夫……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他双手伸在湿湿的水泥路面上,想到站起来,却现后背上的脚力有千钧,哪能翻身得起?

    看热闹的七姑八婆们和闲汉们这个时候都笑了,本来以为就是一场小夫妻之间不信任的吵架,哪知道杀出来的第三者,居然真是“奸夫”,而且还这么生猛,上来就将“原配”干翻在地,果真是在开眼界。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一混混模样的男人阴阳怪气地高声叫道:“兄弟,果然是为了红颜冲冠一怒啊,打得好,打得好啊!”

    包飞扬一拍脑门,叹道:“这都他妈的啥跟啥啊?”感觉到周遭人群看着自己的眼神变得怪怪的,看来他们也把自己当成廖青青的奸夫了。娘的,就一个路见不平,倒落了个这种骂名,还真是有点冤。想到这里,他脚下的力量就松了,望着脚下的男人反抗得那么痛苦,心中也有点不忍,大家不过一场误会,自己何苦跟他一般见识?

    王新军感觉到后背一轻,刚想站起来,却又感觉到一压,再次重重地仆到地上,整个脸再次埋进污水当中。

    廖青青坐在王红军的后背之上,一双拳头没头没脸地朝着他身上招呼过去,一个接一下,拳拳到肉,这女人起怒来,力气也是大的不得了,打得身下的男人,呼痛不已。

    廖青青边打边哭,边哭边骂,边骂边诉:“老娘当年跟了你也是瞎眼了,大好的青春浪费在你这死男人身上。说我找姘头,我告诉你。你还不是我老公呢,尽管跟你老婆分居了,可你们离婚证还没拿,我们结婚证还没领呢!告诉你,我充其量就是你一小三。懂不懂,就一小三!别说老娘没偷汉子,就算是偷了汉子你又能拿我怎么滴……”

    包飞扬站在旁边,一脸的郁闷,心中暗想,看来这个叫廖青青的女人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啥事都敢往外咧咧,他真有点后悔了帮这个母老虎一般的女人。

    这女人身下的男人虽然不停在叫痛,但再也不敢强硬了,因为他自知不是包飞扬的对手,生怕一个不痛快,这小子再给自己一顿胖揍。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少受皮肉之苦的好。

    廖青青力气也快用完了,动手不由就缓了下来,她终于收了手,坐在王新军身上,直喘着气儿。

    包飞扬轻轻咳了一声,引起了廖青青的注意。后者花一块紫一块的脸上居然难得地露出了一抹红晕。

    “这个廖小姐,你跟他有什么误会可以解释一下,这大庭广众之下就动起全武行来,似乎不大妥啊!”包飞扬语重心长的说着,这可他第一次劝人家“小夫妻”,一种成就感就升腾而起,这时他到是明白,之前这姓廖的女人这么着急要证明自己的身份,估计是有点幡然悔悟,后悔自己被王新军包养这几年。为什么就没像今天这样挺起腰杆过。

    廖青青站了起来,王新军自然也就解放了,在那奇臭无比的水沟闷了半天,胃里早就翻江倒海起来,廖青青刚一起身。他就急忙扭转头,大口大口的吸了几口新鲜空气。这才缓缓爬起来,他可是一个高傲不得了之辈,但领教了包飞扬的厉害,一时还不敢再次叫板,这时的他只能看围着的人群不顺眼了,骂道:“妈比的,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还留着干嘛呢,等打赏啊……”

    人群中有聪明人,都知道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不是这女人在外面养的小白脸,又见王新军把气撒到了他们身上,觉得没什么热闹可瞧了,就纷纷化作鸟兽散去了。

    廖青青走到包飞扬面前,悄声道:“这位先生,对不起,让你见笑了!”

    包飞扬当然不会跟这女人一般见识,他走到王新军前,冷冷地说道:“小子,别以为有俩臭钱就了不起,下一次再让我听见你不分黑白乱喊乱叫,我保证你满地找牙。唉,对了,我还告诉你,要想找到奸夫,也得等有了足够的证据再下结论。”

    他转过身,又一字一顿地告诉廖青青:“你也是的,吃人家的喝人家的,有啥事不能关起门来解决,还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显摆自己是小三,不觉得丢人啊?”说完,头也不回走了。

    杨文浩两口子坐在车里,看包飞扬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一场“家庭纠纷”,心里也是吃惊不小。看来涂小明说的这小伙子一身异能,还真不是假话,但看刚刚将王新军扔进水沟的那一幕,就将杨文浩吓得不轻,那可是一百多斤的大活人,包飞扬一只手就像拎小鸡一样,丝毫不费力气,这要是换做自己,还不是像扔鸡蛋一样,撒手就飞,落地五脏六腑给摔出来。

    陈媛媛也是一脸的惊讶,不过她的小心眼还多想了那么一层。包飞扬看上去文质彬彬、俊面冷漠,没想到还这么急公好义,还有那么好的身手。这叫什么?帅呗!!!这女人啊,见到有气质的男人,总会拿来跟自己身边的那一位比,不过这一比之下,陈媛媛那感情的砝码就像包飞扬这边倾斜了许多。

    “先生,实在对不住了,请问您下午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个饭,哦,你别误会,就是想给您赔个理,道个歉来着!”包飞扬拉开车门正要上车,没想到廖青青却从后面追了上来。

    包飞扬迟疑了一下,想起自己早餐还没有吃呢,那有时间去考虑晚饭的事儿,万一要是队里有任务,还不知道要在什么地方对付一下,也就冷冷地回了她一句:“到时候再说吧。”

    “那好,晚上六点半点在鸿海大酒店相见。不管你有没有时间,我都会在那里等你。”廖青青怯怯地站着,看来她是铁了心要请包飞扬。

    一个被人包养的女孩子,竟敢在那种地方请客?红海大酒店,可是四星级酒店,比天元楼稍逊色那么一点点,一顿饭不要花掉廖青青半月生活费才怪,包飞扬看着她一脸真诚不像在说假话,心也软了下来。

    “你要真有这个心,就做上两个拿手菜,我晚上约两个朋友去你家吃。”包飞扬小声说了一句,他又看了看已经坐在地上抽烟的王新军,意思是想让廖青青知难而退。

    “好,我就住在那栋楼一单元三号,就是一楼门朝西的那户,中午我买点菜,晚上做一下等你们。”没想到廖青青竟然回答的这么爽快。(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