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三百一十章 现场会 (一)

第三百一十章 现场会 (一)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柳浪河下游的竹桥头自然村原本环境优美,空气清新。(请搜索八 一 中 文 网,更 新 最 快的 小说网站!)但是自从几年前,上游建起了造纸企业之后,造纸厂生产所产生的污染,让村民们苦不堪言。村民说,“平时连窗都不敢开,因为只要一开窗,粉尘和臭气就会进入屋内。”还有村民说:“村里的小伙子娶媳妇都困难,因为姑娘怕臭,不敢进村……”

    这已经是第六封西京市郊区村民的联名控告信了。西京市副市长赵成斌拉开抽屉,将六封信摆在案头。

    几百名群众那鲜红的手印,就像一张无形的大手,硬生生地甩给了自己一个耳光。他想起前些日子小舅子酒店被包飞扬查处的事儿,看来这柳浪河的污染,也有这个小舅子的一份功劳。

    幸亏那次自己没有唆使刘成器抵抗,要不然今天摆在自己面前的这些老百姓的哭诉,就是自己官场的一只拦路虎。试想一下,黑压压的农民围住市政府的大院,高呼还我碧水蓝天,然后大红色的横幅拉满政府围墙,在这个新任省长田刚强强调下大力气治理环境污染的关键时刻,自己这个分管城建和环保的副市长能脱得了干系?

    一想到田刚强那双严厉的双眼,赵成斌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不敢再往下想。

    “包书记,我这里又接到了群众来信,这已经是第六封了,您看市委那边能不能出面召开一个碰头会,拿个意见。管理一下那些污染企业……”赵成斌想尽快解决一下柳浪河的治理问题,免得老百姓们无法忍受时到政府大院门口散步,到时候自己这个副市长可就要当其冲地被推出来承担责任了!

    “我一会还要去开个会,明天田省长要我陪他去视察西京的几家企业,要不等后天我看看能不能抽出时间?”包国强虽然是市委一把手,但是作风却很平易近人,不像是前任市委书记龙林桂那样喜欢搞一言堂。他那边传来一阵说话声,看来包国强正在和人讨论什么。

    “包书记,您看这样行不行?明天您陪田省长下企业的时候,我也到现场去一下。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就在柳浪河旁边开一个现场会。我这边顺便把市环保局的同志也叫上,让他们把几家污染比较严重的企业领导召集起来,就地解决。你看怎样?” 赵成斌和包国强接触的次数虽然不多,但是也算是摸清楚了包国强的脾性。大着胆子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如果是龙林桂当一把手时。他赵成斌敢提出这样的要求就算是僭越。但是在包国强来说就无所谓。只要下边的干部提的要求合理,包国强都会答应的。

    果然,包国强没有拒绝赵成斌。沉吟了一下说道:“我向田省长请示一下,如果他答应,咱们就按你说的办。”

    包国强做事效率很高,很快就给赵成斌回了话,说是田省长答应了西京市在柳浪河边召开现场会的请求。这个消息让赵成斌喜出望外。

    他急忙吩咐秘书,联系几家企业老板,又通知市环保局、省环保厅的一干人。让他们在规定时间赶到柳浪河边参加治理污染现场会。

    乐功成听说要开柳浪河治理现场会,也是十分重视,马上让齐万年派人参加。

    从那天宴请申奇钟回来。乐功成才算真正地认识了包飞扬,回来的路上,他几次告诉萧明说,飞扬这小伙子行。

    既然是得到了自己的肯定,乐功成也就在电话中告诉齐万年,现场会的事,不妨让第一监察室出面,到时候让他们半个督办手续,这件事就交给第一监察室督办好了。

    柳浪河畔,一群人围在田刚强的左右,在讨论着什么。

    造纸厂的一班人,以申奇钟为,一个个用手帕捂着鼻子,忍受着河边刺鼻的气味。

    别看申奇钟在西京市班子成员面前趾高气扬,面对田刚强的时候,可以说就剩卑躬屈膝了:“是,田省长说的完全正确,造纸厂马上就把污水治理排上日程。”

    田刚强知道这是下面对付上面的一贯说辞,现在说排上日程,等一年后再来,还是说没有研究结果,人家已经按照计划推进了,只是度稍慢了些,充其量也就是个工作不力,作为上级,你又不能打板子。拿这种说辞对付一个官场浸淫了二十多年的省长,申奇钟这话就有点勉强了。“不知道这个日程会排到多久?二十八世纪到来之前,能不能让西京市市民享受到清新的空气,洁净的水源?”

    田刚强对于这位年纪一大把的老油条是毫不留情。像这样推诿扯皮的事情他见得多了,这位竟然在省长面前卖弄,让田刚强很不舒服,糊弄鬼子呢!

    申奇钟讪笑到:“省长说笑了,不过造纸厂污水治理资金是一大难题,希望省委省政府可以充分考虑到这一点,体谅造纸厂的难处。”

    “难处?”田刚强冷冷的盯一眼申奇钟,“难道造纸厂比下游的农民更难么?比附近的居民更难么?资金问题好像几年前造纸厂就有过报告,来之前我特意找来看过。那上面不是说,以每年度3o%上缴额度留存,作为治污排污的经费吗?据说上年度造纸厂上缴了一千万元,也就是说,每年截留的经费过三百万,那笔钱在哪里?”

    申奇钟没想到田刚强连这个六七年前的东西都知道,他身上开始冒汗:“是这样,造纸厂的住宅已经成为危房,设备也已经老化,所以……”

    包国强在一边幽幽地说:“好像去年你们军区后勤部的大楼,造价两千万,这还不算内装修和配属的办公用品,据说造纸厂淘汰的办公设备。是两年前刚刚配置的,新鲜着呢。”

    申奇钟面色一变,对于这个在西京市风生水起的家伙,他当然不陌生。以往这位新任市长在他眼里,不过是上窜下跳的小丑罢了。没想到关键时候被他阴一把,此时申奇钟杀了包国强的心都有。

    市政府坚持要把八一造纸厂关停,等排污设备到位、运转正常后才能复工;八一造纸厂则称厂里资金周转相当困难,一时半会儿挤不出钱来。双方僵持不下,田刚强的秘书提醒了他几次,说省政府那边还有安排。几个地市的一把手等了一个上午。各个都有紧要工作汇报。

    “这样吧,包市长,我一会还有个会,你们先在这里讨论着。我建议你们明天抽时间专门召开一个会议。说说这个八一造纸厂的事儿。至于牵扯到军地关系,我会找涂书记请他出面协调的。”田刚强说着,和赵成斌、包国强等一干市领导握了个手。看也没看申奇钟,直接上车回省里去了。

    申奇钟落了个大长脸,也是一肚子委屈没处说。

    就在这时,一个工作人员走到申奇钟面前,对他耳语道:“两家造纸厂的原材料供应商被抓进了公安局,听说是因为嫖娼,现在咱们库房的原料只能用两天了。”

    “什么?昨天下午不是还见面的吗,怎么还不到一天时间,他们就进了局子?”申奇钟在田刚强面前没有讨到好脸色,厂里的供销科长又给他带来这么一个消息,怎能不让他七窍生烟。

    “听说是昨晚上在红玫瑰,被公安局抓了个现行,你看这事,我们也没法出面协调。再说厂里也是等米下锅,要是这几个人在里面蹲个十天半月的,咱们厂也只能暂时放假。”供销科长不敢大声说话,怕惊动市政府那干人,只能咬着申奇钟的耳朵。

    “屁话!”申奇钟恨得牙根直痒痒,环保厅这帮家伙,怎么就勾上了公安局,先下手抓了原料供应商,这不是釜底抽薪,逼着造纸厂停产吗?

    “包市长,厂里出了点事,我也要回去处理一下,你看?”申奇钟想顺坡下驴,借机脱身。

    “申厂长,你没听到田省长说你们先在这里讨论着,难道你回去,让我们和柳浪河讨论吗?它能把你塞给它的苦水倒出来?”赵成斌见申奇钟想溜,直接把田刚强抬了出来,小敲了申奇钟一下。

    申奇钟见在场的人没一个替自己说话,怕硬着撕破脸皮落下破坏团结的骂名,也只能站在那里不敢再提回厂的事。

    现场会一直开到下午四点,每一位参与者都饿的头昏眼花,中午可是没吃饭。也不只是谁出的主意,招待餐安排在一个小食堂,就是造纸厂墙外的一家小饭馆,只是距离排污口有点近,味道……

    此时这些领导们根本就没心思理会空气中的味道,尤其是造纸厂的领导层,一大早没上班就被通知来调研,很多人都没来得及吃早餐。看到桌上精美的食品,一个个早就急不可待,也就是市政府一干人在场,大家还算有一丝风度。

    奇怪的是,申奇钟让人送来几样小点心:“包市长,这个是我们造纸厂女工做的,很好吃,来大家尝尝。”

    每一位地方官员都接到申奇钟的点心,虽然看着那美食有点馋,但是申某人的好意,大家还真的不好拨面子。反倒是所有的造纸厂管理层,在享用满桌精美的大餐。

    这让申奇钟很不好意思:“包市长,您请!”

    包飞扬插了过来,干咳一声后越俎代庖地说:“啊,那个申厂长请用,我请市政府领导们品尝一下企业改制的成果。”

    包国强被包飞扬的举动搞得莫名其妙,心中隐隐有点怀疑,他没想到今天参加现场会的竟然是包飞扬,而且乐功成在和自己通电话时,还说他是全权代表,也是八一造纸厂排污案的经办人。

    上午的时候,因为田省长在场,他没和包飞扬说话,下午在讨论对八一造纸厂的处罚时,他才象征性地问了包飞扬几句,但是,因为那点血缘关系,他有两次竟然脱口喊出了包飞扬的小名。

    还别说,这几样小点心还真好吃,也许是饿极了,大家都吃的很香甜。看看桌上的那条肥硕的大鱼沒了半边,包飞扬脸上露出一丝坏笑,包国强知道这个侄子鬼的很,被这个笑容吓得一个激灵。

    就听包飞扬柔声问:“申厂长,这鱼好吃么?”

    “不错,手艺相当不错,要是按照我家乡的做法,清蒸鱼就更好了。”

    包飞扬一呲牙:“这种鱼不能清蒸。”

    申奇钟没抬头:“包主任虽然在陶瓷业颇有建树,在环保工作上也造旨颇深,这做菜可就外行了,这么肥嫩的鱼,清蒸最是入味,有时间我请诸位尝尝我的手艺。”

    包飞扬轻声说:“这种鱼我不敢吃!”

    申奇钟就是一愣:“为什么?这是柳浪河的鳌花,华夏名产,味道最为鲜美。在我的家乡,有一道松鼠桂鱼,那是顶级美食。”

    包飞扬忽然一笑:“如果是申厂长家乡的鱼那就沒问題了,有时间我一定前往品尝。”

    申奇钟指点着包飞扬笑道:“包主任外行了不是,在西北省,要说鳜鱼最好的,还得说是柳浪河和龙江的。这里的水好……污染……那个……哈哈哈哈。”

    申奇钟没好意思继续说下去,赵成斌听着二位说的热闹,不禁食欲大动,就想要品尝品尝。

    可是现自己面前居然没有筷子:“我说八一厂请客很有特色啊,不给筷子难不成让客人用手抓么?”

    其实别人也早就注意到,地方干部面前都沒有筷子,只是包国强这个老大没话,他们也不敢出声,都没好意思要出口。

    包飞扬叹口气:“各位领导想吃松鼠桂鱼么?赶明儿我请你,咱们从江淮请大厨來,这里的鳜鱼就算了。”

    申奇钟厂长终于感觉到不对劲:“为什么?”

    包飞扬指着桌子上的美味佳肴,很认真的说:“诸位造纸厂的同志,没有吃出不一样的味道吗?这鳜鱼是在柳浪河下游捕到的,这大米是污水灌溉的,这干巴锅炖大鹅的鹅是污染区的老百姓家里饲养的,这红烧排骨的猪是”

    “真的有一股子怪味!”

    “我也吃出來了!”

    “我说这味道怎么不对劲!”

    再不用包飞扬说下去了,此时造纸厂高层的脸都绿了,有一位女干部最先忍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來。这一下,就像是刺激到每一个人,一时间,遍地黄花(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