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三百一十七章 皆大欢喜

第三百一十七章 皆大欢喜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乐功成听包飞扬汇报说当年谣传自己背后告状的事儿已经真相大白,当即感动得握住包飞扬的手,差点没老泪纵横。(请搜索,或者直接输入..co看)楼天涯那边是郭伟全电话通知的,虽然楼天涯这些年怀恨在心,对乐功成耿耿于怀。但事情大白于天下,他也是追悔莫及,感叹自己误听谣言,伤了老战友的心。

    一个是想当面认错,一个是如释重负,况且还有郭伟全、包飞扬这两个和事老作为中间人,两个人也不会怎么尴尬。这样一来,郭伟全安排的饭局两个人也就没有推辞。

    按照郭伟全约定的时间,包飞扬和乐功成早早地来到海天大酒店。不多时,郭伟全和楼天涯也赶了过来。四人一见面,楼天涯就眼含热泪握住乐功成的手,哽咽难言。

    郭伟全看到两人十年后化干戈为玉帛,自然心中高兴,就把包飞扬拉到一边抽烟去了。十几分钟后,几个人才说说笑笑地走进了酒店。包飞扬站在酒店门口,想起了包文颖下午打来的电话:孟爽已经动身了,到了西京后准备先去拜访一下老爷子,然后找你汇合,你给她安排一下与八一厂谈判的事儿,她也是第一次与军方代表接触……

    第一次与军方代表接触,不意味着污水处理厂的事就困难重重,只要自己在这边稍微做点动作,申奇钟还不得点头哈腰答应?

    几人往包厢方向走着,忽然包飞扬感觉肩膀被人一撞。随后一声对不起就向自己传来。包飞扬正想着说没事,抬起头,看清来人之后包飞扬愣了一下,怎么是她!

    故意撞包飞扬的是一个大美女,也是包飞扬的旧相识——唐恬儿。

    呵呵,你说这世界怎么那么小,吃个饭都能遇到熟人。不过这厮是吃错药还是怎么,居然会向自己说对不起。唐恬儿看到被自己撞到后的包飞扬一脸惊愕,笑了笑把手伸过来:“没想到是包主任,对不起了。”

    “唐……唐小姐。你怎么在这儿?”包飞扬扬起手轻轻碰了一下唐恬儿那双春藕般的玉手。急忙分开。

    “呵呵,我怎么就不能在这儿?莫非这海天大酒店是你家开的不成?”唐恬儿满面桃花,一张迷死人的笑脸后隐藏着一股让人琢磨不透的得意。

    “我搞点陶瓷化工还行,说起开酒店可就是一个大外行了!”包飞扬听着唐恬儿话中带着一股子火药味。就知道这丫头心中对他还是有怨气。他说道:“我今天是陪领导来这里吃顿饭。既然唐小姐有事,我就不打搅了。咱们有时间再联系。”

    郭伟全和乐功成、楼天涯站在一起,看楼天涯满面愧色。包飞扬已经猜到,郭伟全把自己调查的结果已经告诉了两人,既然这个工作已经提前做过了,待会酒宴上,乐功成免不了要和楼天涯多碰几个酒。也就意味着今天的饭局时间可能会很长,两个有十年隔阂的老战友,一朝化解开来,那还不是相互赔礼道歉,自我检讨起来没个完?

    不过,在大厅了巧遇美女,也着实让几个领导有点意外,几个人心想,还是年轻人好,吃个饭还能遇见美女熟人,看那美女的样子,对包飞扬情意绵绵,有点不想分开的样子。

    包飞扬看了一眼怔立当场的乐功成、郭伟全等人,打算草草应付一下眼前的这位。再者,这唐恬儿看起来也真像是不小心撞到自己的,而且还说了对不起,那就算了,他包飞扬大人不计小人过,就不跟他计较了。于是他也向唐恬儿点点头,示意她赶紧走开,有事一会联系,唐恬儿看到包飞扬递过来的眼色,轻哼了一声,仰着脖子,像一只高傲的白天鹅一般走开了。

    事情有点出乎包飞扬所料,乐功成和楼天涯再续前缘,双方认错的话倒是说了不少,可酒却是没有多喝,让外人看来两个人没有那种当兵的粗犷与豪爽,倒是像一对刚刚走出家门的农村娃,带着那么一丝拘谨和谦让。郭伟全也不愿意看到两个人喝个烂醉如泥,四个人喝下了两瓶茅台之后,说了一会话,酒宴也就散了。

    当然了,乐功成和楼天涯对包飞扬和郭伟全也是感激零涕了,本来这顿饭是郭伟全安排的,楼天眼说死也不让参谋长买单,竟惹得郭伟全也没了脾气。

    “本来是一个槽上的两头叫驴,斗了十几年一旦和好,还改了风格,成了温顺的小草驴了。”看到乐功成和楼天涯争着算账,郭伟全打趣道。

    人家郭伟全是参谋长,楼天涯是他的下属,怎么说他都得听着。乐功成虽然是环保厅厅长,可他以前也是郭伟全的兵,这话听到他耳朵里不但没有感到刺耳,反而感受到了部队长官与下面官兵开玩笑的那种和谐。就是包飞扬听了有点腻歪,可是人家三个人都是哈哈一笑,自己算是哪根葱?就是三人当场骂娘也没自己说话的份儿,也只好伸了伸脖子,把那句不荤不素的话当成一口唾沫咽了。

    “小包主任,你的事我给你摆平了,我那八一厂的事儿可是八字还没一撇,你可得当个事儿。”楼天涯买过单,郭伟全就开始追问起建立污水处理厂的事儿。

    郭伟全还真是一个干事的领导,也知道人情世故。先给包飞扬办事,然后再说污水处理公司的事,这还真叫人没法挑理儿。

    “合作方我已经找到了,估计明天就会有人联系申厂长和楼部长,不过我可提醒你们,这件事我只是个桥梁作用,你们接上头可就没我的事了,我就等着八一厂把排污费送到环保厅,我交了差就一边凉快去。”包飞扬知道明天孟爽将会到西京,索性就把底儿交了。

    “哎呀。包老弟,你可不能袖手旁观,这件事你是媒婆,到时候你还得做我们的顾问,有些专业只是还得仰仗你这位专业人士。你要是撂挑子,可就有点不仗义了。”包飞扬一直对睚眦必报的楼天涯没什么好感,他讨厌这种斤斤计较的男人,可是当着乐功成与郭伟全的面,他也不好意思较真。

    “楼部长,你放心。我一定尽最大努力促成此事。不过我这边还有点事没有处理到头。你想想,你们八一厂拿出五十万的排污费,有此诚意我们环保厅也要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我已经和几位领导商量过了。准备以市环保局的名义给你们申请环境保护补助资金。”包飞扬原本没有往死里整八一造纸厂的心事。只是看到申奇钟盛气凌人。当众给乐厅长和乔总队办难堪,略施惩戒罢了。

    他让沈集州关了王红军和罗日晖,等于断了八一厂的给养。原材料供应不上来。八一造纸厂没有足够的资金拉拢新的供应商。没有原材料,八一厂只能停产。停产后,他们的下线单位的订单不能如期完成,那些厂家又要跟着屁股、板着脸和他们说违约的事儿。这样一来,即便是八一造纸厂通知上游供应单位,这些单位即便是碍于八一造纸厂多年的合作关系格外施恩,也会以临阵换将的方法对待此事。

    临阵换将之后,上游的供应商们却不是傻子,也不是拿钱填坑的二百五。那些新派来的业务员也会盯着八一造纸厂的欠款,毕竟他们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他们很有可能以此为要挟,让八一造纸厂先清还以前的旧账,然后重新签订供应合同,那些业务员们都是沾上毛比猴还精的人,谁愿意替上一任擦屁股?但是以八一造纸厂目前的情况来看,清理欠账还不具备能力,即便是上游供应商做出让步,让他们先偿还部分欠款,这也够申奇钟喝一壶的了。现在的申奇钟,能保持给工人开资已经是万幸的了,如果说偿还欠款,非要砸锅卖铁、拆飞机卖零件不可。

    前两天在协调会上,包飞扬已经给申奇钟泼了一盆凉水,就是想让他反省一下和环保厅作对的下场。他也知道,那天中午申奇钟让郭伟全带话,要和他握手言和,包飞扬这边不吐不咽,就是等着申奇钟山穷水尽。

    这都两天了,申奇钟没有再约包飞扬,足以看出他现在已经是焦头烂额、火烧屁股了,遇上了麻烦事的他没有心情约包飞扬喝酒了。八一厂现在没有退路,厂里今天应该已经听不到机器转动的声音了,这估计也是郭伟全马不停蹄尽快查清乐功成和楼天涯之间误会的原因,八一厂的那些人,不是伤残军人就是军属,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厂里停产,预示他们没有工资可拿。他们都会想到,厂里连买材料的钱都没有,申奇钟总不能拿脸给他们开资吧。工人没工资,家里的老小就没饭吃,饿极了的人啥事都能干得出来,不是他申奇钟几句暖心的话就能平息的事儿。

    现在包飞扬撂出来要为八一造纸厂申请环境保护补助资金,也是为了稳住楼天涯这个挑事者。以前申奇钟的行为大部分都是楼天涯指示的,现在闹到这个份上,他已经是脱不了干系了。郭伟全是楼天涯的上级,申奇钟给楼天涯诉苦,楼天涯也不会从自己家里拿钱帮八一造纸厂渡过难关,更何况他那点钱哪够八一厂一百多号工人的工资呀?楼天涯现在已经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有苦说不出了。他没有解决事情的法子,也只能求到郭伟全头上。

    其实,包飞扬清楚,五十万对于八一造纸厂来说是个不小的数目,但对于银行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八一造纸厂可以财产抵押贷款,用这笔贷款缴纳排污费,然后等污水处理公司建成后,企业走上良性循环,加上包飞扬刚才说的返还的环境保护补助资金,八一造纸厂的这个坎就算过去了。

    楼天涯和郭伟全是何等聪明?包飞扬的话不用说透,两个人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楼天涯心里暗道:包飞扬这小伙还不算太坏,能处处为八一造纸厂着想,也真是难得。

    郭伟全用征求的目光看了一眼乐功成,想从他这里得到肯定的答复。

    “飞扬说的不错。《国务院征收排污费暂行办法》明确规定:排污单位在采取治理污染措施时,应当先利用本单位自有财力进行,如确有不足,可报经主管部门审查汇总后,向环境保护部门和财政部门申请从环境保护补助资金中给予一定数额的补助。这种补助一般不得高于其所缴纳排污费的百分之八十。也可以将环镜保护补助资金的百分之八十,交由各主管局安排用于补助企业、事业单位治理污染源,由环境保护部门和财政部门进行监督。”乐功成原原本本、一字不拉地将环境保护补助资金的申请办法说了一遍:“你们缴纳的五十万排污费,要以西京市环保局的名义,向环保厅申请环境保护补助资金,也就是说,你们缴纳的伍拾万元,可以有四十万用于你们治理污染,购买治污设备。”

    “真是太好了,飞扬老弟,真是太谢谢你了。”郭伟全听完乐功成的解释,没有像这个厅长致谢,反而上来握住包飞扬的手,使劲抖动了几下。

    “这都是我们乐厅长的意思,我只是负责执行罢了,参谋长,你要是感谢,也得要感谢我们乐厅长才对。”包飞扬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到让郭伟全对他多了一份好感。这小子,居功不自傲,处处替领导着想,是个官场好苗子。

    “功成那里,我自会感谢,改天我摆一摊,专门表示感谢。不过乐厅长,你可得带上包主任,我听说他把我们军区的酒扑腾申奇钟都干翻了,这种人才,我可得见识见识。”申奇钟那天给郭伟全汇报包飞扬喝了两斤白酒的事,让他一直记在心上,今天一高兴,竟然顺嘴说了出来。

    “郭参谋长,我那天是常挥,要是天天那样,这工作可就干不成了。”包飞扬谦虚地说。

    “哈哈哈”“哈哈哈”乐功成、楼天涯、郭伟全一阵大笑,三个人指着包飞扬,不约而同说:“你到挺会找借口。”(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