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三百三十章 立威

第三百三十章 立威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涂延安做了指示,田刚强也跟着表了态,他明确地向包国强和秦世章表示,这个污水处理厂是全市乃至全省的一个标杆企业,你们作为地方zhèng fu,一定要不遗余力配合。(请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奠基仪式完后,涂延安回到了省委。田建刚却说要到西京市看一下。为了把握好主题,在奠基现场他就带着淡然的微笑给西京班子亮明了目的:“国强书记,这次过来,我主要是来看八一造纸厂的改制的, 这次进行股份制改制,成立全新的公司,不但是西京市的大事,对于全省的工业企业股份制改制之中,也有着重要意义,感谢西京市委的热情款待,我看,咱们还是先到会议室坐一下,听取一下有关同志的汇报吧。”

    话语落下,市委常委们一愣,大家都感觉田省长今天不正常,本来包国强是西京市一把手,省长田刚强点他的名要听取西京市工作汇报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可是毕竟秦世章也是西京市委副书记、zhèng fu的市长啊,他今天也在场,田刚强说这句话的时候,怎么着也的点一下秦世章的名字照顾一下秦世章的面子才对。可是刚才田刚强话里只提到西京市的“国强书记”,竟然把秦世章给忽略过去了。这是田刚强省长一次不经意的失误呢还是田刚强省长今天有意为之呢?倘若是田刚强省长有意为之的话,那不就几乎等于说是当众不给秦世章这个西京市市长的面子吗?难道说秦世章得罪了田刚强田省长?

    于是不仅仅是跟着田刚强到西京市来的那些省zhèng fu的官员们,连西京市这边的官员们都在心中揣摩起来。其实这样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有人说,在体制内工作,从政这条路,就是一个揣摩和被揣摩的过程。揣摩,顾名思义,上级领导的意思要揣摩。自己的意思,也要被下面的人去揣摩。揣摩好了,上级满意,升迁就来了。下面的人揣摩好了,自己满意,嫡系班底就出来了。

    揣摩,也就是分析。当然要查找一下导致裂隙的原因。

    有些糊涂人虽然开动大脑尽力揣摩也找不出田刚强如此对待秦世章的原因,但是对于那些聪明人来说,已经在心里差不多猜出田刚强为什么要在今天这个场合给秦世章这么一下。原因很简单嘛,肯定是因为今天八一造纸厂这件事情。秦世章那边不顾西京市的社会大局,接二连三地用一些小动作,想在八一造纸厂改制上搅混水,这肯定让田刚强对秦世章产生了看法。才刚才田刚强的讲话中就可以看得出来。田刚强省长在讲话里专门提到八一造纸厂改制,而绝口不提新建污水处理公司的事儿,这种有针对性的会议,大家都看得出来,肯定是对秦世章在西京市国有企业改制方面有所不满,借着这个机会来敲打秦世章的。

    不管在场其他常委的心思,包国强此刻却是十分的高兴,关键时刻还是自己老领导靠得住啊,如此旗帜鲜明地到西京市来给自己站台撑腰,对自己树立在西京市的威信,顺利展开工作将会大有裨益。自己如果不能在西京市打开局面,尽早开创出一番格局来,可就愧对老领导把自己从中江省调到西北省这番苦心了。

    心里虽然很高兴,包国强脸上却丝毫没有显露出来,他淡然地看了秦世章一眼,似乎是征询他的意见,然后才对着田刚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并热情的说道:“省长,快里面请,我们西京市的同志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向您汇报了呢!”

    一行人浩浩荡荡,走入电梯。按照秦世章的想法,他很想坠到队伍后边去,不去凑田刚强这个热闹。可是呢,作为西京市市长,按照官场的礼节,他这个时候必须要和包国强紧跟在田刚强这个省长的身边,不然呢,就是一件极度失礼的事件,甚至可以说是公然蔑视田刚强这个省长的权威。田刚强如果是因此做出对他进一步敲打的动作,即使是秦世章背后的人也说不出什么话来。要知道,官场自有其一套露n理,秦世章即使胆子再大,也不敢去故意挑战这一套不沉稳的官场露n理规矩。

    所以呢,即使秦世章再知道田刚强对他不感冒,也得硬着头皮和包国强陪在田刚强的左右,不敢稍落后半步。他秦世章的脸再热,此时也得乖乖地凑上去贴田刚强的冷屁股。

    随着电梯叮咚一声,电梯门打开,那边,田刚强在包国强和秦世章等人的前呼后拥之下,已经朝西京市委小会议室走了过去。

    会议室内,随着众人坐定之后,包国强就对着秦世章道:“世章同志,刚强省长今天要听取八一造纸厂股份制改制工作情况的汇报。八一造纸厂股份制改造的情况世章通知你比较熟悉,还是先请世章同志你来给刚强省长具体汇报一下吧。”

    党委管人事,zhèng fu管经济。八一造纸厂股份制改造属于经济工作的范畴,本来就是zhèng fu的工作范围,更何况,八一造纸厂的股份制改革和重组整个计划,秦世章都听取过申奇钟的汇报,也详细了解过粤海方夏陶瓷化工集团孟总对八一造纸厂股份改革的思路,所以在zhèng fu方面,他也算是对八一造纸厂股份制改造情况最知情的官员之一,包国强这样说也不是冤枉他,于情于理,秦世章都没有理由推辞这个汇报工作。于是他就点了点头,说道:“对于八一造纸厂股份制改革的情况,我是了解一些。现在把我了解的这些情况向省长您汇报一下…………”

    说到这里,秦世章停顿了一下,扭头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副市长赵成斌,“如果我有遗漏的地方,赵市长你再帮我补充。”

    也不得不说,秦世章的记忆力果然群,虽然田刚强这边听取汇报工作是临时起意,秦世章这边几乎没有做什么特别的准备,但是此时他汇报起八一造纸厂股份制改造和重组的情况来却是井井有条,而且面面俱到,脉络非常清晰,引用的数字也基本上准确,没有什么疏漏的地方,即使赵成斌对八一造纸厂股份制改造情况非常熟悉,也提不出什么要补充的地方。

    田刚强听了秦世章的汇报之后先微笑了一下,然后面容就严肃了起来:“秦市长,从你汇报的情况来看,你对八一造纸厂改制的情况非常熟悉,对企业改制也颇有见地,很有自己的想法。只是现在有一点我就想不通了,既然秦市长你对企业改制看得这么透彻,为什么还要畏畏尾……”

    田刚强一阵见血地指出了秦世章的病垢,接下来,更是直抒胸臆,把他的看法全部谈出来,也不顾及到秦世章的感受。秦世章听着田刚强严厉的语言,脸上还要努力维持着微笑,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田刚强最后说道:“我认为这次粤海方夏陶瓷化工集团对我们西北省带来的经验很好,既解决了西京市的环境污染,也为西京市企业改制开了个好头。大家看看,咱们西京市自认为环保工作是搞得不错,但是呢,大气污染问题还是比较严重的,特别是一到冬天,你看咱们整个西京市的空气质量,每天雾霭那么严重,老百姓也是怨声载道的,我琢磨了一下,这个问题可不能不重视啊,省会城市的定位是生态人居型的城区,将来的经济展重心是要放在旅游等第三产业上,这些存在污染的重工业企业要慢慢的淘汰迁出,对于像造纸厂这些摊子比较大的企业,实在不行就要想办法进行改制。”

    听田刚强亮明态度,把西京市八一污水处理厂的建设重要性和西北省企业改制的思路重新申明了一遍。秦世章就知道,他必须要做出一些回应来。

    其实对于田刚强所谈的这些问题秦世章并不是没有考虑过,他曾经也想过这些个问题,尤其是每天站在办公室窗前看到远处烟囱里冒出的浓浓烟雾,走在路上看到的从工厂企业排出来的那些黑乎乎的污水,在整个以第三产业为经济展重心的西京市,让他看了心里很不舒服,就像是一盘色香味俱全的菜上趴着一只苍蝇.他也想把这些工业迁出去,但形势告诉他,迁出去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虽然其他很多地方都在大力搞招商引资,但并不是毫无选择性的什么企业都会接纳,尤其是这两年随着国家在环境保护方面出台的一系列政策,造纸厂这样的的重污染企业已经很难适应社会展的需要,可问题是这些企业在财政收入中也构成了举足轻重的比例,更大的问题是产业工人无法解决,外迁和关闭都不可取,只有改制这样一条路可走,可问题是很难有民间资本和企业愿意接手和入股管理这样的企业。

    “田省长,其实这些问题我们也都考虑过,不过要解决这些问题,具体cao作起来难度有点大。”秦世章把自己的想法汇报了一边,最后说道。

    “既然难度大,你又没有成功的把握,为什么还要对八一造纸厂的改制试验推三阻四?改革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我们没有经验,就应该大胆尝试,即便是失败,也要总结经验,继续坚定不移地推进总设计师的宏伟蓝图。”田刚强放缓了语气,语重心长地对秦世章说道。对他来说,冲秦世章这一番火,并不完全是为了给包国强撑腰,更重要的是,是从西京市社会经济展的大局出。如果他不能敲打醒秦世章,让秦世章从保守狭隘的思想里跳出来,那就会为西京市改革展道路上增添很多障碍。而秦世章如果能够醒悟过来,全心全意配合包国强推进西京市的改革工作,那么西京市作为西北省的省会,经济和社会展必将蒸蒸日上,在牢牢捍卫自己想西北地区龙头老大的城市地位外,甚至有机会去挑战沿海地区那些经济达的大城市。

    秦世章被田刚强严厉地敲打了一番,心里果然清醒了不少。虽然田刚强这番敲打让他这个西京市市长面子上有些下不来,可是秦世章对田刚强这番批评却并没有太多怨恨。

    其实于公来说,作为市长,企业改制就应该是他秦世章的责任,与私来说他也不愿和省长之间有太大的矛盾冲突,毕竟田刚强是西北省的第二号人物,是他的秦世章顶头上司。田刚强手里不仅握着西北省的财政大权,更是作为西北省委的第一副书记,还握着分量相当重的人事大权。他秦世章今后能仕途上再进一步,最起码在最近几年内,田刚强还是掌握着相当大的话语权的。当官就如同下棋,每走一步都要经过深思熟路的考虑,要对对方的棋路进行判断,而秦世章不同意改制这步棋自然也是经过全盘考虑的,棋面上的意思看似为了西京市的长远展而考虑,而看不见的一面却是他担心改制万一不成功,工人上访,企业加死亡,到时候这个蛮干的罪名说不定就要落在他这个分管具体经济工作的市长上。不过呢,这个理由也只能在心中想一想,面对着田刚强省长咄咄逼人的追问,秦世章无论如何是不能把这些理由说出来的。

    田刚强见秦世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不再坚持他那些错误看法,也就不为己甚,他清了清嗓子,环顾了一圈小会议室里参加会议的西京市委市zhèng fu的这些领导,严肃地说道:“我最后再重申一遍,八一造纸厂的改制工作,是我们西北省企业改制的第一步,大家必须全力以赴。我不想看到有人阻拦企业自的良性改革试验,也不想看到有人为难我们招商引资的成果。”

    田刚强这话说得非常重,以后不管是秦世章还是西京市其他人,凡是干涉阻挠八一造纸厂股份制改革试验的,就算是拖企业改革的后腿,是在往西北省招商引资成果过上抹黑。

    “省长您放心,我代表西京市zhèng fu表一个态,我们西京市zhèng fu方面一定会全力支持八一造纸厂股份改造工作!。”秦世章这个时候又怎么会不懂得该怎么做啊?连忙向田刚强表态道。

    包国强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心中暗道老秦啊老秦,你这又是何苦呢?你一开始要全力支持八一造纸厂的改制工作,那会惹得刚强省长到市里里逼你表态呢?

    这一场战役包国强可谓是大获全胜,不禁让秦世章在八一造纸厂股份制改造的问题上服了软,也顺利树立起自己在西京市委市zhèng fu的威信。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虽然涂延安今天也到了现场,最后却没有到西京市委来为自己站台。不过这也是情有可原,毕竟涂延安和田刚强分属不派系阵营,涂延安即使再欣赏他,这个时候也要考虑相关方面的影响,总不能联袂和田刚强到西京市委来为他包国强撑腰吧?

    秦世章这个障碍移除之后,八一造纸厂的改制工作就迅地向前推进。相应的,新污水处理厂的建设用地也就没有悬念了,粤海方夏陶瓷化工集团可以集中力量准备西京污水处理公司的筹建,而不用在分心去考虑如何排除zhèng fu方面的阻力了。

    具体到西京污水处理公司的建设问题,包飞扬和姐姐包文颖以及孟爽结合以了一下,最后决定采取一个双管齐下的原则方针。所谓双管齐下的原则方针,也就是说,将污水处理公司的土建和安装两个重点推进项目分开处理,由粤海方夏陶瓷化工集团负责污水处理公司的基建部分,而设备安装的部分,则由唐恬儿邀请米国污水设备生产公所的技术人人员到西京市来亲自负责设备的调试安装。当然,这些米国技术人员到西京市来现场安装的费用会相当昂贵,但是对于包飞扬来说,这笔钱花的还是相当值得。因为这可以尽快减少西京市污水处理厂在设备调试方面所花费的时间,尽快让污水处理设备投产,在早日解决柳浪河沿岸几家造纸厂废水污染的问题外,还可以尽快扩大方夏陶瓷化工集团的坯体增强剂供应量,以满足国内陶瓷产业对坯体增强剂强劲增长的需求量。

    根据包飞扬的计划,将整个污水处理厂分为土建和安装两个完全不同的项目之后,按每个单体工程分别组卷。其中土建的借鉴房建的形式,预处理池(集水井、粗格栅、提升泵房、细格栅、旋流除砂池)、反应池、消毒渠、计量槽、综合楼、变配电室、鼓风机房、脱泥机房,这么多的单体工程,如果每一个单体都要重新设计建设方案,便会大大延长建设时间。只要按照建筑工程的建设模式,但是图纸就可以节省相当一部分时间。

    设备安装调试也是分为工艺管道、通用机械设备、电气自动化、仪器仪表,这些工程资料也按每个单体工程组卷,米国方面的设备供应商带来的专业的安装团队也会大幅度缩短设备调试安装的时间,在很大程度上加快了污水处理厂的建设步伐。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