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博物馆馆长的荒唐举动

第三百四十八章 博物馆馆长的荒唐举动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旧砚台?”陈志国听了之后不由得哑然失笑。(请搜索八 一 中 文 网,更 新 最 快的 小说网站!).敢情包飞扬这小子还真狡猾呢,肯定是听孟爽说了孟项伟原来担任文化局副局长,喜欢舞笔弄墨,所以淘巴一只旧砚台过来向讨孟项伟的欢心呢!这种投资不高效益巨大的算盘果然是打得十分精明啊!

    不过呢,包飞扬的这个小算盘注定是要失败的!因为自己前面已经抢先一步拿出了自己精心从洛滨市古玩市场淘过来的明代金佛,有自己寿礼的珠玉在前,包飞扬现在拿出旧砚台作为祝寿贺礼的举动不过是东施效颦,最后必定是要丢人现眼,贻笑大方了!

    包飞扬自然懒得理会陈志国在那里瞎琢磨什么。他双手捧着那个装着澄泥砚的其貌不扬的木头盒子,步履沉稳地走到孟项伟的桌前,微笑着说道:“爷爷,孙辈飞扬知道您老喜欢文房四宝,就特意为您寻找来一块砚台,祝您老人家老人家生活之树常青,生命之水长流,寿诞快乐,春辉永绽!”

    包飞扬边说边打开盒子,有了刚才陈志国所献的金佛在先,在场的每个人也都想看看这个从西京过来的孟爽的男朋友,带来的礼物究竟是什么贵重之物。大家把眼神聚过去,看到包飞扬的礼品盒子里面摆放着一只黄色砚台,颜色黄了吧唧的,其貌不扬,而且一看就是一只曾经被人用过的旧砚台。

    “嗨,本以为这小伙子说自己带了一只旧砚台是自谦,还真没想到,盒子里真的是装了一只破砚台,看来这一比,这个叫包飞扬的小伙子要丢大人了。”

    “是啊,通常的砚台都是黑色的,这小伙子却拿了一支黄色的,不会是泥巴做的吧。”

    “这是从什么旮旯里翻出的‘宝贝’,还真好意思当礼物送过来。这小伙子也真够脸皮厚的,今天是孟老爷子七十岁大寿,竟然拿着一只破砚台来,也不嫌寒碜人啊……”

    包飞扬的礼品一亮相,大厅里的近百名宾客当即大失所望,一时间大厅里不由得议论纷纷。

    陈志国也一直跟在后面,想看包飞扬带过来的旧砚台究竟是什么样的“宝贝”,他本来就对古玩文物一窍不通,看着木头盒子里那一块跟黄泥巴眼色差不多的旧砚台,差点当场笑出声来,但是也怕自己看走眼,强自忍住。这时候听了周围人的议论,陈志国心里就有了谱,包飞扬所献的这块旧砚台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一时间不由得喜上眉梢,故作惊讶地拿包飞扬开涮:“哎呀,包科长,你在西北省环保厅工作,西京市那边可是有不少好东西。你手里这只砚台不会是从秦始皇陵中流出来的秦始皇的御用砚台吧?看样子一定是价值不菲吧?”

    包飞扬不理会陈志国的嘲讽,只是不动声色地拿着浅黄色的旧陶砚,捧到孟项伟的面前。孟项伟由于刚刚摘掉老花镜,根本看不清包飞扬手里捧的木盒子里放的砚台是什么模样,眼里只有黄哗哗的模糊一片,于是孟项伟就准备接过旧砚台,戴上老花镜仔细看上一看,至于说众人对包飞扬礼品的评议,孟项伟却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对孟项伟来说,包飞扬所送的礼物贵重与否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包飞扬这个小伙子是孟爽丫头喜欢的人,所以只要包飞扬是尽到了心意,哪怕是给他老头子送了一块黄泥巴,他老头子也是打心眼儿里喜欢。

    就在孟项伟伸手要从包飞扬接过旧砚台的时候,坐在他旁边一个陪着他说话的秃眉毛老头却忽然间站起来抢在孟项伟伸手前从包飞扬手里抢过了那个旧砚台,捧在手里仔细端详起来,眼里露出如痴如醉的光芒,不住声的在啧啧称赞,“好砚台,好砚台啊!没有想到我胡威远这一辈子也能见到过这样的绝世珍品,这一辈子真的没有白活啊!”

    在场所有的人,包括包飞扬和孟项伟,都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插曲。按照南山市的规矩,这种场合,贺岁寿礼一般先向大家展示一下,然后献给老寿星,让老寿星第一个把玩欣赏,之后再从老寿星手里传出来,给那些有兴趣看这些寿礼的人拿到手中进行欣赏一饱眼福。刚才陈志国的金佛没有包装,他在为孟项伟祝寿时,又将金佛高高举过头顶,这才让大厅里的宾客们看了个一清二楚。现在包飞扬的贺礼装在一个盒子里,大家要想看到,包飞扬也只能将盒子倾斜,展示给大家,才能被站在大厅里的众人看见,不过大家看到是一支黄不拉几的砚台,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所以谁也没有等孟项伟欣赏过后去欣赏这块旧砚台的兴趣。可是却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插曲,坐在孟项伟旁边的老头竟然没有等孟项伟第一个拿过礼物把握就抢先下手,从包飞扬手里把那块旧砚台夺过去了。

    “喂,老人家,今天好像不是你过寿吧?一块破陶砚也值得你如此失礼,跑到孟老爷子面前遮挡寿星的脸?”今天到场的人很多,有不认识这个老头的人看不惯老头的作为,忍不住出声讥讽,让整个大厅的人全笑了起来。

    “是啊,我看这老头是个失心疯怎么地?当着老寿星的面如此失态……”

    “可不是,这老家伙也太有病了,一块破砚台也装模作样地看那么久,真的是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那样的破玩意儿,我家的老房子里还放着两三个,早知道这个老头喜欢这些破东西,我就带过来两个扔给他玩儿,也省得他抢老寿星的戏……”

    那个秃眉毛老头听到别人数落他倒是不以为意,听到有人在说他手中的珍品古砚是破玩意儿,顿时就不愿意了,他扭过头来,瞪大眼睛,看着下边那个正在大放厥词的青年,厉声喝道:“不学无术的玩意儿,你懂什么?这可是大名鼎鼎的宋代珍品澄泥砚,你家能放着两三个?别说你家,就是你把咱们南山市地上地下都翻遍,能找出一块这样的宋代珍品澄泥砚,俺胡威远当场给你磕三个响头行不行?”

    “啊?胡威远?这个秃眉毛老头竟然是胡威远?在南山市文物收藏界和孟项伟孟老爷子齐名的文物专家,南山市博物馆馆长兼南山市文物研究所所长的胡威远胡老先生?”有人就当场失声叫道。

    “可不是就是胡馆长嘛!”旁边有一个人是市文物局的干部,他早就认出了胡威远,知道胡威远既然出来抢夺包飞扬手中的砚台,那块砚台肯定是不凡之物,所以听着别人在冷嘲热讽就一直忍着没有敢说话,这时候就撇了撇嘴,对旁边这个有眼无珠的倒霉蛋说道:“难道咱们南山市还有第二个胡威远不成?”

    “哎哟,我的亲娘哎!这次可真是丢了大人了!”这个人不由得搔的满面通红,低下头不敢再言语。

    那么这个胡威远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他又怎么会到了孟项伟的七十寿宴上来呢?

    孟爽的爷爷孟项伟,咱们在前文提过一次,他在退休之前曾经担任南山文化局的副局长,当时就已经是南山市著名的文物鉴定专家了。退休之后,孟项伟对收藏更是情有独钟,对文物古玩的鉴别能力更是深厚。而南山博物馆馆长、文物研究所所长胡威远却是南山市另外一个著名的文物鉴定专家,鉴别文物的能力和孟项伟不相上下,即使在中江省文物收藏界,胡威远和孟项伟也都是数得上号的鉴定专家。

    相同的爱好和兴趣,又共同生活在南山市,胡威远和孟项伟两个人自然是交情不浅。不过呢,两个人的感情却不像普通的老朋友那么亲密,因为两个人的姓格都比较较真,有的时候因为对一件收藏品的鉴定看法不一致,都是年纪一大把的人了,竟然要闹到吹胡子瞪眼睛甚至是不欢而散的地步,可以说两个人是因收藏而交好、也因收藏而交恶。

    不过呢,人常说,年纪大了也就成了小孩脾气,胡威远和孟项伟也是如此,俩人没有隔夜的仇,昨天还怒目相视,明天就会因为一件藏品再次聚到一起,共同大饱眼福。

    今天是孟项伟七十大寿,身兼南山博物馆馆长和文物研究所所长的胡威远自然也在邀请之列,一开始胡威远表现还算正常,一直陪在孟项伟身边说话,即使孟项伟有时候说几句胡威远不认同的文物鉴定观点,胡威远也强忍着不出言反驳胡威远。今天毕竟是孟项伟这老伙计的七十大寿嘛,自己即使心中再不爽,也要给老伙计一个面子是不是?一辈子只办一次的大事啊!

    可是胡威远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忍耐了快两个小时的心姓,最后竟然会被包飞扬手里捧着的那块宋代珍品澄泥砚给打破,做出了在老寿星面前抢寿礼的荒唐举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