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四百一十六章 (一)孟家有事

第四百一十六章 (一)孟家有事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包飞扬猜的对,赶着去买菜实在是个很烂的借口,可是孟爽没办法。(请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她怕再多说哪怕一句话,会忍不住哭出来。这样一来,就会露馅,而自己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的也会功亏一篑。

    事情是这样的……

    孟爽带包飞扬回去给爷爷孟项伟过七十大寿,面对常梦琴的拒绝冷淡,包飞扬凭借出色的表现,那份令孟项伟心怀大悦的珍贵澄泥砚,外加一点运气,无意中搭上韩黎明这条线,令常梦琴终于接受了包飞扬。本来他俩的事情已成定局,未来形势一片大好。

    可就在包飞扬突然被伯父包国胜召回西京市的当天,生了一件谁都意想不到的事情。

    孟爽将包飞扬送上返回西京市的火车。直到火车缓缓驶出站台才依依不舍得离去。

    回去的路上,孟爽就在想,虽然母亲常梦琴对包飞扬彻底改观,并接受这个准女婿。但自己回去依然要帮飞扬解释好,不能让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好印象有丝毫损坏。

    一路上想好措辞,孟爽才慢慢悠悠特意拖到下午四点多才回到家中。

    “妈,我回来了!”孟爽走进家门。

    常梦琴穿着一身清爽的家常衣服,系着素雅的碎花小围裙,满面含笑从厨房走出来,亲热地喊:“飞扬,小爽,你们回……疑,飞扬呢?小爽,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

    常梦琴说着还不住拿眼往孟爽身后瞄,神色间自然而然流露出的担心,反而让孟爽提了一路的心彻底放下。

    看来母亲是真正打心眼里接受了包飞扬。女人这个东西真是非常奇怪,心里不乐意的时候就一百个不乐意。可一旦接受了,就真有点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中意的意思。

    孟爽眼珠子一转,笑眯眯挽过常梦琴的手臂,将包飞扬临时因为工作必须立刻返回西京事的事情解释了一遍。

    对于包飞扬的背景。两人默认好的,除了隐去有个当市委书记的伯父,还有包飞扬的真实身家。一切都对孟爽家人实话实说。

    虽说现在孟家接受了包飞扬,孟爽也不想节外生枝。就索性瞒到底。索性瞒下的两样也不是什么坏事,相反,日后二人结婚,自己家人知道实情也可以说是一大惊喜。

    “哦,是这样啊。唉,你说飞扬这孩子,难得来一趟……到底什么工作啊。晚两天不行吗,本想让你们好好游下云台山,谁知道……”果然常梦琴的情绪明显有些低落。

    原来常梦琴听了韩黎明大师的告诫,有心对之前冲撞神虎的举动做出弥补。就让孟爽带着包飞扬去中江市的旅游胜地。好好玩玩。说,年轻人,就该趁着年轻多多游览祖国大好河山。飞扬难得来一次,小爽你带他好好玩玩。

    孟爽眼珠子一转,心想。果然顾虑的对。幸亏在外面多磨蹭了几个小时。

    “啊呀,妈!”孟爽一扭腰,娇嗔道,“他一个男人自然要以工作为重。不过啊,妈。您可错怪他了。我们下午2点就游完云台山了,飞扬直说幸亏您的好建议,不然他哪有这眼福能看到如此美丽的景色。这不,然后他非要拉着我市区,又给您买了好些礼物,说是感谢阿姨的好建议。”说着,孟爽将手里大包小包的化妆品衣服之类的商场货塞进常梦琴手里。

    常梦琴这才面露喜色,嘴里念着,“飞扬这孩子,就是客气。”

    这倒不是常梦琴贪图这些礼品。而是深觉冲撞神虎,努力补救之余,“包飞扬送的这些礼物”无疑就是,对方已经原谅她的信号啊。如此一来,这个极度迷信的女人才彻底放下心。谁让韩黎明韩大师当时话说的重,说冲撞了神虎的人可是会遭到厄运的。

    随即常梦琴又想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有些懊恼的一嗔,“唉,早知道飞扬回西京,就不这么费事了,可可惜了一桌子好菜!”

    果然,孟爽探头往客厅里一看,就见到餐桌上满满当当遍布各色佳肴。再看厨房,油烟机轰鸣,俨然一副还有许多菜正在制作中的场面。

    常梦琴的厨艺十分了得。毫不夸张地讲,她做的菜比起中江市数一数二的黄鹤楼大酒店大厨做的也毫不逊色。起先她不待见包飞扬,自然不会费心,现在不同了,只恨不得让她的神虎准女婿好好尝尝她的每一道拿手好菜。这不,这才有了这满桌子好菜。

    “谁说的。这么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好菜,飞扬没口福,我老孟可就不客气了。”孟跃进哈哈大笑,大步走向家中的藏酒柜,一抬手取出一瓶十年陈的茅台酒。

    “本来想和飞扬好好喝两盅,按理说,飞扬回去西京,也该留着这酒等他下次来喝。只不过啊,除了它,我还真想不出来有其他酒能配上你妈做的这桌子好菜。”孟跃进目中闪过一丝狡黠。

    常梦琴看了,忍不住斜飞他一眼,娇嗔道,“好了啦,老孟,别忘我脸上贴金了。你想喝就喝是了,谁还能拦着你不成。”

    孟爽也抿嘴直乐。孟跃进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闲来无事小酌两杯,只不过受常梦琴的管制,不敢太过。这几天忙着操办孟项伟的七十大寿,好几天没喝酒了,昨天寿宴作为主家,也不能喝多,免得在亲朋面前失礼。所以,孟跃进的酒瘾着实早就犯了,就等着包飞扬回来,他“爷俩”好好喝个尽信。

    “小爽,你去请爷爷来吃饭。老孟,你帮我摆碗筷,我这还有两个素菜,咱们就开席。”常梦琴招呼一声,自顾自跑去厨房。而这话一说,孟跃进更是乐得合不拢嘴,老婆大人这算是彻底同意他今天开戒了!

    **************************************************

    孟爽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秀丽花园取用的是西京市的地下水资源,即便现在已经是八月中,自来水管放出的水却是沁凉的,冰冷的水流冲在脸上,一阵透心凉爽。孟爽一个激灵,和包飞扬通过电话后激动的心情稍稍平复。

    看着镜中的自己,孟爽努力给自己打气。一定要表现得若无其事。千万不能让飞扬看出什么。这么心理暗示了几遍后,孟爽拿上挎包去小区附近的菜场买了几样菜。

    有常梦琴这样一个厨艺一流的母亲。孟爽的厨艺自然差不了。虽然平时做得少,但真做起来也是像模像样。她想了想,八月是华夏绝大多数地区最炎热的季节,西京市的盛夏尤其热得人难受。空气都热得凝滞,没有一丝风丝,夏蝉疯了一样在树梢枝头鸣叫,似在宣泄这难耐的暑意。

    从包飞扬现在的工作地点赶赴西京市。大约要坐四个小时火车。九十年代虽然已经有了空调列车,但是硬件条件到底不能和后世比,所谓空调车,也不过起到隔绝下室外高温。让旅客处于热得不那么难受的程度。离后世的空调内空调外,判若两个世界的水准差远了。

    考虑到包飞扬一路上肯定热得难受,孟爽定了三菜一汤中,其中两道菜蓑衣黄瓜、凉拌脆藕都是清新爽口的时令凉菜。

    一道汤是醋椒黑鱼汤,汤色熬得浓郁洁白。旁边备好香菜末、白醋、胡椒粉,只等起锅的时候洒上提现去腥。

    一道热菜是芙蓉鸡片,孟爽怕做早了影响口感,只配好菜和作料,等包飞扬快到家再炒。几道菜都适当有些酸辣。这样既然解暑又开胃。准备好晚餐,孟爽满意得点了点头。时间还不到下午5点,包飞扬电话里说最快5点,最慢7点能到家。孟爽估摸着,他应该在6点左右到。

    趁这个时间,孟爽快步走进卫生间,仔仔细细冲了个凉。擦干身体后认真涂抹香气优雅的香氛体乳,换上新买的红色连衣裙,黑亮的长吹干梳顺,然后取出随身携带的化妆盒,十分细致地化了个淡妆,一切都准备好,她仔细端详镜中的自己。从上到下细细打量,从丝到裙摆的皱褶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

    末了,她又取出粉盒,略微在眼角补了点粉,用以修饰微微泛红的眼脸。这下孟爽才露出满意的笑容。今天是特别的日子,她务必要将最完美的自己呈现在包飞扬面前。

    马上就要六点了,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孟爽去厨房炒好热菜。整理好餐桌,又打开酒柜,拿了瓶白酒。忙完这一切,她微微松了一口气静静坐在餐桌前,等待包飞扬回家。

    洁白的桌布上,三菜一汤放置地整整齐齐,碗筷酒杯齐备。

    蓑衣黄瓜。黄瓜细细切成蓑衣状,拌上细盐、蒜泥、朝天椒碎、淋少许醋,芝麻油。碧绿的黄瓜,鲜艳的朝天椒,喷香金黄的芝麻油,光是看都让觉得酷热全消。

    凉拌脆藕。洁白如玉的新藕切成薄片,彩椒切丝拌匀,另剁了些姜末洒上,配以白糖、食醋,细盐,芝麻油,口感酸甜、开胃爽脆。

    芙蓉鸡片上另外淋了些柠檬汁,口感略带酸甜。醋椒黑鱼汤,洁白若鲜奶,上面漂浮着碧绿的香菜末。

    孟爽坐了一会儿,忍不住给自己倒了大半杯酒。清冽纯净的酒液盛在高脚杯中,灯光下看来,宛若水晶光芒。她浅啜一口,酒液冰凉、浓香扑鼻,随即一股热流从腹部窜上来。好烈的酒,孟爽这才现自己开了一瓶高酒精度的白酒。非常巧合的是,这竟然是一瓶茅台酒。

    孟爽将酒瓶握在手里,凝视半晌,眉头轻轻皱起。

    她忍不住想到那天晚上情景……要是孟跃进没有开那瓶茅台酒,或者常梦琴没允许他开戒,又或者,孟跃进没有喝那么多酒,那么此时此刻,情况是否会截然不同呢?

    当晚,孟爽乖乖巧巧扶着孟项伟入席。一家四口,祖孙三代人人其乐融融,享受一桌子好菜。席间,孟项伟情绪非常高,开口闭口还是包飞扬送的澄泥砚怎么个精巧绝伦,堪称绝品。

    孟爽听了直乐,孟项伟可有好些年没这么乐过了。七十岁的老人,高兴得简直像个孩子。当初,包飞扬耍小心眼,执意买下这块砚台的时候,自己还笑他。看来,果然还是自己没见识,这么一想,孟爽越觉得她的飞扬,无一处不好,优秀出色得令人心慌又甜蜜。

    孟跃进见父亲情绪高,在得到常梦琴的默许的情况下,也给孟项伟斟了一小杯茅台酒。随即,他老孟就不客气了,自斟自饮,喝一口酒,吃一口老婆烧的好菜,那叫一个美。

    “慢点,慢点,你看你,才让你开戒就馋成这样。爸在这里呢……爸,您看!也怨不得我平时管着他。哪有人喝这么快的。”常梦琴娇嗔一声,伸手给丈夫夹了一筷子红烧鱼。

    “哈哈。老婆大人,来日方长嘛,我这可是连飞扬的份都一起喝了。”孟跃进已经喝下了大半瓶茅台酒,脸上满是红光,甚至连眼角都有些红了。

    “爸,您慢点喝。又没人和您抢。”孟爽看孟跃进喝得有点急,也忍不住劝。

    “没事,没事,你爸我酒量可好着呢。一瓶茅台酒算什么,你是不知道啊,当年你爸我最高纪录一顿饭干掉过2瓶五粮液。”孟跃进说着,吱溜一口,将满杯酒一口干了。

    大概是喝得有点急,孟跃进的脸一下子憋得通红,足有一两秒钟,保持手握酒杯仰头干杯的姿势没动弹。

    “好了啦,老孟,你就别耍宝了。也不怕女儿看你笑话。”常梦琴抿嘴直乐。

    孟爽也笑得直不起腰来,孟跃进就是这样,好几十的人了,在家里却喜欢耍宝逗自己或者母亲常梦琴开心。孟爽咯咯直乐,小女儿的顽皮心态也被父亲这个举动勾出来了,她大眼睛一弯,伸出手呵口气,就去挠孟跃进因为维持干杯姿势而完全暴露出来的软肋——胳肢窝。

    谁知道她的手刚碰到孟跃进,对方的身体忽然一抖,当一声握在手里的酒杯摔在地上砸得粉碎。孟跃进原本端坐的身体好像散架一样,斜斜向一边瘫倒下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