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四百一十七章 冲撞神虎(三)

第四百一十七章 冲撞神虎(三)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而孟项伟也因为包飞扬的提醒,以及亲眼见到儿子脑中风病,从而提高了警惕。(请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老人从此开始注意预防,最终无病无痛在睡梦中寿终正寝,非常有福气。

    包飞扬重生后,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同时这个连锁反应也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孟项伟、孟跃进,父子俩都是受益者。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孟爽因为电话被打断并不知道。所谓阴差阳错,命运就是喜欢如此捉弄人,否则,事态的后续展也不会是眼前这个局面。

    包飞扬边洗碗边和孟爽闲扯,水流哗哗的,也不知道孟爽听到多少。他和孟爽一别数日,本来没话都要找些话来扯,黏黏糊糊地互述衷肠才痛快。更何况现在,包飞扬心里的确存了些小问题要问问孟爽。这么一想,包飞扬将洗净的碗筷收拾好,擦擦手就往外走。

    “小爽,我才差点忘记问……”包飞扬的声音顿住了。

    本该在沙上认真修剪玫瑰花枝的孟爽,正神不守色的拿了剪刀将手中一支玫瑰剪得七零八落。一段段的花枝,零落的玫瑰花瓣,散落得茶几上、沙上、地板上到处都是。

    包飞扬静静观察了一小会儿,忍不住皱起眉头。他轻轻走至孟爽身侧,蹲下身,先慢慢握住孟爽执剪刀的右手,以防她受惊吓伤到自己。

    “小爽。你怎么了?把花剪成这样,在想什么呢?”

    孟爽洁白柔腻的小手冰凉,才被包飞扬握住,就见她整个人颤抖了一下。仿佛从一个可怕的梦境中惊醒一样,湖水一样明澈的大眼睛里飞快蓄上一层水汽。

    包飞扬看得一阵心疼,忍不住将孟爽抱在怀里,心疼地说:“小爽,我吓到你了?怎么了?”

    这下孟爽彻底回魂了,神智猛然从之前的回忆中跳回当下。她狠狠咬住唇。在心中暗骂自己白痴,明明早就决定好了的。怎么会突然走神,在包飞扬的面前露出异样。

    包飞扬的是个很精细的人,万一让他看出什么破绽,这可怎么办?这么一想孟爽心中大乱。右手被包飞扬握在掌心动弹不得。左手就本能地握紧。却偏偏忘记了指尖还捏了一枝玫瑰。就这么一下,尖锐的花刺没入指尖,孟爽猝不及防惊叫一声。

    包飞扬吓了一跳。抢过孟爽受伤的手指,就见一点殷红的鲜血缓缓渗出肌肤。包飞扬觉得自己的手都随着孟爽一起疼起来,又看孟爽眼圈都红了,心里就更是着急,想都没想就拉起她受伤的手指放进口中,轻轻吮吸了起来。

    湿润的舌尖掠过伤口,嘴唇碰触肌肤,孟爽瞬间瞪大双眼,就觉得方才还刺刺疼痛的手指上传来一阵异样的感受。酥酥麻麻的,从被包飞扬唇舌触碰的指尖一直蜿蜒而上,转瞬间直击心脏。孟爽苍白的面容上瞬间晕出一抹绯红,心里又羞又怯。包飞扬低头为她吮吸伤口的动作轻柔而小心,带着一种小心翼翼的珍视。这又让她在羞怯之余心中胀满酸涩甜蜜。

    原本就蓄在眼中的泪再也忍不住,孟爽轻阖双目。眼泪串珠一样无声滑落。

    包飞扬抬起头来,就见到孟爽眼角的泪痕。

    这下子,他真的慌了手脚,“别哭,别哭啊。小爽。手指很痛么?你到底是怎么了?你快说啊……”

    他一追问,孟爽眼泪流得更凶了,心里又慌又害怕,又气愤又无奈。怕包飞扬看出什么,怕自己苦心安排的计划毁于一旦,气愤自己怎么这么没用,在包飞扬面前控制不住情绪,又无奈于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进行,怎么样才能让一切回到计划中来。

    “好了,好了。我不问了,只要你不哭怎么样都行……”包飞扬真是彻底败给了孟爽的眼泪攻势。孟爽不是个爱哭的女人,可偏偏就是这样平时开朗爱笑的女子,一旦真的伤心流泪才最让人心疼无奈。

    好像抱孩子一样将孟爽抱在怀里,包飞扬轻轻抚摸她的黑缎一般柔滑的长,慢慢安抚孟爽的情绪。

    而孟爽从孟跃进出事以来一直压抑着的情绪终于在爱人面前彻底迸出来,虽然不能对包飞扬说出事情的前因后果,但总算可以痛哭一场吧。

    孟爽小动物一样缩在包飞扬怀里,抽抽噎噎地低喃,“对不起飞扬……对不起……”

    “傻瓜,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女人在自己男人怀里哭一哭也没什么,只要你喜欢啊,以后咱们结婚以后,你每天这么哭一哭都行,就是时间上要注意啊,哭太久眼睛就不漂亮了。”

    包飞扬故作轻松地打趣,努力想把孟爽从负面情绪里拉出来。

    孟爽果然配合的牵动下嘴角,乖乖巧巧地贴在他胸口,努力平复情绪。不能这样下去了,孟爽在心中告诫自己,努力深呼吸,边回忆之后的情形,边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

    原来孟跃进送医当晚并没有清醒,第二天一早孟项伟就来换班,让常梦琴和孟爽二人回去休息,并商议定出孟跃进昏迷期间,他们一家三个人按三班倒轮流看护。孟项伟负责上午,常梦琴负责下午,孟爽最年轻就负责晚上。

    母女二人回到家中,孟爽简单冲了个凉换套衣服,正准备抓紧时间去睡一会儿,房门就被常梦琴敲开了。

    孟爽看见常梦琴进来就是一愣。常梦琴头还带着潮湿气,明显也是刚洗完澡,可身上却换了一套外出的服饰,手中还提着挎包。

    “妈,您这是要出去啊?”孟爽有些诧异地问道。

    常梦琴不一言,拉着孟爽在床边坐下,这才神色严肃地说:“小爽,妈有一件事一直没有告诉你。”她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是关于包飞扬的。”

    孟爽的心一下子提起来。其实早在孟跃进住院后,常梦琴几次神色古怪,对她欲言又止,孟爽就隐约觉察出了什么。她心中一直在害怕一件事情,当初常梦琴坚决反对她和包飞扬的婚事,最重要的理由就是包飞扬会克常梦琴和孟跃进。如果包飞扬正式成为她家女婿,他们夫妻二人肯定会被克早死。

    可是后来因为韩黎明大师的介入,常梦琴已经接受了包飞扬。连带地,包飞扬是克星,会克死他们夫妇的话自然也被全盘否定。

    可是现在,常梦琴神色严肃地把飞扬拿出来说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常梦琴又旧事重提,重新认为包飞扬是克星,而把孟跃进脑中风病的事情归结在包飞扬身上?孟爽的心扑通扑通乱跳,心里紧张害怕得就好像等待判刑的死刑犯人。

    好半天,常梦琴似乎酝酿好了情绪,组织好了说辞,缓缓开口说:“小爽,我一直没告诉你,是怕泄露了韩黎明大师说的天机引什么不好的事情。可现在我不能再隐瞒了,你爸之所以昏迷不醒,都是我害的啊,是我冲撞了飞扬这只神虎,这才遭了天谴!”

    这是什么情况,饶是孟爽机灵,这时候也反应不过来了。只瞪大了水汪汪的大眼睛盯住常梦琴。

    其实这也难怪,当初孟爽的确问过包飞扬,可包飞扬只是说一切都是韩黎明大师的功劳,神虎那些胡诌的话根本没跟孟爽提起过。而常梦琴因为自己误听圆通寺住持大师的话,冲撞贵人神虎,这本就是一件丢人的事情,自然也不会跟女儿详说。就这样,孟爽头一次听到这个神乎其神的说法,也难怪她反应不过来。

    好在这时候,常梦琴自觉事态严重,也顾不上在女儿面前的树立什么形象了,就将孟项伟七十整寿当晚韩黎明说的那番,关于身带紫色祥云的贵人被冲撞,包飞扬肖牛属虎,是贵不可言的招财神虎,千万不能冲撞,冲撞了必遭天谴等等一番话,对孟爽说了个透。

    孟爽的眼睛越瞪越大,心中百感交集。既觉得大松一口气,庆幸母亲没有旧事重提,把孟跃进突然病的事情赖在包飞扬身上,同时也为常梦琴竟然迷信到这个地步而感到震惊!

    医生明确诊断出孟跃进是因为长期饮食习惯不好,不爱运动又嗜酒,这才得了脑中风,而常梦琴呢,竟然迷信到明知诊断结果,却还是把孟跃进得病这件事,往冲撞神虎,遭到天谴上生拉硬套,实在是让人震惊之余倍感哭笑不得。

    常梦琴边说边抹泪,等这番长长的鬼神之说讲完,早就哭得泪流满面。

    孟爽只觉得周身一阵乏力,也没了安慰母亲的心情,只是心中存了个疑问,忍不住问:“妈,您先别忙着哭。就算事情的展和您刚才推断的一样,上天责罚也应该责罚您才对啊。毕竟冲撞神虎的是您,而不是父亲啊?”

    常梦琴闻言抬起哭得红肿的双眼,狠狠瞪了孟爽一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心痛:“所以说,小爽你一点慧根都没有。这么简单的道理还用我明说吗?你没听说过夫妻的命格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吗?我的命和你父亲的命本来就是连在一起的,上天现在是责罚你父亲,很快就轮到我了。又或者,上天其实是要责罚我,但因为你父亲的命跟我联系在一起,反而替我代了灾受到责罚。”

    常梦琴说着一副悔不当初的虔诚模样,双手合拢,对着天花板的方向拜了两拜。

    孟爽彻底目瞪口呆,完全说不出话来。

    常梦琴拜完,见孟爽一副呆呆的样子,忍不住有些不耐,“好了,我说了半天了。小爽,你还不赶快换衣服,陪我出去走一趟。”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