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五百零六章 惊天噩耗

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 惊天噩耗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闻怀风根本就没有想到赵老会忽然间问起产业展这种宏观政策问题,顿时有些瞠目结舌,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个嘛,我、我觉得引进与合作还是挺重要的,我们的一汽就可以生产奥迪了,沪东也能够生产桑塔纳了,听说国产化率还是挺高的。(请搜索八 一 中 文 网,更 新 最 快的 小说网站!)”

    闻怀风想了想,好不容易想到一些和汽车行业有关的情况,可是这样草包似的的回答显然没有办法让赵老满意。赵天海看了闻怀风一眼,又看向包飞扬,问道:“飞扬啊,你呢,有什么看法?”

    闻人礼皱了皱眉头,觉得赵老这个问题有些刁难,他看了一眼包飞扬,心想这小子在基层工作,对于国家的大政方针肯定也不清楚,这样至少也能够衬托出自家孩子的回答不那么草包了。

    听到赵老问话,包飞扬不假思索地说道:“我个人的看法,觉得在展汽车产业这个问题上,引进与合作固然重要,但是我们绝不能够放弃自主研、自己造车的计划。”

    闻人礼没有想到包飞扬在西北省那样偏僻的地区工作,对汽车工业的展竟然还有自己的一番见解。这怎么能行?绝对不能让包飞扬得逞。

    不等赵老这边做出评价,闻人礼那边就抢着插言说道:“自主研、自主造车?我在东北省工作,对汽车工业也算是有所了解吧。就比如我们省的一汽公司来说,自己造车。二十多年才造了一千多辆红旗车,通过和德国大众的合作,引进技术和设备,现在一年生产的奥迪车就过以前二十多年造车的数量,国产化率也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达到了百分之四十,今年有望达到百分之五十。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在我们当前的条件下,引进技术非常重要,单单是我们自己闭门造车的话,可能一百年也做不到别人十年就能做到的事情。”

    闻人礼为了打压包飞扬,从而不显得闻怀风那么草包。不惜自己赤膊上阵来驳斥包飞扬。

    包飞扬微微一笑。并没有直接反驳,而是点了点头说道:“闻省长说得很对,我们的工业基础太薄弱了,跟世界先进技术脱节很大。所以需要引进技术和设备。尽快弥补这种差距。”

    见包飞扬被自己一番话说得低头认错。闻人礼不由得心中暗自得意,暗想包飞扬这小子也不过如此而已。

    却不想包飞扬紧接着就话锋一转:“不过呢,我们也应该看到。西方国家在跟我们合作的时候,核心技术和先进技术都是不会让我们知道的,如果我们放弃自主研,就会形成对他们的依赖,到时候我们就只能一直用落后的技术和落后的车型,就像沪东大众生产的桑塔纳,十年了都没有一款新车出现,可是德国大众在此期间却推出了好几款新车。其实不单单是汽车工业如此,在其他很多行业,都存在这样的情况,所以根本出路还是要靠自力更生,把展工业提高技术的希望完全寄托在向西方国家引进方面是靠不住的!”

    包飞扬对后世汽车工业的情况十分清楚,虽然国内对汽车工业一直采取保护政策,不允许外国汽车公司成立独资公司,必须要跟国内的汽车厂进行合资合作,不过很长一段时间,大街上跑的都是外国车,德国大众、美国福特、通用的别克、雪佛兰,日本的丰田、本田、日产、马自达,甚至韩国的现代、起亚,就像是万国汽车博览世界一样。

    虽然随着工业能力的提升,自主品牌的汽车也遍地开花,可是只能生产廉价车,在合资品牌的夹缝中苦苦生存。包飞扬虽然是搞陶瓷工业的,但是对汽车工业展成那般模样也深感痛心。所以趁着赵天海询问的机会一并把自己上一世的感触也完全说出来,以赵天海的身份,哪怕是只接纳自己部分意见,凭借老爷子的影响,恐怕也能够让国内汽车工业少走不少弯路吧?

    包飞扬这一番话正中赵天海的心思,老爷子缓缓地点了点头,说道:“嗯,说得不错,要引进,但是也不能够放弃自主研,这方面一汽是有想法的,沪东汽车就不行了,大名鼎鼎的沪东牌小汽车竟然就消失了,现在只能生产桑塔纳,不能不说是一种巨大的损失。”

    赵老夸赞包飞扬,却只字不提闻怀风,顿时让闻人礼等人又羞又恼,却又不敢多说什么。赵丽萍看到这副情形,心里面乐坏了,就闻怀风那个草包,还想在老爷子面前表现,老爷子随便问了一个问题他就露陷了,想必他们对闻怀风的观感更差了,就算他们急着想让自己嫁出去,肯定也不会对闻怀风这只大青蛙感兴趣,特别是在包飞扬这么出色表现的比对下,闻怀风就像一个小丑一样可笑。

    赵老显然也没有继续考较下去的想法,又说了几句话,吃了几口菜,喝了半小碗汤,就先下桌到后面休息,并委托赵根正、郭丽琼招待好大家。

    老爷子走了以后,闻人礼、林秀珍和闻怀风都长出了一口气,赵根正虽然同样位高权重,可是相比老爷子多年积累的威势,还是远远不如。加上闻人礼比赵根正还要大一些,当年还照顾过赵根正等人,有这份香火情在,关系也算是比较亲密。

    桌上的氛围渐渐轻松了一些,林秀珍看了看包飞扬,试探着问郭丽琼道:“丽琼啊,听怀风说,小包同志是孟爽的男朋友?”

    郭丽琼看了包飞扬一眼,含笑点了点头:“是的,他们俩虽然不是青梅竹马,但是大学同学了四年,既知根知底,也情投意合。小爽的父母也已经同意他们的事情了。要不是年龄还小,早就可以领证了。”

    说到孟爽和包飞扬,郭丽琼的脸上不由露出欢喜的笑容。

    林秀珍和闻人礼、闻怀风父子相互看了一眼,都忍不住露出狂喜的笑容。既然郭丽琼这边已经确认包飞扬是孟爽的男朋友,那么说明包飞扬和赵丽萍之间彻底没有什么可能了!这也就意味着闻怀风追赵丽萍的时候,不用考虑来自包飞扬的竞争了。再往深处去想,包飞扬是赵家干女儿的男朋友,今天被叫过来吃饭。而同时赵根正又没有拒绝让闻怀风也过来参加这个家宴?这是不是意味着,赵家对闻怀风也有什么比较好想法呢?

    林秀珍心念电转之间,就连忙说道:“要说小。其实也不小了。尤其是对孟爽和丽萍她们女孩子来说,今年也已经二十四岁了吧,按照国家来说,都已经算晚婚了。这婚事确实应该定下来了。丽琼你说对不对啊?”

    林秀珍明着说孟爽。其实她更想说的还是赵丽萍。

    郭丽琼当然明白林秀珍的意思,可是她对闻怀风并不满意,特别是和包飞扬比起来。闻怀风的身上有很多纨绔子弟的习性,他这样的人能够照顾好赵丽萍吗?虽然现在知道赵丽萍说来并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可是郭丽琼内心对赵丽萍的关爱并没有因此减少分毫,从她的内心来说,是真心希望赵丽萍可以像孟爽一样幸福,也要找一个像包飞扬这样优秀的靠得住的男人。

    不过她没有直接拒绝林秀珍,而是点了点头,委婉地说道:“是啊,不过这种事情我们做父母的急也急不来,还是随缘吧,等丽萍什么时候遇到她喜欢的人,我们再帮她张罗,现在急也没有用。”

    林秀珍顿时有些傻眼,郭丽琼这是什么意思,她不是已经承认包飞扬和她干女儿的关系,怎么却对赵丽萍的事情还要守口如瓶,难道是要等自己先开口?

    对,一定是这样的,按照华夏的传统,这种事情也应该由男方向女方先提出来,尤其是赵家的地位,比他们闻家高多少倍,又怎么会在这个问题上先开口呢?林秀珍顿时露出会心的笑容,这对自己来说当然不是问题。

    她连忙向闻怀风使了个眼色,闻怀风连忙会意地站了起来,异常谦恭地向赵根正和郭丽琼敬酒:“赵叔、郭姨,我以前有些顽劣,现在我决定好好做事,请你们多多提点教育。”

    郭丽琼和赵根正对视一眼,一起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赵根正勉励说道:“怀风啊,你能够意识到这一点,那就很好。”

    “嗯,请赵叔看我以后的表现。”闻怀风连忙说道,他给自己杯子里倒满了酒,接着向赵根红敬酒,赵根红冷冷地哼了一声,没有说话,端起杯子碰了碰嘴唇。

    闻怀风尴尬地笑了笑,喝干了酒以后,又向包飞扬说道:“飞扬啊,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以后多多交流,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只要我能帮上忙的,一定全力帮忙。帮不上忙,想尽办法也要帮忙!”

    闻怀风对包飞扬露出热情的微笑,虽然他竭力想让自己表现好一点,但还是无形中显露出一种优越感。在他想来,就算包飞扬攀上了赵家又怎么样,孟爽不过是个干亲,他要是能够入赘赵家,以后就是赵家的当家人。

    包飞扬淡淡一笑,没有吱声,心想你这只大青蛙大草包少在我面前出现,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忙了。

    闻怀风最后才向赵丽萍举起酒杯:“丽萍啊,咱们俩也碰一下吧,你看看,当记者整天在外面跑很累吧,都瘦了。以后千万要注意身体啊,虽然说要干好工作,但是也得照顾好自己不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闻怀风表现出一副关切温柔的样子,让赵丽萍看着有一种想呕的感觉,她冷冷地对闻怀风说道:“对不起,我今天不想喝酒。”

    “不喝酒好,不喝酒好!女孩子本来就不用喝酒的!”闻怀风嘿嘿一笑,摆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端起自己的酒杯,非常爽快地喝掉了杯子里的酒。

    林秀珍笑呵呵地说道:“丽琼啊,你看,我们家怀风跟丽萍从小一起长大,可以说是青梅竹马,这几年我们在东北,怀风也对丽萍念念不忘,你说让他们凑成一对,是不是天作之合?”

    赵根正和郭丽琼相互看了一眼,都有些无奈,刚刚老爷子的话已经在敲打闻家的人,没想到他们他们还不知道进退,竟然还直接提出这件事。说句难听话,真是有点给脸不要脸了。要说这个闻人礼,以前跟在老爷子身边担任秘书的时候,表现还是非常不错的。怎么一到下边之后,竟然变成现在的样子呢?

    看到郭丽琼并没有马上回答,闻人礼还以为郭丽琼在拿捏姿态,也连忙添柴加火,笑着说道:“我跟着老长身边干了那么久,我们两家也不算什么外人了,两个孩子如果能够走到一起,以后就是亲上加亲了。”

    林秀珍更是进一步把话挑明道:“是啊,我们家闻风兄弟四个,闻风可以入赘,以后就是你们的儿子,生了孩子,就让跟着你们姓赵!”

    包飞扬有些惊讶地看了看闻人礼和林秀珍,实在想不到他们为什么会这样迫切,这种事情应该先进行比较充分的沟通,条件成熟了才能挑明。闻怀风和赵丽萍的事情显然还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就算他这个外人也能看出赵老敲打的意思,想不通闻人礼和林秀珍为什么会在这样的场合说出来。林秀珍还可以理解,妇道人家。闻人礼可是东北省常务副省长,堂堂的副省部级领导,怎么连这点眼力价都没有?更何况他以前还跟在赵老爷子身边干过机要秘书,水平又怎么会如此之差呢?

    赵丽萍这边却又是气恼,又是委屈,撇了撇嘴就要说话,这时候赵根红先忍不住放下筷子,沉声说道:“闻副省长、林主任,老爷子刚才的话你们没有听到吗?我们赵家门风严格,对那些骄奢淫逸、损公肥私、崇洋媚外的行为向来是敬而远之的。”

    林秀珍没有想到赵根红会如此不给他们面子,她张了张嘴道:“我、我们家闻风以前是有些顽劣,不过现在已经改了,都已经改了。”

    赵根红冷笑了两声:“改了?就几个小时以前,他还带着几个倭国人骚扰孟爽来着的吧?一个高级干部子弟,和几个倭国人厮混在一起,算怎么回事?也就是他这个外贸公司级别不高,不然我不介意让中j委派人过去查一查的!”

    闻人礼的脸色涨得通红,他一个堂堂的副省级大员,被赵根红当面指责自己的儿子,他内心的羞恼可想而知。不过赵根红的级别跟他一样,又是专门查干部的,闻人礼面对赵根红还真有些怵,还真不敢和赵根红顶牛。

    “好了,根红你少说两句。”赵根正看到气氛有点僵,连忙出声说道。毕竟当初闻人礼照顾过他,多少页有点香火情。

    林秀珍好像抓到了最后一根稻草,连忙急匆匆地说道:“根正,你是看着我们家怀风长大的,他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

    赵根正叹了口气,端起桌上的酒杯,伸到闻人礼面前,表情认真地说道:“人礼,今天是私宴,我们不谈职务,不谈公事。你一直是我的大哥,这一杯我敬你,希望大哥你能够经受住考验和挫折……”

    闻人礼顿时手脚冰冷:“根、根正、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赵根正轻轻摇了摇头:“人礼,内阁经过讨论认为,你们省712事件你是有责任的,建议你暂时休息一段时间,等到事情调查结束以后,再另行安排工作。”(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