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平添奥援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三章 平添奥援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曾律师,俗话说得好,能力越强,责任越大,西岗村的事情还要你多费心才行。<”包飞扬端起酒杯,诚恳地对曾静祥说道,因为下午还要工作,他和涂小明都不能喝酒,杯子里装的是饮料。

    曾静祥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作为一个律师,我当然希望看到我们的每个人都懂法律,都懂得拿起法律这个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可是现实很残酷,也需要我们多普及才行。”

    曾静祥摇了摇头,端起酒杯跟包飞扬碰了一下,他的时间比较自由,喝的是白酒,也想借此抒泄一下。

    包飞扬说道:“这个案子你尽管打下去,其他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只要尽到了心了,就算输了也没有关系。”包飞扬这样说,主要还是想替曾静祥减轻一下压力。毕竟以曾静祥这样要强的个性,这场官司如果输了,心理上受到的打击肯定不会小。包飞扬不希望曾静祥这样有正义感的律师因此而一蹶不振,所以提前给曾静祥打打预防针,也算是一种心理减压。

    曾静祥正色说道:“那可不行,这场官司一定要打赢,不然被雅达利公司祸害的那些西岗村村民可怎么办?”

    包飞扬不由得摇头苦笑,现在看起来,当初他选曾静祥打这个官司也不知道是对是错。他心中暗下决心,不管怎么样,都要想办法让这个官司打赢。不然西岗村的村民那边的损失得不到赔偿,曾静祥也可能因此一蹶不振啊!

    心里有了计较。包飞扬面上却不动声色,和涂晓明一边吃饭。一边听曾静祥细细讲述起诉雅达利公司的详情。曾静祥告诉包飞扬和涂晓明,这个案件在起诉的过程中,其实还碰到很多障碍,要不是有包飞扬的交代,环保厅的王声涛和胡云出面帮忙,这个案子昌源县人民法也许根本就不会接。

    涂小明在一旁听了,顺手拿起案件的资料,随手翻看起来。当他看到血铅超标的后果如此严重的时候,也忍不住悚然一惊:“这、这简直比天灾还要可怕啊!”

    涂小明虽然早就知道包飞扬在处理雅达利的案子,但还是第一次看到案件的材料。了解到具体情况,涂晓明被那些刺眼的数据震住了。虽然说涂晓明并不是一个环保专家,但是他环保厅呆了这么多年,对一些基本的环保数据还是是了解的。所以当他看到检测报告的数据时,自然能读懂这些数据代表的是什么意思。而在此之前。涂晓明就像其他人一样,虽然平常也感觉周围的环境越来越糟糕,但是只是一个感觉而已。现在,当这触目惊心的检测数据摆在涂晓明面前的时候,涂晓明才会发现,原来环境污染原来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的多。

    这让不由得让涂小明心中有一种急迫感和责任感。觉得自己应该站出来做一些事情。他放下卷宗,认真地看着包飞扬,对他说道:“飞扬,你说的那个什么公益基金的工作我愿意去做,不过。仅仅是建立一个环保公益基金,恐怕还不够吧?”

    听说涂晓明愿意加入公益基金的管理队伍。包飞扬心中也非常欢喜。他点了点头,对涂晓明说道:“明哥,你说的对。环境保护任重而道远,说实话,也不是建立一个公益基金就能够改变的,我们所能够做的,就是尽自己最大能力去干一点事情,哪怕是让一个角落的环境得到一点点改变,也算是成功。俗话说得好,滴水可以成江河嘛!至于具体要做什么,要怎么做,等你熟悉了这方面的工作以后,也可以重新规划,你看怎么样?”

    涂小明对包飞扬的回答深有同感:“是啊,千里足行,始于足下。我们从现在开始努力也不算晚啊!飞扬,那么我看啊,我就从西岗村这个案子开始操作好了。具体要怎么做?”

    包飞扬就将自己打算做一个专门针对污染诉讼的援助基金的想法又给曾静祥详细说了一遍,然后道:“曾律师,明哥,要成立这样一个基金,我估计审批手续会很麻烦,就请你们两个人合作,法律、资料方面的工作,曾律师你肯定驾轻就熟了,明面上的事情曾律师你来跑,私底下有什么关节需要打通的,就让明哥出面。”

    涂小明呵呵一笑,道:“没问题,我给曾律师跑腿。”

    曾静祥倒是没有想到包飞扬竟然有如此大的心胸,竟然打算成立一个环保法律援助基金,一时间也感慨万千。此时听到包飞扬要他出面办理援助基金的审批手续,就仔细考虑了一下,说道:“审批手续让我来跑也没有问题,不过国内对民间慈善组织的审核会比较严格,批准比较难,尤其是对资金的募集,管控非常严苛。”

    曾静祥用了严苛这个词,可见难度确实非常大。

    包飞扬没有说话,而是对涂小明眨了眨眼睛,涂小明回敬了一个白眼,拍了拍胸脯说道:“严格一点不怕,咱们只要按照规矩一步一步来做,只要保证手续合法,资料齐全,其他方面又什么困难就交给我,曾律师不用担心。”

    曾静祥没有想到涂晓明竟然会如此回答,他看了看涂晓明,又看了包飞扬一眼,心里就明白这个被包飞扬称为“明哥”的环保厅环境监察总队的办公室主任涂晓明背景恐怕不简单。又想到涂晓明的姓,曾静祥心中不由得一动,暗中揣测道,难道说这个涂晓明是省委记涂延安的什么亲戚不成?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事情显然就好办多了。

    于是曾静祥就冲涂晓明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行,那咱们就先这样定了。”

    包飞扬看曾静祥的表情,知道他可能猜测到了什么。不过包飞扬并没有打算这个时候就把涂晓明的身份向曾静祥挑明。反正来日方长。虽然说现在看起来曾静祥人还不错,但是只有长久相处下来。才能彻底看明白一个人的心性。到时候如果曾静祥确实经得起考验,那么把涂晓明的真实身份告诉曾静祥,把曾静祥正式拉进自己的团队,也不算晚。

    心里有了主意,包飞扬就继续说道:“法律援助基金暂时不直接提供治疗、补助之类的援助,主要就是用来支付诉讼费用,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嘛!这部分费用包括律师费和诉讼费,前者尽量争取律师援助打官司。不用支付律师费,但是像车马费、误工费等因为办案发生的费用,一定要给律师报销掉,如果官司打赢了,诉讼费由被告承担,我们就收回来。”

    “嗯,这样一来基金不会透支太多。但是成立基金的启动的资金从哪里来?”曾静祥看了看包飞扬,提出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要成立环保法律援助基金,可不像他曾静祥一样只是付出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就可以,这是要拿出真金白银的,虽然说胜诉的话就能收回来,但是以这些年财产官司的实践来说。其实很多时候就算打赢了官司也收不到钱,所以肯定还是要往里面贴不少钱。所以基金会的启动资金从哪里来,这可是一个最关键的问题,而且这笔数目还不能小了,不然就没有任何意义。

    包飞扬清楚曾静祥以后的发展道路。这样的人值得倚重,他索性说明道:“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可以了解一下粤海方夏陶瓷集团这家公司,他们将会拿出一部分股权置入基金会,股权的收益用于基金会的运作,应该足够了。”

    粤海方夏陶瓷集团在陶瓷业界赫赫有名,但是对从事律师工作的曾静祥来说,却还是有点陌生,他想了想道:“是不是最近在西京建污水处理厂的那个粤海方夏陶瓷集团?”

    涂小明笑道:“还有别的方夏陶瓷集团吗?反正钱肯定不是问题,我们只要想办法用好钱就行了。”

    曾静祥点了点头:“是啊,这个方夏陶瓷集团了不起啊,跟那些只想着赚钱的企业不一样,对社会公益事业非常热心嘛,有机会一定要跟他们的老板认识一下。”

    涂小明似笑非笑地看着包飞扬,包飞扬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一声:“曾律师,不瞒你说,这个方夏陶瓷集团的老板就是我的姐姐的。”

    “啊!方夏陶瓷集团的老板就是你姐啊?”曾静祥吃惊地张大了嘴巴,随即竖起大拇指,对包飞扬晃了晃:“飞扬,俺曾某人算是服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我虽然没有那么多钱,力气倒是有的。”

    曾静祥虽然不清楚方夏陶瓷的具体情况,但是包飞扬既然能说出这番话,说明肯定是得到了他姐姐的同意,否则就算是包飞扬的姐姐是方夏陶瓷集团的老板,包飞扬也不敢随意做出这样的承诺。

    见曾静祥这样说,涂小明也凑热闹似地说道:“是啊是啊,飞扬,我别的不会,跑腿很在行,以后就要指靠着飞扬你吃饭了!”

    三个人又商量了一些细节,曾静祥和涂小明的斗志都很高昂,涂小明很热心,找到了那么行侠仗义的感觉,决定晚上就回去摊牌。

    曾静祥再次感觉涂小明身上透露出的不凡气质,心中越发肯定自己之前的判断。能够得到包飞扬和涂小明的支持,他踌躇满志,一心想要打一个经典案例。

    晚上,包飞扬带了点山南土特产,来到伯父包国强的家中,包国强和薛寒梅已经分别接到包国胜和周晓芳的电话,知道包飞扬这一次燕京之行已经得到孟爽长辈的认可,包国胜夫妇将在近期前往南山和孟爽的父母见面,确定定亲的日子和形式。

    对于定亲,包飞扬并不打算大肆操办,因为这毕竟和晚婚晚育的法律不怎么契合,他也要考虑影响。最后可能就只请双方的家长至亲,还有单位上特别要好的同事一起吃个饭,简简单单的就行了。

    包国强对此也比较认同,语重心长地叮嘱道:“飞扬啊,你虽然年纪还比较小,不过关注你的人很多,凡事一定要谨慎,让人挑不出毛病。”

    包飞扬点了点头:“伯父,有件事我觉得还是要跟你说明一下,孟爽在月东的时候,认了一个干妈,就是财政部综合计划司副司长郭丽琼……”

    说到这里,包飞扬顿了一下,包国强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觉得郭丽琼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他作为副省部级高官,对中央的一些人脉自然比较清楚,微微一愣之后终于反应了过来,意外得差点忍不住站起来:“郭、郭司长?”

    包飞扬点了点头:“是的,这次我去燕京,见到了赵老和赵阁员,赵叔问了我家里的一些情况,鼓励我在下面好好干。他还说西北省这些年的发展相比周边省份还是可以的,但是相比东南地区又有很大差距,西北省的步伐相对比较保守,中央其实更愿意看到一些改变。”

    包国强的表情凝重起来,他当然知道赵老和赵阁员是谁,可是赵根正会跟包飞扬说这样的话,还是非常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这几乎已经可以算得上机密了,而以包飞扬的层次,了解这样的信息其实并没有太大价值。

    除非赵根正是想通过包飞扬的口,向自己传达某种信息。

    包国强想了想:“孟爽怎么会认郭司长为干亲?我记得前段时间,郭司长好像在月东出了车祸,对了,那段时间你好像也去月东了?”

    郭丽琼出车祸的事情虽然并没有宣扬,不过赵老和赵根正何等身份,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这么大的事情又怎么可能隐瞒得住?而且赵家也没有刻意隐瞒,只是尽量不要宣扬而已。

    赵家对他们和孟爽的关系也不想宣扬,按照他们的想法,是想尽量不要影响以前的状态,但是也没有要刻意隐瞒的意思。包飞扬作为知"qing ren"之一,并且即将和孟爽定亲,固然不能够大肆宣扬这件事,但也有必要让家里的长辈知道大概的情况。

    特别是对于包国强来说,身居副省部级官员的他已经算是高级干部,包飞扬和孟爽结亲,他和赵家存在的这种联系对他身上的派系色彩可能也会有一些影响。

    包飞扬点了点头,说道:“郭姨出事以后需要用血,郭姨的血型比较特殊,正好孟爽的血型一致,当时也只有孟爽的血可以用,孟爽抽了超过一千毫升的血,自己差点因为失血过多而昏厥,这才让郭姨度过危险期……”

    包国强没想到还有这样惊心动魄的一幕:“那就难怪了……”

    包飞扬知道包国强是想说难怪赵家对他这么看重,原来是因为孟爽是郭丽琼的救命恩人。他笑了笑说道:“后来,医检测发现,孟爽和郭姨的基因编码非常相似,很可能是母女关系,而最终的dna亲子鉴定也证实,孟爽就是郭姨和赵叔的亲生女儿。”

    “啊!”包国强顿时目瞪口呆:“你是说孟爽是赵阁员的亲生女儿,赵老的嫡亲孙女?”

    饶是他的想象力足够丰富,也没有想到竟然还会有这样一出,这就意味着孟爽这个家世原本普通的女孩一飞冲天,拥有了非常显赫的家庭背景。

    同时这也意味着,他包国强以后除了田刚强这位老上司外,京城里还多了赵家这棵参天大树作为强援。有了赵家这个强大奥援,他包国强以后在干实事的时候,心中可就凭空添了份底气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