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五百一十五章 不知斤两

正文 第五百一十五章 不知斤两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张雅达打了个哈哈,并没有直接回答吴大昌的问题,而是笑着说道:“想让雅达利留下来,也可以。<不过首先要让那位包主任向我们道歉,他的行为已经对雅达利的正常生产经营带来了不利的影响,并且造成了很大损失,你们要赔偿损失,并且让姓包的道歉。”

    吴大昌和耿明杰相互看了一眼,让包飞扬给他道歉?张雅达这个要求也太离谱了吧?要知道,包飞扬可是省环保厅的干部,昌源县能够让包飞扬不继续追究雅达利公司非法排污的问题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现在张雅达又提出要让包飞扬过来向他亲自道歉,这不是开玩笑嘛?

    不过呢,吴大昌和耿明杰虽然心中腹诽不已,却丝毫不敢表露出来。谁让张雅达财大气粗,是昌源县的财神爷呢?如果张雅达真的要把雅达利公司搬到齐黄市去,昌源县的财政收入可是会少一大块呢!

    两个人面面相觑了半天,最后才由吴大昌为难地向张雅达说道:“张总,雅达利公司所遭受的损失,我们县里可以想办法给予补偿,不过要让包主任道歉……这个事情就有点难办。张总您也知道,包飞扬是省环保厅里的干部,我们昌源县可指挥不动啊!”

    耿明杰也说道:“是啊,张总,做生意最讲究和气生财了,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请你看在我们两个人的面子上,就不要再和包飞扬计较了。好不好?”

    张雅达冷冷地哼了一声,骄狂地说道:“你俩这话说的我可不爱听。要知道,和气生财也要看对象,姓包的故意针对我,而且他还鼓动村民跟雅达利打官司,我如果就这么放过了他,让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张雅达怕他姓包的呢!这可不行!我堂堂的一个新港人,到你们内地来为你们内地的经济发展做贡献,还要受姓包的这种冤枉气?这怎么可能啊!他姓包的必须为他的无礼取闹的行为付出代价。你们听好了。姓包的必须道歉。并且写下保证,保证以后不再针对我们雅达利公司搞七搞八,不再干涉我们雅达利公司的事情。”

    吴大昌和耿明杰等人不由得楞在了当场。虽然张雅达这个新港人一直都很骄横,昌源县的官员很多都层因为对雅达利公司的事务处理不当。被迫向张雅达道歉。不过这一次未免也太过份了一些。要知道包飞扬可是省里的官员,而且他是市委一把手包国强侄子的消息已经被不少人知道,纵使你张雅达再财大气粗。但是包飞扬后面有市委记撑腰,怎么可能过来向你道歉呢?

    耿明杰站起来将张雅达拉到一边,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张总,包飞扬年轻气盛,不过他伯父是西京市委一把手,你就看在包记的面子上,就不要在和他计较了,可好?”

    张雅达哼了一声:“耿县长,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我今天放过这个姓包的,下次市里、省里这个领导的侄子,那个领导的外甥岂不是都要到我这里捣乱?这件事没得商量,姓包的必须道歉,他不是标榜他是为了老百姓着想吗,那就让他为了昌源县的百姓,向我道个歉,这不是什么难事吧?”

    这倒不是说张雅达自不量力,实在是因为有齐黄市的盛情邀请,让张雅达心里多了几分底气。反正这次要么逼包飞扬彻底低头,以后永远不敢过来干涉他们雅达利公司的事情。要不他张雅达就把雅达利公司搬迁到齐黄市去。包飞扬的伯父再犀利,手也不可能伸到邻省的齐黄市去吧?

    见张雅达不肯让步,耿明杰不由头大如麻,他发现自从邻省齐黄的副市长来了以后,张雅达的气焰变得更加嚣张,已经都不可理喻了,他难道就不知道包国强一怒之下,一句话就能让雅达利关门大吉吗?

    不过耿明杰又仔细想想,张雅达好像还真的不用担心,齐黄市也是邻省的省会,虽然来的只是一个副市长,不过他们还是下了大功夫,是真心邀请雅达利公司搬迁过去。如果包国强真的要对付雅达利,张雅达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包国强反而要背上破坏招商引资的恶名,从这个意义上来,纵然是包国强获悉真实的情况,也要在心里多掂量掂量,作为西京市的一把手,包国强也不能真的就不顾非议,对雅达利公司痛下杀手,逼着雅达利公司搬走吧?

    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张雅达这方面已经没有什么顾忌,大不了他就搬厂。可是昌源县乃至西京市都不能够容忍失去雅达利,特别是出现被邻省竞争拉走的情况,尤其是那些在市属国有企业改制失去了自己的位置从而对包国强暗藏不满的官员们,肯定会利用这个机会出来对包国强进行攻讦,把这笔黑账记到包国强身上。

    这样的事情如果再往后推了七八年,可能会有些不可思议,可是在九十年代这个特殊时期,各地招商引资的需要非常迫切,投资商走到哪里都会像众星捧月一样,被热情地接待和邀请,地方政府为了招揽资金和项目,往往使尽浑身解数,尽量满足投资商的要求。

    就算招商成功了,为了防止项目流失,也要尽力维护,不像后来那样很多地方招商成功以后,就开始折腾落地的企业,在九十年代的时候,地方政府和官员谁都不敢这么做。

    因此投资商在地方上成了香饽饽,做起了太上皇,拿着大哥大,气焰嚣张不可一世,这种情况十分常见。不过几年以后,随着内地经济的发展,国有经济抓大放小,私营经济不断搞活,对外来资金的需求虽然同样迫切,但是来源更多。也更加看重世界五百强级别的大项目,中小老板的黄金时代才会一去不复返,除非是去偏远的地方寻找机会。

    张雅达在昌源县一直都很嚣张跋扈,特别是齐黄市的介入,让他底气十足,也自以为把握到了内地官场的关窍:那就是,只要你有钱,你就是大爷。

    可是这样的要求耿明杰无论如何都不敢答应,包国强对雅达利这个新港背景的企业或许还要顾忌一些影响,可要是惦记上他们这些昌源县的官员们。那要收拾起来还是很简单的事情。就算是他们的老领导也没有办法说什么,毕竟这件事太离谱了,包飞扬本来也没有做错什么。

    耿明杰盘算来盘算去没有主意,无奈之下只好说道:“张总。一些面子上的事情。就不用太执着了。要不这样吧,包飞扬那边就不要管他了,县里可以考虑多给你一些补偿。多给你一些优惠政策,你看这样行不行?”

    张雅达斜睨了耿明杰一眼:“怎么,县里能够给的补偿你们还想藏着掖着,然后拿出来跟我谈条件?我告诉你们,这一次我们雅达利公司遭受了巨大的损失,而且做出了巨大的牺牲,齐黄市那边给的政策可要比你们昌源县优惠的多,我是看在老朋友面子上,才考虑留下来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拒绝齐黄市的要求,我们雅达利公司是做出了巨大的牺牲的。要是你们昌源县不能够满足我们的要求,做出充分的补偿,我们雅达利公司是不会留下来的。”

    “因此呢,”张雅达用手潇洒地抚摸了一下油光蹭亮的头发,嚣张地说道:“给我们雅达利公司的优惠政策和补偿,本来就是你们昌源县应该要给也必须要给的,不能够当作条件!姓包的也必须亲自过来向我道歉。”

    耿明杰没有办法,只好和吴大昌暂时稳住张雅达,说会尽快给他一个答复。至于雅达利厂复产的事情,无法推诿,也只好满口答应,反正包飞扬也说可以不管雅达利公司这边的事情了。

    离开雅达利公司之后,吴大昌和耿明杰的脸色顿时都变得非常难看,吴大昌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先这样吧,实在不行,我就负荆请罪,豁出去这张老脸去请包主任为了我们昌源县几十万老百姓,给雅达利公司服个软。”

    耿明杰摇了摇头,说道:“吴记,即使你豁出去老脸,包飞扬恐怕也不会同意吧?”

    吴大昌惨然一笑,说道:“行不行总要试一试,反正我这么大年纪了,豁出去脸不要,包飞扬总是要给点面子吧?反正我这个岁数也没有多大希望了,只要雅达利公司的事情解决,哪怕提前退下来,也算是对昌源县老百姓有个交代了。”

    耿明杰没有想到吴大昌竟然连提前退休都考虑到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什么,楞了半天,最后叹了口气:“吴记,还是缓一缓,我们从长计议吧!”

    本来吴大昌还希望市里能够让自己提一级退休,毕竟他也是做了十几年正县级干部了,退休前提一级也算是惯例,可要是他因为这件事将市委记彻底得罪了,提一级的可能性就几乎没有了。但是如果就这样放雅达利公司走,那么昌源县的财政就出出现一个大窟窿,吃财政饭的干部职工们的工资来源就成了问题。到时候昌源县这些干部们领不到工资,还不是戳他吴大昌的脊梁骨啊?吴大昌可不想在退居二线之后,还被人背后骂娘!

    当天下午,包飞扬就知道了这件事,是胡云在昌源县的熟人告诉他的,也可能是昌源县故意将消息透露出来,想要看看包飞扬的反应。

    “主任,雅达利太过份了,我看我们要向厅里申请支援,对雅达利强制执行停产整顿和罚款的处罚决定。”胡云非常愤怒地说道,这简直是太过分了!张雅达以为他是什么人啊?企业违法排污还不算,竟然还要让包飞扬过去向他们道歉?这特么的是吃错了药吧?纵使张雅达的身份是新港富商,那又如何?西京市还是gcd的天下,岂能容一个新港无良富商胡作非为?让包主任亲自过去向他道歉?别说是包飞扬,就是胡云自己也没有办法容忍。

    王涛声在一旁也相当气愤。他非常清楚包飞扬的能量和手段,张雅达提出这样的要求,简直是白日做梦!他皱着眉头怒声说道:“昌源县那帮当官的也太混蛋了,竟然被一个新港奸商耍得团团转。主任,我看也不用厅里出面,咱们找找兄弟单位,扣他几辆车,抓几个人,看看他们急不急。”

    王涛声出的是歪招,不过比胡云的办法更高明,要是向厅里申请支援,那么事情就闹大了,虽然他们是依法办事,可是招商引资才是政府当前工作的核心,到时候厅里能不能批准都是一个问题。

    十有**,厅里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这是让政府和企业,省厅和地方的关系变得更加激烈,显然是不合适的。

    不过,官字两张口,这边不行,还有那边,王涛声跟包飞扬的时间比较长,也学到了不少东西,胡云也是他的亲信,当即没有顾忌地提了出来。

    包飞扬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非常愤怒,他觉得昌源县简直就是一点原则都没有,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官员存在,才会出现张雅达这种丧心病狂的商人。

    乍看起来,吴大昌和耿明杰等人的出发点似乎又是好的,为了当地的经济发展嘛!所谓落后就要挨打,贫穷就会受制于人,发展才能够自强,他们说不定还能评上一个忍辱负重的美名。

    可是在包飞扬看来,他们这样做完全没有必要,商人逐利,你只要提供良好的环境,保证他们可以赚钱,投资商自然就会过来,只有你其他方面没有做好,才会用这种方法吸引投资。

    “好了,都别瞎操心了,这件事我自有办法,先让他们得意两天吧!”包飞扬淡淡一笑,说道。既然张雅达已经不可理喻了,那就不用跟他讲道理,直接用粗暴的办法将他拔掉就可以了。一个小小的新港商人,难道还能翻天不成?自己不动真格的,这个张雅达还真不知道他自己有几斤几两是吧?

    王涛声和胡云都想不出包飞扬能够有什么好办法,雅达利公司冥顽不化,昌源县俨然又成为了雅达利公司的帮凶,省里市里又要考虑招商引资环境的影响,他们还真不能将雅达利公司怎么样。倘若真的把雅达利公司逼走,包飞扬这个破坏招商引资环境的黑锅可要结结实实地背在身上了!

    胡云心里感到非常憋屈,闷声问道:“主任,人家都欺负上门了,我们可不能这样放过他们啊!”

    “谁说要放过他们了,我不是说我有办法了嘛,不过这事暂时还没有尘埃落定,还不好跟你们说,你们就放心办其他事情好了。”包飞扬摆了摆手,笑着说道。

    王涛声跟随包飞扬的时间比较长,知道不管是天元酒楼排污事件,还是八一造纸厂排污事件,包飞扬都采用了一种非常规的办法,但是非常有效和漂亮地解决了事情。看来这次要对付雅达利公司,自己这位包主任又准备不走寻常路了。

    看到胡云还想要说什么,王涛声连忙拉了拉胡云的衣袖,说道:“那就这样了,我们就等主任的好消息了。”然后又问包飞扬道:“不过曾律师那边怎么办,是不是让他们先停一停?”

    包飞扬摇了摇头:“那倒不用,曾律师那边继续,我也想看一看昌源县那边到底能够做到什么程度。”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