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五百一十九章 神级逆转

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 神级逆转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张雅达的声音远远传到雅达利员工的耳朵里,他们陡然一惊,这才想到雅达利公司就此离开昌源县的的话,他们总不能也背井离乡,跑到邻省齐黄市去上班吧?况且就算他们愿意去,也要雅达利公司还愿意雇用他们才可以,是不是?

    雅达利公司这份工作对于他们这些员工来说虽然辛苦,工资也不算高,可是没有这份工作,他们就将失去一份稳定的收入,没有了这份收入,家里日常的开销,孩子上学,都会变得很困难。<难道还要回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刨土坷垃找食吃?地里打的粮食仅仅能够让全家混个温饱就不错了,可是人不是光有吃的就行,家里的其他开销从哪里来呢?

    他们也知道雅达利排放的废气废水有毒,工作条件也不好,不过他们觉得自己撑得住,为了养家糊口,他们也必须撑住。

    现在公司老板张雅达叫嚣着要把公司搬到齐黄市去,一想到马上要失去这份工作,这些工人顿时就惶恐起来。

    “公司走了,我们怎么办?”

    “我们不上班,拿什么养家啊!”

    “不能走,公司怎么能够说走就走呢?”

    “你没有听到张总说嘛,是那个姓包的说,要让厂子整改,这是没办法改的吧,电池厂怎么会没有污染?所以张总才说要走的。”

    “那不行,他们说要改就必须要改啊,工厂都生产好多年了。也没听说谁因为中毒而死掉的啊!”

    “其实他说得也不错,我们厂那几个车间的废气废水里面都含有铅,铅你们都知道吧?古代都用来杀人的,那是慢性毒药!”

    “管他是不是什么慢性毒药,只要不会死人就可以了,难道要让我们饿死啊!”

    众人议论纷纷,想到自己会因此失去工作和收入,刚刚产生的一丝愧疚心情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开始担心雅达利公司搬走之后,他们这些人该何去何从的问题。顿时都群情汹涌地大声叫嚷起来。反对包飞扬对雅达利进行处罚。

    见局面近乎失控,吴大昌的脸色也变得极其难看,不过他死死瞪着张雅达,并没有站出来恳求张雅达留下。

    张雅达听到员工们下面议论的声音。不禁又得意起来。冲包飞扬冷笑道:“嘿嘿。姓包的,这是你逼我的,是你逼得我们雅达利公司离开昌源。逼得雅达利公司这数千多工人失去了工作……”

    一边说着,张雅达一边用力探出身体,对着下面的工人大声吼叫道:“雅达利公司的员工们,作为雅达利公司的老板,作为你们的上司,我并不想让雅达利公司离开昌源县,也并不想抛弃你们这些在雅达利公司工作这么久的老员工。可是我张雅达不搬不行啊,这个姓包的逼着我要搬啊!你们要找人算账,就找这姓包的吧,是他让你们失去工作的。”

    这一番火上浇油的话,让本来就群情汹汹的工人情绪就更加激动,有些性急的工人忍不住挥起手臂冲包飞扬吼道:“姓包的,滚出去!”

    “姓包的,滚出去!”立刻有工人跟着大声喊道。

    “我们要工作!”领头的那个工人喊道。

    “我们要工作!”工人们跟着一起喊道。

    看到工人们都冲着包飞扬去了,吴大昌一下子可就慌了神。一旦包飞扬在雅达利公司出了点什么意外,他吴大昌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到时候恐怕不是他退不退居二线的问题,而是他还能不能保住公职,保住党籍的问题!

    “够了!你们是需要工作,但是雅达利公司不能够违反法律非法排污,包主任的做法没有错!”

    吴大昌站了出来,试图挡住工人,稳定局面。可是群情激奋的工人们并没有理会。有人冲到前面叫道:“吴记,你是昌源县的一把手,应该明白雅达利公司对昌源县贡献有多大。怎么能够把雅达利公司逼得搬走呢!“

    “对啊,吴记,你可不能不管我们工人们的死活啊,我们全家七八口人,可都指望我每个月拿钱回去活命呢!”

    “是啊,吴记,你要为我们说句公道话!”

    吴大昌的脸色阴沉得要滴下水来,他最担心的事情就包括雅达利这数千多人不受控制地闹起来,那是会直达天听,甚至因为张雅达新港人的身份而造成guoji影响的大事件。

    他当然知道雅达利公司对这数千多工人的重要性,不止他们,昌源县还有更多依靠雅达利公司的产业链上的人,这些都会因为雅达利公司搬离昌源县而遭到打击。

    可是因为这些,就要一次又一次,不停地接受张雅达的讹诈吗?吴大昌以前对雅达利公司百般照顾,甚至面对着张雅达过分的要求一次一次委曲求全,主要就是因为担心这些。可是张雅达今天的态度让他吴大昌明白,如果这次再向雅达利公司低头,那样只会让张雅达提出更加过份的要求。所谓欲壑难填,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妥协,只能是饮鸩止渴;严厉处罚,却可能是刮骨疗毒,后者虽然痛苦,却可能带来重生。吴大昌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虽然他并没有看到重生的任何希望。

    吴大昌虽然心里非常痛苦,左右为难,可是他坚定地站在包飞扬的身边,没有再为雅达利公司向包飞扬说一句劝解的话。他心中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就是雅达利公司真的搬离昌源县。可是那又怎么样?在雅达利公司没有来昌源县之前,昌源县不是照样存在一千多年?难道说因为雅达利公司搬走了,昌源县就会被取消建制?他吴大昌就不再是昌源县的县委记了?至于将来发不下工资。被干部职工戳着脊梁骨骂,那是将来的事情,反正现在不能再受张雅达这个鸟气!

    看到工人们都冲着自己叫骂,包飞扬却没有丝毫生气。他理解工人们的心情,工人们之所以不顾损害自己的身体,损害自己的家乡,也要让雅达利公司留下,不就是因为一个“穷”字吗?就是因为太穷了,穷怕了,没办法。才这样自己糟蹋自己吗?包飞扬相信。下面这些工人们如果能有第二种的选择,绝对不会帮着张雅达说话。说到的,还是自己这些gc党员失职,没有尽快改变昌源县这些贫困地区的面貌。让老百姓脱贫致富。才导致他们宁可选择污染家乡环境。戕害自己乃至自己亲人们身体的雅达利公司去说话。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包飞扬觉得自己今天挨这些工人们骂并不冤枉。

    “请大家静一下!”包飞扬举起扬声器,冲着工人诚恳地说道。“大家听我说几句话好吗?”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非常坚定有力,传达出一种不容质疑的力量。

    工人们开始先是楞了一下,再看到包飞扬脸上诚恳而坚决的表情,渐渐地就安静了下来,准备听一听包飞扬究竟会说些什么。

    包飞扬看了一眼黑压压的人群,心中很是感慨。就像他曾经对曾静祥说的那样,他们还不能够对这些温饱问题都没有彻底解决的老百姓提出过高的要求。

    他向新港那个客人陈贵生招了招手,示意他到自己这边来,然后对下面的人说道:“大家静一静,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你们不会失业,但是,今天我在这里,也希望大家可以向我保证,以后一定要遵纪守法,并且和违法行为作斗争,如果日后雅达利公司还会出现违法排污的行为,大家可以主动站出来举报。”

    “哈哈,保证?你拿什么保证?雅达利公司是昌源县最大的企业,除了雅达利公司,谁还能够在昌源县一下子雇用数千人?”张雅达哈哈大笑,这些工人就是他的底牌之一,他很清楚这些工人的情况,作为他们的衣食父母,他想让他们干什么,他们都不会有什么异议,在这里,他张雅达就是土皇帝,这些工人都是他的奴才。

    “你们可不要被他给骗了,”张雅达用手指着包飞扬,用不屑的语气说道:“举报自己的公司,那是二五仔才做的事情,在我们新港,那是要被砍断手的。”

    包飞扬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伸手揽住陈贵生:“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陈贵生先生是新港蓝天基金的主席,与此同时,他还是你们雅达利公司的母公司,新港融侨集团的董事长。”

    张雅达骤然听到包飞扬的话,先是楞了一下,随即爆发出一阵震天大笑,“哈哈哈,姓包的,你真特么的会开玩笑!,他是融侨集团的董事长?那我还是港督呢!”

    在张雅达看来,包飞扬肯定是上当了,被这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出来的陈桂生给骗了。如果说别的公司,或许张雅达不清楚,可是说到雅达利公司的母公司新港融侨集团的董事长,张雅达又怎么能够不清楚呢? 担任董事长的可是他张雅达本人的老婆!

    看着张雅达如此轻狂,陈贵生也不在意,他笑了笑,伸手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叠资料,然后将最上面的一份递给了张雅达:“张雅达先生是吗?请你看一看,这是蓝天基金持有融侨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点七股权的股权证明。”

    “哦?现在大陆的骗子这么专业?连股权证明也知道伪造了?”

    张雅达冷冷一笑,接过股权证明,随意扫了一眼,就大声叫道:“假的,这是假的,复印件作假谁不会?融侨集团的股权很分散,虽然我只有百分之八的股份,可是我老婆、我弟弟、还有我小舅子,我们家族持有的股份加起来达到百分之三十多,我们才是公司最大的股东,融侨的董事长就是我本人的老婆,你们去骗别人说不定还能够成功,骗到我张雅达面前,就自认倒霉吧!”

    张雅达压根儿不相信这份股权证明是真的,他心中又给包飞扬定下一条罪状。勾结骗子意图诈骗雅达利公司。自己只要向警方报警,即使这个包飞扬省环保厅的干部,又有一个在西京市委当一把手的伯父,恐怕也不敢包庇他?毕竟自己的身份可是新港人,难道西京市就不怕打guoji官司?

    “张总说得没有错,融侨的股权是比较分散,所以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能够购得所有的股权,不过百分之八十三点七的股权,足够让我们控制董事会和股东大会了,因为我们拥有绝对多数股权。原来的董事长。也就是你的太太杜尔雅女士辞职以后,我已经被董事局紧急任命为集团的新任董事长。”陈贵生又递了几份材料过去:“这是几个重要股东和我们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

    说到这里,陈贵生又补充了一句:“哦,其中就包括令太杜尔雅女士、令弟张毅达先生。还有令内弟杜尔沛先生。”

    听到陈贵生如数家珍地说出自己老婆、弟弟以及小舅子的名字。张雅达心中一紧。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心中升起。可是嘴上却还是很硬:“不可能,你肯定是一个骗子!虽然你工作做得很细致,调查到了我的底细。可是我老婆他们将股份转让给你?即使他们转让给你。那我怎么又会不知道?”

    张雅达摇了摇头,可是他急急忙忙打开那些合同查看的举动已经将他出卖了,他的内心似乎并没有他表现得那么肯定。

    合同还是复印件,不过上面都有融侨集团的印章,以及公证印章,即使张雅达没有去和预留的印鉴对比,但是以她的眼力,还是基本上可以判定都是真的。

    “假的,都是假的,这怎么可能呢?”张雅达面色灰白,翻来覆去地查看那几份合同,试图找出一些破绽,来证明它们都是假的。

    可是那些印章看起来都很清楚,而且几份合同的签名,特别是他老婆那一份,字迹和他老婆杜尔雅的完全相同,包飞扬就算想要找人作假,也没有可能做得这么真实,连他老婆的字迹都弄到,而且还逼真地模仿出来吧?

    不过张雅达实在想不明白,他的老婆弟弟和小舅子怎么会将股份卖掉呢,卖掉股份也就算了,怎么他们竟然都没有跟自己打声招呼呢?

    陈贵生接着又递了几份文件,包括公司注册登记信息的变更材料,新的登记材料,还有公司在新港报刊上刊登的股权和法人变更声明,报纸是原版的,包括新港影响最大的商报。这些东西不可能全都是伪造的吧?

    这些材料就像一颗颗重磅炸弹,将张雅达仅有的希望击得粉碎,这一切看起来都是真的,这个什么蓝天基金悄无声息地收购了融侨集团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股权,实现了对融侨集团的绝对多数控股。

    而雅达利不过是融侨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张雅达不过是受融侨集团委任担任雅达利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而已。失去了融侨集团的授权,他什么都不是!

    “张雅达先生,现在你总该相信了吧?”陈贵生温文尔雅地冲张雅达微笑着,“你还有什么问题需要我解释吗?”

    张雅达打了个激灵,猛地摇了摇头:“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我夫人和弟弟出售融侨公司的股份,为什么我一点消息都没有接收到呢?”

    “这个嘛,就要张先生你去问问令弟令夫人了,他们为什么这样做,我也不清楚。”陈贵生笑了笑,说:“那你打个电话不就全知道了?”

    “对对对,我要打电话,我要揭穿你这个骗子。”张雅达好像找到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连忙掏出大哥大,往新港打电话,可是不管他怎么拨打,几个号码都没有办法接通,包括他的老婆、弟弟和小舅子。

    他又打融侨集团的公司电话,这回有人接了,接电话的董事会秘还是原来那个,不过她告诉张雅达,公司确实已经换了东家,公司原来的董事长,也就是张雅达的老婆已经辞去了董事长的职务,公司现在的控股股东正是一家新成立的蓝天基金。

    “吧嗒!”

    张雅达手上的大哥大摔到地上,紧跟着他也无力地一屁股坐到地上。目光失神,没有焦点地缓缓转动,嘴里不停地喃喃念叨着什么:“这怎么可能,他们怎么都联系不上了?”

    陈贵生弯腰将落到地上的材料捡了起来,然后怜悯地看了张雅达一眼:“张总,我知道你一定非常奇怪,为什么你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

    “其实这也并不奇怪,因为一开始并不是我们找的你老婆,是她知道我们在收购其他人的股份以后,主动跟我们接触。我们才决定全部收购这些股份。实际上他们的要价比我们在其他人那里花费更低。”

    “我也不知道原因,不过听说你老婆跟那个弟弟张毅达的关系非常好。”看了张雅达的无耻表现,这个时候陈贵生可不介意给张雅达伤口上撒一把盐。对陈贵生这种环保人士来说,最痛恨的就是陈贵生这种以大肆污染环境来掠夺财富的无耻贪婪的奸商!

    “狗男女。这对狗男女!”张雅达坐在地上。像一头受伤的孤狼一样发出痛苦哀嚎!

    下面的员工看得一头雾水。也不知道那个新来的新港人跟公司老板张雅达说了些什么,先前还无比嚣张的公司老板张雅达竟然像一条狗一样,瘫倒在地发出痛苦的哀嚎!

    不过旁边的吴大昌等人都听明白了。特别是吴大昌,听说雅达利公司的母公司新港融侨集团竟然被包飞扬请来的这位陈贵生收购了,先是一愣,随即不由得面露喜色,大脑飞速转动开来,开始考虑这件事对昌源县的后续影响。

    很显然,雅达利公司是这个融侨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包飞扬请过来这个新港贵客陈贵生目前对融侨集团绝对控股,那么法律上来说,陈贵生将拥有雅达利公司的控制权,他要让张雅达滚蛋,张雅达就得乖乖滚蛋。尽管在此之前,张雅达还是雅达利公司实际控制人。

    陈贵生和包飞扬的关系看起来很不错,要不然包飞扬也不可能把陈贵生从新港请过来,对不对。如果张雅达滚蛋了,雅达利公司还会搬到齐黄市去吗?可能性不大吧?看着这个雅达利公司的新老板陈贵生对包飞扬那么友好的态度,那么雅达利公司极有可能按照包飞扬的要求进行整改。

    如此一来的话,那真是皆大欢喜,除了张雅达本人。

    不过呢,既然雅达利公司留下来了,谁还会关心张雅达这个人呢?以前吴大昌之所以处处给张雅达面子,那是因为他是雅达利公司的老板,所以才容忍张雅达校长猖狂。现在雅达利公司的老板既然换了人,那么张雅达就狗屁不是了!吴大昌才懒得搭理这种无良奸商!在吴大昌看来,像张雅达这样的无耻商人,就应该落得个众叛亲离的凄凉下场才够解气!

    王声涛胡云在旁边看到这一幕,不禁有些目瞪口呆,旋即狂喜起来,主任就是厉害啊,他们觉得没有办法破解的死局,到了包飞扬手里,轻轻松松就破开了,而且过程简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也不知道包主任用了什么办法,竟然从新港找来了雅达利公司的新老板?而且雅达利公司的母公司怎么忽然间就换了新老板呢?还真够神奇的。

    曾静祥也不由看了看涂小明,他是最懂法律的,知道绝对控股的陈贵生已经掌握了对雅达利公司的生杀大权,张雅达已经没有退路了,不过他也觉得非常奇怪,包飞扬怎么就找到陈贵生了呢,陈贵生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收购融侨,难道这一切都只是巧合吗?

    只有涂小明并没有觉得奇怪,他嘿嘿笑了两声,鄙夷地看了一眼跌坐在地上的张雅达,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啊!

    陈贵生看了包飞扬一眼,得到后者的示意以后,从他手上接过扬声器,面对满脑子疑惑,还在议论纷纷的雅达利员工大声说道:“各位工友,请静一静!”

    “现在,我代表总公司融侨集团宣布,雅达利公司不会搬迁,各位工友依然可以留在雅达利上班,总公司将对雅达利公司的情况进行研究,适当提高大家的薪酬待遇,请大家与雅达利公司一起开创真正的辉煌。”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