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五百二十六章 一记耳光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六章 一记耳光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唐恬儿气得脸sè发白,浑身颤抖,唐**儿也跳起来瞪着对方:“你这人烦不烦啊,你们家族千方百计想要谋取我们家在interceramic的股权,还不是为了钱吗,你们家族有钱,怎么就不能正大光明、堂堂正正地收购,偏偏要弄什么yin谋诡计,我看你们就是为了一点钱不择手段,是这个世界上最黑暗、最肮脏的家族。”

    “不不不,安琪儿你说错了,商场如战场,本来就是要不择手段,至于用一些手段,那也不过是利用我们家族的优势资源罢了。”面对唐**儿的斥骂,迈克尔.霍尼科特并没有生气,反而非常得意地说道。

    这时候,餐厅的经理看到这边有状况,连忙走了过来,唐恬儿愤怒地提出**:“他严重影响了我们用餐,请你们让他马上离开。”

    作为世界顶尖的五星级大酒店,希尔顿在这方面显然不敢怠慢,经理立刻客气地对迈克尔.霍尼科特:“先生,如果您要用餐的话请尽入座好吗,这里用餐的人很多,请不要发生争执,以免影响到别人。”

    “哈哈,两位甜心,那我先上去了,等会见。”迈克尔.霍尼科特并没有理会餐厅经理,依然洋洋得意、旁若人地打了个招呼,这才转身离开,那位一直跟在他身后,身材高挑**的女郎立刻走上去挽住他的手臂,还示威一般地回头看了看唐恬儿和唐**儿。

    餐厅经理过来打了个招呼,表示了歉意,他们离开以后,桌上却依然笼罩着一层诡异的气氛。

    “呵呵,原来米国的有钱人都这个德xing吗?那可真是让我失望啊!”包飞扬笑着说道,试图让桌上的气氛活跃。

    唐**儿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哼,你终于知道说话啦,刚才怎么像个哑巴似的,看着我和姐姐被对方欺负,真不是个男人。”

    “呃!”包飞扬不禁有些尴尬,迈克尔.霍尼科特的言行确实非常让人讨厌,不过从他和唐家姐妹的交谈中可以看出唐家和这个霍尼科特家族之间有些事情,包飞扬并不清楚,所以并没有轻易出面干涉,担心会让事态变得不可控制。

    而且这个霍尼科特举止轻浮、言语轻狂,在包飞扬看来,就像路边一条向你狂吠的狗,你可以找机会将这条狗打一顿,但是你总不能也向这狗叫几声,完全没有必要。

    另外,刚刚唐恬儿和唐**儿都很激动,一直冲在前面,加上餐厅经理出现得也比较及时,并没有包飞扬出手的机会,否则就冲霍尼科特侮辱华夏人的那些话,他也会给对方留下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好啦,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这个人你们早就认识吗?”孟爽虽然和唐家姐妹的关系很好,可是唐**儿这么说包飞扬,她也有些没有办法接受。不过他知道唐**儿只是赌气,并没有什么恶意,连忙岔开话题,同时也解释了他们刚刚没有站出来帮忙的原因。

    “**儿,不要乱说。”唐恬儿呵斥了唐**儿一句,才接着解释道:“这个迈克尔.霍尼科特是个二世祖,他是德克萨斯州霍尼科特家族唯一的继承人,霍尼科特家族在米国不算什么大家族,不过在德州还算有些影响力,算是一个兴财团。因为德州紧挨着墨西哥,这些年霍尼科特家族开始向墨西哥发展投资,最近他们就看上了interceramic,想要收购我们家在interceramic的股权。”

    interceramic是美洲第一、世界第二的陶瓷生产企业,唐家一直是interceramic的主要股东之一,在得到包飞扬的超级包裹红以后,唐家起初秘而不宣,暗中吸纳多股份,目前已经掌握了interceramic百分之七十左右的股权。

    唐家和方夏陶瓷就超级包裹红达成协议以后,interceramic的股价大涨,唐家仅此一项就收获颇丰,不过也因此得罪了一些公司原来的股东,他们明显吃了暗亏。他们不好指责唐家事先对超级包裹红的事情秘而不宣,因为这个项目本来就是唐家依靠私人关系从华夏赢得的,而为了防止消息泄露,他们控制消息也情有可原,从法律上法指责。

    不过,这些股东或多或少手上还留着一部分股份,毕竟interceramic本身的经营情况不错。当霍尼科特出现以后,他们就勾结到一起,除了以高价转让股份给霍尼科特家族,又试图抱团逼迫唐家将股权转让给霍尼科特。

    由于唐家掌握了interceramic绝对多数的股权,至少在墨西哥不用担心这些股东联合发难,但作为interceramic最重要市场之一的米国对股东权益的保护比较严苛,就算是大股东也不能肆意侵吞小股东利益,所以霍尼科特在收购了一部分interceramic的股份以后,就以小股东的名义在米国法院起诉,认为唐家作为大股东侵犯了他们小股东的利益,要求唐家公开和方夏陶瓷的合作细节,并且修改协议条款。

    唐家当然没有办法接受,这种起诉对方胜诉的可能xing也不大,主要就是捣乱。与此同时,霍尼科特又利用他们在德州能源界的影响力,开始对唐家施压,德州能源大亨们的能量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像埃克森美孚这样的能源集团在墨西哥的影响非常大,一下子就让唐家的很多产业受到了影响。

    “我爷爷这次去休斯顿就是为了跟德州的能源巨头们谈判,不过前景并不乐观,霍尼科特的财力虽然并不强大,未必比得上我们唐家,可是德州人向来排外,而且喜欢抱团,多少也想从我们身上敲一笔。”唐恬儿皱着眉头摇了摇头,情绪非常低落。

    “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们和方夏陶瓷的合资项目并不会受到影响,就算最后不得不转让大部分interceramic的股份,在合资项目中,我们唐家直接占有的股份就达到了百分之二十,加上你们手上的股份,已经超过了百分之六十,达到绝对控股,只要我们协力同心,依然掌握着合资公司的控股权。”唐恬儿说道。

    唐家毕竟只拥有interceramic大部分而不是全部股份,而他们十分清楚超级包裹红的价值,虽然要让这份价值充分兑现,离不开interceramic,但是他们也不会当活雷锋,将自己辛辛苦苦得来的项目完全交给interceramic,所以也以家族的名义占有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没想到有一天会成为关键的百分之二十,起到阻止interceramic控制合资项目的目的。

    不过包飞扬并没有唐恬儿这么乐观,既然霍尼科特可以逼迫唐家转让interceramic的股份,为什么就不能够逼迫他们继续转让合资公司的股权呢?

    不过,包飞扬也没有多说什么,这种事情,本来也不是唐恬儿能够决定的,唐家能够在异国打拼出一片天地,唐家的那位老爷子也不是等闲人,可能一时吃亏,但也不会一直吃亏,何况即将到来的墨西哥金融危机也是一个转机。

    包飞扬抿了一口龙舌兰,希尔顿提供的这种龙舌兰是最正宗的特基拉,这是最顶级的龙舌兰,只有使用特定几个产区的蓝sè龙舌兰草制造的龙舌兰酒才能被称为特基拉。特基拉的酒味很烈,不过有一种特殊的香气。

    “好酒!”包飞扬笑了笑,抬头看到愁眉不展的唐恬儿,还有明显心情不大好的唐**儿,不由说道:“你们也不要太担心,老爷子什么风浪没有经历过?区区霍尼科特,恐怕还不放在他的眼里。”

    话是这么说,不过让唐家姐妹完全放心也是不可能的,唐**儿还好一点,唐恬儿已经开始参与家族企业的管理,可是在这个关键时刻却没有办法帮忙,让她感到十分沮丧。

    包飞扬和孟爽轮流开导,可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唐家姐妹的心情并没有多少好转,自然也就没有什么胃口。包飞扬和孟爽在飞机上也吃过东西,并没有觉得饿,大家草草吃了一点东西,还剩下不少菜,倒是那瓶龙舌兰被喝光了,其中一大半进了唐恬儿的肚子。

    喝了酒的唐恬儿脸蛋红扑扑的,在灯光下面显得加娇艳yu滴,心情也似乎好了一点。

    这时候,唐恬儿的手机响了。九四年底,米国已经开通数字电话,唐恬儿用的是一款摩托罗拉168va,黑sè小巧的机身,带有键盘翻盖,和大哥**起来简直就是艺术品。

    不过国内还没有数字,都是模拟,数字手机毫用武之地。

    唐恬儿接到电话以后,说了几句,声音突然高起来:“他们怎么能够这样!”

    过了一会儿,她挂掉电话,情绪明显加低落,孟爽关切地问道:“恬儿,没事吧?”

    唐**儿撅起了嘴唇:“姐姐,爷爷都说什么了,是不是德州的那些混蛋还想要**啊?”

    唐恬儿点了点头:“是啊,爷爷和他们会面后的结果并不好,他们太贪心了,虽然表面上不说,口口声声这事要找霍尼科特,可是没有他们的支持,霍尼科特又算什么?”

    霍尼科特在德州只是一个兴的家族,他们在很多领域都有投资,跟一些能源巨头合作,并且在几年前成立了一家叫做德克萨斯州米洲资源公司的企业,主要做油气勘探和开采,也被称为塔斯克石油。

    由于多年的积累,塔斯克石油成立以后,依靠灵活的策略和有效的作业异军突起,短短几年间成为德州一支举足轻重的兴力量。不过兴力量终究只是兴力量,霍尼科特的业务范围和影响力目前主要还是局限在德克萨斯州的北部和东南部,。

    霍尼科特针对唐家的行动源于小霍尼科特对唐家姐妹的垂涎,意图没有得到满足后的一次威胁行动。恰好霍尼科特想要走出德州和落基山脉,于是就利用这个机会,联合一些德州能源巨头施压,谋求唐家在interceramic的股份。

    作为一家能源公司,塔斯克石油和interceramic的陶瓷业务并不存在太多的关联,霍尼科特的目的并不是陶瓷公司,而是想要通过interceramic进入墨西哥。

    墨西哥是兴的能源大国,尤其是墨西哥湾的油气资源非常丰富,霍尼科特早就垂涎不已,可是要进入墨西哥并不容易,因为墨西哥油气资源主要是掌握在大型国企墨西哥石油公司手里,剩余的肥肉也早就被美孚、壳牌这样的真正的巨头瓜分了,就是一些不是很好的油气田资源,也被德州和墨西哥一些地方势力占据,霍尼科特想要直接闯入这个领域,难度很大,所以才想要曲线救国,甚至不惜在其他方面付出不小的代价。

    唐家老爷子赶往休斯顿,试图化解霍尼科特拉拢的德州势力,可是进行得并不顺利,这些势力开出了高的价格,虽然唐家并不是给不起,可是肯定要元气大伤,为了一个陶瓷公司,似乎也不值得。

    面对这种情况,大家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心情有些低落,只有包飞扬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既然这样,老爷子什么时候回来?我可以跟老爷子谈谈,其实将interceramic的股份卖给霍尼科特也不错,大不了以后再拿回来嘛!”

    “你倒是说得轻松,情深容易送神难,你以为到时候你想买就能买回来啊!”唐**儿瞪了包飞扬一眼,不满地说道。

    包飞扬奈地摇了摇头,正sè对唐恬儿说道:“你就将我的话原样转告给老爷子,就算墨西哥当前的经济局面比较复杂,暂时退一步,未尝不可。当然,具体要如何退,怎么退,就需要进一步研究琢磨了。”

    看到包飞扬说得如此认真,唐恬儿点了点头,拿起手机给老爷子打电话,不过老爷子那边占线,她只好收起手机,说道:“我等下再跟爷爷联系,我先送你们回房吧?”

    离开餐厅,唐恬儿和唐**儿一起送包飞扬和孟爽回房间,他们乘坐的电梯在下一层就停住了,电梯门还没有打开,他们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并且令人讨厌的声音。

    果然,电梯门口站着迈克尔.霍尼科特和他的女伴,那个穿着暴露的女郎吊在小霍尼科特的身上,喘息未定,而霍尼科特的脸上还有一处晃眼的唇印。

    “咦,这不是安琪拉和安琪儿嘛,你们是来找我的吗,哈哈!”小霍尼科特看到唐恬儿等人,顿时夸张地笑了起来。

    唐**儿伸手不停地拍打关门键,想要将门关上,可是迈克尔.霍尼科特上前一步,挡着电梯门,具有感应功能的电梯纹丝不动,丝毫没有要关门的意思。

    包飞扬向前跨了一步,挡在迈克尔.霍尼科特身前,将唐恬儿等人护在身后:“霍尼科特先生?我想你误会了,两位小姐是要送我回房间的,如果你不是要乘坐电梯的话,请你马上让开。”

    “吆,像犹太人一样贪婪的华夏人?”迈克尔.霍尼科特看了看包飞扬,脸上的表情非常不屑:“我劝你还是马上让开,因为我跟两位美丽的小姐有话要说。”

    “安琪拉、安琪儿,你们难道不想知道休斯顿正在发生的事情吗?正好我要在这里搞一个派对,有很多德州权贵的公子小姐都会参加,如果你们来的话,一定会得到你们想要得到的消息。”迈克尔.霍尼科特邪魅地笑了笑:“他们对于两位小姐可也是仰慕很久了哦,如果两位不去的话,恐怕他们也会很生气,说不定就会联合起来将interceramic全部买下来,甚至将你们唐家的产业全部买下来哦!”

    包飞扬回头看了一眼,唐恬儿的脸sè看起来有些发白。显然,唐甜儿也有犹豫,迈克尔.霍尼科特的话让她左右为难。一方面唐甜儿确实想要知道休斯顿那边现在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况。她甚至也曾经想过利用自己的美貌和交际手段,改变唐氏家族目前被动的局面。另外一方面,迈克尔.霍尼科特的威胁也让她感到恐慌,这家伙是德克萨斯有名的浪荡子,他的身边自然也少不了那些德州权贵子弟,这些人要真是联合起来的话,单凭唐家的势利,恐怕是法应付的。

    不过,唐恬儿也知道迈克尔.霍尼科特的名声很不好,经常玩弄女xing,米国的权贵子弟当中,也经常搞一些**乱派对,唐恬儿很担心自己和妹妹去了会羊入虎口,如果单单是她自己,她还想冒一次险,可是迈克尔.霍尼科特要让她们两个都去,唐恬儿就不敢冒险了。

    唐**儿看上去并没有想很多,她瞪着迈克尔.霍尼科特,气鼓鼓地说道:“你这个混蛋,给我让开,我和姐姐才不要参加你们的派对。”

    包飞扬转过头,冷冷地对迈克尔.霍尼科特说道:“霍尼科特先生,你听到了吗,唐小姐说她们不会参加你们的派对,我想你可以让开了。”

    霍尼科特不满地瞪了包飞扬一眼:“你是谁啊,你知不知道你挡在我的面前让我很生气?信不信我马上让人将你抛出去?”

    霍尼科特伸手不停地往包飞扬身上点,几乎就要点到包飞扬脸上,包飞扬突然伸手抓住他的手指,轻轻用力,霍尼科特疼得弓起了身子,大声叫唤:“噢噢噢——”

    包飞扬猛地甩开霍尼科特的手掌,淡淡地说道:“你可以试一试,我听说米国是法治国家,如果你那样做的话,我是不是应该起诉你妨害他人的人身**,或者说是扰乱公共场所的秩序?”

    “噢,该死的,你竟然敢对我动手?”霍尼科特甩了甩手掌,发现手指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恶狠狠地瞪着包飞扬:“小子,你等着,今天不做了你,我就不是霍尼科特家的人。”

    “你是不是**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刚刚是在威胁我,我想我是不是应该报jing。”包飞扬从包里取出一台带有录音功能的随身听,在手上晃了晃,示意他已经将刚才的对话录了下来。

    “哈哈!”霍尼科特根本不在乎:“那又怎么样,你现在就可以打电话报jing。”

    显然,一个小小的人身威胁并不能够将霍尼科特怎么样,虽然旧金山的华人很多,可这是在米国,还是他们白人当家,jing察局根本不会将这种事情当一回事,特别是他们知道霍尼科特的身份,这种事情都要管,恐怕每天都要忙不过来。

    包飞扬笑了笑:“我也觉得报jing有些小题大做,不过,有一个问题我必须要向霍尼科特先生提出交涉,因为你刚刚的话语当中,存在明显的种族歧视,并且诋毁我们华夏人,你必须要向我道歉,否则我会报jing并向媒体投诉。”

    霍尼科特依然毫不在乎地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就像看一个白痴一样看着包飞扬:“哦,好的,你完全可以那样子,我确实是那样说了,你们华夏人本来就很贪婪,而且下**,我想米国人都会深有同感的。”

    在米国社会,种族歧视的问题非常敏感,一个名人如果牵扯上种族歧视,马上就会声名狼藉。就好比我们大家所熟知的n**a船队的老板斯特林,今年就因为在和女友的电话中出现了种族歧视的言论,结果被禁止终身不得参加和n**a相关的活动,弄得非常狼狈,最后甚至不得不将船队**。

    这还不是公开的讲话,斯特林只是在和女友私下里说的话,然后被媒体曝光了,但是他不得不承担种族歧视带来的严重后果。

    不过对霍尼科特来说,却并不担心,因为在米国来说,种族歧视问题虽然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大问题,但是那主要是对黑人而言,米国社会对针对黑人的种族歧视最为敏感,对于亚裔,尤其是华裔,则并没有那么敏感,实际上针对华裔的歧视非常严重,而华裔又很少参加政治活动,所以通常都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所以霍尼科特才会如此肆忌惮,继续侮辱华夏人。包飞扬的脸sè顿时冷了下来,他眯着眼望了霍尼科特一眼,冷冷一笑,猛地抬起手臂,狠狠在霍尼科特的脸上扇了一耳光。

    “啊!你、你敢打我?”霍尼科特愣住了,随即发疯似的扑向包飞扬,包飞扬抬起腿,狠狠踹在霍尼科特的腿上,霍尼科特跌跌撞撞往后退了几步,嘭地摔在地板上。

    “噢、噢,该死的,你这个黄种猴子竟然动手打人。”霍尼科特的女伴,那个穿着暴露的女人顿时像被强jian一样大声叫了起来。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