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六百零九章 牛刀杀鸡

正文 第六百零九章 牛刀杀鸡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祝书友们国庆快乐!

    ------------

    “呵呵,既然名华同志对这件事很关心,那就跟我们一起走一趟。”包飞扬说道。既然这个秦名华想要陪葬,就让他过来陪葬好了!

    然后包飞扬又向急匆匆闻讯赶来的邵颖招了招手:“走,我们去现场看看,然后再一起出去”

    邵颖连忙答应,跟在包飞扬身后向外面走去。秦名华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冷笑,紧走几步追上去:“包主任,我们去哪里?刚刚你已经让我停职了,你不会忘记了吧?”

    秦名华认为包飞扬根本没有办法解决停电的问题,他让自己一起去,恐怕还是想让自己出力。但是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刚刚让他停职,现在又让他办事,他秦名华可不是好捏的软柿子。

    包飞扬头也不回地淡淡说道:“你不去也可以。”

    “呃!”秦名华被噎住了,他很想说“不去就不去”,可是他又很好奇,想要知道包飞扬去哪里、去干什么,又很想看到包飞扬吃瘪的样子,最后闷哼一声,低下头紧跟着包飞扬走向生产车间。

    作为老牌的工业企业,北河石化拥有一批经验丰富的老工人和一线管理人员,包飞扬在车间里转了一圈,看到的情况比他预想中的要很多,这也让他放心不少,在会合了丛睿以后,期间他接了几个电话,然后就带着秦名华等人驱车直奔市区。

    北河石化距离市中心并不远,他们很快在一家叫海上皇宫的歌厅前停下车,秦名华对这里很熟悉,以前和李继儒来过不少次,其中有几次周德胜也在。

    秦名华心里狐疑,却也没有多问,他们刚刚下车。立刻就有一个梳着中分头的年轻人迎了上来:“请问,你是包主任吧,我就是肖常栋。”

    “呵呵,肖哥,这次麻烦你了。”包飞扬跟对方握了握手,微笑着说道。

    肖常栋连忙道:“不麻烦,情况我已经打探清楚了。就是前面那个包厢,我和朋友一直在盯着。”

    “好!”包飞扬点了点头,当先向里面走去。

    秦名华看了看肖常栋,肖常栋的口音听起来就是北河人,包飞扬什么时候在北河认识了这样一个人,他到这里来又想干什么?

    秦名华的疑问很快就有了答案。只见肖常栋领着包飞扬来到一间包厢前面,然后说道:“就是这里。”

    包飞扬点了点头,随即推门而入。

    包厢里的灯光比较昏暗,偌大的包厢里,几个男人坐在沙发上,身上都挂着一个或者两个穿着暴露的女郎,不时发出**的娇笑声。

    “周站长。好雅兴啊!”包飞扬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这个周德胜简直太过分了,无缘无故就要停北河石化的电,自己却躲在这里逍遥,真是岂有此理。

    沙发上的几个男人显然被这些不速之客吓了一跳,不约而同地抬起头向门口看来。周德胜怀里还搂着一个女人,看到包飞扬等人的面容比较面生,不由皱了皱眉头:“你们是谁。我似乎并没有请你们进来吧?”

    “呵呵,周站长,我就是包飞扬,想必你已经听过这个名字,我来这里的目的,你也应该知道,北河石化的电不能停。一旦停电,将会给北河石化,也是给国家人民的财产造成巨大损失……”包飞扬盯着周德胜,非常严肃地说道。

    周德胜这时候也看到了包飞扬身后的秦名华。顿时露出恼火的神色,一把推开怀里的女人,霍地站了起来:“包飞扬?我还真没有听说过,老秦啊,这小子是哪里跑出来的啊,我们供电站是不是停电,还要这么个毛都没有长全的小子指挥?”

    秦名华干笑了两声,心里面却十分兴奋,包飞扬竟然能够找到周德胜的所在,不过他这是要跟周德胜当面硬干的架势,果然是个毛都没有长全的愣头青,现在事情闹得越僵,将来包飞扬越没有台阶下,到时候只能够灰溜溜地走人。

    包飞扬走了,一定要走人收拾残局,省里面为了面子和权威,不可能出尔反尔,已经被弄去扶贫的李继儒肯定没有办法回来,那么他的机会就来了。

    当然,在此之前,他一定不能够得罪周德胜,万一等他坐上了北河石化厂长的位置的时候,周德胜也给他来一次停电,那么他也只能够灰溜溜地走人。

    想到这里,秦名华连忙说道:“周站长,没想到是你在这里啊,包主任带我过来,我还以为有什么事情呢!”

    秦名华的谦恭,让周德胜感到非常满意,他十分骄狂地瞪了包飞扬一眼,摇摇头说道:“老秦啊老秦,不是我说你,你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我舅舅不在厂里,这个厂子就要担负起责任,不能够让外人乱搞,尤其是一个毛都没有长全的小崽子。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着他乱跑?”

    “周德胜,我已经调查清楚了,双塔供电站有两套供电设备,向来是轮流检修,而且两套设备年前刚刚经过检修,现在根本无需让北河石化停电,保证辖区生产生活用电,是电站的职责。”包飞扬冷声打断了周德胜的自说自话。

    周德胜嗤笑了一声:“呵呵,呵呵,你他马的耳朵聋了吗,你到底是哪根葱啊,轮得到你来指挥我?”

    秦名华在旁边说道:“周站长,这位是省能改办的包飞扬副主任,他是来咱们北河石化指导工作的!”

    “那关我屁事?”周德胜嚣张地说道:“小子,你记住了,在双塔这一片地方,供不供电,给谁供电,那都是我周德胜说了算,别说你就是省里一个小小的副主任,就算你让省长、省委书记来,也没有用。”

    “停电,马上就停电,等我什么高兴了,再给你们供电,哈哈——”

    周德胜发出一阵狂笑,这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一声断喝:“周德胜,你放什么屁,谁给你的权力让企业停电?”

    “骂的,你又是哪根葱啊,老子说给谁停电就给谁停电,天王老子也管不到。”周德胜大声叫嚣,不过最后一句话突然戛然而止,他有些惊恐地向门口看去,只见一个神态威严的中年干部大步走了进来,满脸怒容。

    这张脸他太熟悉了,赫然正是北河市电力局局长赵志庆,电力系统相对地方政府保持着较大的独立性,赵志庆就是北河电力系统的老大,说一不二,非常强势。

    “赵、赵局,您、您怎么来了?”周德胜心里一阵慌乱,连忙解释说道:“赵局,我、我刚刚不知道是您,说错了话,我该死。都是因为这几个人太嚣张了,让我气昏了头。他们竟然用省里的名义,要干涉我们电站的检修工作,这、这不是外行领导内行,瞎指挥嘛!”

    赵志庆很强势,也非常护短,整个北河电力系统几乎被他经营成了独立王国,地方政府根本影响不了。所以周德胜并不担心自己刚刚放出的那些话,甚至还想要借此转移视线。

    “你周德胜才是瞎指挥!”赵志庆突然飞起一脚,将周德胜踹回到沙发上:“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身为党员干部,竟然到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干那些混蛋事情,简直就是混蛋透顶。”

    “包主任是省里的领导,负责省能源系统的改制工作,他指挥你怎么了,他指挥我也是应当,你算个屁。”

    周德胜顿时愣住了,甚至连身上的疼痛都忘记了。他实在想不明白,一向护短的赵志庆这一次怎么了,竟然一反常态,帮助外人打压自己手下的人。

    不应该啊,别说省里一个副处长,就是副省长,赵志庆也顶撞过,怎么就对包飞扬这么个乳臭未干的小家伙另眼相待呢?

    周德胜还没有想明白,突然看到赵志庆身后走出一个人,来人拿出一张红头文件在他眼前晃了一下:“周德胜,我是省电力厅纪检委副书记于鹏,经过我们的调查,发现你有严重的渎职、索贿和以权谋私,省厅纪检委要求你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将问题交代清楚,请你马上跟我们走。”

    “啊!”

    周德胜身子一软,一屁股坐到地上:“省、省厅纪检委……你们是不是弄错了?”

    周德胜一阵发蒙,眼前一阵阵发黑,省厅纪检委,应该主要审查省电力系统副处级以上干部,也就是至少是北河市电力局副局长这样的干部,他一个小小的供电站站长,不过是科级,竟然让省厅纪检委副书记亲自出马,可真是看得起自己啊!

    不,自己在省厅的眼里就是个小角色,省厅纪检委副书记出马,肯定另有原因,十之**就是为了包飞扬。周德胜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包飞扬才是那个不能够得罪的人。

    “不不不,你们弄错了,我没有索贿,没有……”周德胜陷入极度的恐慌当中,李继儒不过是被调到扶贫办,或许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如今站在他面前的可是省厅纪检委的人,进了纪委还能够完整无缺出来的,似乎还没有听说过,更何况他也知道自己屁股底下并不干净。

    “周德胜,你不要狡辩,更不要抱着侥幸的心理抗拒执法,我们调查你,是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于鹏厉声喝道,然后将手一挥:“把人带走。”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