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常委会议

正文 第六百一十九章 常委会议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杜志平的态度让包飞扬感到非常满意,实际上就包飞扬的本意来说,他也不想表现得如此高调,刚来就要跟县里的副书记打擂台。

    不过包飞扬对基层的官场十分了解,相比省里市里,下面官场上的斗争更加厉害,而且往往层级越低,斗争方式就越是简单粗暴。他并不想将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官场的尔虞我诈上面,而是想要尽快做点事情,做点实事。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包飞扬一定就要做一个唯唯诺诺的应声虫,甚至是任人揉捏的橡皮泥!正如之前在省城的时候毛绍娟交代他的那样,没事别惹事,遇事不怕事!现在既然焦梦德毫无道理地向他这个新任副县长挑衅,那么包飞扬索性就快刀斩乱麻,让大家看到他包飞扬的手腕和能量,免得他以后干起事的时候被人来回扯皮,牵扯不清,白白浪费了宝贵的时间。

    焦梦德想给他来一个下马威,拿就正好!他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抛出一个诱饵让下面的人去争。他相信肯定有人会禁不起诱惑向他靠拢。同时,这样做也可以展示他的背景和能量。

    其实以包飞扬现在的能量,别说是一千多万的税收任务,就是再多两三倍的税源,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可是包飞扬却偏偏只承诺拿出五六百万元出来让下面的部门来分,而不是把一千三百多万税收任务缺口全部完成。雨露广济,就不是雨露。只有让有些人能够洒到雨露,有些人洒不到,才能显示出雨露的宝贵。所以有些深谙御下之道的单位领导往往在发放奖金福利时找几个不开眼倒霉蛋的下属开刀,或者降低他们的福利等级。或者干脆直接免去他们的奖金福利,把一种本来人人都能得到的东西变成只有部分人能够得到,如此以来,谁还敢不亲近领导?而且幸福来源于比较,制造一些拿不到奖金福利的倒霉蛋。就能额外增加这些能够领导奖金福利人们的幸福感和优越感。更何况对包飞扬来说,这税收任务本来就是他拉过来的,分给哪个部门或者不分给哪个部门,都是他的事情,他完全没有什么良心上的负担。

    现在看杜志平的表现,就说明包飞扬的计划已经开始发挥了作用。先不说别的。老杜同志个人身上也分到好几万税收任务指标嘛!至于说其他人,包飞扬相信,很快就跟老杜同志一样,跑过来向他表明态度了。

    果然,包飞扬并没有等待多长时间,杜志平很快又走了进来。满脸敬畏地望着包飞扬:“包县长,商业局的肖局长、东河水泥厂的秦厂长、县纺织二厂的郭厂长等人都来到办公室外面,说是要向您汇报工作。”

    杜志平现在对包飞扬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如果说他原本还有一些怀疑,担心包飞扬的这一招虽然有效,却未必能够让那些人员信服。现在看到肖锦辉、秦友才等人紧随而至,就知道包飞扬的举措开始生效了。

    羊群效应在官场上也同样是起作用的!只要有了这些人带头。剩下的那些人肯定坐不住,除了那些少数冥顽不灵的,恐怕大部分人都会来包飞扬这里碰碰机会,只要包县长真的能够向他承诺的所说,解决五六百万的“招商引资”任务,就能一举在望海县打开局面,牢牢地站稳脚跟!纵使焦梦德这个县委副书记在望海县根基再深,也奈何不了包县长了!

    眼见杜志平对自己的态度愈发恭敬,包飞扬也不觉得有任何诧异,他轻轻“嗯”了一下。抬眼望着杜志平问道:“老杜,你看让哪个先进来呢?”

    听包飞扬把自己的称呼从“杜主任”变成“老杜”,杜金平心中就越发欣喜,看来自己和包县长的关系又进了一步。而且包县长主动问他让谁先进来,更是包县长开始信任他的标志啊!

    在心里斟酌了许久。杜志平才轻声开口说道:“商业局的肖锦辉是我中学同学,今天焦梦德走的时候,他坐在原地没有动……”

    其实对包飞扬来说,除了点名的时候留在会场的商业局局长肖锦辉外,先见哪个后见哪个都无所谓,反正他对望海县的官场情况一抹黑。虽然说是从白光明那里听到一些情况,但是毕竟白光明到望海县时间也不长,对望海县官场里的根结也不是十分清楚。可是即使这样,包飞扬也没有主动表态说让肖锦辉进来。他反而把这个机会交给了杜志平,让杜志平帮他选择。这既收买了杜志平的人心,显示了自己对杜志平的信任,同时也可以让杜志平这个望海县府机关的老油子帮他把一下关,分出一个亲疏远近,知道哪些力量是更容易拉拢过来收为己用的。

    这时候听杜志平说商业局的肖锦辉是他中学同学,包飞扬不由得抬眼扫了杜志平一眼。不得不说,这个老杜同志还是蛮懂事的。先前汇报的时候,硬是能够压住他的私心没有把他的同学关系讲出来,显然是不想影响自己的决定。而之后看自己开口征询他的意见,老杜同志这才把自己和肖锦辉的关系讲了出来,这也是用另外一种方式表达对自己的效忠啊!

    “呵呵,既然肖局长是你的老同学,那就请肖局长先进来吧!”包飞扬笑了一笑,吩咐道。

    *********

    “哼!年纪不大,口气倒不小。”焦梦德很快就得到会场上的消息,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一旁赶过来汇报情况的秘书熊竹江立刻附和道:“就是啊,五六百万税收……听说他原来在西北省会西京市工作,我看他根本没有搞清楚情况,还以为这里是西京呢!就算是西京,一个人拉到五六百万的税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吧?”

    “你怎么就知道他不能呢?”焦梦德淡淡地看了熊竹江一眼:“不管他能不能,包副县长有这份心,也是很好的。我看县里应该多鼓励嘛!”

    熊竹江有些疑惑地看了看焦梦德:“焦书记,您的意思是?”

    熊竹江有些不太明白,焦梦德老奸巨猾地笑了笑,却并没有解释:“呵呵,没事。让他折腾去吧,你注意一下那边,看看大家是不是很积极。”

    “放心吧,焦书记,我让人看着呢!”熊竹江连忙说道,焦梦德的意思是是让他看看下面人的态度。看看哪些人会因此倒向包飞扬,或者说是向包飞扬靠拢。

    焦梦德的好心情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根据熊竹江打听到的消息,会议结束以后,去见包飞扬的人当中不仅包括了和他不对付的肖锦辉,还有秦友才等十几家单位的负责人。其中有好几个跟他走得都很近,现在却迫不及待地去投向包飞扬。

    “焦书记,这些人真是该死,被姓包的骗得团团转,让人耍了还不知道。”熊竹江在旁边说道。

    焦梦德阴沉着脸,突然将茶杯重重顿在桌子上,溅出几滴茶水:“哼。我倒要看看他能够得意到什么时候!”

    焦梦德站起身,双手背在身后,缓缓走出办公室。下午县委有一个例行常委会,所以那个工商企业工作会议他原本就是要提前离开的,只不过他故意又提前了一些而已,就是想顺便敲打一下包飞扬,没想到这小子根本不知道收敛,插竿子就上来了,看来还是得狠狠敲打敲打,不能客气。

    县委小会议室内。大部分常委都已经在座。

    望海县委常委一共有十一个人,这几年中央强调集体领导,常委会变得越来越重要,能够参加常委会的这十一个人就是望海县权力金字塔的最顶端的那一部分,这也是焦梦德并不将包飞扬放在眼里的原因。包飞扬看似是县政府排名第二的副县长,但他不是常委,没有办法参与县里的核心决策,还在望海县核心权力圈的外面。

    县委大院就那么一丁点大,有什么风吹草动大家很快就能知道。看到焦梦德,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县委常委曹逊扔了根烟过来,有些幸灾乐祸地笑道:“老焦啊,听说你们工商系统下午放了颗卫星,上半年的招商引资任务一下子就完成了五六百万?”

    焦梦德接过香烟,刚要说话,抬头看到县委一把手周知凯走了进来,顿时止住话头,默默点上了香烟。

    “呵呵,老曹、老焦你们在说什么呢?”周知凯是省里下来的,到望海的时间并不长,到现在还没有能够完全掌控县里的局面,尤其是面对曹逊、焦梦德这些本土派的时候,经常弄得焦头烂额、力不从心,却又不得不虚与委蛇。

    曹逊掏出香烟递了一根过去,笑着说道:“哈哈,也没有什么大事,县里那个新来的年轻的副县长,周书记你知道吧?”

    “哦,包飞扬嘛,确实很年轻,好像还不到二十五岁?怎么了,是不是他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周知凯看了焦梦德一眼,他知道包飞扬的工作分工和焦梦德有些重合,县府和县委经常会有一些争执,焦梦德比较揽权,包飞扬也很年轻,两个人难免会有一些冲突,可是包飞扬刚刚上任第一天,他们就闹得不可开交,似乎有些过了。

    周知凯已经知道下午开会时发生的事情,对于焦梦德要给包飞扬下马威这件事他就觉得有些不以为然,大家都是党的干部,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就算有些纷争那也是工作上的事情,怎么能够像黑社会一样,不讲规矩,将矛盾和纷争公之于众呢?

    曹逊和焦梦德都是望海县本土官员的代表,不过相互之间一直别苗头,曹逊似乎很高兴看到焦梦德吃瘪,他哈哈笑着说道:“倒也不算出格,年轻人嘛,斗志旺盛,小包下午开会的时候向大家做出了保证,他一个人完成上半年的招商引资任务六百万……”

    周知凯也已经听到这个消息,说实话,他也有些不太相信,他觉得包飞扬是被焦梦德逼到绝路上,下不了台,才不得不抛出这个杀手锏,至于能不能完成,恐怕他还没有想清楚。可能他想清楚以后会感到后悔,他已经在会上放出话,要是不能够完成的话,恐怕局面比丢了面子更加糟糕。

    到底是年轻人,沉不住气。周知凯暗暗感慨,摇了摇头道:“这件事有些以讹传讹了吧,包副县长这么说,毕竟不是正式的承诺,我看也不能当真。”

    曹逊嘿嘿笑了两声,他自然不会当真,他说这个只是想看到焦梦德吃瘪的样子。没想到焦梦德微微一笑,道:“呵呵,周书记,县里招商引资的任务非常重,小包同志有决心、有干劲,我觉得这也是好事嘛!如果有更多小包这样的干部,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完成呢?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鼓励小包同志,为小包同志创造条件,帮助他达成目标……”

    周知凯到望海的时间并不长,但是他和焦梦德搭班子这段时间,也基本上摸清楚了对方的脾气,知道他不会这么好说话,稍微一想也就明白了焦梦德的意思,焦梦德这是想彻底将包飞扬搞臭,让他下不了台。

    他不禁犹豫了一下:“老焦啊,你觉得包飞扬一个人能够完成这个任务吗?他初来乍到,我看咱们还是给他一点时间熟悉了情况再说。”

    焦梦德“嘿嘿”笑了两声:“周书记,你说错了,这不是任务,这是包飞扬自己提出来的目标,他说他有把握拿到五六百万,也就是说,如果争取一下,很可能超过这个数字,可能是七百万、八百万,也可能是九百万、一千万,我觉得我们应该创造条件让他的能量都发挥出来,说不定我们望海的招商引资工作今年能打一个翻身仗呢!”

    周知凯听了,也不由大为心动。现在上面对县里的考察主要就是各项经济指标,其中财税收入又是关键当中的关键,如果望海县今年的财税收入指标能够打一个翻身仗,那么他的考评就有了亮点,他想要调到市里或者其他县区的机会也会更大。

    其他常委也不由多看了焦梦德两眼,如果县里的财税指标真的能够打一个翻身仗,到时候论功行赏,他们在座的这些常委首当其冲,都能从中分润到一些好处。就算不提那些好处,没有了那些烦人的任务,他们也能轻松不少。

    曹逊莞尔一笑,道:“呵呵,看来老焦信心很充分啊,不知道这个包飞扬到底是什么来头啊,随随便便就能搞到上千万财税收入?”

    焦梦德的脸色一沉,曹逊这句话是在提醒大家,包飞扬那五六百万指标根本就是焦梦德搞出来,根本就不可能实现。现在焦梦德企图利用常委会的力量打击包飞扬,大家别给他骗了。

    曹逊和焦梦德不对付,如果包飞扬真的能够弄到五六百财税收入,那么论功行赏,同样分管工商系统的焦梦德无疑会是首功,所以曹逊一直在拆焦梦德的台。

    焦梦德心里憎恶曹逊,脸上却是春风满面,淡淡笑道:“不是我有信心,而是包副县长有信心,如果曹书记你不相信,将包副县长叫过来问问不就行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