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六百三十章 私相勾结

正文 第六百三十章 私相勾结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今日三更,第一更先给铁杆粉丝老王阿瑟

    --------

    在刘宁的引领下,包飞扬带着方夏陶瓷集团考察团到几个工厂相对来说比较集中的地方考察了一番。。在考察过程中,就由刘宁这个招商局局长充当讲解员,向方夏陶瓷集团考察团和包飞扬介绍望海县的工业布局。由于望海县工业布局的现状乏善可陈,刘宁就按照包飞扬的要求,重点介绍了县里对未来工业布局的规划,并带大家看了几个规划中的工业区地块。

    在考察的过程当中,张久一也发现望海县具有的一些有利条件,比如说人工成本比较低,月薪一两百块钱就能找到足够勤奋的工人;土地非常广阔,价格也非常低,如果他们在当地进行投资,政府甚至愿意免费划拨一块地皮给他们,面积比其他地方要大得多。

    另外望海县当地河流纵横,水资源非常充沛,并且望海县拥有广袤的沿海滩涂,滩涂上到处都是芦苇,这是一种不错的制造瓦楞纸的原材料,也就是说,包装厂所需要的重要的原材料瓦楞纸完全可以在望海县就地解决。

    当然,张久一也发现望海县很多更糟糕的地方,比如望海县目前基本上没有相关的工业配套,即使计划中的工业地块,连基本的三通一平都没有做好。这就意味着,如果方夏陶瓷集团决定眼下就在望海县设立包装厂,那么无论是用水、用电。还是废弃物处理、污水处理,都需要新建,甚至是方夏陶瓷集团自己来建,这将会大大增加项目的建设成本和建设周期。

    另外,望海县的人力成本虽然很低,但是经过现代工业训练的工人几乎没有,由于望海县的经济发展水平,也很难吸引高学历的人才到望海县来。

    仅从今天初步的考察来看,张久一就在内心下定了主意,打算向集团高层汇报。说在望海县这里投资项目不合适。理由呢,当然是因为交通、配套、人工这些因素。这些不利因素太过明显,以至于张久一不用寻找其他理由,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告诉集团高层。贸然在望海县投资必然会严重影响项目的投资效益。

    促使张久一下这个决定的固然有望海县投资环境客观方面的缺陷。但是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包飞扬这个副县长太不懂事。张久一率领考察团一天跑下来,就中午吃了一顿很简单的便饭,甚至连一点土特产都没有收到。与张久一去别的地方考察时的情况大相径庭。

    张久一心中非常恼火,直接拒绝了包飞扬晚上请他们去吃望海小吃的提议。回到酒店,张久一也无心和考察团成员在酒店一起进餐,而是回到了房间准备打电话让酒店送些饭菜上来。就在他刚刚拿起电话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敲门的声音。

    “谁啊?”张久一打开门,只见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个五六十岁,头发花白,但是精神很矍铄,还有一个三四十岁,两个人脸上都堆满了笑容,是他经常看到的那种谦卑讨好的笑:“请问,是方夏陶瓷集团的张总吧?我是望海县委的焦梦德。”

    焦梦德说着,向张久一伸出了手掌。张久一虽然不认得焦梦德,可是听到他这样说,立刻就明白过来,这位焦梦德应该是望海县委的领导,只是不知道属于哪个层级的领导,是书记还是副书记。张久一心中对包飞扬不满,正想着要联络一下县里其他领导,没有想到焦梦德就跑上门来了,正是刚想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来了。他热情地握住焦梦德的手掌,用力摇了摇,爽朗地一笑,说道:“我这次率团前来,给你们望海县委添了不少麻烦,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来,快请里面坐!”

    焦梦德和身旁的陈东阳对视一眼,都感到精神一振。原本他们听说张久一这个人态度倨傲,很不好打交道,这次他们贸然上门,非常担心会吃张久一闭门羹,那么他们的截胡计划就不太好实施了。现在看来,张久一不但没有因为他们的贸然登门感到恼火,反而非常热情,与传闻中的大不一样。如此说来,要么是传闻有误,张久一性格并不傲慢,要么就是张久一只是对包飞扬、刘宁等人不满意。

    陈东阳按捺住兴奋跟踪焦梦德身后走进房间,小心地关好房门,然后也向张久一热情伸出手掌:“张总,您好,我是招商局的常务副局长陈东阳,焦书记是我们望海县委副书记,分管工商贸易口,特地过来看看你,欢迎你们来望海考察,如果你们有什么要求的话,尽管向我们提出来,我们一定会尽量帮你们解决。”

    仅从陈东阳落在后面关门的动作来看,张久一就判断陈东阳不是什么大人物,地位显然在焦梦德之下,此时听陈东阳自我介绍是望海县招商局的副局长,心中对于陈东阳完全失去了兴趣,神情淡淡地点了点头,手掌和陈东阳一碰即离,随即转过头,对着焦梦德再次伸出了手:“原来是焦书记啊!幸会幸会!”

    又是一番寒暄过后,张久一请焦梦德和陈东阳两个人在沙发上坐下,甚至还主动递了两根中华烟过去,然后才笑呵呵地问道:“焦书记,请问你这次来,是代表个人,还是代表望海县委县政府?”

    焦梦德知道张久一在摸底,脸上上堆满了笑容说道:“张总,我这次来,既代表我个人,也代表县委县政府,就我个人来说,非常仰慕方夏陶瓷集团和张总,当然想找个机会前来拜访一下;就县委县政府来说,作为县里面分管工商贸易口的副书记,工业项目也在我的管辖范围内,听说张总今天去参观考察了我们望海县的工业。我也很想听听张总这方面的专业意见。”

    虽然这段时间焦梦德因为包飞扬的事情弄得进退失据,不过他终究是久历宦海,一通话说得云里雾里,而又滴水不漏,即使这番话传到包飞扬耳朵里,也不可能抓住他焦梦德任何把柄。

    张久一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他从焦梦德这些话里面听出了一些别的味道。焦梦德将话说得这么模棱两可,说明他今天晚上的拜访很可能并不是组织上的安排,而是他个人的意思,加上旁边这个招商局的副局长。以张久一的见识。自然多少猜出了他们晚上来的目的。

    招商引资是地方上的重要工作,其成果自然也就是地方官员最为看重的政绩,张久一见识过很多地方和官员为了争取项目争得头破血流,不但地方与地方之间争抢。即使同一块方内部人员之间也会发生争抢。眼前这一幕正是如此。无非是从外部争项目变成内部争项目而已。

    想到这里。张久一矜持地笑了笑:“焦书记这么问,那我就大胆说了。我觉得贵县的工业基础非常薄弱,基本上不值得一提。几乎没有真正上规模的现代化工业。”

    “是啊是啊,张总批评的对!我们望海县的工业基础确实非常薄弱,所以我们才更加迫切地希望方夏陶瓷集团能够来我们这里投资,也非常迫切地需要张总您这样的专家为我们出谋划策。”焦梦德连连点头称是,笑呵呵地说道,同时不动声色地看了陈东阳一眼。

    陈东阳心领神会,连忙打开随身携带的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只纸盒子,小心翼翼地放到茶几上。

    焦梦德伸手指了指纸盒子,对张久一说道:“张总,这是我们县里的工艺品厂纯手工制作的景泰蓝摆件,请张总帮我们鉴定一下,我们县里的现代化工业确实不行,可能也只有这种手工品才能够勉强拿得出手。”

    陈东阳紧张地看着张久一,他今天跟着焦梦德前来,就是投石问路。这这份精心准备的礼品就是那块石头,能不能探明一条路来,马上就要见分晓了。

    张久一看了看茶几上的纸盒,心里暗自满意。这个焦书记倒是知情识趣,不像那个包飞扬,什么都不懂。他笑了笑,伸手打开盒子,只见里面是一只景泰蓝盘子,看起来非常精美。他态度随意地拿在手里,一眼扫了过去,内心中不由得愉快地笑了起来。这只景泰蓝盘子哪里是什么望海县的产品嘛!盘子背后留下来小篆体的铭文明明表明这是京城的产品,而以张久一的眼光,自然看出这只小盘子的价值不菲。

    张久一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个焦书记很有诚意,跟这样的人合作,自然要比包飞扬那根木头好得多。张久一将景泰蓝放回盒子,然后推到焦梦德面前:“焦书记,这只景泰蓝盘子确实很不错,如果望海县能够大批量生产这样的产品,我可以介绍你们出口到国外去。”

    焦梦德内心苦笑,如果望海县真能够生产出这种精美的景泰蓝产品,县里的经济也不会是目前这样了。他打了哈哈:“张总,这只盘子就放在你那里,请你再帮我们仔细鉴定鉴定,顺便做个广告。不过呢,这只盘子是我们县工艺品厂精心打造的礼品,是专门赠给贵宾的,现在还不能够大批量生产,等以后有机会,再请张总帮忙。”

    “也好,我回头再找我们公司的陶瓷专家仔细鉴定一下,他们的意见肯定比我专业。”张久一将盒子收了起来,放到一边,然后和焦梦德相视一笑,跟聪明人说话就是好,一点就透。

    接下去,两个人相谈甚欢,很快谈到投资和考察的事情,张久一隐晦地表达了对包飞扬接待安排的不满。焦梦德要的就是张久一这个态度,他立刻表示:“包副县长比较年轻,年轻人嘛,有时候考虑问题就不是那么全面,另外包副县长也刚刚到望海任职,对望海县的情况还不熟悉,不过方夏陶瓷集团这个项目的信息最早是包副县长知道的,所以县里面也只能让他先出面。不过最终结果还是要靠县委方面还是会把关的,如果张总对现在的情况不满意,可以在合适的时候提出来,我想县委是会做出相应的安排的。”

    张久一心领神会地笑了笑,焦梦德无非是想说他和包飞扬谈不拢的话,还可以和他焦梦德谈。当然,焦梦德肯定希望直接和他谈,但是那样的话又不符合县里之前的安排,所以希望借着他张久一的口提出来让望海县委走马换将。

    不过两个人毕竟也是第一次见面,张久一也刚刚到望海,焦梦德这边并没有给出什么实质性的承诺,所以张久一也就没有急着谈具体的事情。通过这次接触,张久一对焦梦德还比较满意,就相互留下了联系方式,相约继续联系。

    离开考察团下榻的酒店,坐在车里的焦梦德忍不住低声哼唱起京剧来:“今日痛饮庆功酒……”

    陈东阳见焦梦德唱起《智取威虎山》的经典唱段,就知道焦书记的心情非常不错,就在一旁附和着笑道:“还是焦书记厉害,那个姓包的屁事不懂,净会坏事,让他去接人,结果张总他们到了码头,居然懒得下船,连县委领导的面子都不给。可是换焦书记你一来,张总不是马上客客气气的?要我说啊,再让包飞扬这样折腾下去,这个项目迟早泡汤,还是让焦书记您负责比较好,只要焦书记出马,这个项目肯定能够拿下来。”

    焦梦德矜持地笑了笑,手指在膝盖上轻敲了两下,得意之色流于言表:“年轻人嘛,难免会犯错误,只是这件事事关重大,这样的错误咱们犯不起!”

    “是啊是啊,所以我看县里面应该换掉包飞扬,不能够让他继续负责这个项目了。”陈东阳说道。

    焦梦德沉吟了片刻,因为这个项目是包飞扬联系的,望海县历史上还没有这样大的一个项目来县里考察,县里面认为包飞扬在方夏陶瓷集团有关系,才会让他继续负责这个项目。另外这么大一个项目,不但他焦梦德想参与,县委书记周知凯、县长杨承东,还有曹逊那个混蛋肯定也想要参与,如果成功的话,这就是一桩大政绩,落到谁的头上,就算不能马上升一格,在县里的影响肯定也会更大。就算不成功,那也没有什么,反正这样大的项目望海县以前从来没有过。

    周知凯、杨承东两人自然是不用说,就算是曹逊,在县委的排名都在焦梦德的前面,如果真的要换人,恐怕他们都会争做负责人,最后很难轮到焦梦德头上。这个项目本身是包飞扬出面拉过来的,现在由包飞扬负责这个项目,其他人自然是无话可说,可是如果说现在要把包飞扬换下来,那么大家都有了理由,光明正大的来争抢这个项目的负责人,那么他焦梦德可就没有什么优势了啊!

    所以呢,焦梦德思前想后,决定现在不能够向县委提出换人,这个项目还是继续让包飞扬负责比较好。他还可以私下里和张久一保持联系,一旦和张久一完全谈妥了,机会成熟了,再向县委提出来换人,到时候谁也抢不过他焦梦德的位子。现在如果盲目提出换人,只会便了周知凯和杨承东,他焦梦德没有什么机会的。因此呢,还是保持现状,让包飞扬继续站在台前顶缸比较好。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