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六百三十五章 一个婆婆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五章 一个婆婆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直到刘长乐等人将又哭又闹的张久一从会场上带走,大家还没有能够从刚刚发生的事情当中清醒过来。

    县长杨承东突然轻咳一声,不动声色地说道:“好了,方夏陶瓷的人都已经走了,焦书记,你现在是不是应该说一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焦梦德自己现在还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个张久一不是方夏陶瓷的全权代表吗,他怎么就让包飞扬一个电话给捋掉了,那么包飞扬跟这个方夏陶瓷到底是什么关系?

    焦梦德的疑问同样也是大家心中的疑问,不过那些思维灵活的人都已经意识到包飞扬和方夏公司的关系应该并不简单,尤其是方夏陶瓷的那位总裁也姓包,难道说碰巧是和包飞扬一个姓吗?再联系到包飞扬这么年轻就能担任实权副县长,他有这样的背景说起来也不会让人感到太意外。

    县委书记周知凯看了杨承东一眼,没想到杨承东会迫不及待对焦梦德进行清算,他刚要说话,却听到县委副书记、焦梦德的老对头曹逊开口说道:“对啊,老焦啊,今天的事情你应该给县里一个交待,刚刚方夏陶瓷的总裁已经在电话里大发雷霆了,如果她因为意外变故,取消了原本早就计划好了的在我们望海投资的项目,那么责任谁来承担?”

    今天开会,曹逊的心情是最郁闷的,眼睁睁看着老对手在面前耀武扬威。甚至可能借此一举骑到自己头上,曹逊心里恨死了包飞扬这个嘴上没毛的大话王了!可是没想到事情突然之间就发生了逆转,包飞扬才是真正的实力派,方夏陶瓷的考察团团长张久一当场被捋掉,更重要的是他在被捋掉前还将焦梦德咬了出来,他要是不借这个机会发飙,那他就不是焦梦德的对头曹逊了。

    周知凯一听,也醒悟过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项目能不能够留在望海。听那位方夏陶瓷总裁的意思,方夏陶瓷早就决定在望海投资。考察只是走个过场。却因为焦梦德的插手出现了意外,真要是因为这件事让投资泡汤,那么县里的损失就大了,这件事情真要闹将上去。恐怕他这个县委书记也难辞其咎!

    “梦得同志。请你将相关情况交代一下。”周知凯马上说道。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平息包飞扬的怒火,然后再通过包飞扬联系方夏陶瓷,将这个项目留在望海。现在谁都知道包飞扬和方夏陶瓷集团的关系不简单。因为作为投资方,方夏陶瓷的总裁竟然要求自己考察团的代表去配合包飞扬的工作,如果包飞扬和这个包文颖总裁没有点什么关系,鬼才相信呢!

    焦梦德一张老脸青得发黑,他勉强扯了扯嘴角,想挤出一点笑容,却比哭还要难看,犹自强辩道:“我我只是看到方夏考察团的人态度冷淡,心里十分担心,就上门拜访了一下,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包县长年轻没有经验,想要给他弥补一下,拾遗补缺,对,就是拾遗补缺嘛!作为一个有二十多年党龄的老党员,我能没有这点觉悟吗?”

    焦梦德毕竟做了几十年基层官员,急切之间,倒也挤出了一个像模像样的说法。

    杨承东冷哼了一声:“好一个拾遗补缺,焦书记是觉得周书记和我们县政府的工作安排不妥当?是觉得我们安排包县长负责这个项目不妥当,所以需要你焦书记去拾遗补缺?你到底是为包县长拾遗补缺,还是为周书记,为我这个县长拾遗补缺呢?即使真的需要你去拾遗补缺,也要先通过组织。既然你说你是有二十多年党龄的老党员,难道这最基本的原则都不懂吗?”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焦梦德慌忙摆了摆手,杨承东这话实在诛心,要是平常,焦梦德敢对杨承东拍桌子对干,可是今天这件事,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危如累卵,一个双过亿的项目压在头上足以让他万劫不复。

    焦梦德突然反应过来,这件事归根到底还要看包飞扬的态度,他突然推开椅子,面向包飞扬深深一躬:“包县长,我承认我有私心,不过最初我也确实是因为看到张久一的态度冷淡,才会想办法联系他们,我真的没有其他意思,请你原谅我的过失。”

    焦梦德抬头看向包飞扬,虽然他很想一拳打过去,但还是做出一副谦卑的样子:“飞扬啊,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事情,以后工作上有什么事情,我一定征求你的意见,咱们相互合作,将县里的工商贸易工作搞上去。”

    焦梦德自认为自己的姿态摆得已经够低了,如果包飞扬识趣,就应该见好就收,毕竟他还要在望海县工作,仅凭这件事也未必能够将自己弄下去,还不如跟自己合作。

    包飞扬淡淡一笑,说道:“焦书记,我个人原谅不原谅你没有关系,关键是县里工作的大局。方夏陶瓷集团的大项目如果和望海县失之交臂,这个责任该有谁负责?”

    “包县长说得对!”曹逊怎么可能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焦梦德你可谓机关算尽!不禁扰乱了县委县政府的工作安排,私底下去接触投资商,用见不得人的手段争抢项目,更过分的是你竟然不惜损害望海的利益,狮子大开口送出那么多好处,影响太恶劣了!”

    说到这里,曹逊转过脸对着周知凯和杨承东:“周书记、杨县长,我认为县里应该对这件事展开调查,并且向市委汇报,请求市委对相关责任人进行处理。”

    “姓曹的,你不要太过分!”焦梦德气得吐血,他大声说道:“这件事我已经解释过了。我也是为了县里的工作,就算是报到市委,市委领导也会理解我的!”

    “好了,梦德同志,你先坐下来,这件事我们会调查清楚上报市委。我和你一样,都相信市委领导会公正处理这件事情的。我相信市委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是也不会放过一个恶人!”周知凯语气虽然还算柔和,但是无疑已经给这件事情最后定了调子。

    杨承东这时候怎么会出来唱反调?他马上跟着表态:“我同意周书记的决定,如果每一个人都从自己的考虑出发。以为自己的出发点是好的。就可以无视组织上的工作安排,那我们还要不要组织分工,县里的工作还要不要做了?”

    “这一点我也同意,作为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我认为组织原则无论到什么时候都必须要遵守。退一步讲。就算你有不同想法,也应该首先向组织提出来,得到组织的同意。而不是表面一套,私底下一套,这样子成什么了,还要不要组织?”县委副书记曹逊说道。

    县里排名前三的县委领导纷纷发言,其他常委们也紧跟着表态。虽然他们没有提及焦梦德名字,可是大家都知道他们说的就是焦梦德。几个平常和焦梦德走得比较近的县领导这时候也不敢说话,场面呈现一面倒的情况。

    明眼人都知道,焦梦德完了。只要包飞扬不松口,为了方夏陶瓷的项目,县委书记周知凯、县长杨承东就一定会死死咬住他。而这样一个项目,也足以让市里面牺牲掉一位县委副书记。

    焦梦德气得浑身颤抖,两只手一会儿握成拳头,一会儿又摊开撑在桌面上,因为用力过度,椅子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好了,这件事会后我会向市委领导汇报,梦德同志你先自己反省一下,不要再扰乱会议秩序。”周知凯表情严肃地伸手敲了敲桌子,然后他又对包飞扬说道:“飞扬同志,今天的事情出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你也受了不少委屈,我代表我个人向你道歉。不过作为一个优秀的党员干部,成长过程中谁能够不经历一些波折呢?你就再多受些委屈,把接待方夏陶瓷集团的担子挑起来,多和方夏陶瓷的包总裁沟通一下,一定要确保让方夏陶瓷的项目方在我们望海!”

    大家重新将目光集中到包飞扬身上,虽然他们刚刚旁观了事情的经过,知道方夏陶瓷似乎早就决定要在望海投资,但是这都是冲着包飞扬的关系。现在经历了这场波折,尤其是刚才包飞扬在会场上受了那么大的委屈,谁知道包飞扬最后怎么想?

    包飞扬笑了笑:“周书记,杨县长,还有各位领导,刚刚方夏陶瓷总裁包女士的话大家也都听到了。所以虽然有点小波折,但是我可以保证,方夏陶瓷的项目基本上可确定将会放在我们望海县,但是项目地点不是河口,而是陈港。方夏陶瓷认为陈港更有潜力,他们希望我们、也将会与我们一起,将陈港打造成为优良的深水大港,以及大型的临港工业区。”

    “好!太好了!”周知凯情不自禁地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方夏陶瓷的项目能够留下来,县委和县政府都会有功劳,这件事中间出了很多波折,最终又回到原来的轨道上,结果并不坏,相比被焦梦德得手,这样的结果对大家都有好处。至于焦梦德的处境,已经不是大家想要关心的。

    “方夏陶瓷这个项目能够落户我们望海,飞扬县长居功至伟。我们要向市里汇报,为你请功,另外这件事接下去还要请你继续负责,尽快代表县里与方夏陶瓷签订投资协议,组织县里各单位各部门做好准备工作,力争尽早落实投资,实现项目开建。”县长杨承东有些激动地说道:“周书记,你看这样安排是不是合适?”

    周知凯看了杨承东一眼,心想好话都让你说了,我能够不同意吗?他的脸上也堆满了笑容,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另外梦德同志的状态有些问题,工商贸易口这一块工作飞扬同志你也要承担起来。方夏陶瓷的项目能够落户望海,对我们望海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对于县里的工商贸易企业来说,也是一个机会,希望你们在飞扬同志的带领下,抓住机会,实现新的发展。”

    周知凯索性更进一步,直接将焦梦德踢到一边,给了包飞扬更大的权力。也就是说,望海县工商贸口,今后只有包飞扬这一个婆婆管事!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