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六百四十六章 小秘书也敢在老子跟前炸翅?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六章 小秘书也敢在老子跟前炸翅?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之后对陈港乡集镇的参观也草草了事,大家坐在车上,沿着集镇的街道走了一遍,甚至连车也没有下。直到集镇西端,车队才停下来,由范晋陆带领大家参观当年新四军二师指挥部,时任二师师长的傅新山率部解放陈港后,曾经在这里指挥了对冠河两岸地区日伪军据点的战斗,也是陈港乡著名的红色旅游景点。

    “傅老当年在靖城海州地区打游击,在望海县战斗的时间最长,一直将望海当成他的第二故乡。我在望海的时候,傅老刚刚退居二线,本来计划来望海看一看,结果因故未能成行,现在想起来真是可惜啊!也不知道他老人家还会不会再来望海看一看。”范晋陆对这里的情况很熟悉,听完解说人员的解说以后,他颇为遗憾地说道。

    杨承东连忙附和道:“是啊,傅老已经几十年没有到过望海了,如果他能到望海来走走看看,对我们望海县今后的发展肯定都有裨益。”

    顿了一顿,杨承东又感慨着说道:“只可惜我们工作不到位,就怕傅老看到现在的发展水平,心中不满意啊!”

    “杨县长,那你们可要想办法努力做好工作了,傅老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回来看看。”王景书看了杨承东一眼,淡淡地笑道,傅新山今年已经八十多岁高龄,前些年想来却没有成行,现在来的可能性已经不大,毕竟望海不是傅新山的桑梓地。杨承东想拿这个给望海县加分,却没有什么实际作用。

    官高一级压死人。王景书这个常务副市长既掌握着市政府的财政大权,又在市委常委会上手握关键的一票,杨承东虽然不赞同王景书的看法,却也不敢出言分辨,只好不尴不尬地笑了笑,收住了话头。

    这时候秘书夏增明走了过来,递过大哥大,低声向杨承东汇报道:“向海县吴县长的电话……”

    杨承东心中暗道,消息传的可真快。这件考察行程还没有结束,那边向海县已经接到风声了。如果不是三县联动的事情。以老吴那种臭脾气,绝对不会主要打电话过来找他杨承他向范晋陆、王景书等人打了个招呼,然后走到一边接通电话,果然没错。老吴一开口就问他方夏陶瓷集团十万吨纸浆项目的事情……

    陈保平有意往杨承东那边靠近了两步。虽然杨承东声音压得很低。但是陈保平还是隐约可以听见什么“北三县联动”的声音。

    参观结束以后,大家乘车返回望海县城,周知凯被王景书叫上车。他的秘书陈保平当着周知凯的面愤愤不平地说道:“这个包飞扬真是太可恶了,老板你刚刚跟他打了招呼,他就抛出来一个什么三县联动,这是要跟老板您、跟齐书记唱对台戏啊!”

    虽然陈保平说的是包飞扬,但是周知凯知道,这是借机敲打他周知凯。至少是说他周知凯御下不力。陈保平的意思就是王景书的意思,是说包飞扬只是一个普通的副县长,又是刚到望海县上任没有多久,就敢如此胡乱放炮,要你这个县委书记干嘛用啊?

    虽然说周知凯背后也站着市委书记齐少军,但是王景书级别毕竟比他周知凯高,而且和齐少军的关系比他还紧密,所以即使挨了批评,周知凯也不敢抱怨什么,只能是尴尬地笑了笑,准备开口向王景书解释几句。

    就在这个时候,周知凯的大哥大响了,他看了一眼王景书,这才打开大哥大,按下了通话键。大哥大接通以后,很快听到滨城县县委书记张金生粗大的嗓门在话筒里嗡嗡作响:“老周啊,听说你们县里提出了那个什么苇纸一体化,还准备搞三县联动发展,可以让我们北三县的工业产值三年翻一番,五年再翻一番?这可是大好事啊!你给俺详细透个气呗!”

    周知凯偷看了王景书一眼,用轻描淡写的口气打了个哈哈,说道:“老张啊,你这是听谁说的?消息倒是快得很嘛!我给你透个实底吧,这只是我们县新来的那位年轻的副县长随口提出来的,既没有经过县长办公会的研究,更没有上过我们县委常委会议。而且他对我们望海这里的情况还不熟悉,所以他提出的那些东西啊,还当不得真啊!”

    “老周啊,你这明显是想要糊弄俺!怕俺跟你抢肉吃,是不是?怎么不当真?你们县不是招来了一个年产万吨的纸品项目?连市里的领导都去了,你就不要隐瞒了。”张金生在靖城市十几个区县一二把手中是个出了名的炮筒子,半点县委书记应该有的深沉都没有,噼里啪啦就是一大通:“你放心,项目是你们望海县引来的,你们吃肉,给我们留点汤就行了。你也知道我们北三县的情况,如果不能够联合起来,是拼不过南边那些县的,与其被他们抢了,还不如咱们北部三县联合起来,在市里发言权也大一些,老周你说呢?”

    周知凯看到张金生说的越来越不像话,敷衍了几句,连忙找了个理由挂断了电话。

    “看来,包飞扬那番话都已经传到临海、滨城去了?”王景书语气淡淡的,听起来很平静,可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正是他最生气的时候。

    周知凯干笑了两声:“是啊,刚刚滨城的张金生就在问这件事情。”

    “这个包飞扬太不像话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事前竟然不跟县委打招呼,半点风声也没露就说了出来,真是无组织无纪律。”周知凯恼火地说道:“回去以后,一定要严肃处理这件事情。”

    陈保平在前面座位上扭头看了看王景书,问道:“处理?你们县里要怎么处理?用什么名目处理?我看为了那几个项目,县里面肯定没办法处理他吧?”

    周知凯皱了皱眉头。包飞扬的情况确实有些难办,你说处理吧,一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没法向县里其他干部交代,也没有办法向临海、滨城方面解释;二是担心激怒包飞扬,影响方夏陶瓷集团的项目顺利落地,进而影响市里的计划,总之就是有些投鼠忌器。

    可是现在的情况正像周知凯担心的那样,包飞扬讲了那些话以后,相关内容很快就传开了。临海和滨城两个县的表现也很积极。纷纷给望海县的熟人打电话。据他所知,刚刚在上车前就有好几个望海县县委常委接到了电话。

    望海县这边的干部也都很兴奋,虽然几个常委情绪都还比较克制,相信市里愿意出面的话。大部分常委的工作都可以做通。但是杨承东、包飞扬还有几个望海县的老干部恐怕不是那么好做工作。

    周知凯现在很恼火。这个包飞扬根本不按常理出牌,你有好的想法、好的建议,完全可以通过正常渠道。先向他提出来,至少要通个气,如果确实好的话,大家再一起想办法和市里进行沟通,可是现在他来这么一手,等于是要摆明车马跟市里打擂台,让他这个县委书记夹在中间难以自处。

    “好了,苇纸一体化的前提是十万吨纸浆项目落地,那至少也是一年以后的事情,现在你们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将这个一万吨的项目定下来,做好了,否则再好的计划也只能是空中楼阁。”王景书手指弹了弹膝盖:“做事情不能好高骛远,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来。”

    范晋陆的车上,这位靖城市的三号人物倒是不像来的时候和包飞扬说那么多话,只是认真地看了包飞扬一眼,一语双关地说了一句 “飞扬啊,望海的未来,可就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然后就开始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了。

    车队回到县里,包飞扬刚从范晋陆的车上下来,就很快被周知凯叫进了一间临时开的房间。包飞扬跟着周知凯进了房间,发现王景书的秘书陈保平也在,不过王景书本人并没有露面。

    周知凯虽然心中恼火,脸上神态却没有表现出来,依然笑呵呵地对包飞扬说道:“飞扬同志啊,你今天在陈港谈的那些想法,给我的启发很大。不过事关重大,是不是可行,还需要县里进行讨论,征求各方面的意见,在县委没有明确的决定以前,希望你不要再轻易发表相关言论,免得误导大家,你看好不好?”

    包飞扬看了看周知凯,故作不解地问道:“周书记,既然还需要讨论,还要征求意见,那就势必还要继续把那些方案提出来,这样才能集思广益吧?这又怎么能造成误解和误会呢?”

    “包飞扬,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让市里的工作很被动?”陈保平大声斥道,作为王景书的秘书,陈保平同时还是市政府办综合科副科长,级别不高,仅仅是副科级。但是一般的县长副县长见到他都要客客气气的。不过看到包飞扬才刚刚二十出头,就已经是副县长,而且还大出风头,陈保平就觉得很不服气。

    包飞扬看了一眼陈保平:“陈秘书,我还真的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事情会让市里的工作很被动,另外,即使我做了什么让市里工作被动的事情,也轮不到陈秘书你来批评我吧?请问陈秘书你刚才那些话,是代表王市长说的,还是代表市里其他领导说的?更何况我所说的那些想法,只是为了回答范晋陆范书记的问话,畅谈了一下我对望海县未来发展的个人畅想而已。我怎么想不明白,仅仅是因为我回答了范书记的问话,就让市里工作很被动吗?那么以后范书记或者其他市领导问我话,我是不是都不要回答,先过来征询一下你陈秘书的意见再说?”

    “你——”

    陈保平张口结舌,被包飞扬犀利的语言噎得说不上话来。虽然他刚才说的那些话,的确是王景书的意思,但是这个时候,陈保平很真不敢说他代表的是王景书。因为有些话,私下里可以说,一旦公开上了台面,那问题就大了。到时候包飞扬如果公开指责,王景书打压北部三县,即使王景书是常务副市长,恐怕也不好收场。更何况包飞扬确实也是在回答范晋陆的问话。谁又敢保证,包飞扬所说的苇纸一体化和北三县联动的设想,没有范晋陆的意思在里面?毕竟包飞扬可是坐在范晋陆的小车里,和范晋陆谈了一路话呢!范晋陆可是靖城市党群副书记,是靖城市实打实的主管人事大权三号人物,即使自家老板王景书也轻易招惹不起,更何况他陈保平区区一个小秘书呢?一旦他刚才的话传到范晋陆的耳朵里,将来在他陈保平的个人升迁上,范晋陆小小的那么一卡,即使是自家老板王景书出面,也无可奈何啊!到时候他陈保平可真是欲哭无泪了!

    见陈保平被包飞扬撑的哑口无言,周知凯连忙打了个哈哈:“飞扬同志,你误会陈科长的意思了,陈科长的意思是你有这么好的想法,中午的时候就应该向王市长提出来嘛,这样市里就可以通盘考虑你提出来的这些问题了。可是现在你突然间把这些想法说出来,市里一点准备都没有,现在临海、滨城的人都很积极,你说这件事最后万一要是做不成,市里面岂不是很被动?”

    既然周知凯出来打圆场,包飞扬就不能不卖周知凯的面子,不管怎么说,周知凯都是望海县县委书记,是包飞扬的顶头上司,这个面子,包飞扬总是要给的。他淡淡地看了陈保平一眼,心想陈保平经过这次教训,想必下次不敢轻易在他包飞扬面前炸翅了吧?如果陈保平不知道好歹,下次还敢如此嚣张,那么就别管他包飞扬不讲什么情面,把陈保平往死里踩了!谁说情都不行!

    到了这个时候,周知凯也知道谈话进行不下去了。最后他拿出县委书记的权威,要求包飞扬在县里做出关于三县联动的有关意见之前,不得在公开场合再提出北部三县联动这个说法。

    包飞扬自然满口答应了下来。反正北部三县联动这个说法已经提了出来,即使包飞扬不再提,有方夏陶瓷集团苇纸一体化项目在这里放着,望海县其他干部,还有向海县和滨城县那边还能不讨论北三县联动这个诱人的方案?这个时候,不管是周知凯也好,王景书也好,甚至是市委书记齐少军也没有办法禁止大家将这个概念拿出来讨论。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