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六百六十二章 捋掉

一路青云VIP卷 第六百六十二章 捋掉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合作社好,合作社好啊!”刘鸿刚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对那个时代还充满了怀念,在他们看来,集体合作社是个好东西,让穷人再不用受地主富农的剥削,至于为什么搞了合作社大家还是吃不饱肚子,在他们看来那是因为天灾人祸、因为野心家、因为美苏敌人的封锁,还有像刘二猛、刘保临这种自私自利、只顾为自己着想、拼命挖集体墙角的人太多了,才会导致合作社失败。

    听到包飞扬说起合作社,刘鸿刚顿时对他的好感度大幅度提升,还没有弄清楚具体的意思,就已经开始连声叫好。

    包飞扬一看就知道刘鸿刚以为的合作社和自己所说的合作社并不是一个概念,刘鸿刚想的还是过去那种集体式的合作社,而包飞扬想的却是后来那种新型的合作社。这种合作社客服了农户个体经营在信息、市场、技术、资本等方面的弱势,通过自愿合作、政府指导的方式,大大提高了农户个体经营的能力和抗风险的能力,成为新农村建设的主要力量。

    望海县以农业为主,大部分地区还是农村,虽然现在搞新农村建设尚为时过早,不过借方夏纸业项目的机会,先在陈港乡地区将合作社搞起来,不仅可以促进当地农村的发展,也将为方夏纸业项目的运作营造更加良好的环境。否则像今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几次,也将会对方夏纸业项目的运作造成不利影响。

    包飞扬对刘鸿刚说道:“既然老人家您也赞同,那么刘圩村、新河村都可以成立这样的合作社,我看可以就叫‘农民工互助合作社’或者‘务工互助合作社’,以后陈港乡、甚至县里都可以成立这样的互助合作社。”

    “互助合作社可以将本村的劳动力都组织起来,然后跟工厂、工程公司谈判,提供劳务合作,争取合理待遇,也要组织大家进行学习,提高专业技能,未来还可以自己做项目、办工厂,只要大家肯下功夫,前景还是很光明的。”包飞扬说道。

    包飞扬话音刚落,新河村村长吴长广马上说道:“包县长说得太好了,我们就只想着有活就喊大家一起干,怎么就没想到先将大家组织起来,成立这一个劳务队……哦,是合作社,以后出去找活也更好找啊,我们回去后马上就办,将大家都组织起来。”

    “你以为你是谁,包县长想到的点子就你吴大傻也能想得起来?”刘保临这时候才看出来,包飞扬在县里的影响很大,尤其是他们刘圩的太上皇刘鸿刚老爷子对这位包县长非常有好感,几乎言听计从,所以听到吴长广这么说,立刻打击他一句,并且将包飞扬捧起来,想要扭转包飞扬和刘鸿刚对他的恶劣印象。

    “你给我闭嘴!”刘鸿刚狠狠瞪了刘保临一眼,越看这个本家的侄子越不顺眼,当年这小子跟在自己身边,挺勤快灵活的一个人,怎么当了村长没几年,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看看刘保临,再看看吴长广,他越发觉得刘保临不行。吴长广虽然也没有想到合作社,但是在看到机会的时候,他还是把握住了,并且组织大家一起揽活赚钱。可是刘保临呢,明明看到县里的通知,却无动于衷放过大好机会,最后却还想要打秋风,简直无能至极,混蛋透顶。

    “你给我回去好好想想,到底要怎么当这个村长。你要是想不明白,想得不好,我看你这个村长也不要当了,早点滚回去抱孩子。”刘鸿刚提起手杖,又重重在地上猛戳几下。

    刘保临连忙不停地点头:“是是是,我一定好好想,想不明白我就、我就不吃饭——”

    他可不敢说就不当村长。

    “包县长,你说得好啊,你放心,我们刘圩村也一定会认真学习你的讲话精神,回去以后就组织大家成立合作社。”刘鸿刚回头看向包飞扬:“刘保临这个混蛋干了浑事,还冲撞了你,回去以后村里一定让他反省,反省不过关就让他下台,请你看在咱们村老老小小的份上,一定还要给咱们刘圩村机会。”

    按照有关规定,村里的村干部一般通过推选产生,在现实当中,通常还是要经过上级任命,但是乡里面一般都会尊重村里的现实情况。以刘鸿刚在村里的威信,只要他站出来说句话,刘保临这个村长肯定没有办法干下去,村长干不下去了,他那个书记也肯定要被摘掉,在农村宗族体系下,刘保临在刘鸿刚面前根本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哪怕这样做并不符合规定,哪怕他得到乡里的支持也不行。更何况陈港乡现在对包飞扬感激涕零,如果没有得到包飞扬的谅解,这件事传到乡里,乡里肯定第一个动手摘掉他头上的帽子。

    包飞扬看了一眼刘保临,后者正眼巴巴地望着他,看到他看过来,连忙堆起谄媚的笑容。包飞扬心里顿时一阵腻味,实在没有兴趣跟这种小人物计较。他挥了挥,好像在赶走一只讨厌的苍蝇:“老人家,你说错了,我是望海县的副县长,所以不管是刘圩村还是新河村,我都会一视同仁,只要大家配合县里的工作,就肯定会有机会。”

    “那就好、那就好!包县长宰相肚里能撑船,自然不会跟那种浑人计较。”刘鸿刚似乎这才松了一口气。

    包飞扬笑了笑,在他看来,刘保临固然不能胜任村长的职务和未来带领六圩村村民组织合作社,走向富裕的工作,但是刘鸿刚也未必是合适的人选,他的威望和个人品德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包飞扬担心他念歪经,将合作社领到老路上,那就不好了。

    最后他又叮嘱了一句:“我只是提出一种方法,谈不上有什么讲话精神要让大家学习体会,如果有,那也是你们自己学习、探寻将工作做好的方法,和我的关系不大。”

    “不过作为一个村、作为大家的领头人,一定要注意学习,要与时俱进,然后根据本村本土的实际情况,采取合适的方法将工作做好。所以,责任、钻研、学习、创新……这些都是新时期做好工作必须要有的要求,对大家如此,对我也是如此,让我们共勉。”包飞扬说道。

    “飞扬啊,我现在觉得你越来越像我老子了,出口就是责任,就凭你刚才那一番话,足以上省报头条,然后一级一级组织大家开会学习。”事情处理完,在离开的路上,涂小明笑着说道:“不过你小子也挺小心眼的,有你最后那句话,老头子回去肯定会扒了刘圩那个村长的皮。”

    包飞扬坐在副驾驶座位上,透过车窗,看着路边飞快掠过的芦苇海,悠悠地说道:“我说的是大实话,也是最基本的要求,如果不符合这个要求,还是不要占据那个位置比较好,否则最后还是要被捋掉,可是耽误的事情恐怕就很难挽回了。”

    涂小明笑了笑:“我知道你不是小心眼,我也觉得那家伙不适合当村长,简直就跟地痞流氓差不多,竟然敢跟我捣乱,捋掉了好,捋掉了好,哈哈!”

    涂小明最后这句话方才暴露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这小子才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如果刘圩村的村长不换人的话,恐怕刘圩以后就不可能从方夏纸业这边拿到业务了。

    包飞扬确实没想拿刘保临怎么样,大象总不会关注路边一只蚂蚁,不过那种人确实还是捋掉了比较好。

    县委常委会上,县委组织部长王立中提出的成立“方夏纸业项目领导小组”的提议最终还是得到了通过,虽然杨承东有心反对,不想让县委插手属于政府的经济工作,但是县政府只有两名常委,而县委其他常委、哪怕是和杨承东关系比较好的,也不希望县政府把持这个项目,而县委却插不上手。

    最终,经过妥协和争论,领导小组由县委书记周知凯担任组长,县长杨承东、县委副书记曹逊担任副组长,其他常委都是领导小组成员。另外领导小组下设工作组,由县长杨承东担任组长,常务副县长郑岳、副县长包飞扬担任副组长,其他副县长和相关单位负责人是组员。

    领导小组占据了规划和决策的制高点,而县政府和工作小组则负责实际执行。

    为了提高工作效率,杨承东通常会将项目的事情放在县长办公会上一起讨论,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才会召开专门会议。

    今天的办公会上,前面的几件事很快一说而过,望海县当前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方夏纸业项目,其他的事情也都要必须围绕这个重点。

    “如果大家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开始讨论方夏纸业项目。”杨承东的目光从几位副县长、县长助理的脸上扫过,看到没有人想要发言,便接着说道:“那好,方夏纸业项目现在已经开始建设前期的筹备工作,大家碰到什么新情况都拿出来说说,以前提过、并且已经有结论的就不用拿出来说了。”

    几个副县长相互看了看,与方夏项目有关的事情大多集中在常务副县长郑岳和包飞扬身上,其他副县长在分工范围内进行配合,目前的事情并不多,但是有一些事情会涉及到不同的分工领域,县长办公会主要起到一个协调作用。

    郑岳轻轻咳嗽了一声,刚要说话,分管农业的副县长张联升突然说道:“包县长,听说你昨天在陈港乡跟人发生了冲突?”

    张联升这句话说得穆棱两可,不是很清楚。实际上他很可能是故意的,现在县政府几位县长副县长当中,大多数人都因为方夏项目而受益,杨承东作为县政府的一把手,县里的经济工作取得突破,他是头功。郑岳作为常务副县长,不但直接从包飞扬那里接手了最后的谈判并谈成的工作,而且他现在还直接负责与方夏纸业的对接,他是最大的受益者。

    至于其他副县长,与项目本身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这么大一个项目落在望海,对他们分管的领域肯定会产生不少影响,而这些影响大多是正面的,所以他们的姿态也都比较积极。

    只有张联升的情况有些不太一样,张联升分管农业方面的工作,因为望海县是农业大县,他原来在县政府中排名第三,仅次于县长杨承东和常务副县长郑岳。但是自从包飞扬带来方夏项目,县政府的工作基本上都要围绕方夏项目进行,他这个排名第三的副县长的存在感越来越弱。

    更让他感到恼火的就是在方夏项目工作小组当中,郑岳和包飞扬都是副组长,而他张联升却不是。包飞扬是副组长,而他只是组员,这也就意味着至少在这个工作组里,包飞扬是他的上级。

    要知道县政府的副县长排位,除了常务副县长,其他几位副县长并没有明确谁先谁后,通常就是谁的工作重要谁就排在前面。以前农业是望海县的主要工作,所以张联升就排在其他副县长的前面,仅排在杨承东和郑岳的后面,现在包飞扬的工作越来越重要,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包飞扬的排位在他前面?就算现在大家的座次并没有发生变化,包飞扬坐在常务副县长郑岳的旁边,而张联升还是坐在郑岳的对面、杨承东的旁边,可是谁也不知道这种座次会不会在某一天突然就发生变化。

    这件事就像一根刺,横在张联升的心里,所以县里其他副县长对包飞扬都很客气,只有张联升不冷不热,每次看到包飞扬就觉得心里堵得慌,每次讨论项目的事情,他也只能坐在旁边生闷气,毕竟方夏纸业是工业项目,跟农业没什么关系,就算出了成绩,也算不到他的身上。

    在座的人大多都已经知道昨天在陈港滩涂上发生的事情,虽然包飞扬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但是新河村的村长吴长广却在第一时间向乡里报告了这件事,从他立场出发,自然将刘保林、刘二猛等人的行为描述得更加恶劣,大致经过倒是没有歪曲。

    饶是如此,陈港乡的党委书记杜强、乡长陈亚平听说包飞扬在乡里遇到这样的事情,顿时又惊又怒,一方面包飞扬将这么大一个项目放在陈港,陈港人都很感激,他们虽然不是陈港本地人,但是作为地方主官,自然也十分感激。另外一方面,他们也担心刘保临等人的行为会触怒包飞扬,然后牵连到他们头上。

    于是他们马上召集乡党委会议,同时打电话联系刘圩的老书记刘鸿刚,商量罢免刘保临村长职务,双方一拍即合,刘鸿刚直接代表刘圩村的村民委员会,决定罢免刘保临的村长;而随后召开的乡党委会议上,又一致通过罢免刘保临刘圩村支部书记的决定。

    这么大的动作,消息当然无法隐瞒,县里很快就得到了消息,大家都知道了。可是现在张联升的说法明显有些模糊,因为冲突是个中性词,责任有可能是对方,也有可能是包飞扬,而且冲突也包括很多种情况,很容易让人想到是打架、争吵之类的。

    感受到大家注视的目光,包飞扬从容不迫地笑了笑:“张县长听到的消息可能有些走形了,事情是这样的,方夏纸业项目一期的用地主要集中在陈港乡新河村、刘圩村等几个村组,方夏纸业与新河村签了一份合同,以一定的价格将清除地块上芦苇的工作包给了新河村。方夏纸业在向各村发出要约的时候,并没有几个村响应。后来新河村开始施工以后,刘圩村的人听说新河村得了不少钱,于是有几个平日里游手好闲的年轻人就到施工现场阻挠施工,想敲两个钱,我正好碰上,就狠狠训斥了他们一顿。”

    张联升的态度,包飞扬不可能感受不到,甚至他也听出了张联升故意将话说得穆棱两可,因此他也没有客气,直接说张联升的消息不准确,就差没说他听信流言了。

    张联升顿时黑了脸,忍不住就要发火,你包飞扬怎么说也是个年轻人,就不能对前辈客气一点,有点起码的尊重?不过他最终还是忍住了,以包飞扬在县里的势头,大吵大闹只能自取其辱。除非他包飞扬一直不犯错误,否则他以后的机会多的是。张联升愤愤地想到。

    “我也正要说这件事!”杨承东伸手敲了敲桌面,此前他已经了解过这件事的大概情况,虽然包飞扬并没有当回事,没有直接向他汇报,但是他听到消息以后,却直接打电话向包飞扬询问过,对细节十分清楚,他也相信在这种事情上,包飞扬不会向自己撒谎。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