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七百六十七章 打擂台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七章 打擂台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m

    杨承东担心包飞扬冒进,并不仅仅是担心包飞扬刚刚提到的改革失败,造成国家和老百姓的损失问题,他还担心过于冒进的改革会在县里遇到巨大的阻力,进而影响其他方面的工作。

    包飞扬向杨承东详细解释了自己的想法:“望海县的个体私营经济虽然已经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是主要集中在商品流通领域,小商小贩居多,能够为未来工业大发展提供必要的生活服务,但是工业配套就相对比较薄弱。”

    “未来苇纸一体化项目的推进,工业园区的建设,望海县的经济大发展同样也是县属企业的一个机会,这个机会错过了,县属企业的结局也就注定了,它们不会等到下一个机会,等待他们的就只有消亡。”包飞扬说道。

    “所以我们才需要在这个时间口推进县属企业的改革,一方面是不改革就跟不上发展的形势;一方面当前的机会可以让县属企业的改革度过最初的阵痛期,比如改革以后,可以就近获得大量的业务,只要能够将企业的主动性释放出来,改革成功的可能性就会更大。”

    有关县属企业的改革,两个人在此前也有所交流,杨承东也是支持的:“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尽快动起来,第一批进行试点的单位你是不是已经有计划了?”

    包飞扬看了看杨承东:“县长的意思呢?”

    杨承东道:“县属国有企业经过几轮改革,有的取得了一些成果,情况得到改善,有的却依旧问题严重。目前问题最大的是县纺织厂、鞋服厂和机电公司,尤其是纺织厂的规模最大,问题也最严重,我早就想对纺织厂进行改革,一直没有腾出手来,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考虑?”

    县纺织厂也属于工业口,包飞扬对相关的情况也比较了解,县纺织厂最早可以追溯到解放初期的县轧花小组,鼎盛的时候拥有两三百职工,在县里算是规模比较大的工业企业了。不过改革开放以后,市场放开,县纺织厂的产品出现滞销,经营困难,先后实行了增强企业自主权,推行厂长负责制、以及承包经营等多种方式,但是经营状况并不见改观。

    尤其是前几年推行承包经营的时候,要求企业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但是连续几年纺织厂都没有能够完成任务,情况反而越来越糟糕,已经基本上陷入停产的状态,职工也已经连续好几个月没有能够领到工资了,甚至连最低生活费也有几个月没有发了。

    “纺织厂的情况确实比较严重,我想是应该列入第一批改革的企业当中。”包飞扬点了点头说道,纺织厂的情况已经到了必须要改的地步,哪怕纺织产业并不在包飞扬原本的计划当中,纺织厂这个问题也必须要提前解决。

    杨承东道:“纺织厂现在的情况是设备老化、产品质量不高、生产出来的东西卖不出去,通过承包也没有能够扭转局面,想要找人接手的话又比较困难。你看是不是可以按照筑城的模式,将厂子卖给职工?”

    包飞扬对所谓的筑城模式并不以为然,筑城模式最普遍的做法就是职工出钱将公司买下,这些钱一部分会冲抵企业的净资产,收入县财政,一部分会作为企业的发展资金,有了这些资金,加上县里的政策扶持,企业改制的初期确实走出了发展的困境,但是几年过后,当企业发展起来以后,县里却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将职工股份给稀释掉了,企业最终还是成了管理层的企业。

    当然,这个结果未必不好,但是职工却为此付出了巨大牺牲,要他们拿几千块钱出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事实上筑城的陈卖光以后去了麟州市再推行他的这一套做法就遭到了失败。

    包飞扬道:“筑城模式,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将厂子卖给职工,厂还是那个厂,职工还是那些职工,管理厂子的还是那些人,发生变化的无疑只有一点,那就是责权利的关系发生了变化,用我们常说的话就是职工成了企业的主人,换言之就是大锅饭变成了小锅饭,长久下去还是会出问题的。”

    “我的看法是这样的,县里该承担的责任要承担,不能够将厂子当成包袱,但是应该扔掉的包袱也要坚决扔掉。纺织厂可以卖,但是不一定要卖给职工,拿钱买厂子,对大多数职工而言也是一个负担,至于管理层,我的看法和对普通职工不同,他们是国家干部,既然他们管不好厂子,那就不要干了,不能说厂子是国家的你就带不好,厂子变成私人的你就带好了。”

    杨承东看了看包飞扬:“这个是不是有点过了,毕竟厂子管不好的原因有很多,不能将责任都归咎于管理人员不尽责。”

    包飞扬笑了笑,他也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有些偏激,因为他实在不觉得一个将纺织厂做烂掉、烂成这样的管理层还能够将厂子做好了。

    包飞扬说道:“那也可以这样,纺织厂的改革就由县长你来掌舵,让工业局和纺织厂先拿方案,我这边再准备另外一两个方案,到时候咱们比较一下,哪个更好就用哪个。”

    杨承东点了点头说道:“工业局以前提出来一个方案,就是让市纺织一厂收购县纺织厂,但是市一纺并没有什么兴趣,工业局想找其他的收购方;纺织厂那帮人想自己收购,也就是效仿筑城模式,让每个工人出资五千块,管理层可以多出,有了这些钱,纺织厂就能够添置新设备,上新的产品线,从而打开市场。”

    包飞扬说道:“现在全国的纺织行业都在走下坡路,县纺本身又没有什么优势,想要找国有纺织企业出面收购的可行性并不大。至于纺织厂提出来的这个方案,这不是收购股权,这就是集资,是摊派,我个人并不喜欢这种方式。”

    杨承东微微皱了皱眉头,他本人更倾向于这种方式,毕竟这就是筑城模式,在筑城取得了不错的效果。虽然说筑城的做法争议比较大,但是只在县纺织厂这一家单位上采用这种做法的问题并不大。

    杨承东没有想到包飞扬竟然会反对:“那你的方案是什么思路?”

    包飞扬敏锐地意识到杨承东情绪上的变化,他和杨承东的合作确实比较愉快,但是两个人总会在有的问题上产生不同的看法,这是不可避免的。

    包飞扬想了想说道:“我现在有两个思路,第一个就是维持县纺织厂的所有权性质不变,由县里主导对纺织厂的底层运行制度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改革的核心就是打破大锅饭,建立明确的责权利体系,全员下岗、竞聘上岗,包括企业管理层统统下岗,重新选聘。”

    “只要放手让我去做,我有信心打造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纺织厂。当然这样做的问题就在于县里是不是还需要对纺织厂保留控制权,纺织市场异常激烈,这一块交给私人企业去做其实效率更高。按照抓大放小的原则,我的想法其实是除了骨干企业、大型企业,县里没有必要各个行业都插手。”

    “你这个说得有点远,我们当前需要考虑的还是扭转县纺织厂的经营状况,如果不用卖也能让纺织厂焕发活力,那当然是最好的,不过你刚刚提到的那些做法,恐怕阻力也很大。”杨承东想了想说道:“你再谈谈你另外的那个思路。”

    包飞扬点了点头:“第二个思路就还是将纺织厂卖掉,我可以想办法引进一家大型的纺织企业收购纺织厂,或者规模比较大的产业资本进来,目的就不单是盘活纺织厂,还要扩大纺织厂的规模,未来纺织厂没有规模是没有办法生存下去的。”

    杨承东盯着包飞扬看了两眼,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飞扬啊,你说的这个办法,不管哪一个,只要你能够做成,我都可以支持你。”

    包飞扬说的这两个方法确实比杨承东刚刚谈到的那两个更好,这并不是说包飞扬的水平就比杨承东更高,而是这两个方法包飞扬能够做到,但是杨承东却没有办法做到。

    杨承东也想让一个大企业收购县纺织厂,但是他找不到合适的对象,也没有办法说服对方,但是这样的事情对包飞扬来说却不见得有什么难度,方夏纸业和金光集团的事情就可以证明这一点。

    而包飞扬提出来的前一种思路看似容易,但其实是最难的,全员下岗、竞聘上岗,这种做法很容易闹出事情来,如果是杨承东提出来,常委会那一关恐怕就过不了,但如果是包飞扬主导的话,恐怕县里没有人会站出来公开反对。

    所以有的事情包飞扬可以去想,杨承东却不会多想。

    包飞扬道:“那还是按照我们刚才说的,让工业局和纺织厂先做方案,然后大家打擂台,再决定选择哪个方案。”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