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七百七十五章 客运改革

正文 第七百七十五章 客运改革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于晨风道:“禁酒令禁的是喝酒影响工作,像张县长这样的自斟自饮自然不在禁酒的范围之内。”

    张联升冷笑着瞥了于晨风一眼:“可是这要怎么界定呢?要是我哪天心情不好,多饮了几杯,是不是就违反了禁酒令?又或者不算违反规定,但我要是喝醉了,那岂不是对别的人又不公平?”

    于晨风顿时语塞:“也许我们可以通过更具体的规定来进行区分……”

    于晨风越说越没有底气,张联升和杨松平则交换了一个眼神,眼中隐隐有些得意。张联升道:“这个要怎么规定?同样是喝酒,为什么有的时候能喝,有的时候却又不能喝?会不会让人无所适从?还是说喝酒之前先要拿出规定对照研究一下?”

    包飞扬将几个人的表情看在眼里,突然笑了笑说道:“办法是人想的,我们总不能因为遇到一些困难,就放任问题的存在而不去管。”

    “呵呵,包县长自然是有办法的,不过我倒是想不出来,还要向包县长请教。”张联升略带嘲讽地说道。

    包飞扬看了张联升一眼,又看了看杨松平,看来这两个人已经联合起来了,虽然在有些事情上他们没有办法插手,却也不肯放过这个给自己糟心的机会。包飞扬道:“其实这件事很简单,只要明确禁酒令的目的是什么,那就好办了。”

    “我们禁酒是为了什么?一个是不要让中午饮酒影响下午的工作,所以不管你是怎么饮酒的。你都不能够影响工作,影响到工作了,自然就会有工作纪律来处理。就好比张县长如果今天的心情不畅快,中午回去多喝了几杯,下午迟到了,那就按照迟到的纪律处理,不能按要求履行工作,那就要受到组织的批评教育,这个就不需要禁酒令来规定了。”

    张联升的脸色不由微微一沉,这个包飞扬还真会打脸。他今天中午回去心情为什么要不好?

    “禁酒令的第二个目的就是禁止用公款大吃大喝。所以我们可以规定但凡使用公款进行的各种接待、招待午宴,一律不得饮酒,我想我们也可以讨论,是不是所有使用公款进行的招待宴会都不得饮酒——当然。后面这一条可以再商量。但是中午禁酒这一条我想现在就可以讨论。”包飞扬看了看杨松平和张联升:“杨县长。不知道你觉得这样规定行不行?张县长你又有什么意见?”

    杨松平和张联升都没有想到包飞扬会如此咄咄逼人,张联升一张老脸顿时涨得通红,杨松平倒是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包飞扬这么说倒是可以。就怕执行的时候不好操作啊,要是午宴的时候自己买酒,那是不是也不在禁酒令的禁止范围内?那倒不像是禁酒令,而像是公款吃喝禁止令了。”

    包飞扬看了杨松平一眼:“杨县长你误会了,公款吃喝要不要禁止,我不敢自作主张,但是禁酒令就是禁酒令,是针对有没有饮酒而言的,如果午宴自己买酒,但饭菜还是公款,那就在禁酒令的禁止范围内,如果饭菜也是个人出钱,那就算是私宴,不在禁酒令禁止范围内。”

    “当然,对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管理办法,比如中午要值班的干部和工作人员,中午就不能够饮酒;对于特殊岗位,比如警察、消防、驾驶等,包括中午在内的工作时间也都不能够饮酒,我想这么解释,杨县长应该清楚了吧?至于具体怎么规定,就要办公室这边辛苦一下,先弄一个草案出来了。”

    杨松平有心反对,不过包飞扬已经将话说到这个程度上,他要是继续纠缠下去,倒也不是不能够找到反对的理由,可是那样一来就太露痕迹了,他也就点了点头:“包县长说得也有道理,那就让办公室先做一稿出来再说。”

    说完禁酒的事情,包飞扬又说道:“苇纸一体化项目的推进,对于望海县来说是一次机会,对于县属企业来说同样是一次很好的机会,目前看来,县属企业很多都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在机会到来之前,有必要对这些企业进行一番清理整顿,以免错失发展良机。”

    “就拿我昨天去的交通局来说吧,交通局旗下的路桥公司这两年已经名存实亡,公司承包出去以后,下面又分成了好几个施工队,其实就是一个个包工头,通过给人打工赚钱,包工头的腰包鼓了,下面的建筑工也得到了收入,不过路桥公司也成了空壳子。”

    包飞扬说道:“我昨天下午去的县客运公司的情况也是这样,客运公司已经连续两三年没有添置新车,原来的车辆却在折旧,等这些车辆报废了以后,县客运公司也就不复存在了。”

    “所以我认为对这些企业还是要抓起来,集中优势资源,才能够在接下来的发展中赢得机会。”

    杨松平问道:“包县长你说的抓究竟是哪一种方式?据我所知,县路桥公司和客运公司实行承包经营以后,经营情况还是不错的,至少摆脱了以前经年亏损的状况,现在要抓起来,是不是又要回到从前的老路上了?”

    县长办公会和常委会不太一样,常委会实现的是民主集中制,也就是说重要决策一般需要常委们进行表决,但是县长办公会通常来说各自都有自己的分管工作,一般不在自己分管范围内,其他人都不能越位决定什么,当然有意见还是可以表达的。

    县长办公会的重点是情况通报和工作协调,毕竟很多事情都会涉及到其他人分管的工作,通过县长办公会大家可以对相关的情况更清楚,可以相互协调。

    当然,如果一件事情遇到激烈的反对,那么就算县长也要考虑考虑。

    包飞扬看着杨松平说道:“杨县长刚刚也说了,这些企业在实行承包经营以后,摆脱了亏损的状态,这就说明这一步的改革还是成功的。但是企业在发展的过程当中也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我们不能够看着这些问题继续存在下去,还是要继续深化改革,让企业得到更好的发展,让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而不能够视而不见,因为过去一点点成绩就止步不前。”

    杨松平微微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大高兴,这个包飞扬有时候也太咄咄逼人了,词锋非常犀利,这简直就是指责他故意对问题视而不见、止步不前,真是诛心。他却不会去反思每次包飞扬提出来的事情,他都要找茬挑刺,包飞扬可没有时间跟他纠缠。

    杨松平嘿嘿笑了笑:“包县长误会了,我也没有说不能改,只是想知道包县长打算怎么改,毕竟我作为常务副县长,对县里的经济工作也有一份责任。”

    杨松平这句话多少也有些怨气,他作为常务副县长,却不能够分管经济,这是很不正常的,但是他却不能够争什么,当真很憋屈。

    包飞扬笑了笑道:“这事还真得杨县长和诸位多想办法,我和县长商量过,我们觉得这几家县属企业改革不需要太拘泥于形式,可以灵活采用多种方式。可以引入外来资本、也可以转变企业职能,总之有一条是明确的,要让企业获得最大的发展,更好地服务人民群众,企业不能够混日子,企业里的人更不能够混日子。”

    包飞扬首先抛出了县客运公司的改革方案:“客运公司通过承包经营解决了多年的亏损问题,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客运公司的经营其实是存在很大问题的,经过三年的改革,运营潜力并已经挖尽,并且在持续下降,我的想法是,客运公司要回归公司业务本身,要着力于夯实客运能力。”

    “客运公司的改革主要包括这样几个方面,一是将客运管理职能剥离出来,客运公司不再承担客运管理职能,这是交通局运管科的职责,否则又当裁判又当运动员,很容易出问题。”

    “二是将车站也剥离出来,车站要统筹安排车次,车站里的车不但可以是客运公司的车,也可以是其他公司的车,甚至还可以是个人的车,如果车站是客运公司的车站,就会影响其他客车资源参与客运,现在有一些小巴也在跑客运,但是他们不进汽车站,就是因为他们拿不到车站的许可。这样一来,他们只能够在路边抢客源,一来不好管理,二来资源没有能够得到利用,三来容易潜藏安全隐患,所以车站要和车分开,站是站,车是车,站才能够汇聚更多车辆资源。”

    “三是要引入外来资本,充实客运能力。县客运公司现在只有三十多辆车,十三辆大巴、十七辆中巴,而且都是老车、旧车,这个运送能力是没有办法满足全县人民群众需要的,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基本上每一辆车都超载。运管科想要创收了就去查一查,罚款收了不少,但是问题没有解决,关键还是客运能力不足。”

    “所以我们要充实提高客运能力,客运公司几年没有买车了,他们没有能力买车,那就引进外来的资本,可以是其他公司的投资,现在的承包人也可以入股,不限制来源。”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