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七百八十八章 激烈交锋

正文 第七百八十八章 激烈交锋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面对这种情况,我们应该怎么办?”包飞扬的目光缓缓从众人的脸上掠过,他知道自己提出公有企业的改革,就一定会有人拿所有制的问题来打压他,现在他主动将这个问题抛出来,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显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让他们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不等有人回答,包飞扬已经继续说道:“是不是说,我们应该减弱招商引资的力度,甚至主动抑制那些要来望海县进行投资的投资意向?”

    招商引资市当前各级政府的头等大事,从来没有一个地方说要刻意去限制投资。有关改革开放会有很多争论,但是改革开放到现在,招商引资的争论已经不多了,尤其是对于望海县这样一个穷县来说,还要控制招商引资的力度,那简直就像笑话。

    尤其是对望海县的常委们来说,更加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但是这个局要怎样才能够破解?这对整个国家来说都是一个难题,望海县的这些常委们当然更不可能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包飞扬这一次没有急着往下说,他端起茶杯,从容不迫地低头抿了一口茶水。

    看着这样的包飞扬,徐平不由感到非常恼火,他能说什么呢?限制投资?他这句话只要说出来,一定会成为某些人攻击的把柄,要知道他现在盯着包飞扬,但是盯着他的人也不少。市里也是通过不少妥协与交换才让他出任这个位置,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他出错。

    “包县长你作为工商贸易口的分管领导。又负责县里的招商引资工作,工作上面不能够厚此薄彼,这段时间县里的招商引资工作成绩突出,这是好事,但县属国有企业也关系到县里的发展大局,既然你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可以说说你的想法,要怎么样才能够改变这个局面?”徐平岔开了话题,同时又给包飞扬挖了个坑:这两项工作都是你分管的范围,如果县属企业的工作没有搞上去。那也是你包飞扬的责任。如果你不能够同时做好这两项工作,就将做不好的工作让出来。

    包飞扬深深地看了徐平一眼,不得不说,齐少军让徐平来望海。这个人选得很对路。徐平能屈能伸。前几天不管是见到谁,徐平的脸上都挂着笑容,但是当他看到机会的时候。又能像狼一样扑上来,狠狠地咬上一口。

    当然,仅仅是如此,还不足以让包飞扬感到警惕,徐平真正厉害的地方就在于他能够很敏锐地抓住你的漏洞,同时又会很隐晦地设置陷阱,一旦大意,就可能落到他的陷阱里面。

    “县属国有企业,乃至全县公有制企业的发展,一直都是县里的重要工作,历任县委领导、县政府领导都对这方面的工作投入了极大的精力,县里也从不吝惜资源投入,县属国有企业、公有制企业在复杂变化的经济环境当中,也取得了一定的发展,这是必须要肯定的。”包飞扬说道。

    徐平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包飞扬的反击依然犀利,理由也相当充分,包飞扬到望海的时间也不过半年,县属国有企业的问题不是今天才有的,如果说县属国有企业、集体企业的发展不好,甚至都不能说是包飞扬的责任,那是历任望海县委县政府领导的责任,徐平再狂妄也不敢这样说。望海县虽然落后,但是在望海担任过职务的人也不少,比如市委副书记范晋陆、刚刚调到鹿鸣县的周知凯,还有其他人,真要是他说出这样的话,引起他们的不满,他的麻烦就大了。

    徐平没有说话,通过这些天的接触,以及刚刚数次交锋,他发现包飞扬一点也不像一个二十多岁的干部,趁着老练,滴水不漏,而且反击犀利,就算是官场上浸淫多年的老狐狸,恐怕也不过如此。

    徐平暗自警醒,更加打足了精神,寻找攻击的机会。

    包飞扬说道:“相比高速发展的经济环境,县属国有企业的发展缓慢,经过几轮的改革,有些企业的经营状况发生了改善,但要说根本的改观,却也不尽然。譬如每年承包费上缴都还及时、并且足额的县建筑公司,其实就是一支支包工队松散组合起来的多国部队,根本就不能算是一家正规公司。”

    “再比如情况大大改善的县客运公司,看似情况良好,在实行单车承包以后,运输效率、服务水平、经营效益都大大提高。但是也存在散乱差的问题,经营性固定资产的增长更是陷入停滞,他们的未来在哪里?他们发展壮大的道路在哪里?”

    包飞扬一连举出几个例子,这几家企业原本都是县属企业当中改制以后效益比较好的,但是经过包飞扬这样一说,又好像问题重重一样。

    “包县长,你这么说,岂不是否定了之前的改革成果?要知道,这些企业在改革前,都是深陷亏损的,不但不能够给县里带来一分收益,反而要贴进去不少钱。现在他们不但不要县里贴钱了,每年还能给先来带来一笔不少的收入,这怎么说都是成功吧?”苟亮学反驳道。

    包飞扬笑了笑:“当然,以前的改革是成功的,尤其是对当时的情况来说,通过增强企业自主权、实现承包制等多种方式的改革,改善了企业经营效益,可以说是非常成功。”

    “但是,这些企业经过改革,现在的情况与过去有了很大的不同,企业所处的环境也不一样了,这些企业又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包飞扬话风一转,接着说道:“我们现在面对的情况就是,是站在以前的成绩上,小富即安,看着这些问题继续存在;还是像以前那样,继续对这些企业深化改革,从而解决这些新的问题,让企业获得新的发展?”

    “选择前面这一种办法,很好办,历任县委县政府已经为我们打下了比较好的基础,有不少企业,像县建筑公司、客运公司等等每年都能给县里上缴不少的收益;至于那些效益比较差的,甚至亏损、每年都要补贴的,随着工业园区的建设,县里的财政收入也在增加,或许就算补贴一点也完全不是问题……”

    徐平的脸色不由微微一沉,他已经猜出包飞扬的策略,那就是让企业改革成为大家无法回避的选择。

    果然,包飞扬微微一笑,又接着说道:“至于后一种选择,难度就要大一点,还会有一些风险。企业要深化改革,到底怎么深化,改革就像是摸着石头过河,万一摸错了怎么办?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难度和风险,也是相关官员的责任。”

    苟亮学皱着眉头,恼火地瞪了包飞扬一眼,包飞扬将这两个选择摆出来,他总不能说选择第一种,那不就成了是尸位素餐、不思进取了?他要是选择第二种,那不是正好遂了包飞扬的心思?

    “县属企业要不要改?我想这不是一个问题,最关键的问题是,如果要改的话,应该怎么改,如果有好的方法,我想我们都不会拒绝采纳,但是如果没有好的办法,为改而改的话,那不但没有办法让县属企业的发展更上一层楼,反而会让原本经营情况比较好的企业陷入困境,让原本情况就不太好的企业走向绝境……”徐平看着包飞扬,缓缓说道,现在的他已经一点都不敢轻视眼前这个年轻人。

    徐平决定单刀直入,直接切入包飞扬提出来的改革方案,因为具体的方案很容易找到漏洞,而相对比较务虚的问题却很辩清楚,就像包飞扬提出来要不要改革这个命题,谁都不能否认县属企业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谁也不能够否定改革的必要,但是他们可以否定包飞扬改革的做法。

    包飞扬道:“徐书记说得对,我们不能够为了改而改,要不要改、要怎么改,都必须针对具体的企业进行具体分析,如果一个企业不存在问题,经营效益非常好,发展速度非常快,又能适应望海县发展的需要,那当然不需要改;如果一个企业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发展速度又非常慢,或者说不能适应望海县新的发展要求,那就需要改革。”

    包飞扬看着徐平,问道:“徐书记,不知道我这样理解对不对?”

    徐平皱了皱眉头,包飞扬这是要逼他表态啊,不过徐平自然不会被难住,他做出思考的样子,想了想才说道:“改与不改,也不是一两个标准就能决定的,我刚刚也说了,不能为了改而改,如果定几个标准,往企业身上一套,不管改的方法、改的效果,就说一定要改,那就还是为了改而改。”

    “关键是有没有合适的方法。”徐平说道。

    包飞扬笑了笑,徐平果然不好对付,他咬死了一定要有合适的方法才能够改革,那包飞扬拿出来的改革方案就必须要得到大家的认可,而对一个具体的方案来说,不管是谁都能够找到一两条不满意的地方,那么徐平就有理由将方案搁置,达到他对某些基层官员的许诺。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