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八百零八章-第八百零九章

一路青云VIP卷 第八百零八章-第八百零九章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m

    第八百零八章一面倒

    王佑德的态度也让董允虎感到非常意外,王佑德竟然没有回护省报的下属,甚至连说和都没有尝试,就摆出一副要内部问责的姿态,严厉申饬胡乃军等人,甚至连刘旭也没有放过。

    董允虎甚至觉得,王佑德这个态度不能说有错,但是未免也太严苛了一点,今天这件事说白了就是闹酒引起的,真不算什么大事情。胡乃军等人此前盯着包飞扬,固然非常过份,而王佑德现在要严厉审查这件事,同样也有些严苛。

    王佑德这样做,唯一的原因只能是包飞扬。

    董允虎甚至也有一种感觉,似乎王佑德这样做,就是想要让包飞扬满意,生怕包飞扬会不满一样。就好像底下的警察冲撞了不能冒犯的人,他也要表明严厉的态度一样——通常来说,只要底下的人不是胡作非为,董允虎就算场面上会训斥他们,但还是会想办法回护一下,而王佑德却丝毫没有这样的意思,这让董允虎非常难以理解。

    董允虎也在假设,如果同样的情况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会出于什么样的考虑,才会采取和王佑德一样的态度?首先是冲突双方对他来说都很重要,地位差不多,甚至对方要胜过这些下属几分,属于这个范围,不会是自己很亲密的人,只可能同样是下属,或者让自己很尊敬的人的下属。类似胡乃军等人的行为就已经触犯到自己的逆鳞,否则就算对方关系再亲密,级别再高。自己也不会一味打下属的板子。

    当然,他也并不熟悉王佑德的性格,不知道对方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董允虎看了包飞扬一眼,他同样看不清楚的,还有包飞扬的背景,刚刚他给市委书记薛绍华打电话,薛书记也显得很紧张。并立刻表示要赶过来处理。

    不管怎么样,王佑德出面以后。省报这边的情绪算是压了下去,董允虎要协助王佑德录口供,但是王佑德要怎么进行处理,那是省报自己的事情。今天晚上这件事想要顺利解决,已经不存在什么障碍了。

    至于王建刚和王子洋父子那边,董允虎并不觉得他们还能翻起什么浪花。

    王建刚此刻也知道大势已去,王佑德偏袒包飞扬的态度十分明显,他压住省报的这些人,形势就彻底偏向了包飞扬,就算他想闹,也会被董允虎压住。

    当然,他还有唯一的希望。那就是等市委书记薛绍华来了以后,会站在他这一边。但是他也知道这样的希望很小,除非薛绍华跟包飞扬有矛盾。但是薛绍华偏向望海县、力主修建冠河大桥是海州市官场都知道的事情,这样的可能性非常小。

    王子洋这时候也看出情况不对,不复之前的嚣张跋扈,就算他平常仗着王建刚的权势在市里作威作福,但是在省报副总编、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这两位副厅级大员面前,也知道自己老子那个副处级实在有些不够看。

    更何况市委书记薛绍华马上就要到。他就是再大的胆子,这个时候也不敢胡闹。

    王佑德让陈彩桦负责对省报的人进行询问。董允虎安排黄刚配合,又联系歌厅方案安排单独的房间,这样一来所有的人相互之间就不能够串通口供,谁要是说谎,就很容易看出来。

    安排好这些,海州市市委书记薛绍华也到了,王佑德跟薛绍华握了握手:“薛书记,真是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让你赶过来。”

    看到事情已经得到控制,薛绍华似乎也松了一口气,他笑了笑说道:“是我们招待不周,今天晚了,明天晚上我请王总编吃饭,包县长应该还在海州吧?到时候也一起来!”

    包飞扬笑了笑说道:“我跟冼市长约好明天谈事情,我希望明天的进展顺利,不用拖到晚上,虽然我很想参加薛书记的晚宴。”

    薛绍华笑道:“那行,我让冼市长跟你多谈一谈。”

    跟包飞扬开了玩笑,薛绍华才对董允虎说道:“董书记,事情都处理妥当了吧?”

    董允虎点了点头:“一点小冲突,包县长的意思是尽量调解,省报这边王总编要内部处理,另外涉及到王副局长父子,以及部分警员执法不当的问题,局里也打算借此机会整顿一下内部的工作纪律,对相关人等进行严肃处理。”

    董允虎本来也没有想要对王建刚追究到底,但是王佑德的示范在前,薛绍华对包飞扬的态度在后,他要是还不知道采取什么样的立场,那他这个政法委书记的位置就成了一个错误了。

    王建刚并不是董允虎的嫡系,放弃王建刚,对董允虎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董允虎还没有来得及对王建刚父子采取措施,王建刚看到薛绍华来了,也连忙走了过来,只是一直没有他说话的机会,看到薛绍华对包飞扬的态度,心里面早就已经绝望。这时候虽然心惊胆战,暗恨董允虎一点同僚的情面都不顾,但还是连忙说道:“薛书记,这件事我要检讨,是我教子不严,让这小子养成了一副坏脾气,结果冲撞了包县长……”

    王建刚这个时候可不敢对包飞扬有任何不敬,也不敢再有任何侥幸心理,不过薛绍华却没有马上表态。

    包飞扬这时候也说道:“这一次的冲突,说起来我也有责任,这么晚了还要惊动薛书记、王总编和董书记,让我很是过意不去,要不还是这样,明天我请省报的同志们吃饭,算是向大家表示歉意,到时候还请薛书记、王总编和董书记一起光临指正。”

    薛绍华转过头去对王佑德说道:“这个要听王总编的意思。”

    王佑德笑着点了点头:“包县长大度。能够化干戈为玉帛,自然是好的,我答应了。只是薛书记那一顿只能改天了。”

    王佑德倒也没有说包飞扬不需要道歉之类,虽然他刚刚表现得很强势,但是这件事对他而言也不是就没有副作用,毕竟他维护包飞扬的意思很明显,却没有维护同是省报人的下属,大家肯定会有些怨气。要是回去以后,这些人说一些怨言。甚至于胡乃军联合起来发牢骚、散步谣言,对他也很不利。王佑德未必在意这些流言中伤。但是能够更完满地解决,那当然是最好的,更难得的是包飞扬主动提出来,也就难怪王省长对他那么看重了。

    “王总编放心。这次你没有空,下次我专门去省城请您吃饭。”薛绍华笑着说道,也答应下来。

    薛绍华倒是并不清楚包飞扬和省长王虹锋的关系,不过对于一个能够在傅老跟前说上话的年轻人,薛绍华一直给予了高度的重视。自从上次傅老去望海考察以后,薛绍华就想办法了解包飞扬的背景,想知道为什么傅老对他这么亲睐。薛绍华跟傅家的渊源深厚,他刻意打听,还是很容易就打听到包飞扬和赵家的关系密切。是赵家的干女婿,不由感到十分震惊。

    当然,就算包飞扬没有和赵家这层关系。仅仅他能够得到傅老的赏识,薛绍华也是会尽量保护他的。

    “我也要向包县长道歉,我那个混蛋儿子出言不逊,又动手动脚,我回去以后一定狠狠教训他。另外我因为爱子心切,刚刚有些事情做得很不妥当。请包县长您大人大量,原谅我们父子的过错。”王建刚也连忙趁机向包飞扬道歉。他也看出来了,要想逃过这一劫,还得落在包飞扬身上,如果包飞扬愿意原谅他们,想来薛绍华也不会继续穷追不舍,只要薛绍华不追究,董允虎自然也就不会大动干戈了。

    他满怀期待地看着包飞扬,希望包飞扬能够继续说下去,帮他们父子开脱责任。

    包飞扬转头看了王建刚两眼,微笑着说道:“王局客气了,对于王局,我没有什么好原谅的,因为我并没有要怪责你的地方……”

    王建刚心里一喜,却又听到包飞扬继续说道:“至于你的做法是不是合乎规定,我想董书记会查清楚的。”

    王建刚心里顿时一沉,包飞扬这是不想放过他啊!

    包飞扬又说道:“至于令公子,他辱骂我的母亲和姐姐,也损害了靖城市委领导的形象,哦,我担任望海县副县长的职务是中组部下的调令,经过省委组织部认可的,如果你们有什么疑问,可以向相关部门反映。”

    包飞扬愿意请省报的人吃饭,化干戈为玉帛,那是因为省报的人大部分都只是凑热闹,跟他存在冲突的也就只有刘旭、胡乃军等人,而他也要考虑王佑德的处境。至于王建刚父子,王建刚屡次试图陷他于不利,王子洋更是出言辱及他的母亲和姐姐,这是他不能够容忍的。

    中组部?省委组织部?王建刚顿时瞠目结舌,已经完全被震住了。

    第八百零九章

    薛绍华看了看包飞扬,见他并没有为王建刚说话的意思,也就明白了他的想法。

    他对董允虎说道:“虽然包县长和省报这边的问题已经顺利解决,喝酒冲突这件事就不用追究了。不过海州警方的问题却不能够忽视,董书记你要重视起来,警方作为纪律部队,该严格的要求一定要严格,该处理的人必须严肃处理,作为警局的领导,不但要严格自律,对于家属亲人,也要严格要求……”

    王建刚顿时浑身瘫软,薛绍华的态度很明确,那就是绝不手软、严查到底,这也就意味着他的官路到此为止,能不能保住现在的位置都已经成问题,更不用说上升的机会了。

    王建刚悔得肠子都绿了,他明明认出了包飞扬、明明知道薛书记对望海县的感情很特殊、明明也想到包飞扬这么年轻就做到了副县长肯定大有来头……可当时看到宝贝儿子挨打。听到儿子哭喊,便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又听刘旭、胡乃军等人的煽动。决定跟包飞扬撕破脸皮——要是那时候没有冲动,及时收手,那又该多好啊!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王建刚无助地将目光投向刘旭,胡乃军已经让人带到旁边的房间问话了,但是没有人管刘旭,刘旭就跟他们站在一起。不过他根本没有机会跟薛绍华说话。

    看到王建刚望过来,刘旭只能装出一副没有看到的样子。他很清楚自己的份量。虽然刘道勤是省交通厅厅长,位高权重,但是和省委委员、海州市委书记薛绍华相比,刘道勤的份量其实是要差一些的。当然。地方上很多事情都要仰仗省厅,如果刘道勤能够出面打招呼,薛绍华肯定要给些面子。但是刘旭觉得薛绍华不会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董允虎在向薛绍华汇报的时候,如果没有提及这一点,那就是他的失职,如果提到了,薛绍华还是这个态度,就说明刘道勤出面也不一定有用。

    能够让薛绍华忽略他的存在。只能有两个原因,一是薛绍华与包飞扬的关系非常密切,让他不惜冒着得罪刘道勤的风险也要维护包飞扬;二就是包飞扬身后站着的人的能量比刘道勤还要让薛绍华忌讳。

    从董允虎的态度转变来看。至少董允虎应该不清楚薛绍华和包飞扬存在什么特殊关系,那么后一种的可能性就比较大。

    刘旭觉得,他应该提醒伯父和卜光学注意一下包飞扬,弄清楚他的身份背景,不要得罪不能得罪的人。

    至于他自己,刘旭已经很清楚自己没有办法扭转局势。他现在想的也是怎么将自己从中摘出来,虽然这件事看起来对他的影响其实并不大。

    这时候。薛绍华终于将目光投到刘旭的身上,王佑伟看了刘旭一眼,向薛绍华介绍道:“这位是省石油总公司的营业部经理刘旭,他的大伯是交通厅的刘道勤厅长。”

    “哦,小刘你好,前两天我刚跟刘厅长在省城见过面。”薛绍华跟刘旭握了握手,却没有更多攀谈的意思。跟刘旭握过手,他就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然后说道:“时间不早了,董书记你这边协助王总编将事情尽快处理妥当,我就不留下来了。”

    “好的!”董允虎点了点头说道。

    “今天实在不好意思,让薛书记这么晚了还要跑一趟。”王佑伟跟薛绍华握手道别,薛绍华跟王佑伟握过手,又突然问道:“包县长在这边应该没有什么事情了吧?”

    董允虎与王佑伟对视一眼,然后一齐点了点头:“是,没有包县长什么事情了。”

    “包县长,那你跟我一起走吧,晚上住在哪里?”薛绍华很自然地说道。

    董允虎与王佑伟再次不约而同地相互看了一眼,董允虎心里想,看来薛书记对这个包飞扬不是一般的重视,看来这一次的事情他还要下更多的力气才行,尤其是王建刚父子,似乎包飞扬对他们的意见很大,一定要严格处理,让他满意才行。也只有让包飞扬满意了,才有可能让薛书记也满意。

    王佑伟则在想薛绍华这样做是因为他跟包飞扬的关系本来就比较密切呢,还是说薛绍华更清楚包飞扬和王虹锋之间的关系。

    刘旭看到这一幕,目光闪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包飞扬也不想继续留下这里,他对董允虎与王佑伟说道:“那就麻烦董书记和王总编了。”

    包飞扬跟在薛绍华身后向外走,陈立要留下来陪许琳,包飞扬让许栋梁也暂时留在这边,许琳虽然也可以走了,但她要是这个时候离开,以后在省报就可能被孤立,包飞扬让他们留下来协助王佑伟将事情尽快处理结束,相信也不会花费多长时间。

    薛绍华来得匆忙,用的是市委值班的司机和小车,所以也没有跟包飞扬谈敏感的问题,只是问道:“飞扬你住在哪里,让小陈先送你过去。”

    包飞扬连忙摇头拒绝:“还是先送薛书记回家吧,今天已经很麻烦你了。我们也是晚上刚刚到海州,还没有来得及找地方住下来,等会再麻烦陈师傅送我一下。”

    薛绍华点了点头。回头对跟在他们身后的司机说道:“那就麻烦小陈了,你带包县长到海州饭店,帮他们开两个房间。”

    海州饭店的前身就是海州市委招待所。改制以后改成现在的名字。海州是个旅游城市,海州饭店的改制也非常成功,是省内党委政府招待所的改革范本,只是取得成功的并不多。

    薛绍华一边向外走,一边对包飞扬说道:“冠河大桥项目海州这边已经没有什么问题,常委会上已经通过了,市政府那边。市长办公会上也确定了将东线的冠河大桥纳入明年的建设规划,不过我们与靖城市那边进行沟通的时候。发现你们市里的态度并不积极,这方面你还是要想一想办法,只要靖城市表现出相应的姿态,海州与靖城一起向省里提交申请。省交通厅那边才能够批。”

    前两年国内经济增长的势头猛烈,造成通货膨胀、物价飞涨,这两年开始强调给经济降温,为了防止投资过热,大型建设项目的审批都比以前更加严格,海州市原来提出来的西线建冠河大桥的计划就被计委那边给毙掉了,现在又提出这个东线计划,交通厅那边就不是很支持。如果靖城市不配合的话,单凭海州市就很难推动这个项目往前走。

    从薛绍华的话里就可以听出。海州市这边与靖城市进行过沟通,不过情况并不理想。虽然荷花节期间,因为方夏纸业公司与印尼金光集团先后决定在望海县进行投资。市委书记齐少军、市长孟凡均都不得不改变态度,转而支持将战略级的苇纸一体化项目放在望海县,并推动北三县的联动发展。

    但是市里的资源的投放方向并没有因此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也就是说,市里并没有准备将大量资源投放到北部、投放到望海,对于投资额巨大。而对南部县市作用并不大的冠河大桥,市里的态度并不积极。

    包飞扬点了点头道:“市里确实有些不同的想法。我这次和冼市长会面,也是想了解海州这边的情况,然后再去推动市里的工作。另外上次我跟冼市长在燕京认识的时候,我也去计委跑了跑,想来最近也要有结果了。我想如果能够得到计委的肯定和支持,加上海州市的动作,市里的工作应该会更好做一些。”

    薛绍华颇为赞赏地看了包飞扬一眼,从下面努力去推动上面改变一个决定,这件事非常困难。不过他从包飞扬的身上没有看到任何退缩的想法,而是在想办法改变局面,争取取得突破,这才是做实事的态度。有这样的态度,哪怕一时之间会遇到困难,将来也一定能够取得成功。

    等司机将车开过来,薛绍华回头对包飞扬说道:“怎么样,最近有没有跟傅老联系?”

    “跟傅老通过两次电话,向他汇报了望海县的变化,以及在荷花节上取得的成绩,傅老听了很高兴。”包飞扬说道:“我还跟他提起我们正在推进冠河大桥和临海公路的建设工作,傅老说,他不用我们搞面子工程,要我们扎扎实实做好基本工作,让老百姓从中得到好处……”

    薛绍华有些羡慕地看着侃侃而谈的包飞扬,虽说他是傅老的老部下,与傅家的渊源很深,但是傅老桃李满天下,门生故吏众多,对他们这些当年的老部下,傅老平常也很少跟他们联系,他们也不能给傅老直接打电话,还要经过傅老身边的人过滤,除非真有什么事情,否则傅老也很少跟他们通话。

    倒是包飞扬,也许是因为他在望海县工作,又或者是因为傅老对他特别赏识,很对他的胃口,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他和赵家的关系,和傅家小辈的关系,似乎跟傅老的联系更加通畅。

    能够从包飞扬这里得到傅老的消息,薛绍华也很高兴,他点了点头说道:“傅老关心的永远都是老百姓,我们得加把劲,争取早日将冠河大桥和临海公路建成,他老人家有生之年说不定还能够来看一看。”(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