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八百四十章 望海牛人

正文 第八百四十章 望海牛人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徐平用临海公路与冠河大桥作为筹码,想让包飞扬在客运公司的承包问题、工业区的建设项目等方面做出一定的让步,包飞扬考虑到望海县的建设大局,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那就是只要是为了将望海县搞得更好,能够促进望海县工作的进步,他都欢迎。

    当然,这样的话无论是徐平还是包飞扬都没有直接提到,但是两个人在交谈当中,已经完成了这样的意思交换。

    包飞扬离开的时候,徐平并不是很满意,因为他觉得包飞扬的身上还是有很多年轻干部普遍都有的一些毛病,比如比较清高自傲,好像世界上就他们才能将事情做好一样,这让徐平感觉极不舒服。

    当然,对于这个结果,徐平还是满意的,这说明他这个县委书记一把手的地位依然是任何人都不能够轻忽的,有这个前提在,他就有把握一步一步抓住全县工作的主导权。

    晚上,包飞扬要和市委组织部的白光明吃饭,白光明一直说要来望海,但一直拖着没有来,直到今天才终于有空赶到望海,包飞扬当然要尽地主之谊,将白光明招待好。不过今天晚上吃饭的地方是白光明选择的,县城的绿柳饭庄,靠近县一中。

    作为市委组织部党组成员、办公室主任,白光明下来自然不愁没有人招待,不过白光明这次来并没有惊动包飞扬以外的其他人,用他的话来说。这一次就是私人性质的碰面,并不涉及公事。

    包飞扬听到白光明这么说,也就闻弦歌而知雅意,知道白光明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来望海的事情。当然,所谓不想让别人知道也不是绝对的,既然白光明愿意来望海,而不是跟包飞扬约在市里见面,就说明这方面还是有一定空间的。

    以白光明的身份,就算是杨承东也乐于有机会建立私下的关系,不过包飞扬在认真考虑以后。选择了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县人事局局长路昱林。白光明这次找自己是有事情。杨承东的县长身份比较特殊,他出现的话,有些事情说起来就没有那么方便了,而路昱林这个人原来是焦梦德线上的人。焦梦德倒台。县里也有好几名官员受到影响。不过路昱林并没有受到牵扯,依然身居要职。

    在焦梦德倒台、崔程阳退居二线以后,苟亮学成为原本焦派的主导人物。焦派中的不少人都成为“苟系”,或者通过苟亮学投向了新任的县委书记徐平。当然,也有一些人投向了本土派的另外一名巨头曹逊,但还有更多的人似乎还没有明确这一点,路昱林就是如此。

    路昱林的作风比较温和,平常跟杨承东和包飞扬的工作配合也还不错,这也是他能够稳坐人事局局长的原因。

    人事局是县长杨承东直接分管的部门,因为组织部的存在,人事局的权力其实非常有限,路昱林在组织部的地位不仅不如部长王立中,甚至还不及另外一位常务副部长,但是县政府这边想要对人事施加影响,除了常委会,就是通过人事局,所以不管是杨承东还是包飞扬,都不可能让一个跟他们不是一条心的人一直坐在人事局这个关键位置上。

    路昱林平常和包飞扬打交道的机会也不多,听到包飞扬说晚上要请市委组织部一位领导吃饭,他当然不会拒绝,也不能够拒绝。

    快要下班的时候,路昱林来到包飞扬的办公室,向包飞扬“汇报工作”,其实是借机打听晚上吃饭的事情。

    路昱林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组工干部,人比较瘦,戴着一副银丝眼镜,整个人显得文质彬彬。

    包飞扬从抽屉里拿出一包烟:“路局抽烟的吧?”

    路昱林连忙摆了摆手:“谢谢包县长,我不抽烟。”

    包飞扬不由将拿出来的烟盒又扔进抽屉:“不抽烟好,县里主要行局的负责人,不抽烟的男同志,我知道的好像就你路局一个。”

    路昱林矜持地笑了笑:“我小时候得过肺结核,肺不大好,所以一直没有抽烟,也是无福消受啊!”

    “嗯,肺好不好,关键在修养,路局要多注意,回头我让人从粤东带点上好的罗汉果,那是润肺的上品。”包飞扬笑着说道,关切的话语虽然不至于让路昱林感激涕零,却也无形中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不过,路昱林并没有表现出特别亲近的意思,态度显得很恭敬,也似乎在刻意保持相互之间的距离。

    路昱林当然知道包飞扬拉自己当陪客的原因,一来市委组织部的领导下来,他作为县里的组工干部作陪,身份合适。二来自己现在还没有站队,包飞扬此举也有拉拢自己的意思。

    不过,路昱林心里也有些犹豫,他站错过一次队,知道身上一旦被打上某个烙印,就很难清除干净,所以这一次他显得特别谨慎。焦梦德是因为包飞扬而倒台的,如果他现在投靠包飞扬,难免会被人说成是叛徒,所以他一直没有急着站队,甚至也想一直保持中立,不过作为重要的人事干部,他也知道这样做很难。

    包飞扬也不以为意,说了几句闲话,才对路昱林说道:“等会儿一起吃饭的是市委组织部办公室的白光明主任,白主任这一次是私人宴请,他到望海来也没有惊动县里,晚上就我们两个陪一下。”

    路昱林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但是很快敛去,他点了点头说道:“嗯,我知道,那晚上吃饭是不是要先安排一下?”

    包飞扬摇了摇头:“不用了,地方白主任已经选好了,就在县一中旁边的绿柳饭庄,路局要是没别的事情。我们等会就过去。”

    路昱林连忙说道:“我没有什么事,随时都可以过去。”

    包飞扬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下又问道:“县一中的刘开轩路局你熟悉不熟悉?”

    路昱林心里想刘开轩应该也和晚上这顿饭有关,他想了想说道:“刘开轩这个人,还是很有水平的,他是东华师范大学毕业的,而且还是凤湖大学的在职研究生,早年就有去省城工作的机会,不过被他拒绝了。”

    “刘开轩曾经担任过县教育局常务副局长,后来到县一中担任副校长。他带的班。每年的升学率都是县中第一,业务能力非常强。”路昱林说道。

    包飞扬看着路昱林,他想知道的当然不是这些常规的内容,但看来路昱林并没有准备向他交代更多实质性的内容。

    “我听说。这个人的作风有些问题?”包飞扬决定直接一点。他不想马上让路昱林表态。但起码的工作态度还是要有的,否则的话这个位置上只能另外换一个人。

    路昱林感受到包飞扬逼人的目光,他想了想。说道:“刘开轩这个人的水平很高,这是县里很多人都公认的,他在哪个岗位上的表现都很突出,但可能也正因为如此,他就让人感觉难以接近,他的某些行为也让人难以接受。”

    包飞扬点了点头:“望海县要发展,人才是关键,如果刘开轩真有水平,个人作风和性格又没有什么问题,那这个人我们还是要用的。”

    路昱林知道包飞扬提及刘开轩应该是想要用这个人,但是他不清楚包飞扬为什么要用这个人,是单纯因为听说了刘开轩有水平,还是因为今天晚上来的白光明?刘开轩当初因为举报焦梦德而遭到打击报复,从教育局常务副局长被贬为一中副校长,甚至都没有人为他说过话。而且焦梦德恐怕也不是没有考虑将刘开轩一捋到底,因为刘开轩在凤湖大学还有些关系,听说市里面还有人,才让焦梦德有所顾虑。然而刘开轩到了一中以后,很快就传出和一名女教师之间的绯闻,弄得声名狼藉,其中很可能就有焦梦德的影子。

    路昱林既然没有依附苟亮学或者徐平,就说明他其实想要跟过去割裂,无论是加入新的阵营还是保持自身的,他都没有继续为焦梦德的过去遮掩的立场。

    他想了想,语气中肯地说道:“刘开轩的水平是有的,他早年在政研室,就是望海县的一支笔,后来去教育局,那几年县里的教育工作是全县唯一能够站到市里领奖台上的,他去县一中,虽然闹出了桃色事件,声名狼藉,不再过问学校的行政事务,但是他带的班,各项指标均在一中名列首位,从他的这些经历看,确实是拥有很强的能力。”

    “不过,刘开轩在县里的风评并不是很好,有人说他是恃才傲物,但也有人觉得他是放荡不羁。刘开轩平常待人接物都很到位,一中学生的家长对他的评价都是不错的,不管是成绩好还是成绩差的,这一点其实很不容易。不过刘开轩跟一中的管理班子关系并不好,据说他跟领导的关系都不是很好,我听说一中的校长肖智坤曾经说过,刘开轩总觉得他最厉害,看不起其他人,尤其是对他的上司,可能是觉得别人水平不如他还做他的上司不服气吧!”

    路昱林小心斟酌着自己的话语,尽量客观地说道:“当然,刘开轩让人非议的最大问题还是他的风流韵事,他跟一中的一位女教师,跟县歌舞团的一个女演员、还有县广播电台的一个女主播都传出过桃色新闻,而且他自己也不回避,公然声称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肯定站着一个女人,一个有才华的男人背后肯定有很多女人,组织部门和纪检部门都曾经因为这个事情找他谈过话,他又说那是正常的朋友关系,是红颜知己,绝对没有逾越家庭伦理界线,还说我们是老封建、老古董,甚至引经据典,援引很多我党历史上的名人轶事来佐证他的论点,反正办案的人都说不过他,他在一中挂着副校长的名义也不管事,教学上的成绩又很突出,所以也就没有进一步的处理……”

    听了路昱林的介绍,再和他从杜金平、陈立等人那里听到的情况相互印证,包飞扬脑海中有关刘开轩的形象才逐渐立体起来。路昱林的态度也让他比较满意,他也不是一定要手底下的人都向自己效忠,只要在工作上能够尽心尽责,不要有所保留,他就敢放手任用。怕就怕底下的人不但不跟自己一条心,遇到事情能瞒则瞒,能推则推,能拖则拖,这样的人他肯定不能够用。

    “嗯,看起来这个刘开轩有能力,但是问题也不少,我们今天晚上就去会会他,要是他能够对自己的要求更严格一些,我想他的能力还是大有用武之地的。”包飞扬点头说道。

    晚上的地方是白光明选择的,就在县一中旁边的绿柳饭庄,名字很雅,装修也很雅致,店面却不大。

    望海县城并不大,吃饭的地方也不多,路昱林对这家外面看起来并不起眼的绿柳饭庄也有所了解,他一边向里走,一边介绍道:“绿柳饭庄的饭菜不错,不过老板的脾气太大,每天就做八桌菜,而且还不能点菜,他烧什么吃什么,服务也很冷淡,所以大多数时候都做不到八桌。”

    “是吗?看来有才华的人脾气大在哪个领域都是这样,我们今天就好好看一看”

    包飞扬和路昱林走进包间,包间里已经有两个人,除了白光明,还有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穿着一件洋灰色的高领毛衣,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看起来风度翩翩。

    看到包飞扬,白光明连忙起身迎了上来:“包县长来啦,未曾远迎,怠慢了怠慢了!”

    包飞扬握住白光明伸过来的手掌,笑着说道:“白主任客气了,你到望海来是客,应该是我招待你才对。”

    这时候,那位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发出爽朗的笑声:“好你个老白,包县长要来你也不先说一声,这是存心想要让我出丑啊!”

    说着,他向包飞扬伸出手说道:“包县长,您好,我是县一中的刘开轩,包县长孤身来到望海,以一己之力改变了这个小渔乡的面貌,刘某一直缘铿一面,甚为遗憾,今日终于得偿所愿,何其荣幸啊!”

    刘开轩说话的时候,意气飞扬,眼睛盯着包飞扬,里面闪动着别样的光芒。未完待续。。

    ...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