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八百四十一章 高谈阔论

正文 第八百四十一章 高谈阔论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哈哈,刘校长客气了,如果我在望海取得了一点成绩,那也是诸位同僚一起努力,干部群众上下同心的结果,一己之力这样的话,我不敢当,以后也不能再说了。《”包飞扬微微一笑,然后摇了摇头。

    刘开轩心中对包飞扬的评价却瞬间提升了一大截,他刚刚说的那些话,大部分都是实话。刘开轩自视甚高,望海县半年以来的变化他都看在眼里,一方面,他对包飞扬非常佩服,认为包飞扬确实为望海县带来了变化,帮助望海县实现了腾飞。但是另外一方面他又觉得包飞扬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和他的家世背景有关,至少得等他当面确认一下,才知道包飞扬的水平是不是跟他取得的成绩一样耀眼。

    刚刚打招呼这个回合,包飞扬应对得体,虽然前面这些都是官话,但是包飞扬说得很诚恳,很自然,让人感觉不是官话,后面半句话看似简单,语气却又让人不容置疑,可见这个年轻人既不是喜欢装腔作势的老式官僚,也不是被夸两句就飘飘然的年轻人,举重若轻,颇有大将风度,看来他的成功也不仅仅是来自家世背景。

    要是有人知道刘开轩短短的时间内就做出这样的判断,肯定会有些不以为然。不过刘开轩自诩有一双火眼金睛,能够洞察一切伪装,要是不能够一眼看出一个人的底细,他倒是会觉得不正常了。

    刘开轩的眼睛当即变得更亮:“好,包县长不让说。那我以后就不说了。不过在刘某看来,这就是事实,望海县原来是什么情况,县里又是个什么情况,大家都是有目共睹啊,做事的人有一些,拖后腿的人可也不少啊!”

    包飞扬也很快在心里对刘开轩做出了评价,传言不虚,这个人确实很傲,也很狂。当着他这个县委常委、副县长的面直接数落县里有人拖后腿。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出来的。

    白光明生怕刘开轩的狂妄会让包飞扬留下不好的印象,连忙笑着说道:“包县长,这位是?”

    “哦,我给白主任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望海县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县人事局局长路昱林。”包飞扬说道。

    “白主任。您好。”路昱林连忙向白光明躬了躬身。白光明也笑着伸出手掌:“原来是路局长,你好你好。”

    众人寒暄了几句,然后入座。包飞扬请白光明上座,因为白光明是领导,又远来是客,白光明却不肯,一来包飞扬的级别比他高,和组织部部长宋毓德的关系又很好,在包飞扬的面前,他不敢以领导自居;二来今天虽然名义上是说包飞扬宴请他,但其实却是他想请包飞扬办事情,不过这些话又不好明说,白光明只是坚持让包飞扬坐首位。

    看到两个人让来让去,刘开轩笑着将包飞扬推到位置上:“这个绿柳饭庄是我刘开轩的主场,今天我请各位领导吃饭,包县长你为我们望海带来这么大的变化,作为望海人,我也要谢谢你,让我教导那些小王八蛋的时候更有话可以说了,所以包县长你理应上座。”

    “至于老白,我们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他说要来望海请我吃饭,我也不能不给面子,所以今天我请客,他买单。”刘开轩笑呵呵地说道,丝毫没有因为包飞扬这个副县长在眼前而畏手畏脚的,爽朗而又不失分寸,不过却有意无意地将路昱林挤到了旁边,他和白光明一左一右坐到包飞扬的旁边。

    包飞扬见状,也就不再客气。坐下以后,却是刘开轩显得最为活跃,不停地找包飞扬说话,向他提出问题。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这是想要讨好领导,态度过于热切,以至于方法都弄错了。只有白光明知道刘开轩这是在审查一个人到底值不值得自己交往,心里不由捏了一把汗,生怕刘开轩的举动激怒包飞扬,万一包飞扬恼羞成怒,他这个市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可未必够看啊!

    “开轩啊,你哪来那么多问题,我大老远从靖城跑过来,就是想跟包县长多说说话,你这还让不让我们说话了?”白光明连忙找了个机会插进来说道。

    刘开轩笑了笑:“老白啊,你能有什么话说?无非就是官场上那些废话,平白浪费了包县长宝贵的时间。”

    白光明不禁有些牙疼,他今天请包飞扬吃饭,就是想要给刘开轩一个表现的机会,刚刚也开解了他很多,没想到刘开轩还是我行我素,很快就暴露出他狂放不羁的性格,这样的人哪个领导敢用?

    白光明有些着急,包飞扬大概也能想到这位市委组织部的大管家心里在想什么,他转过头笑了笑:“白主任,不要紧的,我们一边吃一边说吧,刚刚刘校长提出来的这几个问题可都不简单啊,对我来说还是颇有触动的。”

    “不过,刘校长啊,不能够总是你问我吧,我也想问你几个问题,不知道行不行?”包飞扬拿起筷子,一边招呼大家吃菜,一边笑着对刘开轩说道。

    刘开轩哈哈一笑:“包县长有什么问题要问就尽管问,我刘开轩就有这么一点好处,但也可能是最大的缺点,那就是向来是有什么说什么,要是冒犯了,包县长你可不能够责怪我,说实话,我对包县长还是挺佩服的,不像县里的有些人,净想着搞一些华而不实的政绩工程,对于地方的发展一点好处都没有,简直就是扰民。”

    白光明恨恨地夹起一只肉圆放到刘开轩碗里,恨不得用肉圆堵上他的嘴巴。

    包飞扬吃了一口菜,然后才笑了笑说道:“既然刘校长说到扰民,那我们就谈一谈扰民的问题。”

    “刚刚刘校长也提到了。随着几个大项目落户,陈港乃至整个望海县都将会进入一个急速发展变化的阶段,这种发展和变化,给人们带来的并不仅仅是工作机会增加、收入的增加,还包括很多他们没有想过、没有遇到过的问题。就比如子女的教育问题,如果父母要去工业区工作,子女上学的问题怎么办?”

    包飞扬看着刘开轩问道:“当然,我们会在工业区附近条件合适的地方配建学校,但是新学校的环境、教学质量等等与县一中这样的学校相比肯定是不一样的,学生转学过去也要面对适应问题。刘校长会不会觉得类似的事情也是一种扰民?”

    刘开轩顿时收起那副嬉笑怒骂、什么都不在乎的表情。他认真地看了包飞扬两眼。然后点点头说道:“包飞扬能够提出这样的问题,想来对这些问题已经早有考虑,我不得不承认,包县长确实是我见到过的最有水平的官员。”

    白光明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了看刘开轩。这家伙竟然也会说奉承话?不过刘开轩接下去的表现又让他的希望破灭了。只见刘开轩看了他一眼。然后翻了个白眼:“我说老白啊,你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干什么?我刘开轩从来不奉承人,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我是真心佩服包县长。”

    接着,他不再理会白光明一副见了鬼似的表情,转过头对包飞扬说道:“包县长你刚刚提的这个问题我还真的考虑过,应该说大工业有大工业的优势,望海要发展,肯定要搞大工业,未来临港的工业形成产业高地、人才高地都是可以想象的。如果没有政治因素,临港新城未来的发展潜力甚至要比望海镇更好,当然这在国内大概是难以出现的。”

    “当然,去中心化的发展未必不好,但是去中心化不能够只体现在城建上,教育、文化、医疗、交通等等各方面都应当去中心化。还是以学校为例,传统的应试教育方式让全县最优质的教育资源集中到县里,包括最好的师资,也包括最好的生源,想要打破这种模式,我觉得仅凭望海县是没有办法做到的,因为包县长能力再强,也没有办法改变全国的应试教育体系,当然,包县长未来要是能够当上教育部部长,或者是省里、中央的领导,那一定要记得改变这种情况。”

    包飞扬摆了摆手道:“那些不相干的话,还是不要提了。”

    刘开轩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既然没有办法改变,我认为高中阶段的精英化教育模式也不需要改变,高中年龄的学生大概也可以离开父母独立生活了,只要县里的交通建设能够跟上来,他们每个月放假的时候还可以回家跟父母团聚,影响不会很大。毕竟现在一中就有很多农村来的学生,基本上也就是一个月才能回去一次,甚至都没有办法回去,因为交通太不方便了。”

    “小初教育是义务教育,也是目前问题比较大的地方,义务教育其实并不是说上学是学生和家长的义务,而是指国家提供免费的教学条件让每个适龄儿童上学,但是现在我们的中小学还是需要收费,需要基层承担一定的费用,这也就导致了有条件的地方教学条件更好,而另外一些地方的教学条件却非常简陋。”

    “我觉得,要解决工业化人口迁徙造成的教育难题,与真正落实九年义务教育是一致的,义务教育要求我们提供真正公平公正的受教育机会,这样孩子无论在哪里上学都不会成为问题,因为县一小的条件和陈港乡中心小学的教学条件应该是一样的,孩子完全可以跟随父母一起去陈港。”

    包飞扬笑了笑,刘开轩提出了义务教育的国家投入、公平公正问题,在这个时代已经难能可贵。但仅仅是这样,还不能够让他满意,至少他觉得如果刘开轩只能够看到这些的话,他就还没有资格那么“目中无人”。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工作确实值得我们高度重视,我想以后县里每年增加的财政收入当中,应该拿一大块出来推进义务教育的普及和教育公平的推进。”包飞扬点了点头说道。

    “包县长如果能够将这两件事做好,那又是为我们望海人造福了。其实地方经济的发展未必能够给当地老百姓带来多大的好处,但是教育水平的提高,却一定会影响很多人的一生。”刘开轩说道。

    “伟大的首长曾经说过,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低水平的教育公平也不是我们想要的,只有在整体水平提升的情况下实现教育资源的公平匹配才有意义,让县一小像乡镇中心小学那是退步,让每个乡镇中心小学,甚至村小都像县一小那才是进步。”

    刘开轩话风一转,又接着说道:“哈哈,扯得有点远了。包县长刚刚问的是扰民的问题,我觉得这可能是难以避免的,如果想要维持农业社会的生活方式,当工业化时代到来的时候,肯定会受到冲击和干扰,我们能做的也就是尽量让这种冲击温和一点,让变化平缓一些。”

    “还是说教育这个问题,他的实质是教学资源的配置,要给大家更自由的选择,如果说现在这种对比下让大家在县一小和陈港乡中心小学之间选择,那不叫选择,因为这两所学校之间没办法比,条件相差太多。很多人可能为了就近照顾孩子,只能让孩子去陈港乡读书,或者勉强让孩子在县里读书,那这就是扰民了。”

    “相反,如果陈港的教育条件也上去了,这种‘扰民’就会变得很有限,如果学校能够有针对性地做一些安排,交通、文化等配套也能同步,那么我想也就可以接受了。”

    虽然刘开轩的回答还是不能够让包飞扬感到满意,但是他也基本上能够接受,毕竟受条件限制,在酒桌上刘开轩也不能像写论文那样长篇大论,刘开轩能够用简单、具体的描述将这件事说到这种程度,已经充分说明了他胸中的沟壑。

    “他们都说刘校长曾经是一个理论高手,在我看来,刘校长是不是理论高手我还不清楚,但是你对望海县实际问题的考虑,可能比我们很多人都要多。”包飞扬终于点了点头,对刘开轩的表现作出了肯定。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