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八百四十三章 出离愤怒

正文 第八百四十三章 出离愤怒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听到包飞扬说自己是县委常委、副县长,李景凡本能地有些不相信,不过他很快想到最近在县里风头很劲的那位包副县长,不由瞪大了眼睛。

    包飞扬在民间的名气很大,大家都说是这位副县长给望海县带来了腾飞,李景凡当然也听说过那些有关包副县长的传闻,知道他很年轻,而眼前这个年轻人自称是包飞扬副县长,应该就是这位传说中的副县长。

    “你、你真的是副县长?”倒是李景凡的老婆反应比较快,惊讶地问道。

    “当然,虽然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对方强掳刘老师,已经违法,不管这件事涉及到谁,我都会一查到底。”包飞扬认真地说道。

    李景凡看了看包飞扬,欲言又止,这时候饭庄门口突然传来骂声:“小兔崽子,畏首畏尾的像什么东西,包县长问你话,你有什么事情就都说出来,就是刘老师那也是个好人,咱们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人欺负。”

    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大步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摘下头上的厨师帽、还有身上的白色围裙,手上还提着一只锅铲,满脸怒气地瞪着李景凡。

    “爸。”李景凡有些胆怯地看了老人一眼:“肖秃子那些烂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刚刚我看到他们和几个人醉醺醺地从西园大酒店里出来,一人搂了两个学生模样的女生,正好看到刘老师。我就跟他说了一句,刘老师马上就冲出去找肖秃子,我怕出事,连忙过去看着,就看到刘老师跟肖秃子发生了冲突,然后刘老师就让几个酒店的保安给弄进去了,他们不敢将刘老师怎么样,顶多明天就会放人……”

    “你是不是就远远看着?”老人狠狠瞪了李景凡一眼,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老子怎么就生了你这个没用的卵蛋,你就看着刘老师让人给带进去?”

    老人挥起锅铲就要打李景凡。包飞扬连忙伸手拦住:“老人家。你不要着急,我们现在就赶过去看看。”

    老人瞪了李景凡一眼:“回头再跟你算账。”说完就要赶往西园,动作比包飞扬还要矫健。

    包飞扬连忙对李景凡的老婆说道:“请你打一下报警电话,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们来处理。”

    一旁的白光明也早就忍不住了。大家当即一起赶往酒店。包飞扬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虽然他现在还不能够肯定事情的性质。但他还是掏出手机,拨通了县政法委书记徐稷鹏的电话。

    徐稷鹏这段时间和这边的关系比较冷淡,但是双方也并没有撕破脸皮。电话打通以后,却没有人接,这时候他们已经走到西园大酒店门口。

    路昱林在包飞扬的指示下已经赶到酒店,跟酒店方交涉,让他们放人,只是等包飞扬等人赶到的时候,似乎也没有取得什么进展。

    “干什么、干什么,你们这么多人来想要闹事啊!”立刻有几个人走过来,将包飞扬等人拦住。

    “干什么?你们掳了我们饭庄的客人,快点将刘老师给我放了。”李景凡的老子,也就是绿柳饭庄的老板李大军挥了挥铁铲,大声说道。

    “吆,老头你抢客人都抢到西园来啦!”

    “快滚快滚,真尼玛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几个看起来像是街头混混的年轻人开始对李大军,以及包飞扬、白光明等人推推搡搡,路昱林回头看到这个情形,连忙大声跑过来阻止:“喂喂喂,你们干什么,快给我住手。”

    “嗨,路局长啊,他们跟你是一起的?哎,我们真没看到什么刘开轩,你还是赶紧带他们走吧!”一个领头的跟过来说道。

    “领导,他们不肯放人。”路昱林看到包飞扬,有些难堪地走过来说道。

    包飞扬皱了皱眉头:“你的工作证呢?”

    “给他们看了,但他们还是不肯放人,他们说根本没有这回事,他们并没有抓人。”路昱林说道。

    包飞扬回头看了看李景凡,李景凡看了他老子一眼,碰到老头子逼人的目光,连忙缩了缩脖子,小声说道:“肯定是他们抓的人,我亲眼看到的,那边几个人都有参与。”

    “哎呀,路局长,您怎么来了?”这时候,酒店里走出来一个胖子,分开虎视眈眈的保安,抓住路昱林的手掌热情地说道。

    路昱林看了包飞扬一眼,看到包飞扬并没有说话的意思,便神情冷淡地说道:“吴老板,刘开轩刚刚跟我们在一起吃饭,听说他让你们的人给抓起来了,这算怎么一回事?”

    路昱林作为组织部副部长、县人事局局长,在望海县地界上也算一个人物,西园大酒店的老板吴旗中听说路昱林来要人,自然不敢怠慢,连忙赶了过来。

    “路局长,咱们借一步说话?”吴旗中拉了拉路昱林的手臂,小声说道。

    “有什么好说的,吴胖子,我可告诉你,你们要是伤了刘开轩,那可就是打我的耳光。”路昱林再次回头看向包飞扬,看到包飞扬微微点头,嘴上说话警告,脚下却顺势走了几步,和吴旗中走到旁边。

    “路局,今天这个事情你就不要掺合了,刚刚徐书记、王部长都在这边吃饭,苟主任亲自陪几个客人刚刚离开。”吴旗中一边说话,一边一只厚厚的红包塞到路昱林手中。

    路昱林连忙将红包塞了回去:“吴老板,你说刚刚徐书记也在这里吃饭的?跟肖校长他们一起?”

    “是啊,组织部的王部长也在。”吴旗中还要将红包塞回去,路昱林没有接:“吴老板,这个就算了。不过你得给我交给底,刘开轩他在里面不会有什么事情吧?你知道的,今天我受人所请,真跟他一起在旁边吃饭。”

    “这个你放心,他们也就是怕刘开轩搞事,破坏了那几位贵宾的兴致,所以才让我们将刘开轩看起来,刘校长那也是当官的,我们这些泥腿子哪里敢乱来?”吴旗中笑嘻嘻地,还想要将红包塞过来:“这个路局长您收着……”

    路昱林摇了摇头。又问道:“那几个贵宾到底什么来头?”

    “听说都是市里来的……”吴旗中神秘兮兮地伸手向上面指了指。

    路昱林不由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哦。是这样啊,听说他们找了些学生,不会是有那方面的爱好吧?这要是事后闹起来,怕是你我也逃不了干系啊?”

    “哎吆。路局长您担心多啦!”吴旗中笑着摇了摇头:“那些学生都是自愿的。不会闹。也不敢闹,再说跟我们也没有关系。”

    吴旗中凑到路昱林耳边,神秘兮兮地说道:“听说那些女生很好哄。随便买两件衣服,想让她们干什么就会干什么,路局要是有兴趣,下次就让段长林帮您安排两个。”

    路昱林连忙摆了摆手:“吴老板,我给你一个建议,你马上将刘开轩交给我,后面发生什么事情就跟你无关了,你看怎么样?”

    吴旗中不由身体后仰,有些意外地打量了路昱林两眼:“路局,您这是什么意思?不会是真的要跟徐书记、王部长和苟主任他们对着干吧?”

    “我言尽于此,你自己再想想看,他们几个在望海还做不到一手遮天。”路昱林说着,重新回到包飞扬身旁,将他从吴旗中那边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了包飞扬。

    “简直就是岂有此理!”包飞扬异常恼火地说道,再次拿出手机拨打徐稷鹏的电话,却依然没有打通,不过刚刚路昱林和吴旗中交涉的时候,他已经给县警察局分管治安的副局长陈安民,只是陈安民的态度有些推诿和,虽然答应立刻出警,但是会有多大的力度却很难说。

    包飞扬想了想,再次拨通陈安民的电话:“陈局,现在情况十分紧急,有几个花季少女可能正面临危险,我以县委常委、副县长的身份要求你们马上出动足够的警力,如果贻误,我包飞扬就是拼着不做这个官,也要追究你们的责任。”

    说完,包飞扬就挂掉了电话,然后又翻出苟亮学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电话拨通以后,却没有人接,包飞扬气得差点将手机砸掉。

    他抬头对站在不远处观望,脸色阴晴不定的吴旗中,伸手招了招:“你过来。”

    吴旗中听到路昱林的话,本来还有些不以为然,可是当他看到包飞扬身旁,毕恭毕敬地汇报的时候,立刻就意识到包飞扬的身份不一般。

    路昱林是县委组织部副部长、人事局局长,正科级,能够让路昱林毕恭毕敬汇报的至少也是副县级,甚至一般的副县长都不能够让他有这样的态度。

    借着灯光,吴旗中仔细打量了包飞扬两眼,发现包飞扬出奇的年轻,县里这样年轻的副县级干部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刚来不到半年就已经让望海县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包飞扬。

    吴旗中顿时心里一紧,要是其他人,甚至就是县长杨承东来了,吴旗中都不会太紧张,毕竟今天这件事涉及到包括县委书记徐平、组织部长王立中等人,来头都很大,但是意识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包飞扬的时候,他还是有些紧张。

    听到包飞扬喊他过去,吴旗中顿时打了个激灵,连忙小步快速“窜”到包飞扬面前:“包、包县长您叫我?”

    “你认识我?那就好!”包飞扬看了吴旗中一眼:“我问你,刚刚那些人去了哪里?”

    “你不要跟我说不知道,要是那些学生出了什么事情,我敢保证你这家酒店在望海县开不下去,你信不信?”包飞扬盯着吴旗中,厉声说道。

    吴旗中丝毫不敢怀疑包飞扬说的那些话,在他看来,包飞扬这么年轻就成了副县长,而且还给望海县拉来这么多大项目,背后的能量强大得令人难以想象。吴旗中相信。只要包飞扬动动小指头,就足以将他碾得粉碎。

    吴旗中心里异常挣扎,今天晚上的事情涉及到县委书记徐平、组织部长王立中,虽然他们坐了一会儿就走了,但至少说明他和那些人是认识的,更何况还有苟亮学全程陪同,吴旗中虽然不知道那些人的身份,可是苟亮学等人也都不是他能够得罪的。

    吴旗中的酒店开在一中门口,他和一中的肖智坤等人都很熟悉,有些事情心里多少有数。他虽然没有参与。可严格说起来也是帮凶,而且他平常也没少给肖智坤等人送礼,开假发票等等,要是肖智坤倒了。很可能将他也牵扯出来。

    他不想说。但是包飞扬就在眼前。而且还放出了狠话,他不说也不行。在吴旗中看来,包飞扬这种年少得志的公子哥真要惦记上他。他的日子也算过到头了。

    想到这里,吴旗中突然打了个冷颤,然后连忙说道:“我、我说——”

    “那就快点说,我们的时间不多。”包飞扬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

    “他、他们去望海宾馆了。”吴旗中咬了咬牙,最后还是将苟亮学等人给出卖了。他终于想明白,得罪了包飞扬会被整死,而得罪了苟亮学等人,最多是受到牵连。在他看来,包飞扬这么强势,苟亮学等人又有这么致命的把柄要落到包飞扬的手中,胜负自然不言而喻。

    “望海宾馆?”包飞扬盯着吴旗中,看到他很肯定地点了点头,一边再次拨打陈安民的电话,一边说道:“你放心,只要你没有骗我,我保你没事,现在你马上将刘开轩老师放了,另外准备车送我们去望海宾馆。”

    陈安民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号码,也很挣扎,在客运公司罢工罢运事件上,他和包飞扬曾经有过合作,但是后来随着包飞扬将调查的矛头对准客运公司的二轮承包问题,牵连到县委副书记曹逊,导致政法委书记徐稷鹏与包飞扬的关系紧张,作为徐稷鹏一手提拔的干部,陈安民也有意识地开始跟包飞扬疏远。

    今天晚上这件事,陈安民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当中有问题,包飞扬说的是有人胁迫一中的女学生,并且挟持了一中的副校长刘开轩,陈安民对刘开轩这个人也早有耳闻,心想刘开轩在一中也是个名人,陈安民还以为刘开轩又跟哪个学生搞出风流韵事,结果让学生家长给挟持了,只是不明白包飞扬为什么会管这件事。

    即便如此,陈安民还是表示了谨慎的态度,不过后来包飞扬又打过来第二个电话,并且疾言厉色,放下了狠话,他才意识到其中有问题,一边派出警力,一边打探西园大酒店那边的情况。

    蛇有蛇迹、鼠有鼠道,就在包飞扬强压吴旗中的时候,陈安民也通过两个电话知道发生在西园大酒店的事情。原来这件事并不简单,很可能牵扯到好几个县委常委以及县里的两大势力。

    陈安民连忙给徐稷鹏打电话,谁知道却没有人接,再打却关机了,一时间联系不上,顿时让他左右为难。

    看到包飞扬再一次将电话打了过来,陈安民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包县长,您好,第一批警力应该马上就能赶到。”

    “好,现在你立刻带人去望海宾馆,找到刚刚被带过去的几个女学生,一定要快,千万不能让他们出事。”包飞扬说道:“我马上也会赶过去。”

    听到包飞扬焦急却不容置疑的声音,陈安民彷佛也受到了感染,马上回答道:“好的,我们立刻赶过去。”

    然后他才反应过来,竟然是望海宾馆?

    望海宾馆的前身就是县委招待所,前几年实行改革,挂了望海宾馆的牌子,其实质还是市委招待所,这种地方岂是随随便便就能够查的?

    挂掉陈安民的电话,包飞扬还有些不放心,看到吴旗中安排的车还没有来,又连忙拨通县委副书记曹逊的电话。

    “曹书记,您好,我是包飞扬。现在有一件十分紧急的事情,本来我想向稷鹏书记汇报,但是联系不上,只能给县局的陈安民打了个电话,陈局做事比较谨慎,我想还是要跟曹书记您说一下。”包飞扬说道。

    听到包飞扬急促的声音,曹逊有些意外,他抬头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徐稷鹏,使了个眼色,并沉声说道:“包县长你说。”

    包飞扬几乎没有停顿地说道:“是这样的,西园这边有人带走了几个女学生,去了望海宾馆,如果稍有迟延,这几个女学生很可能会出事。我现在就赶去望海宾馆,可能需要警方的协助。”

    曹逊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好,我马上跟稷鹏同志联系,请包县长你尽快将事情查清楚。”

    包飞扬也没有时间跟曹逊多说,挂掉电话快步走向刚刚停稳的车,这时候刘开轩跌跌撞撞地从酒店里面冲了出来:“吴、吴胖子,你将那个女生也放了。”

    包飞扬回头看了吴旗中一眼,吴旗中顿时打了个冷颤,连忙对旁边的人说道:“还不放人?”未完待续。。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