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八百四十五章 绝不让步 (老夏给书友拜年了!)

正文 第八百四十五章 绝不让步 (老夏给书友拜年了!)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值此新春佳节之际,老夏祝书友们羊年快乐、阖家安康、财源滚滚、步步高升!

    大年三十,老夏依然奋战在第一线,书友们,是不是该投老夏一张月票呢?

    ------------

    “飞扬同志,你怎么回事,我不是已经跟你交待过了,望海宾馆是县委定点接待单位,里面住了很多领导和投资商,你怎么能够胡来,在没有弄清楚的情况下就大动干戈呢?你让我们县委怎么向领导交代?怎么向兄弟政府交代?怎么向投资商交代?”

    徐平在电话里说道:“我命令你,马上停止一切行动,如果你继续一意孤行,我会向市委弹劾你。[.”

    “徐书记,涉及到几名女学生的安危,我认为要比什么都重要,除非苟主任马上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搜查将会继续,一切责任我会承担。”包飞扬语气坚定地说道,他还没有去考虑弄错了地方会给自己政治生涯带来的影响,而是更关心那几个女学生,如果找不到人,说不定最糟糕的事情已经在其他地方发生。

    当然,这也不是说包飞扬已经完全不考虑自己的处境,而是他有信心度过这次难关,就算弄错了,以他在望海现在的地位,上面申饬一通是肯定的,但还不至于将他一捋到底,毕竟事出有因。

    至于有些负面影响,以后再想办法慢慢化解就是了,他还年轻。蛰伏一段时间其实也好。

    “你承担?你能够承担什么?破坏了望海在上级领导、兄弟政府和投资商心目中的印象,影响了望海县的发展,你拿什么来承担?”徐平愤怒地说道:“包飞扬,我现在以望海县县委书记的身份命令你,马上停止对望海宾馆的一切行动。”

    “不可能!”包飞扬摇了摇头:“徐书记,我们不能够漠视几名花季少女的生命和安危,如果可以,我想请徐书记您将苟主任找出来,到时候你说什么都可以。”

    徐平气坏了,要是他现在能够找到苟亮学。他也就不会给包飞扬打电话。急着阻止他,反而会乐于看到包飞扬闯下弥天大祸。

    问题是现在他根本联系不上苟亮学,也不知道苟亮学是什么情况,万一他还在望海宾馆。让包飞扬给揪出来。不但包飞扬会没事。苟亮学要倒霉,他也要受到牵连。

    正因为如此,徐平才急着要阻止包飞扬。没想到包飞扬根本不理会,他不由又惊又怒,当即加快脚步,走向不远处的望海宾馆。

    陈安民没有留在一楼,因为此前的推诿,他担心包飞扬会对自己有什么不满,还是带队上了楼。他让手下去敲门,并没有说要查房,而是以搜索逃犯为由,要进每个房间搜查,如果对方反应激烈,只要没有可疑迹象,也不需要强行搜查。

    陈安民这样做,也是为了降低事情反弹的烈度,让大家不要将仇恨聚焦在他们这些执行者,而是那些决策者身上。否则就算包飞扬揽下所有职责,他们肯定还是会受到指责。

    陈安民已经大致弄清楚事情的经过,既然是苟亮学出面的话,他也觉得那些人最大的可能就是在六楼,他没有上楼,但也时刻关注着楼上的情况,并及时将消息向曹逊和重新打开手机的徐稷鹏汇报。

    “包飞扬还没有找到人?”纪春燕皱了皱眉头问道。

    徐稷鹏点了点头:“陈安民说包飞扬让路昱林、刘开轩带人强行搜查六楼,除了市粮食局两道住的那两间房,其它房间都搜完了,但是并没有发现人。其中好几个房间有人住,但都是空的,人不在里面,很可能他们并不在望海宾馆,要么包飞扬搞错了,要么就是那条老苟临时换了地方。”

    “怎么会这样?”纪春燕不禁有些焦躁:“那包飞扬弄出这么大的阵势来,岂不是白弄了?那几个女学生说都不定都已经遭了毒手?”

    徐稷鹏吐出一口烟:“春燕部长,其实你不需要担心那些女生,现在的小女生开放得很,这种陪客人的事情大多是她们自愿的。你看县里那些歌厅舞厅,每次扫黄打非扫出来的都有不少是卫校、职高的在校学生。”

    “什么时候我们望海县的社会风气也坏成这样了?”纪春燕恼火地说道,她知道南方那边卖淫嫖娼的很多,望海县也不是净土,但还是没有想到情况恶劣成这个样子。

    徐稷鹏摇了摇头:“包飞扬要是抓到现场,那也就算了。如果抓不到,他就完了,那些学生不会因为这件事而报警,因为本来就是她们自愿的嘛!”

    “包飞扬他不能够走。”曹逊突然说道。

    纪春燕也点了点头:“是啊,我们望海县好不容易才有现在的局面,如果包飞扬走了,还在场地勘测中的金光集团我看肯定不会来了,方夏纸业的规模也就会只有现在建设的一万吨,没有金光集团和方夏纸业,整个造纸产业园都会成为泡影,之前县里规划的一切就都落空了,又会回到以前那种半死不活的状态。”

    “市里应该也会考虑,不会让他走的。”徐稷鹏说道。

    曹逊叹了口气:“就怕包飞扬他自己不想干了。”

    “那不可能吧,他犯了这么大的错误,组织上给个处分,让他保留原职,也就是他对望海县很重要,我们都出面力保才能够得到这样的结果,他还能有什么不满的?”徐稷鹏不以为然地说道。

    曹逊道:“包飞扬的能量你也看到了,他的家世肯定很好,他要做什么不行?要是真的背上一个处分,留下污点,他在官场这条路也算是坎坷起来。虽然以他的背景很容易过关,但是以后要走到某个高度的可能性就大大下降。那么还值不值得花费那么多资源?”

    “更何况包飞扬才二十五岁,年轻人心高气傲,受到这么大的挫折,谁又能说他不会心灰意冷,就此退出官场?就算去方夏当个经理,那不也比当个失去权威的副县长强?”

    徐稷鹏咧了咧嘴:“还真有这个可能。”

    纪春燕道:“曹书记,我们不能够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望海县多少年了才得到这样一个机会?”

    曹逊沉吟不语,徐稷鹏看了看曹逊。又看了看纪春燕:“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只能希望包飞扬没有那么冲动。到时候咱们组织人送万民伞给他,让他留下来。”

    “那能有用吗?”纪春燕不满地说道,她觉得徐稷鹏有些幸灾乐祸。

    曹逊突然缓缓开口说道:“稷鹏啊,你让陈安民那边积极一点。还有局里也想办法查一查。看看能不能查到苟亮学等人去了哪里。”

    “好的。不过那条老狗就算再笨,这个时候也应该不会乱来了。”徐稷鹏立刻就明白曹逊的意思,他一边摇头。一边开始拨打电话。哪怕知道可能性并不大,也要试一试再说,要真是有事情发生,也不会一点线索都没有,只要有迹象证明苟亮学等人真的找学生陪酒甚至是招妓,也能让包飞扬的举动合理一点,至于包飞扬能不能从这个漩涡当中全身而退,徐平和苟亮学等人又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那就不是他们的事情了,而且无论出现什么结果,对他们也肯定是有利的。

    “没有人?”路昱林等人和后面来的警察将六楼除了粮食局领导住的两间房外所有的房间都搜了一遍,却依然没有找到人,路昱林连忙给包飞扬打了个电话。

    也幸亏六楼住的人不多,大部分房间都用来接待市粮食局的官员和那几个粤东商人,路昱林等人并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除了六楼没有找到人,陈安民那边暂时也没有什么发现。

    “对,就剩粮食局的两间房,那边也一直没有动静,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路昱林说道,电话里还传出刘开轩在旁边说话的声音:“他们很可能躲到那里面去了,否则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人出来看看?”

    路昱林道:“我们都尽量控制动静了,里面的人不一定能够听到。”

    “你们在那边看着,我和白主任去拜访一下粮食局的领导。”包飞扬说道。

    “你们不能去。”吴淑琴连忙拦住包飞扬,她已经从包飞扬刚刚短短的两句话中得出很多信息,知道包飞扬的人还是没有找到苟亮学,她也觉得苟亮学等人很可能都躲到市粮食局的官员住的房间,而包飞扬的人一开始并没有去查那两间房,毕竟包飞扬也还是有顾虑的。

    现在包飞扬想要以拜访的名义去查最后那两间房,苟亮学他们连同那几个女学生有七八个人,很难藏住,那就会露陷了。

    “你让开!”包飞扬冷冷地看了吴淑琴一眼,吴淑琴又急又怕,不由自主地让开包飞扬锐利的目光,突然面露喜色,惊叫道:“徐书记,您终于来啦,包县长要去粮食局领导住的房间。”

    徐平听到楼上隐约传下来的喧哗,脸色不由变得非常难看:“包县长,我的命令你没有听到吗?上面是什么人带队的,马上让他们停下来。”

    吴淑琴连忙点了点头,对旁边早就吓傻了,不知所措站在那边的服务员说道:“你上去告诉陈局长,就说徐书记来了,让他们都停下来。”

    吴淑琴松了一口气,徐平是县委一把手,有他在这里,包飞扬肯定不敢乱来。

    徐平看到这个场面,就知道包飞扬还是没有找到人,也不由松了一口气,他冷冷地看着包飞扬说道:“包飞扬,我已经通知立中同志、彭阅同志等人,他们马上就会赶过来,对于你今天晚上的行为,你必须要给县委一个交代。”

    “徐书记,今天晚上的行动是我同意,如果真的出了偏差,我会承担一切责任。”杨承东大步从外面走了进来。包飞扬在给徐平打过电话以后,也给县长杨承东打了一个电话。简单汇报了一下情况,杨承东与徐平几乎前后脚赶了过来。

    徐平看到杨承东不禁有些意外,差点忍不住就要笑出声来,原本今天这件事还跟杨承东没有什么关系,现在他跳出来,那就更好了,加上警察局那边派过来的人,徐稷鹏也肯定要受到牵连,他在县里的这两大对手几乎都卷了进去,以后他终于可以真正把控县里的局面了。

    “县长你来得正好。我看再给曹书记他们打个电话。我们就在这里开个常委会,讨论一下今天晚上这件事的善后处理。同时也向今天晚上受到惊扰的住客们道个歉,尽量挽回负面影响。”徐平说道,有一种大局在握的感觉。

    包飞扬点了点头:“也好。那就请徐书记给曹书记他们打电话。顺便再叫一下苟主任。我先去楼上拜访一下市粮食局的领导。”

    “站住,包飞扬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你又不管粮食工作。这个时候你去打扰粮食局的领导做什么?”徐平动作矫健地冲过去挡在包飞扬面前,灵活得像一头猎豹。

    吴淑琴也连忙上前一步,和徐平一起将包飞扬拦住。

    包飞扬皱了皱眉头,徐平是县委书记,他当然不能够像推开吴淑琴那样推开徐平。这时候杨承东走到包飞扬旁边,伸手拍了拍包飞扬的肩膀:“飞扬啊,你如果是私人性质的拜访,那就先等一等吧,我这里有很多工作要向粮食局的领导汇报,还是让我去吧!”

    “谁也不许去!”徐平大声说道:“杨县长,你要拜访领导也给我换个时间,你还没有看到宾馆现在是什么情况吗?这种时候还适合打扰领导吗?”

    “当然,这种时候我们不是更应该慰问一下领导,以免他们受惊吗?”杨承东毫不相让地说道。

    徐平摇了摇头:“那也要等到其他常委都到了以后,大家再一起去。”

    杨承东皱了皱眉头,徐平这样说让他很难反驳,他也不能够强行推开徐平,就在他迟疑的时候,白光明走了过来,笑着向徐平伸出手:“徐书记,你好,我是市委组织办公室的白光明,我想上去拜访一下粮食局的两位同僚,不知道可不可以?”

    徐平看到白光明,顿时微微一愣。

    徐平曾经在市委办任职,白光明这个组织部的大管家他自然是认识的。作为组织部党组成员,白光明虽然只是正科级,比徐平还差了两级,但徐平现在是县里的干部,而白光明则是市委组织部的干部,而且徐平怎么也没有想到白光明会在这里,更不知道他在这里做什么,不禁有些错愕。

    徐平心思转得很快,连忙伸手跟白光明握了握:“白主任,您怎么在望海,你看看我都不知道这件事,我这个县委书记还真是失职、失职啊!”

    徐平表面上说自己失职,实际上却暗指白光明到县里来并没有通知他,如果从组织原则上来说,白光明就是犯了程序上的错误。

    白光明笑了笑说道:“徐书记误会了,我这次来望海是为了拜访一位老同学,纯属私事,就没有打扰县里。”

    “白主任还有老同学在望海县?”徐平有些不相信地看了看包飞扬。

    白光明收回手掌,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就是县一中的刘开轩,刚刚差点让人给挟持了。”

    徐平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看来今天这件事还牵涉到白光明,那就比较棘手了。当然越是如此,他越是不能够让人上去,白光明毕竟只是一个正科级,局面还将是由他主导。他连忙板着脸说道:“竟然有这样的事情?白主任你放心,真要有这样的事情,我们一定会彻查清楚,给你一个交代。”

    “不过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局面比较混乱,还请白主任你先等一等,我们县里召开现场常委会,将这边的事情处理结束,然后马上就处理白主任你的事情,你看行不行?”

    白光明不由为难地看了包飞扬一眼,他也没有认为徐平就会放自己过去,他想让包飞扬利用自己缠住徐平的机会,从旁边绕过去,没想到包飞扬根本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简单地说了一句“徐书记来了,我就不上去了……”

    六楼,接到电话的路昱林顿时愣住了,徐平来了?徐平是县委一把手,他来了以后,肯定会接过现场的指挥权,可是他们现在还没有找到苟亮学,难道就这么算了?

    刘开轩突然“嘿嘿”一笑,拿起早就抓在手上的钥匙,插进六一八的大门,然后伸手推开门。

    “刘开轩,你干什么?”路昱林见状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想要拉住刘开轩,但是已经迟了。

    就在六一八大门打开的同时,路昱林、刘开轩等人立刻就听到一阵异样的声音,里面的人似乎根本没有觉察到外面的动静,更没有想到会有人打开房门。

    听到里面的动静,路昱林和刘开轩不由相互看了一眼,心头狂喜——里面有人在做那种事情,而这个房间是粮食局官员的,他们肯定没有带配偶来考察,不管他们是谁,他们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终于查出了异样的情况,不再一无所获,至少包飞扬可以有一套说辞了。

    不过他们很快又发现里面的声音有些异样,根本不像普通人做那事时候的声音,而是各种声音此起彼伏,热闹异常。

    他们顿时犹豫起来,不会是在看那种黄色的录像吧?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