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八百五十九章点拨

正文 第八百五十九章点拨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飞扬啊,这次的事情多亏你了。<”酒宴结束以后,张洪祥回到靖城市人民医继续留观察,在离开靖城返回台湖治疗前,他还是呆在各项医学设备都比较齐全,医护人员配备也比较完善的医住更为妥当,以便随时观察身体变化情况,与其感情甚笃的夫人张若琳牵挂丈夫,自然是寸步不离地跟在他身边守护左右。

    医方面本来对张洪祥就比较重视,安排在高干特护病房。这次范晋陆又特地下了指示,把高干病房中条件最好的那间特护病房拿出来给张洪祥。比起原来那间特护病房,这间新特护病房足足大了有两倍,里面就是一个完整的三室两厅的结构,阳光充足,环境安静幽雅,居住条件及装潢设备等比外面的五星级酒店也不簧多让。至于其他,倒是和以前也没有什么区别,护士每天还是会定时更换外面客厅的鲜花,早晚提供两次水果之类等等。

    宏达集团以张诚山为首的一行人员及其从台湖请来的医疗小组婉谢了靖城市政府的安排,由张诚山的助理订下在靖城的一家五星级宾馆下榻休息。包飞扬及从北京请来的专家组成员等人则由范晋陆安排在市委小招休息。

    一场宴席宾主皆欢,众人相继散去后,在市委小招2008号房间内,范晋陆终于找到机会和包飞扬单独坐在一起,包飞扬泡好了两杯茶,递了一杯到范晋陆面前笑了笑说:

    “范记。你今天辛苦了,现在事情终于解决了,你也可以放心了,喝杯茶放松一下,舒缓舒缓神经。这是我师父从西樵山亲自采摘炒制的凤凰单枞,和普通的凤凰单枞味道不一样,范记不妨试一试。”

    范晋陆闻言后,并没有马上喝那杯递过来的乌龙茶,只将茶杯往桌上轻轻一放,人却突然站起来。向包飞扬深深一躬。包飞扬唬的连忙起身道:“范记太客气了。请你喝一杯茶而已,何必行这么大的礼。”

    “包县长你说笑了,你当然zhidào我不是为了茶。今日之事多亏了有你及时出现,才得以成功化解。坏事变好事。当然我个人的荣辱前程事小。但如果因此坏了靖城市的名声。影响全市以后的招商引资工作,给靖城市的发展拖了后腿,那我就成靖城市的罪人了。”

    范晋陆颇为感慨地说道。他这个人是个做实事的人,并不像有些官员只为了自己的官职和权位,政绩只是当成他们升官的手段和工具。而且范晋陆此人处事公私分明,即使是被他提拔的焦孟德在与包飞扬的政治斗争中失利下台,也并不记恨,他欣赏有实力有干劲的干部,而不是不问是非一味护短,袒护自己派系的下属。

    自从到靖城上任以来,范晋陆就一心为了靖城市的发展竭尽全力,如果因为这件事而让外商对靖城产生恶劣的印象,从而导致靖城市的招商引资变得困难,那还真是造化弄人了,靖城市在全省来说本来就属于经济比较落后的地区,好不容易近几年才稍有起色,范晋陆也刚刚感觉能将经济建设搞好,而且他也有信心相信,假以时日一定追上那些经济相对发达的沿海经济开发区,领着全市人民奔小康,让老百姓们都过上好日子,若今日发生这样的事件没有得到妥善解决,影响靖城以后一系列的发展规划,范晋陆即使引咎辞职,以他这种正直无私、严于律已的性格,肯定心里仍是内疚万分,这辈子恐怕都不好受了。

    幸好,包飞扬的出现让张洪祥在靖城突然发病事件出现让人出乎意料的反转,要zhidào当时连托了很多重关系请来的国内医学泰斗人物——京城协和医神经内科的首席专家刘方军教授都对这样一个特殊罕见的病例没有办法的时候,他几乎已经juéàng了,脑海中也预演出一系列此事造成的恶劣影响,准备黯然接受最坏的结果。

    “范记,你这是干什么!”包飞扬连忙伸手拉住范晋陆,不让他弯腰,不管是从年龄辈份还是从官场级别,甚至从秉性为人上来说,包飞扬都认为要对范晋陆十分的尊重。他对范晋陆除了应的有尊重之外,更对他忧国忧民的思想有一种由衷的敬佩和欣赏,面对一个自己内心如此敬佩尊重的人,他怎么好受对方如此大礼。

    “这件事本来就和范记、和靖城市没有干系,我想就算没有我的话,事后张家也会想明白这一点的,以张家的家势和在华人世界的声望地位,肯定也不会拿这件事做文章,范记一心为了靖城市的发展,靖城人民肯定会永远记得您的。”包飞扬连忙说道。

    “哈哈——”看到包飞扬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居功自傲,反而非常谦虚地一笔抹杀了他自己的功劳,范晋陆不由浑身放松地笑了起来。

    作为包飞扬的上司,他当然十分感激包飞扬对自己的帮助,可yàoshi包飞扬因此而总是将这件事放在嘴边,甚至以他的恩人自居的话,未免也会让两个人的关系变得微妙和尴尬,yàoshi包飞扬携恩自重,向范晋陆提出什么要求的话,范晋陆是答应好,还是不答应好?

    包飞扬懂得进退,zhidào分寸,范晋陆更加感激,也对这个年轻人更加欣赏。事情当然不会像包飞扬说得那么简单,张家或许不会因为这件事迁怒到范晋陆身上,对他打击报复,但是范晋陆在政治上的对手也不少,他们肯定会利用这件事做文章,涉及到台湖首富的张家,那时候将没有人能够站出来帮他说话。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张洪祥没有事,意味着这种攻击的力度会大大下降。而且包飞扬还在张诚山的面前帮范晋陆说了话,张家明确表示这件事与靖城市、与范晋陆本人没有关系。范晋陆完全可以利用这一点进行反击,他身后的人也就可以站出来帮助他说话,从而顺利度过这一次的政治危机。

    “好了,你做了什么我都心里有数,不要说张先生这次不能恢复,就算是他现在恢复了,有些影响也很难挽回,至少要让他们在靖城投资,除了你们望海,我看其他地方怕是都没有可能了。”范晋陆摇了摇头。微微叹了口气。这一次他能够邀请张洪祥来市里考察。还是通过他的老领导的介绍,这一次发生意外,老领导也将他骂了个狗血喷头,这也是他非常感激包飞扬的原因。真yàoshi张洪祥出事。也会牵连到老领导。让老领导没法交代。张洪祥这一次的考察并没有具体项目,只是对靖城市的投资环境进行考察,这次的事情发生以后。虽然结果皆大欢喜,但恐怕短时间内,张洪祥是不会来靖城投资了。

    “我们望海现在要集中资源和精力打造造纸产业园,恐怕也没有张家能够看得上的项目。”包飞扬微微一笑,他zhidào范晋陆话里的意思,望海县现在的发展是很快,但也有些太出风头了。如果这次也像金光集团那次一样,张洪祥本来考察的是其他地方,最后却还是去了望海投资的话,恐怕望海县在市里就要引起公愤了。

    范晋陆见包飞扬如此灵透,不露痕迹的就将自己的心中隐藏的担忧化解了,这年轻人懂进退,不居功,更不会以功劳为筹码换取利益,能力出众却又谦和有度,心中不禁更为欣赏,轻轻点了点头,拿起烟盒抽出一根,然后将烟盒扔到包飞扬的面前:“你也来一根吧,随意点,对你对望海县,我还想多说两句。”

    “范记您请说。”包飞扬接过烟盒,从里面抽出一根香烟,但是并没有急着点上。

    范晋陆点上烟,缓缓吸了两口,然后才隔着薄薄的青烟对包飞扬说道:“望海县现在的发展势头很好,造纸产业的框架已经形成,招商引资工作成绩喜人,市里其他县区有意效仿的不少,尤其是沿海几个县市区。”

    范晋陆并没有将话说透,不过包飞扬一点就通,zhidào有其他县市区也想搞苇纸一体化。这样的情况在国内很常见,大家往往都是看到谁搞得好了,然后就一窝蜂地搞起来。就像前些年家电畅销,于是全国各地疯狂地上马电冰箱、洗衣机、电风扇项目,有的项目因为原材料和配套问题产能根本无法发挥出来,有的项目很快出现产能过剩,这也是当前中央要控制投资过热的原因,因为其中很多都是重复投资,未来几年恶果就会集中体现。

    望海县现在搞得这么好,其他县区yàoshi不想效仿反而会更奇怪,望海县在招商引资的过程中,也没少遇到投资商被截胡的事情,当然,望海县搞产业链的协同和配套,拥有其他地方无法提供的优越条件,所以目前受到的影响并不大。

    “我市沿海宜苇滩涂如果得到充分的开发,可以有一千万吨纸浆的生产规模,另外我市的河汊湖荡适宜生长芦苇的地方也有很多,也就是说苇纸产业的潜能还可以更大,从这个量上面来看,多建几个造纸厂是可以的。但这样做的前提是宜苇滩涂得到充分的开发,否则两三年内金光集团的一期工程产能用足,就能够消耗掉现在芦苇产量的绝大部分。”包飞扬想了想,缓缓说道,他现在对苇纸产业的了解可谓非常充分,完全可以信手拈来。

    “我以前就提出过,市里应该对沿海滩涂的开发做一个总体的测算和规划,整个滩涂的容量有多大、多少可以用来发展苇滩,还有多少用来做其他的,河汊湖荡也是一样,然后还要规划合理的纸浆产能,不能大家一哄而上,但是芦苇的生产没有跟上,就会面临原料不足的情况,但是又不能一哄而shàngqu种芦苇,又会破坏生态环境。”包飞扬说道。

    “我们现在看到苇纸产业有搞头,但是可能还有其他的产业效益更高,比如滩涂特种养殖,所以我们也不能够将所有能够种植芦苇的地方都种上芦苇,那也是不合理的,必须要有规划。”

    范晋陆点了点头:“听说你们望海县请了省里的专家在做滩涂的、城市的、产业的、农村的发展规划,这方面市里有在做,但是相关工作可能反而落在了你们的后面。”

    包飞扬略一沉吟:“这个工作望海县可以配合市里面一起来做,不过需要市里来牵头。”

    全市的合理规划对望海县也是有好处的,包飞扬zhidào范晋陆跟自己提这些并不是想要求自己做什么,而是在提醒自己,望海县的发展是很迅速,但是这种非常规的发展,在外部很可能会面临一些不和谐的声音。这些声音包飞扬也是zhidào的,比如就有很多人说不能让好处都给望海县,我们也要搞苇纸一体化、搞造纸厂。如果是正常的市场竞争,包飞扬并不担心,但是华夏的很多事情都是政府在主导,如果政府要搞,下面肯定有人会捧场,反正也不需要用自己的钱,政府都会支持,政府没有钱,但是可以帮忙从银行贷款,最后是不是能搞好?有很多项目都是这样搞烂掉的。

    “另外,我们望海县和向海县、滨城县已经联合成立了芦苇资源开发公司,我想我们也可以和其他县区联合成立这样的公司,大家一起来规划和推动宜苇滩涂的开发利用。如果有条件的地方要发展造纸产业,我们望海县也可以与对方分享技术、市场信息和产业发展经验,推动造纸产业在市内的合理布局与发展。”包飞扬说道。

    看着侃侃而谈的包飞扬,范晋陆满意地点了点头,包飞扬的政治智慧非常高,他只是稍微点拨了一下,包飞扬就立刻意识到哪里存在问题。望海县搞得好,但是如果大家群起效仿,甚至市里再在其他地方搞一个苇纸一体化试点,或者鼓励大家都来搞,那么外部的环境就会乱,就会为望海县的发展留下隐患。比如产能过剩、恶性竞争、原材料供应短缺、生态环境破坏等等。

    望海县愿意分享经验、分享技术和市场,看似是吃了亏,但这些东西都是望海县独有的资源,当然也不能够白白拿出来,望海县拿出这些资源,就可以参与、影响甚至是主导全市造纸产业的发展。藏在手心里只能一时得利,拿出来却可以消除很多隐患,综合权衡,可能还是后面这种做法更加有利。

    包飞扬非常感激范晋陆能够向他提出这一点,虽然他其实也有觉察,但是并没有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这种事情越早布局越容易,一旦等到有地方开始行动,望海县再想介入jinqu恐怕别人就不愿意了。而在他们还没有做成的时候出手,就好像是雪中送炭,那就不是望海县想要jinqu而是别人求着望海县加入。

    现在之所以没有人来“求”,那是大家都认为望海县捂都来不及,怎么会跟大家分享,培养自己的竞争对手呢?但问题的根本在于就算望海县不去培养,这些竞争对手也会冒出来,与其到时候恶性竞争,不如参与进来,大家一起良性竞争,共同将盘子做大。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