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八百六十三章 不肯让步

正文 第八百六十三章 不肯让步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看到罗闻喜和薛海风两个人满脸不悦的忿然拂袖而去,做为为两边牵线搭桥的中间人胡峰顿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他是靖城驻凤湖办的副处长,不管从工作上还是从感情上,肯定是和代表靖城辖下县----望海县的包飞扬更为亲近,也希望包飞扬今天能在饭桌上把拖延未决的项目审批事宜搞定,却没想到本来一开始还比较好的气氛,在双方三言两话后急转直下,眼看今天这场面就是要不欢而散了。

    他想要跟上去,劝解两句,调和一下两边的矛盾,刚刚追到门边,张了张嘴,想要说出一些挽留二人的话,可是他知道有些事情他也做不了主,显然对方今天来的目的不能如愿达成,也不可能为了他说两句好话,就能双方握手言欢,重新坐到一起,这种情况下他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哎!”胡峰焦躁地跺了跺脚,有些懊恼地看了看在一边仍然淡定自若,恍如无事的包飞扬:“包县长,你不是要谈冠河大桥和临海公路项目的吗,可是你今天这样直接发当的拒绝他们提出的要求,现在怕是悬了,只怕项目审批的事情还是不能顺利过关啊。”

    包飞扬淡淡地笑了笑,拉着已经追到包厢门口,靠在门边回头望着他,满脸焦灼不安的胡峰回到座位上坐了下来:“胡主任,这是两码事,虽然我也希望项目审批的事情能在今天谈成,我也不是故意想与他们为难,不答应他们的要求,其实成立芦苇资源开发公司是县里早就定下来的,我不可能再让某个人来垄断这一块的经营。

    没有严密监管体系和良好管理的垄断,只会造就腐败,并且导致基层劳动人民利益的损失,我们引进这个项目原本就是为了发展当地经济,提高当地农民的收入,可是如果按照刚才他们的要求,将苇田开发转包给他们,这样一来,只让一些有背景的关系户把住项目,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肯定会压榨基层劳动力,将当地农民的人工费用压到最低,从而中饱私囊,自己大发其财,而农民辛辛苦苦的卖命工作,除了为那些贪婪的商人创造出财富,自己却并没有提高多少收入,还是过着以前苦哈哈的生活,这岂不是有违我们招商引资的初衷吗?”

    胡峰听了这番话,不由得叹了口气:“包县长啊,不是我说你,就算你不想让他垄断经营,也可以说得婉转一点、含蓄一点嘛,哪能像刚才那样不带一点转弯直接就说出来?现在好了,你得罪了罗处和薛总,他们肯定会卡你们的项目,不但是这一次,以后望海县的项目到了省里,怕是也都没有办法通过,你这不是因小失大吗?”

    包飞扬也知道胡峰是为自己着想,才如此着急,但却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胡主任,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并不认为交通厅会因为这件事卡我们的项目,就算罗闻喜有这个想法,他的上面还有计划处的处长,还有交通厅的厅长副厅长,难道他一个交通厅计划处副处长就想凭借手中的权力一手遮天?政府赋予他权力,是让他行使政府职能,为人民为百姓服务的,而不是以此谋求私利。”

    “哎,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胡峰看到包飞扬竟然如此理想主义,甚至可以说是不谙世事,急得跺了跺脚:“你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你到底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下面报上来的项目,按照内容的不同,通常都是几个业务对口的副处长先处理,他们处理好了,再给处长,处长处理好了,再递给分管副厅长,这样一个一个流程走下来,如果想要刁难的话,前面的副处长完全可以找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将你们的项目在走到他手里的那个流程的时候就刷下来,而且还有理有据,你们就算明知对方是故意找茬,要卡你们,可又能够怎么办?”

    包飞扬知道现实中的情况确实很可能像胡峰刚才分析整理说得那样,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担心,罗闻喜要真想因为今天的事情卡望海县的冠桥项目,大不了就越过罗闻喜这个环节,直接找上面的人,走后面的环节。

    不过让包飞扬没有想到的是,紧跟着第二天上午,靖城市交通局局长吴襄田就给他打来了电话:“飞扬啊,昨天跟罗处见过面了吧?”

    “是的。”包飞扬回答说道。

    “情况怎么样?听说罗处走的时候并不是很开心?”听到包飞扬的声音很平静,吴襄田不由感到有些恼火,都什么时候了,这个包飞扬怎么还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像没事人一样,难道他还不知道昨天发生事情所导致的严重性?

    其实昨天晚上罗闻喜就给他打了个电话,罗闻喜在电话里说的话阴阳怪气,虽然没有明说昨天和包飞扬吃饭的时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却也让吴襄田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位省厅计划处的副处长很不高兴。

    吴襄田连忙通过昨天饭局上一同做陪的驻省办的胡峰了解了当天晚上的情况,知道了事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吴襄田本来想马上给包飞扬打电话,不过想了想,还是决定等到第二天再打这个电话。因为他觉得包飞扬年轻气盛,背景又厉害,他连省厅副处长罗闻喜的面子都可以不给,自己这个市局的局长也就不要去自讨没趣了,还是让他先冷静一下,自己仔细想一想再说。

    包飞扬说道:“好像是有一些,不过罗处长昨天不太高兴的原因跟冠河大桥与临海公路的项目无关。”

    吴襄田有些头大,这年轻人到底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他忍不住伸手拍了拍自己有些微秃的脑门,有些语重心长地说道:“飞扬啊,这件事怕是跟冠河大桥与临海公路的项目关系密切啊!昨天晚上,罗处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他认为望海县现在的经济发展状况,还无法充分发挥这条高等级公路与大桥的作用,省里还有其他很多地方需要修路造桥,相比而言,我们报的这个项目的紧迫性并不是排在最前面的,所以他让我们修改原来的方案,降低公路等级标准,甚至修改路线,降低修路造桥的成本等等。”

    包飞扬微微皱了皱眉头,却并不是很意外,昨天罗闻喜拂袖而走的时候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淡淡地说道:“这么说,我们的项目是卡在交通厅计划处那边了?”

    “是啊!”吴襄田说道,又小声地提醒:“现在罗处的态度是最关键的,你看是不是再找个机会想办法沟通一下?我也知道你是为了工作为了百姓考虑,但有些事情,总还是有变通办法的嘛,我们毕竟要以大局为重,飞扬县长你说呢?”

    包飞扬知道吴襄田是在暗示自己在芦苇收购的问题上做出让步,不过他并不准备这样做,否则的话,昨天他在饭桌上就可以答应罗闻喜和薛海风提出的要求,而得到顺利通过冠海大桥项目的审批的交换,他斟酌了一下说道:“吴局,谢谢你的关心,不过芦苇收购涉及到很多苇农,而且我们县事先已经与向海、滨城那边达成了协议,是有法律约束的,不好因为一些其他的变故再做出更改,海风公司昨天提出的要求我们是没有办法满足的。”

    “飞扬啊,临海公路与冠河大桥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我想你是最清楚的,没有这座桥和这条路,望海县的苇纸一体化项目能不能顺利进行下去,那都是一个未知数。”吴襄田语重心长地说道:“至于芦苇收购这个问题,我就不多说了,飞扬你再考虑一下,好不好?”

    挂掉吴襄田的电话,没过一会儿,包飞扬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次打过来的是海州市常务副市长冼超闻。

    “冼市长,您好。”包飞扬说道,这一次靖城与海州两个市联合向省里提出修建冠河大桥与临海公路,海州市的姿态显得更加积极,为项目的推进做出了很大贡献,出了大力。

    “飞扬县长,你好。你还在省里吧,听说省交通厅那边有点问题?”冼超闻和包飞扬打过几次交道,相互之间已经非常熟悉,冼超闻直接开口问道。

    “应该是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我正打算上午去一趟交通厅,询问一下情况。”包飞扬说道。

    “飞扬啊,这个海风公司的情况你可能并不是很清楚,他们和省交通厅的关系非常密切,但凡是交通厅的工程,基本上都有海风公司的影子。海风公司的老总薛海风也经常出现在刘厅长的身边。”冼超闻并没有揭破海风公司与交通厅、薛海风与刘道勤的真正关系,像他这样的高级干部,如果再说那样的话,未免有搬弄是非之嫌,有失身份。不过他却通过这样一番话,让包飞扬知道海风公司的背景,如果他不能够满足海风公司的要求,那么项目就很难通过交通厅那一关,还不仅仅是计划处。

    如果是普通的项目被卡,海州市这边出面直接跟交通厅的领导打个招呼,问题不大。但是海风公司不一样,薛海风是交通厅一把手刘道勤的小舅子,不给薛海风面子就等于是不给刘道勤的面子,就算是海州市委书记薛绍华亲自给刘道勤打电话也不一定有用。

    刘道勤倒不一定就会跟薛海风同流合污,但是官场上最讲究的就是面子,没了面子就等于没有了权威,既然他们不给刘道勤面子,刘道勤当然也不会轻易卖海州市的面子。

    如果交通厅铁了心要卡这个项目,他们就算将官司打到省领导那边去也没有用,因为现在省里要建的交通工程太多了,各个地方都在抢。

    轻重缓急,谁先谁后的问题并没有一定的标准,怎么说都可以。而且像这种事情,只要想在鸡蛋里挑骨头,肯定还是能够找出不少问题,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

    唯一的办法也就只有满足海风公司的要求,让交通厅这边优先考虑这个项目,将项目的优先级排到前面,他们才有机会。

    “我知道了,谢谢冼市长的提点。”包飞扬说道:“我这就去交通厅,跟罗处再沟通一下。”

    “那就好,有的时候,我们还是要顾全大局,该变通的还是得变通。”冼超闻欣慰地说道。

    其实包飞扬并没有准备让步,他叫来陈立,让望海县驻省办准备了一辆车,胡峰听说包飞扬要去交通厅,连忙赶了过来,他以为包飞扬准备让步,又担心包飞扬年轻气盛,到时候受不了委屈,将事情搞砸,准备一起去。

    包飞扬刚刚坐上车,又接到县委书记徐平打过来的电话:“飞扬啊,为了临海公路与冠河大桥,在芦苇收购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做出一定的让步,比如先签一个三年或者五年的合同?”

    “徐书记,您就放心吧!芦苇的问题关系到望海县上万农户的增收致富问题,这是绝对不能够让步的。”包飞扬非常坚决地说道:“至于临海公路与冠河大桥项目,也关系到靖城市的苇纸一体化项目,关系到海州湾经济带的发展,也符合省里的要求,我想一定是能够得到批准的。”

    徐平顿时就急了,包飞扬这还是不肯让步啊,难道他就不知道符合要求、重要性、紧迫性都不比他们这个项目差的还有很多吗?让谁通过谁不通过,先建哪一个项目后建哪一个项目,还不是领导一句话的事情?

    “飞扬啊,你不要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咱们还是让海风公司来收芦苇吧,他们到县里来,还是要接受县里的管理,收多少价卖多少价,县里还可以提出要求嘛!”徐平连忙说道。

    徐平这样说,才是将事情想简单了,或许就连他自己也不会相信海风公司进来以后,一切都会按照他们的要求来。他们肯定会压低从农户手中收购芦苇的价格,再提高卖给造纸厂的价格,反正是他们垄断经营,造纸厂想要芦苇就必须从他们这里买,农户又不能够直接将苇卖给造纸厂,造纸厂也不愿意那么麻烦。

    而且,海风公司也很可能不会认真地去进行苇滩的开发,对芦苇品种进行改良,只有他们原来制订的联合成立一家芦苇资源开发公司才是最佳方案。

    所以包飞扬才不愿意轻易妥协。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